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280节

冷雨薇上来就摆出这个立场,李海心中感激,他是吃软不吃硬的xing子,忙道:“冷阿姨,你千万别这么说。我和容容之间,实在是我对不起她。”

冷雨薇点头,拍了拍手:“行了,这些扫兴的就不说了。总之呢,我一直关注你,觉得你跟我们家,应该是有缘分的。这次来呢,我们老赵跟程老爷子也提过了,他老人家是点头的,这些回头让老赵和你说吧。我呢,就是你一个阿姨,过年请你到家里来玩几天,好不好?”

好,这有什么不好?李海这心里就有数了,赵部长如果换届以后真的南下江南省做省委一号,那他势必要和先期cha手到之江市的程家有所交集,我这个人对于他是有用的;至于私交什么的,冷雨薇既然这种态度是真诚的,那就不妨交着,至少赵诗倩叫了他好多次姐夫了,这点情分还没有么?

冷雨薇看李海欣然点头,而且也很放松的样子,心中暗赞,这年轻人不枉了短时间内就作出这么大的事业来,真是有过人之处!再看看自己的女儿,在旁边笑得没心没肺的,显然到现在都没意识到真正的核心问题,是和她有关的,又忍不住要叹气,两姐妹长得那么象,年纪也就差三岁,为什么赵诗容从小就是小大人的样子,自己女儿就是一直长不大呢?难道说和赵诗容的妈死得早有关?

过一会,冷雨薇又进厨房忙活去了,赵诗倩看看时间还早,老爸出去新年团拜什么的,至少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回来,就带着李海参观自己的家。

赵家在这种级别的官员中,算是相当简朴的,家里的陈设都不怎么起眼,但是价值可不低,至少客厅那一套老红木的家具,李海用钱眼一扫,就吓了一跳,九位数!他倒是有点好奇这东西是哪来的,想必不可能是花钱买的吧?别人送礼也不能这么送。

不过,还有些家具装饰品,就很廉价了,当然经过了主人的精心挑选,也不显得太凌乱和低档,整个环境是低调中蕴藏着深厚底蕴。李海看了一圈,对于这个赵部长,赵诗容的叔叔,也有了一点了解,看来这位是深藏不露的人物,估计和赵老大完全两样。

正逛着,楼下一阵闹,有个男人的声音在大声嚷嚷:“倩倩,倩倩!在哪呢?哥哥看你来了!”

赵诗倩一撇嘴,好似很不乐意似的,李海很是好奇,这谁啊?大过年的,跑到人家大声嚷嚷,这在一般人家来说,也是很失礼的。能在赵部长家里这种表现,恐怕不是一般人啊!

赵诗倩拖着李海一道下楼,一边道:“是个讨厌鬼,待会你看我眼色行事,配合一点啊,别让他嚣张。”李海更加好奇了,也就跟着一道下楼来。

只见客厅里站着两个年轻男人,都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打扮都还好,一看就是家庭环境很好,脸上的神情就比较奇怪了,估计是刻意压制着心中的桀骜乖张,装出沉稳的样子。见到赵诗倩下来,其中一个先是一喜,又叫了声:“倩倩,哥哥来看你了!给你拜年啊!”随即看到赵诗倩拉着李海的手呢,此人脸色顿时一沉,很不客气地瞪着李海:“你是哪位?”

赵诗倩故意朝李海身上靠了靠,肩膀贴着肩膀,笑道:“哟,是虎子哥和铮哥啊,过年好过年好!介绍一下,这是李海,我大学的学长,我妈请他到我家来过年的。”

李海看看赵诗倩,赵诗倩冲他挤眉弄眼的,那意思你配合我!李海就不吱声了,实则赵诗倩这介绍,听上去真是有问题,什么大学学长会被请到家里来过年,尤其还是赵部长这种家庭?再看赵诗倩的肢体语言,跑不了男女关系啊!这丫头肯定是故意的,怎么不说自己和赵诗容的关系呢?——李海再一想,自己和赵诗容的关系,眼下也真不适合拿出来说事。

算了,就当一回赵诗倩的大学学长吧。李海过去握手,那个铮哥倒还好,看样子是进体制的,人前总是给人面子,很客气;虎子可就原形毕露了,根本不搭理李海伸出的手,敌意尽显:“你哪的?什么人就跟我握手?”

李海一笑而罢,被赵诗倩拿来做幌子也就罢了,犯不着跟人结成死对头。哪知那个铮哥不哼不哈的,却忽然冒出一句:“李海?之江大学的李海?你是不是把方超逼得出国去了?”

