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33节

“坚持,坚持住!”朱莎给自己打气:“只要撑过这顿饭,回到家里想怎样都行,梦里又没人管你和李海是什么关系——哎呀,不要脸的小女子,现在不能乱想!”

好容易擦干净了,朱莎整理了衣服,正要起身,却听见外面有声响,又是两个女人进来。“橙子,你说李海是什么态度?怎么一个劲就说好,不见行动呢?我说要叫上他和我们薇薇一块吃饭,他也不点头,也不拒绝,就在那打岔,急死我了!”

这不是金法官么?林沐晨和她一块进来?朱莎忽然不想出去了,她想听墙脚。

林沐晨开了水龙头洗手,一边道:“金姐,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心急了吧,李海和纪薇薇熟不熟不知道,但是他和你绝对没那么熟的,一见面你就要安排他的终身大事,他能不尴尬么?年轻人么,都是这样,看他这样子,一定少不得女人追,心气高着呢!”

金法官一听,更加着急了:“橙子,这话不对啊,我们薇薇那真是一等一的人才,万里挑一!李海也见过,也知道,也说好,看着也是真心,有什么问题?”

林沐晨笑了起来:“金姐,你可是大姐,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呢?李海现在,肯定少不了女人追的,恐怕只要听到介绍相亲之类的字眼,就不会乐意了,那不是在否定他的魅力么?金姐,你也是年轻过来的,相亲和介绍,那就是为了结婚啊,对于年轻人来说,多无趣?行了,你要是真想撮合李海和你家小侄女,就找机会让俩人多接触接触,让他们自己发展去吧。”

金法官被林沐晨说服了,俩人又说笑了一会,就出去了。朱莎这才从隔间里出来,五味杂陈地站在那里呆了一会,才重新走向包间。

饭店这种地方,一到冬天地上肯定很滑,洗手间出来的一段尤甚。朱莎又有点心不在焉的,走了两步,恰好踩在两块防滑垫的中间,脚下一滑,歪了一跤,吓得她魂都要飞出来,双手札撒着去抓,冷不防抓到一只很有力的手,借着这只手的力量,才得以站稳了。

好容易恢复平衡,朱莎抬头,正要放开那只手,顺便谢谢对方,却不料,迎上的是李海那张脸,梦里都缠着她的那张脸!“莎莎姐,没事吧?小心点哦,这家都是烧烤,热气腾腾的,地上滑,我刚才都差点滑了一跤。”

朱莎心乱如麻,怎么就遇到这个冤家?她慌急慌忙地松开李海的手,哪知推得急了,自己都没站稳,脚下又是一滑,这回比上次更加狼狈,因为平衡都没有完全恢复,整个人朝着后面就倒下去,直接倒在李海的怀里!

不管梦里和李海有多少羞人的记忆,真正倒在李海的怀里,对朱莎还是头一次啊!她顿时身子就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心里却急得火烧一样,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糟糕的啊!“你,你放开我,放开我啊李海!”

李海莫名其妙,我又没抓着你,你要起来,自己起来就是了,干嘛叫我放开你?他稍一使劲,就把朱莎扶正了,让她自己用双脚站立——对于朱莎,李海还是存着敬意和爱护,也不想趁机占什么便宜,那种龌鹾的举动,岂是大丈夫所为?

可是朱莎的反应却令他措手不及,刚一站稳,朱莎手上就使劲推了他一下,直接把他给推开了!看着朱莎匆匆跑开的身影,李海更加莫名其妙,这是那根弦搭错了,怎么一脑门子邪火都冲着自己来了?

他愣了一会,摇头苦笑。今晚真不咋地!被人强行推销了一晚上,偏偏对象还是他最为纠结的纪薇薇,这已经够他难受的了;好容易出来透个风,又莫名其妙被朱莎的火气喷了一脸,何苦来哉?“喂,大神,你这里有没有算运气的神通啊?我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搞得这么多事!”

钱神理都不理他,身为一名神使,居然会认为自己会被那种不上台面的东西扰乱了运气,这叫什么神使?神门不幸,神门不幸啊!

