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45节

招呼一声,李海听见纪薇薇退出了按摩间,便推门走出去,眼光在室内一扫,心里这个囧啊,纪薇薇这小妮子,居然把他原先穿的衣服都卷走了!转头一看,纪薇薇捂着嘴偷笑,就站在门口,脸红红地看着他呢。幸好这姿势,她只能看到李海的背面,可就算这样,李海也够囧的了,居然被个小女生用这种方式,把自己的光屁股都看去了!

“别闹,把衣服还我吧,要不我就转身了哦!”李海吓唬纪薇薇的言语,他自己都感到苍白无力,对于纪薇薇的效力更加近似于无。纪薇薇非但没有照办,反而还走了进来。

李海心中忐忑,听见纪薇薇的脚步来到身后,然后一张充满弹性的脸颊,就贴上了自己的脊背,一双手也从后面伸过来,环在自己的腰上。纪薇薇幽幽地叹气,道:“学长,我没有多少这样的机会,能这样和你相处的。只想告诉你,其实对我,你不需要有任何的防备,我愿意做一切,来让你快乐,不受到任何伤害。”

李海就算是铁石心肠,听到这样的话也要为之软化了!可是,他发愁的是,这事到底该怎么收场呢?第五百九十二章完

第五百九十三章 钱眼神妙

第五百九十三章

后来,李海其实有点后悔。假如他当时就顺水推舟,吃掉了纪薇薇——不用怀疑,当时纪薇薇的态度很明显,只要李海一伸手,她就会倒在李海的怀里,在没有意外打搅的情况下,李海板上钉钉可以吃掉纪薇薇——后来这个女孩子的命运,应该不会变成那样的波折?当然,一切都是问号,生活中没有如果,李海神通再大,也不能把自己的时间,好像玩游戏读档一样,重来一次。

后来,李海也比较奇怪,当时他居然没有任何男女方面的念头,只是想要尽快脱出当时那种尴尬的境况,好像他和纪薇薇之间,真的纯洁得象一张白纸一样。事实并非如此,他必然为纪薇薇的真情和无悔付出动心过,否则就不会两次吻了她。

李海后来对自己的解释,是那两天他吃得真的很饱,所以就连萧蔷这种张嘴就能咬到的、肥美多汁的嘴边肉,他也没兴趣咬一口,就别提纪薇薇这样白纸一张的青涩果实了。对于这种解释,李海自己都是抱着“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态度。

总之,当时他光着身子,纪薇薇紧紧抱着他——从背后,这一点很重要!男人从背后抱着一个女人的话,有利于他的进攻,而男人被一个女人从背后抱着,相对来说就比较容易摆脱了。假如——尼玛又假如了,不是说好了生活中没有如果的吗!——假如当时纪薇薇是面对面抱着李海的话,他或许还是能摆脱,不过那难度就要大很多了。所以不要说作者太水,细节是非常关键的!

那时纪薇薇的手,环在李海的腰间,距离他的关键部位,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纪薇薇如果有经验的话,只消手朝下一探,抓住关键部位,那不安分的小兄弟,绝对是男人身上最没有节cao的部分,却又能够支配大脑的思维,哪怕当时大脑的理智,抵挡住了下面那玩意的cao控,那玩意也会在事后不依不饶,让大脑懊恼好几天,甚至更久。

所以,有经验的女人都知道,只要能抓住男人这里,就抓住了男人的身体,至于他的心事后会不会留下,那是另外一回事。女人的那条小道,或许是通往心灵的捷径,但男人那玩意绝对不是,大部分时候,那玩意爽完了之后,男人的心其实是会变得更空虚的。

奈何,纪薇薇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哪怕她的手已经感受到了那玩意散发出来的热力,她也只敢把头更紧地贴在李海的脊背上,被动地期待着李海的行动,而不是采取主动。所以,虽然李海还是有些挣扎,却最终转了身,用手挡着纪薇薇的眼睛,然后退到按摩房之外,找到自己的衣服,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或许也是世界上最快的穿衣速度,在瞬间变得人模狗样。

有衣服遮体,他才算是淡定下来,又走过去,握着手足无措的纪薇薇的手,低声道:“你知道,我不想你受委屈——”李海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说,至少这句话,他是出自真心的。至于纪薇薇脑补的那些所谓豪门联姻身不由己的部分,他是无能为力了。

纪薇薇哇地一声哭出来,使劲挣扎,想要脱开李海的手,可是却做不到,于是哭得更凶。其实她更多的是羞恼,作为一个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女孩子,刚才那种场面,她的紧张程度远超李海之上,所以才会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女孩子的自尊心,在遭到拒绝之后,羞恼是难免的,还有的就是后悔,怎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当然,也有对于李海的痛惜,这是多好的男人啊,自己处于那样的境地中,不能好好地爱自己,可是他还是这样的替自己着想!基于这部分心理,纪薇薇哭到最后,终于还是决定原谅李海,因为他也很不容易啊!抽抽噎噎地:“学长,你不用这样,我说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包括做你的地下情人啊你知道吗?倩倩那边,我已经和她商量过了,她很不赞成,不过还是不会出卖我的。”

你还和赵诗倩说过这事了?李海大惊,果然女人在处理和感情有关的问题时,智商都会变成原来的一半以下么!看来这个倒霉的误会,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鉴于自己和赵诗容的关系,自己都没法给出个明确的结论,所以李海也没法向纪薇薇解释真相,于是他只要将错就错,扭头做不忍心状:“薇薇,我不愿意你受到伤害,更不能自私地占据你的情感,所以,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除非你可以放下我,找到属于你的真感情,那我会很高兴的!”

