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257节

既然赵诗倩比他更加脆弱,更加难以承受,李海反而觉得自己应该坚强起来了。其实想想看,最难的,应该就是谭蕊吧?他很果断地说:“有市委的江秘书打招呼,警方应该是低头了,案卷送到检察院,不出意料的话,两三天之内就会正式发出通知,请各方准备参加诉讼。现在是最后的时间,你能不能找你父亲,还有你大伯,想想办法,影响一下检察院。哪怕是市委一号的秘书打招呼,检察院要是真的肯扛起来,一样能够顶住。我这边想办法找政府方面出面,政府才是直管检察院的。”

这当然是理想的状况,但李海也知道希望不大,类似的情况,司法审判受到各种因素干扰,导致审理结果走样,背离法律,这种情况简直是多得不可胜数。政府又怎么会为了这单纯的一件案子,来和市委方面打对台呢?最关键的是,这件案子的审理,和市政府方面就没有多大关系,这种强出头是要不得的。

当然,要是市政府为了维护自身的权威,就另当别论了。比如说,让基金会和欧洲十字剑联盟的合作,跟这个案子挂钩?李海想了想,却找不到什么头绪,而且一想到还要去找陈清那个女人,要是事情走到最糟糕的地步,还真的把自己搭上?卧槽这代价有点大啊,哥们的几亿生殖细胞,在欧洲可是卖出了天价啊!就撒到那女人身上?不对,弄不好还撒不到人身上,直接就裹进ru胶之中,丢进下水道了吧!

又开始头痛了,这回朱贵樱可不来给他按摩了,走到旁边的座椅上,翘着美腿坐下来,吐出四个字:“挟洋自重!”

第四百三十九章 挟洋自重

李海没明白:“你说什么?什么意思?”挟洋自重这个词,他是知道的,历来没当成是什么好话,一般好像是用来形容那些,所谓的假洋鬼子的吧?比方说《阿q正传》里面的那位,还有各种翻译官什么的。朱贵樱的话,到底是一个建议,还是个提醒?

朱贵樱审视着自己的手指,看都不看李海:“就是这个意思,要不然你查查字典?”

李海一窒,没想到吃了个瘪,这女人怎么回事,刚才还柔情似水的,现在就跟来了大姨妈似的。却不知道,朱贵樱一面看着自己手指上的螺纹,还有手指甲下面的小月亮,一边心里却在暗恨,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小子,凭什么我这么帮你,还用那种方式帮你放松?你就想到别的女人,都不管我!哼,那我还帮你啥,点一点就足够了。

她也不走,就在那里坐着,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李海皱眉沉思,心里暗爽,叫你牛,叫你不理我!想不通了吧,乖乖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诉你了,多简单。朱贵樱自己都不知道,这种心理,已经很接近于女人向情人撒娇的时候了。说直白一点,她只是心里不服,想李海哄哄她而已。

可是李海压根就没往这方面去想,发现朱贵樱确实没打算继续说,而且还有点想看自己好戏的意思,他也就不问了,你不说我就整不明白么?他揪着脑门在那想,想了一会没有头绪,便回头顺着自己刚才的思路继续往下,要怎么才能让欧洲合作项目,和市政府,还有这个案子挂起钩来呢?

猛然间,挟洋自重四个字,再度跳进他的脑海中,李海一拍桌子,哈哈大笑:“对,就是挟洋自重!我这就叫欧洲那边发个公函过来,给市政府发一份,要求他们提供之江方面的各种资料,以便确定合作项目跟合作范围。这里面,我就让他们着重强调,之江的司法公正问题,因为这涉及到投资环境还有和国际规则接轨的重大问题。”

朱贵樱也是心中一亮,她想到的挟洋自重,和李海是一个路子,不过她想到的是,让欧洲方面派人过来,和李海一道出现在市政府的面前,然后由李海趁机向市政府提出要求。别看这个案件和地方政府看似关系不大,跟商贸合作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不过各地招商引资过程中,地方政府为了讨好前来投资的商人,作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行径,那还少了吗?李海借着欧洲人的势头,cha手一桩案件的审理,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了。

最奇妙的是,哪怕是在市政府自己看来,因为外国投资商的要求,而cha手一桩案件的审理,从而和市委打起了对台,这个理由还是很充足,很说得过去的,就算是市委不乐意,对这个理由也得认同,因为换了他们自己,也会这么做的,这就是官场的规则,天大地大,政绩最大!