李海讪笑,掐了手里的烟,正要回去,却发现朱莎又走了回来。他愣愣地看着朱莎,还以为她又要怎样,谁知朱莎走到面前,低着头,都不看他,蚊子哼似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刚才我慌了,说话不好听——”

她鼓起勇气,说完了转身就想跑,哪知后面李海追上来道:“吃完了饭,莎莎姐能不能陪我出去喝两杯?我最近有点闷呢。”

朱莎嗡的一下,几乎又要站不稳:李海约我!李海在约我出去!怎么办,怎么办?第五百七十章完

:还有一章稍后,修改一下!

第五百七十一章 贵妃醉酒

第五百七十一章

林沐晨摇晃着酒杯,看着冰块在威士忌中间晃来晃去,眼角的余光却在李海和朱莎的身上打转。听到朱莎说,李海想请她出去喝酒的时候,林沐晨很是好奇,这俩人走在一起是什么路数?所以朱莎请她一起,她也就跟着来了,反正也不用担心李海会对她怎样,俩人也算是经过患难了,林沐晨最低谷的时候,还是李海帮她渡过的呢。

只不过,今天的朱莎看上去真的很反常!要自己作陪,这还可以理解,因为朱莎就没怎么进过酒吧这种地方,难得应酬来一下,也很少会喝酒。可是坐下来以后,刻意地让林沐晨隔在她和李海中间,还一直扭着头往表演吧上看,看那个乐队,都不搭理李海,这算什么呢?不是李海约她的吗,怎么变成自己和李海在一杯一杯地喝,大声小声地谈笑,这么诡异?

朱莎是有苦自己知道,刚才在饭店里,仅仅是李海出声约她,就让她差点又摔了一跤了!她甚至都想不出要如何拒绝,好容易想到了拉林沐晨当垫背的点子,还是没法面对李海,尤其是在酒吧这样的氛围中,灯光昏暗,音乐和酒精都会让人精神更加放松,周围的人都在努力寻找着快乐,唯有她必须始终绷紧一根弦,以免失控!要是在李海面前,再上演一次夹腿综合症直至**,朱莎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在之江呆下去,上一次是车祸造成的意外,让她对李海产生了这么大的心理阴影,这一次呢,会不会直接精神失常?

李海也是莫名其妙的,朱莎今天对他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明明她自己也说对不起了,出来了还是不搭理自己。不过这也没办法,总不好一个劲地bi问她,我哪里不对哪里不好,好别扭的感觉。也幸好有林沐晨在,和这位有些大大咧咧的橙子姐,李海还是挺能说得来的,而且橙子的酒量,也很出乎李海的意料之外,相当之好。

和橙子的聊天,也让李海很愉快。大概这是他现在,极少数能够很单纯地,象朋友一样聊天的女性了吧?除此之外的那些,一个接一个,都成了他的床上伙伴了,剩下的一些,也都带着类似的企图。仔细一想,李海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是说明自己有魅力,能吸引女人吗?

他正这么想着,服务生端了一瓶没开封的红酒过来,放到李海面前:“先生,这是12号桌的美女送你的。”

“哟~”林沐晨拖长声音,怪笑着看李海,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架势。李海拿起酒瓶下压的纸条来,上面写着:“威士忌太烈了,你的形象更适合这瓶波尔多原产的城堡级干红。不是名牌,但是够味。”他抬头,看见12号桌上,一位穿着很性感的美女,正在冲着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嘴角露出诱惑的微笑。

林沐晨一把抢过纸条,啧啧地读着:“哎呀,这谁胆子这么大,当着我的面撬我的墙脚啊?还什么威士忌不适合,红酒更适合,意思我不配你,你应该去和她喝酒呗?我看看我看看,哟,长得还不错呢,胸沟露那么多,都能埋人了!李海,你过去不?”

李海没好气地道:“得了吧,你说我能过去么?扔下你橙子姐,不怕明天出门就被交警刁难啊!来来,喝酒喝酒,别理她。”其实李海心里也有点小得意的,不管接受不接受,有人追总是很爽的,对吧?尤其是男人被女人倒追!好在他也习惯了,这么久以来和女人的一起,貌似大部分时间都是女方主动呢。

林沐晨心里挺高兴,因为李海很识相地没有接受。不过这理由让她有点不爽:“什么意思,你说我魅力不够,就是靠着这身皮,才让你这么乖呗?”

