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16节

所以,看到这几个人一同出迎,李海是发自内心地笑了。他走上去,和几个人一一握手,甚至在和塞琳娜握手的时候,还特意捏了捏她的手心。惹得塞琳娜一阵看,这人怎么这么放松,好像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处境险恶?

赫末尔则好像有难言之隐,眼神有些躲闪;只有伊丽莎白·泰勒,依旧是信心十足,表情淡定,对着李海露出微笑:“虽然是李先生的主场,不过对于我们正在进行的谈话来说,李先生是不请自来,好像叫做不速之客?在贵国的化中,这种人好像不受欢迎!”

李海对她是不假辞色,这些事全都是这女人搞出来的!早知道当初在雪山上,就不心慈手软,直接取了这女人的小命,一了百了。结果呢,她倒是借着和国内情治部门的合作,保住了性命,国家也从中受益匪浅,真正的代价倒是要自己来付出了!他已经向程卫国表明,如果在这件事上,国家情治部门坐视不理,任凭伊丽莎白·泰勒在这里搞风搞雨,那就别怪他不顾所谓的大局,哪怕是动用暴力手段,也在所不惜。

冷哼一声,李海目中闪着寒光,冷然道:“泰勒小姐,昨天我们好像还相谈甚欢,不过前提是,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跟我玩什么花样。现在看起来,你好像并没有真正重视我的警告!”

泰勒的脸色有些许变化,她也没料到,李海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就发出这样的威胁。这不是很下等的手法么?因为对于真正有实力的人来说,威胁和讹诈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能走到一定层面上的,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角色,要么你就真刀实枪动起来,要么就闭嘴,威胁有什么意义?只会让人看透你的本质,色厉内荏!

她正在揣摩,李海到底是什么意图,李海却不搭理她了,拉住赫末尔的手,往里走,一边走一边慨叹:“赫末尔,我已经知道你们在谈什么了,不过你们这样子,我真的很为难,你们有没有考虑到我的立场?”

实际上,李海对于这两边的谈判内容,也只是处于猜测阶段,说不上知根知底。可是赫末尔不这么想,和李海的交流之中,他已经有了很深的印象,这是个神人!当然不是说,赫末尔知道了李海神使的身份,只不过李海的许多作为,在赫末尔眼中都是莫测高深。

况且,跑到李海的地盘上,来进行针对他的谈判,还是违背了己方先前定下的合作意向,这件事赫末尔也一直觉得不靠谱,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怎么可能指望李海对于他身边发生的,针对他的重大图谋,一无所知?总部那些老头子们简直是老糊涂了!

刚才双方刚坐下来,赫末尔就对伊丽莎白提出了这个意见,只是他也是奉命行事,提意见更多地仅限于发牢sao。倒是塞琳娜,很不客气地要求伊丽莎白·泰勒给出足够的筹码,要是仅仅限于弥补他们的损失,塞琳娜甚至有中止谈判的意思。

赫末尔苦笑道:“李先生,你不要这样说,我也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你瞧,这件事还是因为你和泰勒小姐的恩怨而起,总部那些老家伙,你也知道的,几十年来都是和米国人站在一起,哪能那么容易就断了?不过,我已经接到了消息,你们国家的上层,也已经就此向总部发出质询,询问他们是不是要全面中止之前的合作,老实说,他们压力很大,我倒是挺幸灾乐祸的。”

说话间,几个人走到客厅里,坐在一圈沙发上,四个人面对面,身后围着一圈打手马仔和保镖,足有好几十号,只不过这之中都没有李海的人,他可谓是独闯龙潭,连背后都交给敌人了。

望见李海身后,站着的就是自己最信得过的几个高手,而且几人全都如临大敌,手都放在衣服里面,看样子都握着枪,枪口也指着李海的要害,伊丽莎白也放心不少,笑道:“李先生,我觉得你今天来,不是很明智,你是着急了吗?在这种情况下谈判,你应该知道,对你很不利。”

“有什么不利?就凭这几个烂番薯臭鸟蛋,还有那几把破铜烂铁,就能威胁到我了?”李海一点面子都不留,直接嗤笑:“泰勒小姐,你该更新一下你的情报了,不妨让赫末尔先生跟你说说,我是怎么在几百把突击步枪和机枪的扫射中安然无恙的。”开玩笑,进来之前,李海已经给自己拍好了金刚不坏身的神符,还怕几把手枪么?