第四百七十九章 面见赵二

此言一出,虎子顿时瞪起眼来,随即拍手大笑:“哎呀,英雄!我当初还在说,谁能让那个疯子方超低头服软了,这种英雄一定要见见,至少我就没这本事,敢买凶去杀方超。你丫混黑道的吧?牛!哎,上次花了多少钱?说说,顺便给我个联系方式,下回方超回来,我就这么吓唬他。”

李海眼神一冷,这虎子嘴上说自己是英雄,其实是在讽刺自己,只不过是街上喊打喊杀的那种混混而已,而且表现地非常之轻蔑。如果说刚才不跟自己握手,李海看在是赵诗倩有意拿自己当幌子的份上,不跟他计较,这次可就有点上心了。

转念一想,无非就是嘴巴上争个风头而已,这种人也不值当和他一般见识,在冷雨薇的家里呢,自己也是客人的身份啊。便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有什么不行的,回头我给你写个,其实也不多,就几千万而已,不过万海平跟我说过,他不喜欢方超再被人这样威胁,要不我先问问他?”

虎子一窒,方超是小疯子,在京城就是个混不吝滚刀肉,他家里老的都没有了,情分还在,所以很多人也都躲着他走。上次被李海逼得服软,在京城里传为奇谈,但是具体的细节,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但是万海平,这个名字,他绝对是知道的,那可是比他们早十几年出来做事,现在也是堂而皇之的一方大佬,他们这些小字辈到了万海平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的。

听李海的口气,他居然是顶着万海平,把方超拿下的?这份量可真的不轻!那就绝对不是敢买凶杀人这么简单了。

虎子这才开始正视李海,越看就越担心,这李海的模样很年轻,但气度很了不得啊!那份沉稳,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世家子弟有个好处,是平民百姓家的孩子没法比的,他们从小就能见到各种大人物,这个眼力价是从小锻炼出来的。虎子一看李海这气派,就知道绝对不是一般人,甚至都不是依靠家里的势力在外面耍横的x二代!

这就不能随意欺负了,能顶住万海平的人,份量不轻啊!他给铮哥使个眼色,铮哥会意,微笑道:“听说万海平也在京城呢,你们没联系?”

不动声色想探我的底?数你个笑面虎讨厌!李海心中冷笑,却道:“年前通的电话,万海平知道我要到京城来,叮嘱我一定要聚聚呢。”这可不是假话,万海平当时在电话里,也是力劝李海到京城来的。

铮哥也没话说了,万海平亲自给李海打电话,这就不是人情往来,一定是有事业上联系。李海有资格和万海平谈事业,相比之下他们算啥?又聊了几句,冷雨薇出来招呼了一下,俩人看见她和李海说话时的随意,根本就是当未来女婿一样那么看待的。

这就更加奇怪了,他们既然知道了,李海就是那个bi走了方超的李海,当然也知道,李海是bi走了赵诗容的李海。那赵家现在怎么又是一副把他当自己人的样子?难道赵诗容和他竟然成了?不过这么一想,虎子对于李海的敌意倒是大减了,如果他不是赵诗倩的未婚夫,而是准姐夫,俩人之间也没必要剑拔弩张的了。

坐了一会,他们就告辞了,还很客气地跟李海告别。

转身李海就找赵诗倩算账,赵诗倩笑着讨饶:“谁让你是我姐夫呢?你不帮我谁帮我啊!这俩人可讨厌了,他们爷爷都是我爷爷的老部下,以前经常往来的,现在爹妈都在银行里做高层,有钱!俩人都惦记追我呢,我可看不上,幸好有你在,不然他们肯定赖着不走,还要混一顿晚饭。”

李海翻个白眼:“我和你姐的事情,在京城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能拿我当什么幌子?你看这不就穿帮了,有明白人啊!”

赵诗倩嘻嘻笑道:“那也没啥啊,只要你在就成,这俩人向来自我感觉很好的,碰上你就没话说了,尤其那个徐铮,最爱装腔作势了,你看到他刚才那模样没有?说话毕恭毕敬的,真是大快人心啊!”

李海心说那是当然的,我神力光环一开,谁能无动于衷?尤其那个徐铮,一看就是混体制内的,对于自己的权力光环尤其敏感!至于虎子,这种小二代不混体制,那就认钱,钱神的神威对于他是加倍的好使。有我在,这俩人的尾巴哪能翘得起来?

正说着,门外一阵人声,赵诗倩跳起来道:“我爸回来了!”她跑出去迎接,李海也站起来,走到门外等着。

只见从奥迪车上下来几个人,领导位上的显然就是赵诗倩的父亲。看上去四十出头的样子,很精神,国字脸和赵老大有几分相似,但气了许多,如果相貌真的能决定命运,李海认为这种相貌大概就是天生要做大官的。

赵部长被赵诗倩挂在脖子上,笑得开怀,一手拍着女儿的后背:“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闹!”说话时,眼光却瞥向李海。

被这一眼扫过来,李海便觉得自己身上的神力,似乎受到了某种冲撞一般!他心中顿时一惊,赶紧问钱神,刚才发生了什么?