当然,这是因为她不知道,李海和对方的关系有这么深,可以这样指使对方去做事,因而只能借势。现在李海这样做法,那就更加名正言顺了,现在不都讲究个跟国际接轨么?哦,貌似现在改提法了,这个叫做普世价值,意思就是不管你是什么国家什么经济水平什么政治模式,总之只要你是人形直立动物,就应该遵循这些价值。

说白了,所谓的普世价值,也不过就是和人权什么的一样,都是拿来说事的借口而已,哪天国际话语权在咱们自己手里了,那时候咱们的价值也一样会成为普世价值,要求别人来遵守,不遵守就是你不普世,你不具备地球村村民的资格——

吐槽归吐槽,现实是人家老外比咱们强,那么这个国际惯例和规则,就得压倒国内的规则了。老外来投资,关心一下司法公正的问题,这很普通,很正常啊?尤其是,和李海合作的那个组织,里面很多是德国人,对于德国人,国内的认识就是,这是比米国人更加牛叉的民族,不管德国人作出什么事情来,都是严谨,都是遵守规则,都是值得学习的,都很有深意,那个大大的深意,至于有多深?你自己下去试试呗!

反正,米国人可能还会搞歪门邪道,德国人绝对不会,所以他们分外看重法律和规则,以至于历史上二战,纳粹掌握了政权,德国人都是一声不吭,事后他们自己反思,都是因为守法,只要纳粹是在法律规则内上位的,那就不能反对,所谓恶法也是法,就是那时候提出来的。

李海是说干就干,时间不多了,他马上给塞琳娜打电话,又发了个邮件过去,说明自己的要求。塞琳娜接到李海的电话非常高兴,听到了他的要求之后更加高兴:“你说你们的市政府要发函请我们过去考察和谈判?这是好事啊,这样我们的投资就更加有保证了。李先生,我会马上向组织汇报,要求组成商务代表团,至于你要求的公函,也会尽快发出,我想是会在十二小时之内吧。”这就是务实和严谨的代表了,国人说尽快,那意思就是我随意,你看着办,但是塞琳娜就会给出个时间来。

这边搞定了,李海又继续给赵诗倩打电话,把自己做的事告诉她。赵诗倩的情绪比刚才也好了不少:“嗯,你这办法挺好。我刚才给我妈打电话了,她也挺生气的,会跟我老爸说,让他想想办法,要不然这也太欺负人了,好端端的女孩子,怎么一下子就给人弄成出来卖的呢?这可是我妈的原话,嘻嘻嘻嘻!”

赵诗倩的母亲,李海也是见过的,印象还挺不错,很温和的女人,大概赵诗倩对着母亲,比对父亲更好说话吧?刚才还急成那样,现在就能笑得出来了,可见这位母亲对于赵诗倩的影响确实很大。

他点了点头,刚想挂电话,赵诗倩忽然又道:“对了,我妈听说你做了这些事,也挺夸你的呢,还说过阵子来之江看我,顺便带我回去过年,要请你一起吃饭。”

啊?李海心里发虚,赵诗倩的妈,那就是赵诗容的婶婶了,见自己能有好事么?倒霉的是,李海对于这位赵诗倩的妈妈,还不能当作路人甲,不但要见面,还得规规矩矩听她说话,这顿饭想必是比较难熬吧!他脑子里紧张地东想西想,忽然想起来,对了,我们这边也有妈了啊,兑子!

赶忙道:“好啊好啊,到时候一起吃饭啊!顺便请我爸妈也一块来,热闹么,反正也不是外人。”

赵诗倩本来是很想看李海的笑话的,现在轮到她傻眼了:“啊,请你父母?对了,你什么时候有后妈了?是什么人啊?”

意外了?意外就对了!李海笑嘻嘻地道:“刚有的,好像已经领证了吧,不过没办酒,不晓得他们怎么安排。是个大学教授哎,很厉害的知识女性,跟你妈应该能谈得来吧,到时候见面就知道了。那就这么说,咱们分头努力,先办好正事,可别让再去看谭蕊的眼泪了,更不能让她失望啊!”

