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37节

然而,她心中的喜悦更胜于恐惧!这些时间来,坚强的朱莎也快要崩溃了。每天早上在梦中醒来,那**潮水过后的带来的身体上的疲惫,以及对自己学生有了不该有的想法所造成的愧疚,让朱莎深受折磨,就像两块合在一起的石磨一样,她被夹在中间反复碾磨,痛苦不堪!

由此而带来的,是深深的罪孽感,而这种罪孽感,却又反过来加强了她的心理阴影,使她久已受到压抑的身体,加倍反弹起来,令她对于李海的特殊心结,更加无法解脱,无法自拔!以至于,一个坚强独立,睿智理xing的大律师,居然会被自己的**所支配,到了不能自控的地步。

可,今晚,朱莎真正解脱了!在受到李海前所未有的侵犯的同时,她却觉得越来越轻松了,身体里的火焰不断地升腾,一次又一次,好像连同她身体里的紧张也一起烧光了,而快乐,来自身体的快乐,加上放下了矜持和戒律以后的快乐,双倍地占据了她的身心,让朱莎头一次得以尽情享受,这和李海的梦境中所有的欢乐和快感。

“啊——李海,我是你的!”用尽最后的力气,朱莎发出这样的嘶鸣,伴随着的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爆发,全身每一分力气,都被压榨出来,她死死地抱住李海的背,身体好像一张弓一样朝后面仰起,仰到了一个大角度,李海毫不怀疑,假如不是有手臂长度的局限,朱莎真的可以仰到整个身体对折的程度!

与此同时,李海也闷哼一声,并不是因为背上被朱莎的指甲抓出的深深血痕,而是因为,在努力了这么久之后,他也终于到了极限,将自己的精华一股又一股地喷洒在朱莎的身体之中,伴随而来的,是让他差点失去意识的快感,他甚至有种,希望这喷洒永远持续下去,不要停止的错觉!

过了这股劲,李海才算是恢复了过来,心中惊讶不已。他也不是什么没经验的初哥了,四个情人称得上是个个绝色,王韵的温婉如水,朱贵樱的尤物妖媚,蓝映真和姚诗儿的冰火双璧,都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最高享受。可是今晚,和朱莎的第一次,却带给了他更高的享受,让他几乎到了失去自我的境地!看着身下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人事不省的朱莎,李海略感遗憾地摇头,要是朱莎还有体力的话,他绝对会再要求一次。

不过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朱莎从一开始的自我表演到现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经历了不下数十次的巅峰体验,到现在这个地步,不光是体力,整个人的生理状况也已经到了极限。李海知道,要是自己再继续下去,朱莎不仅仅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问题,搞不好都能出现巨大的危险,甚至为此丢掉性命!

抱着朱莎软绵绵的身子,李海把她放到浴缸里,然后从冰箱里找出两瓶运动饮料来,用热水泡了泡,插上吸管,塞到朱莎的嘴里。在经历了剧烈运动和大量流失体液之后,急需补充电解质溶液,这是很多爱好运动人士所有的常识,假如这个时候能有一碗本鸡汤,对于身体的恢复作用就更好了。

只是,朱莎却连吸吮的气力都没有。确切地说,她已经失去了意识,任凭李海如何摇晃,她也无法醒转,顶多就是懵懵懂懂地晃晃脑袋,似醒非醒。

这怎么办?李海看看手里的饮料,只好先喝了一口,然后吻上朱莎的嘴唇。出乎意料,他本来还想着要用手拉开朱莎的下颌,然后才能渡进去,没想到朱莎不懂得喝水,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本能一样地迎合他的亲吻,自动就张开了嘴唇,把李海的舌头迎了进去,当然同时,也迎进来了一口温热的运动饮料。

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喂完了两瓶饮料,李海看到朱莎的脸色迅速好转,不再象刚才那样的苍白,而是有了新的血色,这才放心下来。不过,他放下饮料瓶,看看自己的下面,只好苦笑,这么喂水的方法,他不受到刺激才怪!刚刚就意犹未尽的小兄弟,此刻早已是奋发昂扬,一动一动地,好像在敲响战鼓似的,表示它已经做好准备,强烈要求再上战场了!