朱莎坐在旁边,看着俩人说笑,再看看12号桌上那位性感的美女,心里忽然有些羡慕。羡慕她的自在,看中男人,想追就追,哪像自己呢,这么久了还是孤单一个人,心里还藏着不能对人说的秘密,出来喝个酒都要时刻控制着自己——

那位美女看到李海这边没反应,倒也洒脱,依旧和自己的朋友,另一位美女说笑着,时不时朝着李海这边瞟上一眼,样子很是撩人。这种若即若离的诱惑,确实需要一定的底气和自信才能做到,效果也相当不错,起码林沐晨就有点不自在了,开始撺掇李海:“至少过去打个招呼吧,中意的话就出去开房呗,不用为了我俩这么牺牲,那女人身材不错哦,有沟!”

你这到底是帮忙还是帮倒忙?李海叫来服务生,写了张字条,然后要了杯威士忌,压在上面送回去:“谢谢,红酒我存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不过今天我更喜欢威士忌,请你也尝尝。”

女人看了字条,笑着朝李海举杯,喝完了杯中的红酒,就拿起包走掉了。林沐晨又在那里大惊小怪:“哟哟,李海,老手啊!这就吊上了,改天你再来这个酒吧,凭这瓶酒就能和那个美女再勾搭上,一回生二回熟,下次肯定能直接开房去了哟!记得注意安全,一慢二看三通过,知道不?”

李海哭笑不得,正要分辨,冷不防朱莎抓起面前一直没动过的威士忌,喝了一大口,很是豪放地擦了擦嘴,道:“味道确实不错!我以前也是一直喝点红酒的,以后我要尝尝威士忌。橙子,下次我还要来这酒吧,你陪我不?”

一位素来矜持的美女,骤然变得狂放起来,那种对比,也是很令人炫目的!此刻的朱莎,就让李海有点挪不开眼神,尤其是,看惯了她的端庄矜持,偶然这么奔放一下,还真是眼前一亮啊,不光是他,如果那些一起在课堂上欣赏朱莎的同学们,能有幸看到此刻的朱莎,也都会一样吧?

被李海这么看着,朱莎本来会很紧张的,她也担了一会心,结果发现竟然没事!然后她就明白了,是酒精给了自己力量,酒精可以帮她战胜对李海的心理阴影!喝多了也不怕,还有橙子在身边呢,她酒量好,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肯定会照顾自己的。

两根弦同时放松,朱莎顿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大功夫下去三杯。尽管也就是三盎司,不过对于不怎么喝烈酒的朱莎来说,这已经很厉害了,这威士忌可没兑水,第二杯开始连冰块都没有!她的脸颊,即便在昏黄的酒吧灯光中,也显得红彤彤的,眼神更是绵软,好像蒙上了一层纱似的。

李海开始有点不敢看朱莎,他居然想起了朱贵樱对他说过的话来,朱莎可能因为上次的事情,而对自己产生了心理阴影,面对自己就会变得兴奋,就会控制不住夹腿综合症!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和朱莎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联想到男女之事?这,听上去很不可能,但是想一想的话,令人砰然心动啊!此时此刻,他倒是有些庆幸,朱莎拉着林沐晨一起来了,如果没有林沐晨在旁边,单单是他和朱莎相对,看着这个样子的朱莎,李海还真有点招架不住呢。

这时候,台上乐队的表演告一段落了,歌手是个留着长发的年轻人,样子还满帅,站起来朝着大家鞠躬。李海象征xing地鼓掌,他压根就没怎么注意听,也不晓得这位唱得好坏。谁知朱莎也不晓得哪根筋搭错了,高举酒杯冲着歌手喊:“唱得好!再来一个!”

林沐晨笑得肚子痛,她都没见过朱莎这样!伸手去拉朱莎:“莎莎,你差不多一点啊,你喝多了!”