赵诗倩哦哦连声,电话挂断才反应过来,恨恨地道:“什么吗,明明是你看不得人家小萝莉的眼泪吧,关我什么事!哼,要不是我这么硬生生把谭蕊抢过来,就凭你现在这么认真负责,又一心为人家着想,小姑娘本来就迷你,不是更得迷得神魂颠倒,感动到热泪盈眶了啊!坏蛋,怪不得每次接案子都接美女的。”反正她就认准了李海有这个属xing了,从目前所发生的事实来说,倒也没大错。

李海回家,饭桌上就把这件事说了。他可不敢说自己和赵诗容之间的关系,老爸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要是知道赵诗容本身有婚约,铁定让他先死了这条心,哪怕以后人家解除了婚约,李海再去追求,老爸也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就不能吊着人家。

只说是学妹赵诗倩的母亲,自己在京城也见过的,也没敢说因由,当时是赵诗倩的警卫,打了自己一枪,却被韩美兰奋不顾身给挡下了。这些事说起来太烦,会牵扯出更多事来,闭嘴为上。其实老李多少都知道一点,这些事情在内部档案一查就有,李海也早就是够资格建档的人了。

对于和人家女孩子的母亲吃饭,老李倒是无所谓,丛惠笑得就比较有内涵了:“哟,是你学妹啊?女孩子长相怎么样,人品如何,你俩认识多久了啊到什么程度了?”

李海这才发现,自己貌似又犯了个错误,搞得男女双方家长碰面一样,这,这不对啊!要是赵诗容的爹妈,那也就罢了,搞成赵诗倩的母亲来,自己这边却父母一起上,这算怎么回事?这可好,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只能无力地分辨,说自己和赵诗倩没有特别的关系,就是单纯吃个饭,增进一下了解。这话说得李海自己都觉得没啥说服力,丛惠和老李就更不信了,老李就在那一个劲地说,赵诗倩到家里来过,他看到的,风风火火的女孩子,性格很直爽吧,样子也挺好的,漂亮!丛惠就“哦~”地拖长音,一边去看李海发窘的表情,一直到他受不了,滚进书房为止。

俩人这才对视而笑,其实这阵子,老李和丛惠也挺难受的,对于李海,他们明明都知道很多了,却还要装作不知道。同在一个屋檐下,即便是对于真正经过训练的专业特工,要做到这样也不是很容易啊!所以有机会看到李海发窘,他们也很高兴。

李海坐在书房里,把自己近期的事项再审视一遍,打了个电话给陈洁,告诉她自己这两天还有事,要拜托她向陈清说项,陈洁也答应了。

刚放下电话,想着要练练字,一个电话进来,号码很陌生,声音却不陌生:“李律师吗?我是程潜,程二少!出来喝酒吧,这里是你地头啊!”

第四百四十章 面和心不和

程潜?我说你搞得这么理所当然的,我和你没那么熟吧!

李海心中吐槽,他倒是记得还有这么一件事的,貌似程潜是想要和自己再度合作,也是和这次欧洲商贸合作有关的,不过他是想要利用大兴制药的股价而牟利,因为在李海带回来的项目中,一个重头戏就是大兴制药接受欧洲方面的技术转让,这可是重大利好,国内的药厂,谁能有这么高端的机会?

因为有程卫国出面,帮着程潜打招呼,就算李海心里还对程潜不怎么感冒,总要给程卫国这个面子。上次自己和程潜之间的冲突,李海已经做好了要和程家彻底翻脸的心理准备,为了攒足神力,还特意跑到云南去搞了一票,赚了上十亿回来,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翡翠原石。

结果程卫国一句话,就让程潜直接滚蛋去了国外,到现在也将近半年了吧?为了自己这个外人,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弟弟,程卫国这个情分不可谓不大啊!就冲这一条,李海对于程卫国也是比较服气,做事更加尽心尽力不说,也多了几分归属感。

想到这,李海也只能认了,谁让程潜是程卫国的弟弟呢?他淡然道:“行啊,二少想喝酒,那还不容易,就大富豪吧,档次够,那我也熟。”

半个小时以后,大包厢里就坐满了人,程潜自己带着三个人,除了他的死党,亮子和华子,还有一个也是李海认识的,就是程潜在大兴制药公司内的代言人,名叫石保罗的投资经理人。这家伙上次因为和公司的技术总监串通,编造了假的药品专利,想要通过关联交易来赚钱,结果被李海用钱眼给识破了,灰头土脸地滚出大兴制药,连带着程潜跟李海也结上了仇。