“给我老实点!”李海懊恼地骂道,这家伙也不看看形势,现在朱莎还能经得起折腾么?他只好拿了一块浴巾,先把自己围上,眼不见为净吧!然后帮朱莎冲洗一遍,包括最隐秘的地带,也细细地擦洗干净了,然后抱起来,用浴巾帮朱莎擦了身上的水。朱莎就这么一直昏迷着,软绵绵地任凭他摆布,眼睛也不睁,只是偶尔发出一两声,好像小猫似的哼哼。

就听了这么两声哼哼,再加上怀中一副任凭采摘模样的睡美人,就让李海差点又血液沸腾了!他甚至怀疑,哪怕自己放开了手,光凭下面那个蠢蠢欲动的玩意,就足以撬起朱莎一米七的身体了!李海恨恨地想,神打真是一门废柴功夫,连控制血液的流动都做不到,现在他身体里的血液,好像都冲进那玩意里面去了,涨得好难受!

忍着这股难受劲,李海把朱莎抱到卧室里,找了件新的睡袍出来给她换上,然后盖好被子,打开空调。一切都做好,看着朱莎嘴角含着满足的笑意,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窝里,抱着抱枕,睡得那么香甜,李海一阵苦笑,自己这是来当活雷锋的吗?忙活了一晚上,把朱莎伺候舒服了,自己却是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

利用朱莎的卧室,李海快速地冲洗了一番,至少把身上那些汗水和体液啊,都洗干净,用完的浴巾也没留下,卷巴卷巴就带走了。他穿好衣服,轻轻地带上门,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心中却充满了迷茫,还有不舍:今晚,这算什么呢?自己本来请朱莎出来喝酒,是想好好地谈谈,敞开心扉,把彼此之间可能存在的心结给解开的。

现在呢?心结是知道了,确实存在,光看刚才朱莎一个人表演时的样子,李海就能确认,朱贵樱这个妖精,说得一点都不错,朱莎的夹腿综合症确实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了,甚至成为某种心理阴影!不这样的话,无法解释朱莎今晚的疯狂举动。说实话,要不是对朱莎有充分的了解,李海刚才差点都以为朱莎是嗑药嗑多了才会这样的!

但是,莫名其妙就到了眼下这个境地,李海也不晓得该怎么办好了。当时那么做,是有其理由,一方面那样的朱莎实在是太诱人太可口了,不吃一嘴还是男人么?另一方面,李海也隐约看出来,心病还须心药医,朱莎眼下的状况,和自己有密切的关系,那么这样子做,遂了朱莎的心愿,或许正是一种解决办法。这不就是那位米国心理医生所说的疗法么?那个叫什么凯瑟琳的医生——

李海摇头苦笑,年三十那天晚上,自己还因为凯瑟琳医生的话而深感尴尬,最终不得不提前离开朱莎的家。可现在呢,短短的一个月不到,俩人就真的上床了,而且是名副其实的抵死缠绵!

问题是,接下来呢?自己和朱莎之间,迈出了这一步,就没得回头了,以后要怎么相处?一想到,今天的一时爽,带来的可能是和朱莎永远不再相见的后果,李海也不禁挠头,如果可能的话,他绝对不希望事情走到那个地步,他不想以后再也不能见到朱莎。她不仅仅是他的良师益友,也是个难得的极品好女人——好吧,李海对自己还是很老实的,刚才那一次,真的让他回味到现在,还是意犹未尽。倒未必奢望可以长久保持和朱莎的这种关系,不过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一时爽,而造成朱莎的远离,李海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感到遗憾和愧疚的。

——尽管他也很清楚,走到眼下的境地,他和朱莎都没有错。只能慨叹世事弄人了啊!

与此同时,在大洋彼岸,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的金发心理医生,将自己的手指从湿透的裤袜中抽出来,长出一口气,露出诡异的笑容:“真是一场令人难忘的视觉盛宴啊!这样的男人,怪不得伊丽莎白小姐念念不忘呢,有了这一段视频,想必会对小姐的计划,有很大的帮助吧?”第五百七十八章完

:第二章稍后!h神马的,我也只能写到这种程度了,总不能真的搞成动作片吧?

第五百七十九章 麻烦的善后

第五百七十九章

林沐晨坐在车里,度日如年!从李海上楼去,到现在,已经足足过了三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沐晨是越来越着急,她原本以为朱莎是对李海有了不该有的感情,并且因此而困扰,所以才给了俩人独处的机会。因为在感情这回事上,任何的压制和打击都是无济于事的,对于秉xing坚强的人们来说,只有顺其自然地引导,才有作用。

但是不是这样吧!如果只是说开了,大家交换意见的话,怎么都说不到三个小时这么久吧!林沐晨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李海和朱莎,真的开始发展了的话,那么现在,俩人是不是就已经抱一起滚床单了?以林沐晨对朱莎的了解,这样真的是大件事,这意味着朱莎将绝对不可能放弃这段感情,并且为之付出一切!

