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25节

林沐晨的心急如焚可想而知,虽然李海看上去还属于那种比较可靠的男人,但是人心隔肚皮啊,她可是当警官的,深知大部分的xing侵犯罪行,其实都是发生在相识的人之间,可见平常看上去老实可靠的男人,对景时光很可能就化身为衣冠那啥动物了,受害者们吃亏就吃亏在对于熟人少了戒心。朱莎现在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在李海的洗手间里,为什么李海还语焉不详的,是不是他们已经一时冲动,结果现在冷静下来了,才会打电话叫自己去,商量怎么善后?

当警官的见多识广,而且见识到的都是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实中的人和事,很多时候比艺术作品还要来得夸张,林沐晨的想法其实一点都不算无稽之谈。等她开车冲到基金会大厦时,脑中已经闪过了不下十个剧本,每个都让她更加心急?以至于到了基金会大厦的门岗那里,她直接就想闯关了,可是基金会的里面有诸多机密,门岗也是音箱他们找来的退伍士兵,根本就不把林沐晨的警官证放在眼里,非要让她找人下来接,否则半夜三更的谁知道你要上去干啥?

林沐晨急得跳脚,甚至威胁门卫,说上面有可能正在发生犯罪,你拦着我就是共犯!偏偏门卫还硬气得很,就是不买她的账,林沐晨只好去打李海的电话,让李海下来接她。李海接到她的电话,就用内线打给门卫,算是为她担保了,林沐晨才得以进了大厦。

风风火火地冲到李海的办公室,林沐晨看到李海光着脚,里面穿着秋衣秋裤,就披着件风衣,坐在办公室里,心里顿时一沉,在有朱莎在的情况下李海居然穿成这样,果然是出事了吗?所谓关心则乱,她直接就用质问的口气:“莎莎在哪里,你把她怎样了?”

李海一怔,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林沐晨的火气从哪里来的呢!要说是半夜被人吵起来的起床气吧,那电话也是朱莎叫自己打的,你冲朱莎去啊,冲我做啥?没好气地指了指里面洗手间的门,林沐晨冲到门口,一拧洗手间的门,发现反锁上了,不用问,这肯定是朱莎反锁起来,以免李海进入,到现在都不敢开门,一定是被李海的兽行给吓到了!

于是,林沐晨带着对好友的关心,和对受害人的极大同情,轻声细语地道:“莎莎,莎莎,是我,橙子啊,我来了!你放心,一切都没事了,我一定会帮你的!”

然后,过了一会,当林沐晨快要忍不住,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才听到里面微弱的回应:“橙子,那个,我没事啦,你,你有没有带那个?我,我那个来了,身边忘记带那个东西了——”

林沐晨顿时傻眼了,身为女人,她当然知道朱莎说的是什么东西。可是,半夜三更地打电话,让她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春寒料峭的天气疾趋七八公里,把枪和手铐都带上了,脑子里紧张了半天,结果就是因为一包纸制品?林沐晨的脸上肌肉都扭曲了!第五百五十四章完

:最近大家对更新时间不固定有意见,我很抱歉,今天回家,以后固定早上八点更新。再度抱歉!

第五百五十五章 猪队友

第五百五十五章

林沐晨好不容易压住火气,跑下去转了一大圈,才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需要的东西上来,毕竟是多年的好朋友,她知道朱莎常用的什么牌子什么型号。从这点上来说,朱莎坚持找林沐晨来,倒也不算错误,如果找李海去买的话,不说她对李海的心理阴影,光是要详细解释这种细节,就够叫她难为情的了。

可惜,这事到这里还没完,那门还反锁着呢!本来钥匙就cha在门上的,可是朱莎偏偏百忙之中,还记得要防备李海,顺手给拔了下来,而她又没法起身来开门,于是到最后,林沐晨只能是发挥她的警官本领,弄根别针,把门锁给捅开,才算是进去和朱莎会合了。

李海一脸囧意地看着这一切,到这会儿他当然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只是这未免太囧了吧?尤其是听到林沐晨一进去,就和朱莎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起来,他直接坐不住了,叼了根雪茄,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在走廊里待了好一会,听到里面洗手间的门又打开,才得以回去。

朱莎仍旧是低着头,看都不敢看李海,脸上带着潮红,李海只当她是尴尬的,也不在意,想要问候一下吧,却也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干脆闭嘴。倒是林沐晨,板着脸,很僵硬地对李海道:“刚才我着急了,对你态度不好——不过你记住,你今天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记住!懂了没?”