“此人好生了得,其身上权神神力之浓郁,本神极少能见到,并且竟能勉强驱动少许!此人适才看你时,应该是调动了部分神力,加诸你身上,不过只是本能地运用而已,某些天生擅长权力的官员,便多懂得此道。倘若有权神诞生,此人当有成为神使的资质,可惜啊,生不逢时——”

钱神说着说着,又开始慨叹此世虽然神力到处都有,不过神明却完全绝迹,自己的正神之路艰难无比。李海直接过滤了,却了解了赵部长的能力,显然是属于极为擅长运用权力,以及自身气势的那种人,甚至拥有成为权神神使的资质!

赵部长心中却更为惊讶!他向来都擅用这一手,见到陌生人时,一眼望过去,就常能先声夺人,老父亲在世时就曾经评价,如果是在战争年代,自己也能成为四野军神那种带兵的将领,当然仅仅就风格而言,水平另说。

到了李海身上,这一招竟然失灵了!从来没有一个小字辈,能在他面前这么从容不迫的,自己的一眼看过去,接触到的眼神坚定内敛,纹丝不动,就好像自己在对他微笑一样,他竟然丝毫没有被自己的威严所震慑!

怪不得,程老爷子都对他赞赏有加!还让自己一定要好好招揽李海呢。赵部长放开赵诗倩,刚要走向李海,却被赵诗倩拉住了手,急急道:“爸,我来给你们介绍哈,这是李海,李海这是我爸,你叫赵叔叔。”

女生外向啊!赵部长心中暗叹,这丫头,在帮李海铺路呢,生怕他一上来就给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啊!同时也叹服夫人冷雨薇,赵诗倩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隔着那么老远,都能知道赵诗倩的心里已经有李海了。

李海也知道好歹,有赵诗倩这么cha科打诨的,至少开场不会那么紧了,就叫了声“赵二叔”,他这是跟着赵诗容的叫法。

赵诗倩是懵懵懂懂,没觉得,赵部长心里却知道问题了,李海对赵诗倩没那种意思呢,要不然就应该跟着赵诗倩叫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感情的事情让孩子她妈去操心吧!他笑着点头,拍了拍李海的肩膀:“进来坐,别拘束,就当在自己家一样。”

李海拿出自己带来的礼物,本来是想再写一幅字送给赵部长的,想想不太合适,自己又不是名家,送字这不是太自以为是了?虽然自己的书法,仗着章神的神笔,肯定是不在某些著名书法家之下的,不过书法这东西,当真说到价值,那还是看写的人的身份,而不在于本身的好坏。

所以还是让金店那里送了个金箔做的船模来,一帆风顺,这是做官的都喜欢的好口彩,俗就俗点吧。

赵部长很淡定地接过了,和李海说点闲话,又问起之江的一些情况,李海捡能说的说了。赵部长一边听,一边又是点头,这年轻人虽然还有待磨练,不过这个气度当真是不得了啊!京城里的小字辈,真没哪个能比得上的,怪不得女儿抱着一腔愤怒跑到之江去,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的粉丝呢。

说话间,饭也上桌了,冷雨薇拿出一瓶酒来,俗套之极的茅台,这东西在官员家里最不缺了。大家说着闲话,李海一边笑,一边心里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如果自己和赵诗容的关系确定了,受到这样的招待倒也不稀奇,但是现在这就奇怪了啊!难道,自己真的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和赵诗容有了个孩子?

晚饭过后,冷雨薇去收拾,赵部长带着李海坐在书房里,这里是赵诗倩白天带李海参观的时候,唯一没进来的地方,就算是现在,她进来也不敢大声说话,很老实地帮着泡了两杯茶,跟李海使了个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眼色,就乖乖地出去了。

“大概是到了正题了?”李海打起精神,在沙发上挺直身体,看着赵部长。他究竟为什么,把自己找到京城来呢?

第四百八十章 美女如云

“本来,你应该先去程老爷子那里,再来我家。”赵部长的开场白,令李海感到意外,但他并没有说话。

赵部长接着道:“不过,你和我们家,也有不一般的关系。你和容容的事情,说实在的,也谈不上谁是谁非,年轻人么,对待感情的态度,和我们这一代人是不同的,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主张多干涉。容容那孩子,肯为了她父亲当年的一个承诺,就这么委屈自己,也是很难得,你不要怪她。”

李海连声说不,心想开场白就这样了,到底正题是怎样的不可思议?真有点好奇。

首节上一节280/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