别看朱莎表面上冷静而坚强,富有理xing,但林沐晨知道,一旦朱莎这块冰山融化了,那么滔滔洪水就将淹没一切的理智。当初在大学时代,就是因为一个男人,使得她和朱贵樱姐妹反目,从那以后,朱莎就再也没有让任何一个男人走进她的心扉。万一她真的和李海好上了——林沐晨都不敢想下去!

在这三个小时中间,李海的司机就不停地给林沐晨跑腿,一会买水,一会买烟,一会买食物。而林沐晨呢,就喝掉了两瓶水,吃掉三根玉米和两个茶叶蛋,外加一包薯片,抽了一整包七星女士烟,把李海的商务车弄得一片狼藉。当然,辛勤的司机的努力,并不是没有结果,假如没有这些东西帮助林沐晨舒缓压力的话,她恐怕早就杀上去了。

即便如此,在三个小时即将届满的时候,林沐晨还是无法忍耐了。她跳下车子,大步流星地朝着楼道跑去,心里有团火焰在烧灼似的,一定要阻止这两个人的发展,一定不能让他们有关系!哪怕是捉奸在床也在所不惜——等下,捉奸,在床?真的在床?林沐晨脚步有点拌蒜了,这跟出去抓piao什么的可不一样啊,万一真的亲眼看到朱莎和李海躺在一张床上,光着身子,李海那玩意上还套着套子——自己该怎么办?是不是会就此失去这两个朋友?

可怜的女警官,被这进退维谷的境地,折磨的都快发疯了!就在这时,楼上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林沐晨眼前一亮,李海居然下来了!

李海一出楼道,就看到林沐晨站在面前,头发零乱双眼带着血丝——嗯,这会儿天还没亮呢,不过李海是什么眼神?有楼道里的应急灯,足以让他明察秋毫。他先是吃惊,随即就明白过来,显然在这三个小时中间,林沐晨虽然并未参与,但是她一样在为自己的朋友担心,一样的压力巨大。

刚露出微笑,李海还没来得及说话,林沐晨一把揪住他的衣袖,拖到楼道外的草坪上,低声但急促地问道:“你老实说,你俩在上面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朱莎现在怎么样了?你以后还会和她见面吗,你俩还是朋友吗,我们还是朋友吗?”

李海听着这一连串的问话,感觉林沐晨简直是拿自己当犯人在审啊!不过他并不生气,反而很感动,换成是自己,如果自己的好朋友,好比金胖子或者王冬,正在和一个会带给他不幸的女人交往,自己的心情也一定是这样急切的吧?这并不代表林沐晨不信任他,只是关心朋友而已,关心则乱么。

他刚刚,因为担忧自己和朱莎关系的沉重心情,也为之轻松了不少。莫名的信心,从李海的心中涌出来,不管出了什么事,只要有这份心,都可以找到办法的吧!

把两手一摊,李海无奈道:“橙子姐,你到底准备让我怎么回答?一下子问这么多!好吧,我会老实告诉你的,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也拿不定主意,正想找个可靠的人好好商量。橙子姐,我想,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你都会把你和莎莎姐的友情,还有我们的交情,放在头一位的,对不对?所以我想,你就是最可靠的人了。”

林沐晨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李海的坦诚和信任而变得轻松,恰恰相反,她清楚地意识到,李海这种态度,正说明了问题的严重xing,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决断好了!唯一可以安慰她的是,显然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但这需要自己的帮助。当然,林沐晨绝对不会拒绝提供帮助的。

“你快说啊,急死我了,净说这些没用的酸话。”林沐晨到底是林沐晨,急起来说话总是硬邦邦的。

李海叹了口气,先丢颗重磅炸弹出来再说:“橙子姐,我刚才,和莎莎姐,我们俩——做了。”

“做了?!”林沐晨五雷轰顶,最糟糕的情况之一发生了!真是悔之莫及啊,早知道刚才就冲上去了,哪怕坐在旁边当电灯泡,看着这俩人别别扭扭地说不清楚,也总比现在这样,只能眼睁睁接受最残酷的事实来得强啊!

