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03节

“差点忘了,这还有个办公室情人呢!”李海深刻地感到,后宫的管理是一门学问啊,怪不得以前皇帝或者大户,家里规矩那么多!瞥了一眼王韵,看她虽然不吱声,也不往这边看,不过这种表现,本身就说明她也提着心呢。

“不过来了,明天公司见。”本来想找借口的,想来想去编不出来,李海干脆就简单地回过去。王韵马上就活跃起来,双手搂着李海的腰,近乎撒娇一样地笑着:“机组的人员,要不要我帮你搞定?挂在大兴制药下面好了,费用人员什么的都方便。还有民航那边,也要办手续登记啊,这些小事你就别管了,我让人帮你办,保证又快又妥当。”

李海笑着搂了搂她的纤腰:“行,那就都交给你了!这里风大,咱们回去吧,你可要小心点,夜还长着呢!”王韵脸红红的,极其妩媚地白了他一眼,李海马上就有点上火,这得到了雨露滋润的少妇,真是叫人动心啊!

不过,另外一个独守空房的尤物朱贵樱,会是什么心情?李海有点心理准备,明天见到朱贵樱,多半不会多好过,这个女人心里十八道弯也不止,总要显示一下她的存在,让自己不敢忽视她的。

他和王韵上了车,从机场停机坪里开出去,却没想到,在候机大厅里,有个空姐看见了他从那架庞巴迪xr飞机上下来,吃惊地捂住了嘴巴,她一下子就出来,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自己才被那位女市长泼了水的!他,居然买了架商务机?那,会不会要招聘机组成员呢——这位空姐,就此留上了心,果然两天以后,她就从机场那里,得知了这架飞机招聘的信息。

暂时,李海也不知道,自己会和那位萍水相逢的空姐,以这种方式再会。一夜过后,他在王韵那里吃了早餐,便下楼来,司机已经开着辉腾轿车在楼下等着了。

显然,过完年上班,大家的心情都很好,比较放松,李海一路上来,无数人笑着跟他问好,但是除了问好之外,也没人多说什么,让李海很有种大公司领导的感觉,尤其是在电梯里,站在中间,旁边的人都极力往角落和边上缩,不接触到他的身体。整个电梯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除了开始叫声“李部长好”之外,就什么话都没有,等到李海下电梯的时候,清楚地听见整个电梯里都是长出一口气的声音。

李海只有苦笑,要是在公司里都这样,自己怎么去上学啊?说心里话,李海到现在,还是很留恋大学生活的。也只能安慰自己,这样子就算自己比较有亲和力了,听说有的公司老板,都没人敢和他一起坐电梯的,上班高峰时间,能有一大堆人挤在电梯门口,对着老板挤出笑脸说“没事没事我们坐下一班好了”,看着老板独自一人乘电梯上楼!

但是,想到上学,李海就想到了纪薇薇。这次在京城过年,和赵家的关系有了质的变化,自己看样子是没法转身了,恐怕也只能对纪薇薇说声抱歉。要怎么开口呢?想想又是头痛!

一路想过来,李海的脸色当然不会好看,结果一坐进办公室,后脚朱贵樱就跟进来,板着脸道:“哟,脸色这么难看,看来我不该进来?”

女人太多了!头一次,李海有了这种想法,这玩意确实消耗精力啊,就算自己的身体是铁打的,不在乎多几个女人,可这心还是只有一颗,这也要照顾那也要考虑,钱神的神力在这方面可没法帮忙。

不过,这想法也就是一闪即逝,李海并没有玩完了就扔的习惯。他也知道,朱贵樱这是变着法表示不爽呢,过年没陪她,大年三十跑到朱莎家里都不陪她,半个月里只打了一个电话,回到之江来第一晚又不理她,然后上班来就苦着一张脸——想到这里,李海自己也觉得自己挺对不起朱贵樱的,说起来俩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的暴走而开始的呢。从朱贵樱的角度来看,自己还真有点玩完了想扔的架势!第五百十六章完

第五百十七章 有阴谋!