伊丽莎白脸色一僵,随即又放松下来,继续表示淡定:“哦,好吧,其实我只是和李先生开个玩笑,我们知道贵国对于枪支犯罪的严厉态度,怎么可能在这里开枪呢?不过李先生,你不觉得你今天来有些多余吗?我们已经接近达成协议了,而这里可没有你的位置哦。”

这正是伊丽莎白最大的武器,她就是想要看看,李海在失去了嘴边的肥肉之后,会是个什么表情!只可惜,她说出这番话,李海的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只是点了点头:“我相信,你能让十字剑联盟的高层改变主意,必定是付出了足够的代价。我今天来,只想问塞琳娜和赫末尔,你们确定,泰勒给予你们的代价,足以弥补和我翻脸的损失吗?”

塞琳娜面色难看之极,话都说不出来,事实上她接到了突如其来的指令,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接受,还在不断地试图改变总部的决策,就她所知,总部内部对于这个决策,也是意见分歧。赫末尔则苦笑道:“李先生,我个人的立场无足轻重,很遗憾!”

伊丽莎白咯咯笑了起来,戏谑地看着李海:“怎么样,李先生,你现在是不是很难过,很失落?真是遗憾啊,居然会被我这个昔日的阶下囚,看到了你现在的表情!李先生,我们泰勒家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以后那架飞机的养护,会不会让你很吃力?”

看我的笑话?李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起身道:“我今天来,不是来求谁的,只是想知道,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很高兴,我没有失望!泰勒小姐,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你发起了针对我个人的举动,我不得不说,确实给我添了点麻烦,逼得我非要展示一下力量才行,你知道,这真的很麻烦,我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此言一出,客厅里一阵轻微的sao动,泰勒一方的打手们全都改变了姿态,一个个紧张万分!难道这个,在一瞬间就杀死了十七名同僚的恶魔,将要在这里大开杀戒不成?第五百三十九章完

第五百四十章 虚张声势

第五百四十章

李海在虚张声势?这是伊丽莎白的第一个想法。很简单的道理,李海有可能在自己的家门口,对于这么多外国人大开杀戒么?这样的事件,甚至可能影响到这个东方大国的国际形象,会给一直试图遏制东方大国的米国,提供一个绝好的机会,调整他们的外交和防务策略。显然,就算李海能不管不顾,程卫国也不能放任他这么搞。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李海也不能这么做,这只是谈生意,生意不成仁义在,哪有被人抢了生意,就动手杀人的?那种就是真正的黑道做法,始终是上不得台面的。

可万一,李海就是个黑道分子呢?加上,他又很年轻,一直顺风顺水的,现在遭到了意想不到的挫折,会不会失去理智?伊丽莎白现在才有点后悔,她应该更加谨慎,而不是亲身犯险。不过,她其实也是没办法,要说服十字剑联盟中止和李海的合作,不仅仅是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还得提供某些他们无法抗拒的筹码。

在十字剑联盟和李海的合作中,最令欧洲人看重的,就是大举进入东方大国资本市场的机会,缺少本地经济组织的合作,他们根本不可能跨过独具东方特色的行业管制。而伊丽莎白之所以来到国内,就是要找到合适的本地合作者,为欧洲人提供同样的机会,以便让李海看上去不是那么不可取代。

伊丽莎白的脸色变化,没有逃过李海的眼睛。他现在越来越讨厌,钱神一脉,为什么没有读心术,或者类似的法门?财迷心窍虽然很好用,可是也要消耗很多神力的,而伊丽莎白这样的角色,一出手都是上百亿米元的大生意,要想混乱她的心神,迷了她的心窍,以李海现在的神力,倾家荡产也不够!

只能期望自己即将打出的这张牌,收到足够的效果了!李海一咬牙,刚把手抬起来,塞琳娜忽然叫了起来:“李先生,你不要着急!我们并没有全线中止和你的合作,只是暂时局限于生物技术转让而已。请你给我们一点时间,这点分歧是可以弥补的!”