她还抱着一丝残留的希望,一边在李海的脸上搜寻着,一边追问:“做了什么?你说清楚点啊!”

李海为之无语,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吧,当警官的什么没见过啊,还问这种问题!“做了那个事了,而且我还没带套,就这么做了,嗯。”

林沐晨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真的做了,朱莎和李海!还没戴套!她毫不犹豫地猛捶了李海一拳,然后就哭了:“你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做!连套套都不带!会出人命的你知道吗?!”

李海大囧,被打一拳倒不算什么,以他的身体,林沐晨的拳头捶上来根本就是挠痒痒。但是这反应好奇葩啊!难道重点就是没有带套套吗?又不是我不想注意安全,当时那种情况,难道我还能叫停,莎莎姐你等一下,我出去找个便利店买几个套套回来?这时候李海倒是有些理解,某些男人为什么会在钱包里放个套套了,实在是老手才有的智慧啊!

但是,他没法这么解释,因为重点根本就不在这里好不好!“橙子姐,你关心的,真的就是这一点吗?我困扰的是,以后和莎莎姐该如何相处呢!”

被他这么一说,林沐晨也恢复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实际上她和李海考虑的,也是同一个问题。都是成年男女了,朱莎肯定不是那种一夜春风过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女人,要是的话,她也不至于压抑这么久了。她和李海,要么商量出一个可以相处的模式,要么两个人当中,就有一个要远走他乡,离开这座城市。

“那,你是怎么想的?在你心里,莎莎到底算是什么人?”林沐晨好像发怒的老母鸡似的,盯着李海,就差直接问他,你要不要负责了。

李海挠头,问题就在这里啊,他并不是讨厌朱莎还是什么,但是俩人之间的感情,肯定不是正常会发展到恋爱结婚的那种啊!现在因为一次突发事件,就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这其实比吃完了不认账更加讨厌。吃完了不负责任,只是一时的伤害;假如为了负责任,就不顾一切地结婚,留下一堆麻烦事的话,那么就成了一生的伤害。负责任不是这种做法!

想了想,李海才道:“橙子姐,我愿意尽一切努力,让莎莎姐受到最小的伤害。不过,具体要怎么做,恐怕你得去看看,莎莎姐是怎么想的。反正我的态度就摆在这里了,真的有必要的话,我会负起责任来,我的麻烦我来解决。不过,客观地说,我不认为简单的结婚,就能解决问题。”

林沐晨烦的头都要爆炸了,偏偏还要极力保持冷静,以至于她更加恨李海了,这家伙干了坏事,怎么还能这样一副冷静的模样!最令她烦心的是,李海说得没错,要是结婚就能解决问题就好了!别的不说,李海现在还是在校生呢,朱莎是他的老师,俩人居然有了关系,而且还大鸣大放地说要结婚,传出去的话,单单朱莎自己就没法接受啊!朱莎这个人,林沐晨最了解了,她从小受到法官父亲的巨大影响,对于道德方面的坚持几乎是根深蒂固的。

没办法,也只能是依着李海的话来办了。林沐晨又瞪了李海一眼,发泄似的吼了一声:“都是你们臭男人不好,管不住那玩意!你老实在这等着,我上去看看朱莎怎样了——她现在怎样?”

李海摊手:“没怎样啊,睡着了,累得吧。”就这一句,林沐晨有点脸红起来,到底是怎么累到的,那还用问么?她不敢再问,匆匆上楼去了。

李海回到车边,拉开车门,和司机打了个招呼,刚想进去,就被车里的状况吓到了,这是怎么搞的,我的商务车变成垃圾车了吗?司机赶紧跑下来,一边收拾一边解释。李海听说这都是林沐晨等待的过程中所作所为,也是无奈,看样子,自己在上面痛并快乐着的时候,林沐晨也是备受煎熬啊。

他倚在车门边,掏出根雪茄来点着了,慢慢地抽着,忽然想,自己这算不算事后烟?嗯,理论上,这也算吧,不过这事后烟,怎么没有快活似神仙的效果呢?

刚抽了一半,林沐晨又冲了下来,速度居然比上去的时候更快,脸上的神情把李海吓了一跳,这天是要塌了吗?然后,林沐晨一句话,就让他品尝到了同样的焦急:“李海,有人在耍阴谋!刚刚我上去,发现莎莎卧室里和客厅的电脑,摄像头都被远程唤醒了!”第五百七十九章完

首节上一节33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