“也不知道准备的东西管不管用——”说实在的,李海对于如何处理与朱贵樱之间的关系,很是头大。说感情吧,不能说完全没有,至少他和朱贵樱在一起说说笑笑,都很开心,至于她欲擒故纵那些小手腕,也只是增加些情趣,并不讨人嫌;但是俩人也都知道,彼此间说未来,那是很渺茫的,而李海一开始也没有想要和朱贵樱怎样,尽管这确实是个令他非常动心的尤物。

一次神力的意外暴走,造成了眼下的关系突破,李海实在是有点冤枉,还是有苦说不出那种。这半个月没怎么和朱贵樱联系,他也是需要好好想想,该怎么面对。

自觉调整好心态,李海马上就笑了起来:“是啊,一堆烦心的事呢,想笑都笑不出来——咦,怪了啊,怎么现在一下子就笑出来了?”一边说一边想吐啊,这种话也说得出口?没法子,李海原本是不大会哄女人的,不过既然要哄么,那就索性拉下脸皮使劲哄。

朱贵樱冷着脸的时候很少,骤眼看过去居然有几分朱莎的神韵。只可惜,绷了还不到三秒钟,她就绷不住了,噗哧一笑,登时办公室里就像是开了一朵娇艳绝伦的樱花,灿烂得不像样:“什么啊,哪学来的油嘴滑舌?你爱笑不笑,我可管不着。”

李海一看朱贵樱这笑容,心中大定,就连拉下脸皮的尴尬,也飞的不见了:脸皮都不要了,不就是为了看到这笑容吗?值了!所以说,付出多少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付出有没有回报,好像他当初和蒋艳在一块那样,现在想想真是不值得。

站起身走到朱贵樱身边,拉着她的手,朱贵樱也不推拒,很柔顺地让他拉着。女人的心思,有时很复杂,有时也很简单,朱贵樱本来也没指望李海对她有多投入,只是被晾了这半个月,恼火是说不上来,心虚倒是免不了,生怕李海来个壮士断腕,就不要她了。现在他既然肯主动放下身段,来哄自己,那就说明李海心里还是看重自己的嘛!朱贵樱不是那种不知道满足的小女生了,她知足。

李海一张嘴:“那啥,贵樱姐,我不是不惦记你啊,只是这阵子——”

朱贵樱没等他说完,直接就吻了上去,一身的香气,丰盈的娇躯,加上香滑的唇舌,李海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吻完了,朱贵樱媚眼如丝,在李海的鼻子上不轻不重地啃了一口,俏然道:“别说了,说那些干啥呢?我不图你什么,就图你心里有我。你要我,我就在这,哪天你烦我嫌我了,也不用犹豫什么,给我个信号,我自己就走了。真的,不用费太多心思。”

李海心中一阵感动,又是一阵惭愧,所以说冲动是魔鬼啊!要不是自己的神力暴走,也不用让朱贵樱这样委屈,别看她嘴上这么说,哪个女人不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快乐幸福地生活呢?好像昨晚,她主动发短信过来了,结果还是要独守空房,忍受着自己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床上,这种夜晚能好过么?能不受伤么?受的伤多了,就再也没法痊愈了啊!

无言以对,只能是点头,李海顺手从兜里掏了件东西出来,看见朱贵樱脸色有点变化,忙道:“贵樱姐,别误会,我知道你不图这些,不过这件真的很漂亮,我觉得很配你,特意留下来的,你知道我开的有珠宝店,所以有这东西。”

朱贵樱看了李海好一会,才又笑了起来,把身子侧过去:“好啊,给我戴上。”

李海松了口气,把手中玉佩的红绳绕过纤长白皙的粉颈,系起来,等朱贵樱再回过头来,那件红色的翡翠樱花状玉佩,就落在她深深的胸沟里。李海由衷地赞叹:“真的很好看啊!”没说假话,这玉佩本来就是极品的红翡,樱花形状还是随着其本身的天然走势来雕琢成的,算得上巧夺天工。不过现在似乎更好看了,白的耀眼的双峰之间,这红色的玉佩好像要滴出水来似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凑上去啜吸一口。

朱贵樱赶紧把他推开,嗔道:“瞧你那样,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你看的是翡翠么?我警告你,别胡来啊,刚过完年,事多着呢,你要折腾也不是现在。——谁让你昨晚不来的,活该,上火了吧,嘻嘻!”顺手在李海那不老实的部位按了一下,朱贵樱笑得得意。

李海讪讪,话说如果鉴定翡翠的时候,都是用这种方式鉴定,让个美胸的妹纸当底板,把翡翠饰品放到上面去,也不知道这鉴定的准确率是上升还是下降?至于这下面的小李海不老实,那真的不关自己的事啊,是个男人都知道,下面那玩意经常不听话的,想它发威的时候会偷懒,要它老实的时候它偏偏出来捣蛋——