不过物是人非,如今的李海,程潜也要给面子,一口一个李律师,叫的亲热无比,石保罗只是程潜养的一条狗,哪里敢呲牙?对着李海笑脸相对各种谄媚,李海心里腻歪,懒得理他。

在大富豪喝酒,小姐肯定是不用愁的,两个金牌妈咪出面,这屋里每个都叫了俩小姐,李海例外,他不用叫,身边的位置被爱丽丝和圆圆这两个金牌妈咪直接抢占了。要说这个时候,妈咪肯定是最忙的,尤其这两位,耳机里的呼叫就没停过,可她们俩就是有本事赖着不走,哪怕实在推不掉了,也都是一个人走一个人留,务必保证李海身边时刻有人陪着。尺度上就更别提了,脸贴脸肉贴肉的,甚至捧着自己的敏感部位,去凑李海的手,就差直接把李海的手揣到自己怀里去了。

这两位金牌妈咪的姿色和服务水准,看得程潜都眼红不已,取笑道:“玩家都知道,不会玩的玩小姐,会玩的玩妈咪,李律师这是真玩家啊!”

石保罗也凑趣:“那是,李律师是真风流啊!还有那么句话么,不会玩的玩biao子,会玩的玩嫂子,咱们大兴——”

一听他就是要拿王韵说事,王韵现在是大兴制药的头号大股东,和李海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公开,不过有心人都看在眼里。何况石保罗这种人,没事就会说女人之类的,王韵这样的单身女人,又漂亮又有钱,凡是知道的,谁不惦记着?只是王韵的身家,那不是一般的丰厚,要是几百万几千万,那会有很多人敢惦记,可是几十亿,这就比较重口味了,到了这个层面的人,也不会为了女人的因素而轻易行动。至于那种没什么底气,只知道吃女人饭的家伙,也凑不过来,王韵平时身边也请了女保镖什么的,富豪自然有富豪的气派,等闲不会有人接近。

李海心里把王韵看得还是很重的,他就是这个脾xing,人家既然全心全意对他,他也就不能辜负了人家。又怎么容许石保罗嘴里乱说?陡然把脸一冷,沉声道:“二少,你手下没什么规矩啊,就这么乱插嘴么?”

程潜二话不说,甩手就拍了石保罗后脑勺一下。这动作不像甩耳光那么有侮辱xing,某种程度上还可以看作是关系好的表示,不过甩得重一些,就好像程潜这一巴掌,其中警告的意味还是很重的。

石保罗不愧是一条好狗,被程潜一巴掌,当即改口,讪笑着给李海倒酒,连金牌妈咪们的生意都给抢了。李海看看他,一脸谄媚,笑得跟朵绽开的菊花一样,也懒得跟他多计较,把酒给喝了。

这才问程潜:“二少,这次过来,有什么计划?”

程潜正跟身边两个小姐逗趣,高兴着呢,本来是不想理会,这李海真是不知趣,也不看看,现在是喝酒玩乐的时间,说什么正事?不过他在李海手上吃过亏了,也知道疼,再说这次的事情做下来,不出意外能搞到十位数的利润,看在钱的份上,也就忍了!

挥手示意小姐们和包厢公主都出去,关上门关上音乐,程潜才道:“这就要看看,李律师这里的利好消息到底怎么样了。我听说,是欧洲最著名的生物制药研究所之一,奥地利施密特研究所,要向大兴制药转移一批先进的技术专利?”

“准确地说,不是专利,而是专有技术。这些技术,因为不能公开,所以是没有专利的。”李海大致把这批技术的含量和重要性,向程潜阐述了。程潜听得两眼发亮,华子在旁边说:“二少,要是没有专利,这个好像不容易估价啊?那怎么炒作?”

李海心中摇头,这就是高官子弟的作派啊!这样一批技术,和大兴这样上规模的制药企业相结合,所产生出来的化学效应,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技术专利所能比较的,以后会有源源不断的新药出来,那可是一头下金蛋的鸡!可是对于这些高官子弟来说,老老实实干实业,这根本就不是他们碗里的菜,他们想得就是捞快钱,捞现钱。

首节上一节25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