李海连连点头,女人家要面子么,理解理解:“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说着,眼睛不小心溜了一下,看到林沐晨手里拎着个便利店的塑料袋,里面似乎装了些白色的东西,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不过我想到个主意,以后公司的洗手间,都要配备免费的卫生巾,以方便女性员工的生活。”

就这么一句,朱莎的脸顿时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脚都快要站不稳了!林沐晨气急败坏地冲着李海嚷道:“主意倒是不错,你能不能光做别说!”

看着她扶着朱莎出门去,李海咧了咧嘴,无声地笑了起来,真是一次很有意思的经历,要不要找时间和朱贵樱一起八卦一下呢?算了,还是给朱莎留点面子吧,免得人刚来,就待不下去了。

一觉睡到天亮,李海神清气爽地到洗手间去洗漱,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似乎这房间里的腥味还很浓?奇怪的是,血腥味反而很淡,更多的是那种蛋白质的腥味,还有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属于朱莎的香气呢!李海脑中忽然又有些晃荡起来,那位站在讲台上,充满了自信和知xing美感的女性,也会有这样私密的,专属于女性的时间吗?哎,真是令人意外的真相啊,男生眼里的女神,一向都不大会和活生生的生理上的女人联系起来呢。

李海弄完了,看看时间也到上班时间了,就打了个电话,让秘书处的处长上来,顺便让她带份早餐上来给自己,然后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告诉秘书处的处长,给自己物色秘书的事情要抓紧了,同时给所有的卫生间都配备上免费供女员工使用的卫生巾。

虽然这必定会大量增加行政费用,可李海既然提出来了,秘书处长也只得答应,只是基于职责,她也要问清楚:“李部长,那我们要准备到什么程度呢,牌子用什么档次的,尺寸呢,加长的还是普通的,要带护翼的还是不带护翼的——”一连几个极其专业xing的问题,问得李海顿时就蒙了。

刚好这时,朱贵樱进来了,听到这种话题,她显然也很意外,戏谑地看了看李海,李海有点心虚,挥手做不耐烦状:“行了,这些问题你看着办吧,最好是能让大家都用得上,反正也就是应急用用。”该处长欲言又止,看李海显然不想继续讨论下去,只好闪人了。

看她走了,朱贵樱立马开始八卦:“咦,你怎么会想到这个上头去?这种东西,大家用的都不一样,又不是卫生纸,公司难道要在洗手间放个卫生巾超市么?”

李海就想岔开话题,他知道朱贵樱的本事,大律师呢,几句话一问,铁定要扯到朱莎的事件上去,他并不想朱贵樱知道这件事,这女人最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个劲地和他八卦有关朱莎的事情,听得李海头大。

可惜,事与愿违,朱贵樱锲而不舍的精神,让李海都难以招架:“我问你呐,一定有八卦,否则你哪会关心这种事?来来,告诉我嘛,告诉姐姐有糖吃哦,要不晚上你去我那,我帮你做那个?”

看着她妩媚的娇笑,李海心中一热,差点就难以抵挡,幸好想到朱莎的尴尬,李海终究还是勉强忍住:“别八卦了,多无聊啊!赶紧工作去,我们现在在打仗呢,敌人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形势不妙!你还有心玩这个?”

朱贵樱给了他一个妩媚之极的白眼:“哼,不说就不说,一定有鬼!当我查不出来么?什么正事,有你在,这天踏不下来,对不对?”说完一扭腰身,故意让自己为之骄傲的丰臀和长腿,在李海眼睛里摇晃了好一会,才带上门出去了。

李海哑然失笑,刚才的美景,还有朱贵樱玩笑一般的话语,让他的斗志又昂扬了起来,果然美女也是男人奋斗的动力啊!是啊,眼下的局势看来是很严峻,但是身为钱神的神使,他从心底里,还真是没有看得太严重,就算失去了一切,只要有神力和神通在,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他的崛起呢?

半个小时以后,他接到了另一个好消息,石保罗又在向他的神灵献祭了!随着数十万神力的献祭,同时还传来了这样一条信息:“程潜要求伊丽莎白泰勒提供履约的担保,遭到了拒绝,程潜威胁要断开联络,而伊丽莎白泰勒提出的条件,则是要程潜严查上次的泄密事件!”