俩人分开,重新在办公桌两边对坐,这才开始说正事。正事主要就是几件,首要的就是基金会以及大兴制药,和欧洲方面合作洽谈,现在欧洲方面塞琳娜代表团的日程已经定了,三天后就到达之江,相关的准备工作,可以说是多如牛毛,仅仅是和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就很烦人。

几百亿欧元的项目,这不管是什么体制,都不可能绕开政府,西方国家也是一样的。这方面,李海全部丢给朱贵樱去协调,让他再去面对吴燕琳和陈清这种女人,他不晓得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失控呢,太磨人了,还是让朱贵樱这个妖精去对付。

他也没说吴燕琳和自己有什么问题,只是说在京城的时候见过了,吴燕琳同意全力配合,具体的就需要朱贵樱去协调。朱贵樱却奇怪地看了他两眼,道:“你肯定有问题。算了,我不管那么多闲事,反正有什么协调不了的,还得你出面。”

李海汗颜,女人要都象朱贵樱这样,一下子就能闻出问题来,男人多半是没有任何出轨的机会了吧?

别的,有郑峰辉案件,这案子年前提起了公诉,郑礼辉暂时算是服软了,不过按照当初李海提出的条件,胜负最终还是要到法庭才能决出。这类案子不好打,很多证人都对当庭作证有顾虑,就算有了谭蕊作证,但是一两个证人所证明的犯罪事实,肯定不足以让郑峰辉伏法。所以李海也不敢掉以轻心,万一费了半天劲,放了诸多狠话,好容易以重罪起诉了郑峰辉,结果却不能定罪重判,让郑峰辉逃过惩罚,那可丢大人了!

“打官司,我的经验太少,我看这官司还是要你来负责。”李海很不负责任地想要把事情推给朱贵樱。

谁知道朱贵樱还以一个大白眼,掰着手指头数着:“欧洲合作洽谈,你让我组织人搞资料;和政府的协调,你让我出面;十几桩xing犯罪案件,你让我负责,顺便说一下,这些事都是你搞出来的;最后呢,还有基金会内部的整合,又是一大堆事,秘书处的工作都没上正轨呢,还是要交到我们法务部来。李海啊李海,你这真是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啊!我说你这到处放火不管灭火,什么人啊?”

李海被她数落得直眨巴眼,貌似自己确实有点不地道啊,就算能者多劳吧,这也太多了,况且朱贵樱和自己的关系,自己还对她有所亏欠呢。只好赔笑:“贵樱姐,你说得对!那这样,欧洲合作,这事有很多内情,我自己亲自负责,你帮我协调政府方面;基金会内部的整合,我另外找人搞,现在这摊子就全都由我负责了,总得把管理机构弄起来,要不然我就绑在这里,太无聊了。最后,这官司上,咱们恐怕要找个新的好律师来,专门负责,你有没有人选?”

停了一会,李海又道:“——贵樱姐,你有话就直说呗,干嘛这么看着我?”朱贵樱的眼神,在李海说要找个新律师滞后,就变得很诡异,李海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错误。

然后朱贵樱嗤笑:“别装了,还让我选,除了朱莎还有谁?我知道,你觉得我和朱莎不对付,怕我有意见,不过你放心,只要职权划分清楚,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搞事的。当然,你要是把朱莎弄上床,那就侵犯了我的地盘了,别怪我不客气!”

李海吓了一跳,自己其实真的什么都没想,就是觉得诉讼这摊子最好专门有个人负责,考虑到朱贵樱在律师界资深,法务部的常务又都是她在管,让她推荐个人进来,业务上管理上都比较合适。没想到女人的脑补能力实在强悍,居然想出这么多门道来,要是真的象朱贵樱所说的这样,貌似自己的手腕陡然上升了数个台阶啊!

看朱贵樱这架势,李海就知道自己辩解也没用,“你想多了,其实我什么意思都没有”这种话能有多少说服力?很是无力地苦笑道:“既然贵樱姐这么深明大义,那我就放心了,回头我就给朱莎老师打电话,请她来我们法务部任职。至于弄上床什么的,以后可不要再提了,这样不好。”

朱贵樱看了看李海,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把胸前衬衫纽扣解开两个,露出饱满的胸膛来,又从兜里掏出一副平光眼镜戴上,冲着李海丢了个媚眼,道:“真的吗?我和朱莎可都是你的老师哦,你已经推倒了我这个朱老师,难道不想二美同收吗?”