“人家哪里有喝多!”朱莎真是喝多了,连“人家”这种自称都出来了,显得憨态可掬的:“别闹啊橙子,我就是夸夸他,唱得是不错么。”

然后她就愣住了,因为那歌手已经背着吉他,走到她面前来,从她手里接过那杯威士忌,一饮而尽,微笑道:“谢谢你请我喝酒,你想听什么歌,我唱给你听。如果你多来几次,我想我可以为你专门写一首歌,因为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女人。”

朱莎愣了好半天,虽然今天她有点太放松了,可是这种状况,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想。朱莎,这可是朱莎,什么时候主动招惹过男人?可今天,她居然让一个男人说要为她写歌了!别惊讶,或许在男人眼中,为女人写歌什么的很可笑,也或许,这女人自己在白天,换个环境,也会觉得这种方式很可笑。可是现在,在夜晚,酒吧的灯光下,酒精的熏陶中,音乐的低吟中,一个背着吉他的干净男人,就会显得很有杀伤力。

鬼使神差地,朱莎朝后面一指:“你想为我写歌?行啊,先问过他吧!”李海也愣住了,朱莎怎么会指自己?喂喂,朱莎老师,莎莎姐,你哪根筋搭错了,要我为你的感情生活负责?——等一下,为什么我还觉得挺高兴的?第五百七十一章完

第五百七十二章 占着茅坑就要拉

第五百七十二章

朱莎扭过头来,盯着李海看。这不是多么深情的凝望,也不是仇恨的注视,只不过人喝多了一点以后,眼神肯定不像平时那么灵活,看人就会变得直愣愣的,所幸朱莎喝的还不是那么多,还处于酒醉心明,或者叫“别人看我醉但是我没醉”的状态中,所以除了直愣愣地看人之外,她还会说话:“你,不是你叫我陪你出来喝酒的吗?现在有人搭讪我,你不出来负责解决,你还算男人么?”

李海又是一愣,这理由好强大啊!不愧是大律师,这个思路真的很严密喂!当时之所以请朱莎出来喝酒,李海倒不是存了什么别的念头,只不过看朱莎的状态不大对头,想想朱贵樱不停的撺掇,又叫人没法放开,他也想和朱莎好好聊聊,反正说到夹腿综合症,他和朱莎之间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单独相对的话,又是在酒吧这种环境下,大可以畅所欲言,说点平时不太好说出口的话题。

可问题是,朱莎把林沐晨也抓过来了!这样李海就不好说话了,难道当着林沐晨的面,去对朱莎说,朱老师你的夹腿综合症是病,得治?于是只好嘻嘻哈哈地喝酒,没想到朱莎这么快就喝得有点高了,更没想到的是还招来了狂蜂浪蝶——嗯,虽然这个歌手的卖相不错,挺斯挺干净,可是李海对他没有任何好感,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什么人,就敢来搭讪我们朱老师,不知道这是我们之江大学法律系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吗?嗯,自己确实知道些关于女神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李海反而觉得,有了这些秘密之后,朱莎的形象变得更立体了,更萌了,嗯。

所以李海就直接一指:“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开。”他就算不打开神力光环,平时也发号施令惯了的,一身的上位者气质盖都盖不住,手这么一指,那歌手男就不自觉地有点变色,好在酒吧灯光昏暗,除了李海这样眼神超等的人之外,也不大看得出来。

如果是为了争别的什么东西,歌手男现在已经知难而退了,对手的气场毫无疑问的强大!不过近距离看着醉态可掬的朱莎,他真是难以自持,从没见过这样极品的女人,这显然是个矜持端庄的好女人,就算喝醉了,就算放松了,举止间也不见任何的放浪,真是叫人心痒痒的。身为一名酒吧歌手,他对于酒吧里女人们的状态,称得上是经验丰富,象这样的女人,一生都可能没几次放纵自己的机会,而一旦遇上了,哪怕只是这yi夜情缘,也足以被当作一个男人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所以他怎能退缩?就算敌人再强大,在胜负分明之前,也得一战到底!——当然,不是用打架的方式,至少暂时不行。所以歌手提了提手中的吉他盒,露出他招牌式的很有杀伤力的微笑:“先生,请问你是这位美女的什么人呢?如果你不是她的先生,或者是男朋友,我想你没有资格阻止我为她写一首歌,她是这么美,这么独特的女人,配得上一首专门写给她的歌。”

首节上一节333/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