所谓的泄密事件,指的就是程潜从伊丽莎白·泰勒那里得到资金,用来收购大兴制药的股份,好逼迫李海出局。结果,李海只用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就通过石保罗,找出了他和伊丽莎白之间资金流转的账户,从而让程潜铩羽而归。

伊丽莎白泰勒的这个要求,倒也是合情合理,已经有过一次泄密事件了,如果这个钉子不找出来,还怎么继续合作?可是程潜在此之前,也已经查了很久的内奸,就是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来,要知道石保罗是通过神灵献祭,以此来传递消息,哪会留下什么痕迹!所以在他看来,伊丽莎白·泰勒用一件他没法完成的事情,来要求他,这性质就变了,这是一种推托!

可想而知,程潜在几次和泰勒家族的人合作中,都没有得到多少好处,尤其是针对李海的,几乎每次都要出岔子,他想要得到伊丽莎白的履约保证,也是处于一种求稳的心理,至少要保证自己的好处吧?所谓的保证,倒也不是说要先收钱后办事,而是他希望看到,伊丽莎白泰勒开始向国内注资,这样就说明她确实是想要争夺这次投资机会,不是简单地耍耍嘴皮子,只想搅合李海的好事而已。

李海通过钱神的神念,接收到了这个信息,心情越发好了。所谓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现在伊丽莎白·泰勒心里,一定是这种念头吧?因为目前,主战场是在欧洲代表团和塔佳的谈判上,这就是伊丽莎白最大的优势,只要她能说服欧洲方面,暂时搁浅和自己的合作谈判,那么由于自己最近已经从这个合作谈判中借了不少的势,所以时间对自己不利!更不利的是,自己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欧美双方,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交换利益进行谈判,而无可奈何地坐等宣判结果。

可是程潜这么一闹,伊丽莎白·泰勒就没法稳坐钓鱼台了。要知道,如果程潜和她翻脸,这种信息一定会被自己所利用,用来打击欧洲方面,使他们看到,伊丽莎白所承诺的国内合作方,并不是那么可靠的。想通过保密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近乎不可能,因为有个没有挖出来的内线在程潜的身边。

所以这么一看,伊丽莎白·泰勒要求程潜先挖出身边的内线,并不是无理取闹和故意拖延,是有其战略意义的,因为她对李海目前最大的优势,并不是泰勒家族的实力,而是信息方面的不对称,而这个内线,就正好可以抵消这种优势。

李海敲着手指头,想:要怎样利用眼下的局面,逼迫伊丽莎白犯错误呢?似乎,自己也应该再和伊丽莎白接触一下,看看她的底线是什么?毕竟李海是钱神的神使,凡是和钱有关的事情,都是可以讲讲价钱的,真要是到了生死关头,那么就不是用钱能解决的了,李海就该换一种战略。

出乎他意料之外,当他刚刚形成这个念头,朱贵樱就发来个邮件:“伊丽莎白·泰勒要求和你见面!地点就在我们基金会大厦!”

哦?李海有趣地笑了,难道伊丽莎白·泰勒,居然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第五百五十五章完

第五百五十六章 局势混沌

第五百五十六章

李海不缺乏自信,但同时,对于这个伊丽莎白·泰勒,也同样不敢小觑。毕竟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摸出伊丽莎白·泰勒真正的底牌,还有目的到底是什么——当然,也有可能,伊丽莎白·泰勒只是想要给他找点麻烦,从而出一出被俘的恶气而已。要真是那样的话,李海就很想一头撞死了,见过败家的娘们,没见过这么败家的,用上百亿的金钱,只为了出一口气!

所以,对于这一次的会面,李海无比重视。本来是想要亲自下去迎接的,转念一想,却给朱贵樱回了个邮件:“你下去迎一下,带她们到顶层的大会议室去,我随后就到。”

“玩神秘,还是摆架子?呐,我有条件啊,等晚上你一定要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你想起来在卫生间提供免费卫生巾的。”朱贵樱发了个带着吐舌头表情的邮件过来,然后就没声了。李海摇头失笑,朱贵樱对于这个问题还真是执着啊!或者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问题很大,猫腻很多,而且很可能和她最重视的对手朱莎有关?