“碧池!”尽管泰勒家有着长达八百年的贵族家世,尽管伊丽莎白·泰勒从小就接受最严格的贵族教育,从来都很讲究自己的风度气质,可是听到塞琳娜的话之后,还是为之咬牙切齿,破口大骂——嗯,“碧池”当然不是中,而是英中对于女性最恶毒的咒骂之一。

赫末尔也是脸色狂变,塞琳娜这几乎是在叛变!即便她说得,至少有部分是事实,不过对于十字剑联盟来说,如果处于被塔佳组织和李海双方争夺的地位中,这对于他们是最有利的。事实上,在十字剑总部中,大多数持中立立场的元老,也正是基于这个考量,而同意和泰勒家族进行谈判。

可是被塞琳娜这么一来,己方的立场变得公开化,那就相当不利了。赫末尔连声喝止:“塞琳娜你冷静一点!别忘记你的职责和立场!”

塞琳娜却反驳:“不行,如果李海先生铤而走险,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件,甚至可能影响到国家之间的邦交,那种后果,我们承受不起!”马上又转头冲着李海,近乎恳求地道:“李先生,请你务必要冷静,商务谈判中,这种事情不少见,最后一刻也可能发生变化,至少请你相信,我们并没有针对你本人的意图!”

李海倒是被她弄得有些儿愣住了,心想我哪里不冷静了?我不过就是想要用神力,引诱你们的某个助手,说出你们的谈判条件来,比方说站在伊丽莎白·泰勒身后的某个律师,李海已经用钱眼扫描过,这家伙应该是要价最低的,只要一千万神力,就可以让他说出所知的一切来。

尽管耗费不小,不过这是值得的,当着双方谈判代表的面,让其某个助手反水,李海便充分显示了自己的实力。本身这谈判就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进行,如果泰勒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不可靠,那还有什么可谈的?她在之江,多半就待不下去了。

李海并不确定,伊丽莎白为什么要亲自来到之江,进行这场谈判,也许只是为了看他的笑话,也许是有别的意图。但是不管怎么说,她既然亲身犯险,就说明这件事对她很重要,那么自己就要坏了她的事。买通个律师临阵反水,就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至于那个倒霉的律师,事后会不会被泰勒家族和塔佳组织大卸八块执行家法,李海就管不着了,自己的手上又不是没有沾过塔佳手下的血!

谁想到,自己还没出手,塞琳娜先退让了,这一步是关键xing的!这么一来,他们要是还能照常谈下去,那就有鬼了。

李海赶紧帮塞琳娜撑腰:“哦,塞琳娜小姐,你的诚意和关怀,让我感动!请相信我,至少我还是讲道理的,我可不是什么杀手出身。”对着塞琳娜说这种话,是不是有点当面揭人短处?不管了,李海知道,眼下敲山震虎的目的已经达成,自己再待下去,没准还漏了底,实际上他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找出扭转局势的办法。

当即告辞,告辞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愧疚和真诚:“对不起,可能我来得太着急了一些吧!改日,我设宴款待几位,顺便表示我的歉意,今天就不打扰了!”李海转身出门,迎面却见几个黑衣大汉,并肩站立,把门口堵的严严实实的。

李海眉毛一挑,怎么个意思?他头也不回地道:“泰勒小姐,你想留我吃饭,还是留我睡觉啊?这么点诚意,好像不足以打动我吧!”

泰勒清脆地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声里可没有半点欢喜的意思:“李先生,我的手下中,有些人对你很不服气,也对你怀着怨恨,原因么,你知道!想要从这里出去的话,就请你自己走出去吧,我没办法向他们下命令。”

实际上,泰勒也是气坏了,为了拉拢十字剑联盟来反对李海,她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如果不是有自己大哥威廉的大力支持,她甚至根本做不到,即便如此,这中间大部分的利益,也是从他们泰勒家族的腰包里掏出来的。可是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计划才刚刚开始,就被李海上门搅局,十字剑联盟的那个“碧池”立马就反水了,难道自己要眼睁睁看着那么多投入,都打水漂?哪怕不能把李海怎样,单是恶心他一下,出出自己心头的气,也是好的!