随即,她就咯咯笑了起来,指着李海道:“臭男人,都是嘴上说得好听,心里野着呢,瞧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了很久了!想我和朱莎陪你一起飞是吧?行啊,只要你有本事摆平朱莎,我没意见哦,不过你要和朱莎说清楚,她后进门,得管我叫姐姐。”说罢头发一甩,留给李海一个窈窕的背影,径自出门去了。

李海囧囧地坐着,无话可说,这个妖精!刚才她说到二美同收的时候,自己真的硬了!但是,这并不可耻,也不能说明自己真的就有这种想法,实事求是地说,是个男人看到那对胸,能没反应吗?能吗能吗能吗?

冤枉啊!第五百十七章完

第五百十八章 八卦的女律师

而朱贵樱呢,别看嘴上说得轻巧,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只给李海留下个不安分的小弟,在下面捣蛋了好久。可事实上,她心里也犯嘀咕呢!年前朱莎来找李海的那次,朱贵樱一直觉得有问题,她对于朱莎的了解,可以说超过了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人,尤其是在朱莎那冷艳端庄的外表下会隐藏着什么样的心情,朱贵樱自问,再没人比她更能看得透了。

她有十足的把握,朱莎和李海之间的关系,一定不单纯!只是,刚刚对李海的试探,效果好像并不明显,硬不硬的只是嘴上说着好玩,朱贵樱真正想看到的是李海的心理反应。“难道,真的没猫腻?还是说,是朱莎剃头挑子一头热,李海根本没往这方面想过?”

想来想去,似乎这个是比较合理的解释,不过得出这个结论以后,朱贵樱自己也吓了一跳,然后就偷笑:“要真是这样,那就好玩了!朱莎啊朱莎,你也有今天啊!行了,看在你进门以后要叫我姐姐的份上,我会考虑帮你一把哦!”

其实也就是想着好玩而已,朱贵樱自己也没当真,那可是朱莎呢,从大学时代开始,就跟个仙女似的,高贵冷艳得一塌糊涂,虽说朱贵樱知道,朱莎经常两腿夹紧,做些让人遐思的动作,甚至还有反应,不过那毕竟是私下里一个人,不代表朱莎在男女关系方面很随便。身为老师,以朱莎的个xing,她哪有可能和自己的学生搞出事情来?

可是两个小时以后,当她看到朱莎走进法务部的大办公室,这个判断又发生了动摇,因为朱莎的神情太不对劲了!虽然表面上看来一切平常,可是在朱贵樱看来,朱莎分明是心虚,她心里有鬼!

朱贵樱越发好奇了,到底是有什么鬼呢?那可是朱莎啊!就算不大情愿,可朱贵樱必须承认,朱莎很优秀,也很美,并且很有道德感,她会和自己的学生有什么瓜葛?要不是办公室里还有好多人走来走去,她都想跑到李海的办公室外进行蹲守,听墙角去了!

办公室内,李海其实也有点尴尬。过年的那次,凯瑟琳医生说话真是口无遮拦,搞得他只有仓皇败退的份。天地良心,他从一开始上大学,就选修了朱莎的课程,从心理上讲,他对于朱莎“老师身份”的认同,比半路出家的朱贵樱强太多了。当然,他心里也yy过和朱莎有什么关系,比方说在大课堂上面,朱莎上课上到一半,忽然走下来,让李海回答问题,并且说“只要你回答出这个问题,我就解开我的bra让你看一下”——

——嗯哼,大学男生看了岛国动作片以后,经常会把类似的情节代入到生活中的,这有什么问题?这就跟结了婚的女人,在跟自己老公行房的时候,也经常幻想一些不着边的对象一样,这是属于二次元的幻想,和三次元没关系啊,不妨碍李海对朱莎的尊敬。

寒暄以后,看到朱莎的面色还算正常,李海也逐渐淡定下来,对付尴尬的事情,最好的选择就是无视之,权当没发生过。

把自己请朱莎来的用意说了一遍,李海强调:“最近基金会面临大规模的改组,法务部的管理职能在一段时间内会非常繁重,所以我们暂时不够人手和精力,来参与到诉讼之中,而这系列的xing侵案件,莎莎姐你也知道,很不简单,不好打,我希望能借助到莎莎姐的经验,处理这些诉讼。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暂时挂法务部副部长的头衔,全权处理我们手上一切诉讼案件,工资待遇什么的和我看齐,同时还享有特别补助。”

首节上一节303/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