其实,他不去迎接伊丽莎白·泰勒,只是不想被对手看出自己目前的急切心态而已。说真的,李海确实有些急了,因为手握无上神通的关系,出道以来他是所向披靡,不光所有的对手都最终被他击败,所有的事件也都在很短的时间就得以解决,方式更是很有些简单粗暴的感觉。而这一次,自己多方筹谋,却一直处于胶着状态,对于李海来说,这还真是挺新鲜的。年轻的心,不免就有些急躁了。

利用朱贵樱下去迎客的这段时间,李海给自己发了个清心咒,又展开宣纸,用神笔反复写了十遍“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让章神力洗涤自己的灵台,直到感觉一身轻松,神魂清明,再也没有半点虚火干扰,这才穿戴整齐,往顶层的办公室来。一路走,他一路还在想:自己手下的人确实是少了点,现在既然已经定为整个基金会的掌舵人了,在丰富充实基金会核心机构的同时,也得给自己弄个可靠的班子——不说别的,这种大场面的谈判,自己出场的时候,身后居然连几个拎包的、几个跑腿的都没有,未免有些掉价啊!

还好,旁人却并不这么认为。当李海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照例是三种神力光环全开,一身的富贵斯气质,看得人眼睛都眨不动!光这架势和气派,还需要什么小马仔来摆谱?就连本以打定了主意,要稳坐钓鱼台的伊丽莎白·泰勒,也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表示迎接。

李海笑着走过去,和站在那里的伊丽莎白·泰勒握手,至于她带来的其余人等,他权当没看见,然后回到自己的主位上,环视一周,手一伸:“大家请坐,都请坐!”风衣往后一甩,径自坐下,伊丽莎白·泰勒这才反应过来,自打李海这混蛋一进门,风头全都被他抢了!

谈判之中,气势也很重要,被李海这么先声夺人了,伊丽莎白·泰勒不禁有些懊恼。不过,她毕竟也是从小培养的精英人才,哪怕没什么神力护体,也很快调整了过来,微笑道:“李先生,今天来这里,一是想看看李先生,最近睡得好不好——”拖长了声音,眼睛瞄着李海。

李海暗自嗤笑,这种把戏,也拿得出手?伊丽莎白这话,无非就是暗指她最近的串联和作为,让李海吃不下睡不好了,她是想来看看笑话的!话说起来,李海还真是刚刚熬了一夜没睡觉,不过这原因么,跟伊丽莎白关系不大,而是因为朱莎的乌龙事件。好在李海的体质特殊,熬了一夜以后仍旧精神奕奕神采飞扬,一点也没有精神萎靡的模样,要不然还真让伊丽莎白看了笑话去了。

他笑了笑,道:“承蒙泰勒小姐的关心,不胜感激,你现在看到了,我这几天休息得很好,精神焕发!”

泰勒也不在意,这不过是嘴上讨点便宜罢了,真正的大菜在后头:“主要的目的,是想要向李先生提出个建议,因为情况特殊,目前这个建议还是只能停留在口头上,没法提供书面预案。”不等李海发问,她自己就先说了出来:“我的建议是,李先生应该抛弃欧洲人,和我们塔佳组织合作,我们的筹码一定比她们所能给的更加丰厚!”

饶是李海事先用清心咒,给自己好好梳理了一番,听到这个建议,还是被雷得外焦里嫩,敢情你伊丽莎白·泰勒跑到国内来,费劲巴拉地四处搅合,目的是要和我合作,踢开欧洲人?抢生意也不是这么抢的好吧!况且这里面牵涉多少方面,甚至还有顶级国家之间的政治博弈,我这块墙角砖,是你说撬就能撬得动的吗?

而且,这也实在是太诡异了!李海还真想不出,伊丽莎白有什么理由,非得要和自己合作,总不可能是想要研究自己所掌握的神力吧?听说米方那赫赫有名的情报组织,内部也有专门的预算,就是研究这些神秘学的东西,可是李海实在不相信,泰勒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只是想要和自己探讨神秘学的问题。

明显地愣了好一会,李海才双手一摊:“泰勒小姐,你的话让我无法回答!你是在说,在你和欧洲人正在开展谈判,而欧洲人也同时在和我进行着合作的磋商的同时,你要和我也进行合作磋商?我不明白,泰勒小姐难道是想要撮合我们三方在一起,上演一出国际大团圆的好戏么?”此言一出,朱贵樱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妩媚地白了李海一眼,那美态,看得对面伊丽莎白手下的几个老外都直了眼。

首节上一节325/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