哪里知道,李海最不怕的就是打打杀杀!他笑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迈步上前,也不见如何动作,就是身体左右一晃,肩膀和拦路的两个人撞了一下,那两个身高接近两米,体重超过二百五十磅的壮汉,就跟气球一样,轻飘飘地荡开,让开了一条大道!

这下,一起拦路的几个人都傻眼了,以李海的走路姿势,还有他的体重来判断,怎么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碰撞结果吧,这根本就违反物理定律,这不科学啊!碰撞的结果,不是由双方的质量和速率来决定的吗?好比一个小球撞上大球,那肯定是小球吃亏啊,怎么可能小球的速度不减,方向不变,大球反而被撞开了?

要不要继续上前阻拦呢?几个人拿不定主意,看着伊丽莎白,伊丽莎白也是脸色铁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似乎她遇到李海就没有好事,总会出现意外!在索菲亚,十拿九稳的突袭行动,动用了电击捕捉网,也被李海轻易躲过,并且实施了反击;在奥地利的雪山上,整整三组人啊,就被李海一支手枪给摆平,自己差点连命也丢了!现在呢,这家伙又很不科学地撞开了两条壮汉。

继续拦阻,很可能自取其辱;不阻拦,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放?更重要的是,伊丽莎白能看得出,就算是赫末尔,也对李海充满了畏惧,在他显示了力量,而塞琳娜打了退堂鼓之后,这场谈判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了!

犹豫之间,李海已经走到了别墅门口,转身面对着客厅中的这些人,身上的气势,比进来之前更盛,脸上的笑容越发欠揍——当然是在伊丽莎白的眼中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不打搅你们说话了。塞琳娜小姐,赫末尔先生,我会将我们关于生物技术的谈判日程,尽快交给你们的。”生物技术这几个字,李海咬得格外重,伊丽莎白听了又是一阵气闷,谁知道他们双方凑在一起,是谈些什么东西!仅限于生物技术?鬼才信呢!

“看来,我必须尽快打开局面,在当地寻找足够份量的合作者了!”伊丽莎白暗想:“不过,是选择市委一号,还是那位女市长?这是个问题!”一想到那位市委江秘书的嘴脸,伊丽莎白有点反胃,还从没见过一个人,自我感觉那么良好,却又如此谄媚的!倒是那位女市长,看上去很有魅力,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只是,令她拿不定主意的是,根据那位姓郑的高级检察官的说法,市委是更好的合作对象。因为在昨天的那场审判之中,市长的立场,似乎是站在李海这一边的呢。按照郑检察官的建议,通过打赢这场官司,来打击李海的威信,显示己方的力量,从而拉拢市长,是个不错的主意。但这听上去,更多的却是在为他自己的利益服务。

伊丽莎白心中郁闷,李海这混蛋,怎么就这么扎手呢?第五百四十章完

第五百四十一章 意外发现

第五百四十一章

“老板,去哪?”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李海的表情,问道。

听到这句问话,李海才意识到,自己上车以后,就没有说话,想必司机已经等了好一会了。没办法,虽然刚才在那座别墅里,李海看着很威风,可是他心里清楚,这顶多能制造点混乱,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要是他不采取更加有效的行动,来改变眼下的局面,那么他的处境很快就会变得更糟。

当然,眼下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从刚刚的见面中,李海也得到了不少信息,其中最重要的有两方面,一方面,伊丽莎白·泰勒,和十字剑联盟的条款并没有最终达成,双方之间的分歧还不小,甚至十字剑联盟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他还有机会扭转乾坤!只不过,要从十字剑联盟这边下手,难度非常高,在不知道伊丽莎白·泰勒到底给出了什么筹码的情况下,如果他一味提高自己的出价,搞不好就是亏本买卖了。

另一方面,伊丽莎白·泰勒亲自来到之江,这至少说明,她并没有把握,在欧洲就搞定十字剑联盟,否则何必跑到之江来谈判,平白给了自己介入的机会呢?从中,李海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推断,在之江,一定有伊丽莎白·泰勒非常想要的东西!

首节上一节316/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