说完,忍着狂吐的反应,李海飞快地从房间里冲出来,路遇萧蔷的时候,还冲她瞪了一眼。直到回到等在外面的车上,李海才长出一口气,这事闹得!看来以后,自己还是少在纪薇薇面前出现的好。好在自己和赵诗容的事情,不久就会有个结果了,算起来,距离那个神秘未婚夫出现的时间,也不过就是三四个月罢了。到那时,假如自己真的恢复了自由身,或许也可以考虑一下纪薇薇?至少,相比起那几位情人来,纪薇薇倒是个更合适结婚的对象。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其实纪薇薇的逻辑,也不能说完全不正确。从表面上看来,自己和赵家的关系,确实是需要用联姻的纽带来进行加固的,这也是冷雨薇之所以要他去京城过年,加入那个圈子中去的原因。因为在那个圈子中,其实私人关系的亲密与否,其背后的含义更加丰富。

假如自己和赵诗容不能成,那么是不是要给冷雨薇认个干妈之类的?李海很认真地考虑着,殊不知,冷雨薇的打算,是他根本就想不到的惊人!

这天晚上,李海终于能回家吃饭了。对此,不光是爹妈表示了惊喜,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庆幸,所以这个成功男人的生活,也真的不是人人都能承受得了啊,外面情人多了,回家的时间就少了;在外面的女人身上耕耘多了,家里的良田自然少不得荒芜;在外面的生活多精彩,回家的精力就少了,给予家人的关注也就少了。假如自己有个老婆的话,能不能忍受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李海一想到这个问题,不禁打了个寒战,再也不敢想下去了。

老爹他们现在已经搬进了新房,大别墅住起来,显然比过去的老三室一厅来得舒服多了,老爹和后妈丛惠,显然对此都比较满意,正计划着什么时候办婚礼,把所有能请的老朋友都请来,热闹一下,也了解一下大家的近况。唐瑛也受到了自己老妈情绪的感染,不时帮着掺合两句。

只有王峰,在席间始终保持着沉默,李海偶尔瞥他一眼,总觉得这家伙有些紧张。如果说第一次上门,因为生疏和关系未定,那时王峰紧张是合情合理的,现在都过了一个年,在家里也住了这么久了,他为什么还会紧张?而且看样子,是自己让他觉得紧张呢!

摸了摸下巴,李海忽然笑着问王峰:“王哥,不好意思啊,我最近太忙了,都没顾上问你,你工作找的怎么样?需要我帮忙吗?”

王峰一听见李海问他,身子不由得僵硬了一下。这一下非常轻微,也很快就恢复了,显示出了王峰作为训练有素的情报人员,也不是没有他的本事。只是落在李海的眼中,这一下僵硬,透露出的语言就很丰富了!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安排他进入自己的基金会当中任职,所导致的失望吗?

王峰默然片刻,好像是调整好了,笑道:“没,看了几个,还没定下来,之江的消费不低啊,我要养家的话,得找个好点的。至少不能让唐瑛受委屈呢不是?”说着看看唐瑛,唐瑛低下头,没吱声。

李海心说,假如你不是一开始就表现得很不靠谱,我也不至于不给你机会啊,现在手边缺的就是信得过的人手呢,每次开会都是自己一言堂!倒不是他对王峰真的有多大意见,现在基金会的盘子这么大,一举一动都涉及到许多人的生计,上千亿的经济规模,岂同儿戏?何况以王峰的身份,一旦他和唐瑛真的结婚了,身为自己的后姐夫,进入基金会,怎么都会有个相对高层的职位,那就更不能轻忽了。

他想了想,便道:“不用这样,我姐的幸福,我肯定要出力的。你们如果真的结婚,房子工作什么的,我都包了——”说到这里,他悄悄打开钱眼,朝着王峰的头上一瞄,却见他头上闪出一个估价,高达五千万!李海吓了一跳,难道这家伙指望自己给他一份年薪五千万的工作?你做梦呢!

再仔细一看,李海更加火大,原来王峰这个估价,不是对自己所说的工作和房子,而是对于他所提到的,王峰和唐瑛的婚事!敢情在这家伙心里,和唐瑛的婚事估价就这么高,就指望从这次婚姻中,得到这么多收益呢!

李海立马息了心思,这种人绝对不能进基金会,就算他和唐瑛结婚了也不行!当即话锋一转,道:“不过,眼下基金会的机构还在完善中,恐怕一时半会没法提供合适的岗位,要不我介绍个好朋友的公司给你,或者你有什么想创业的项目,我投资也可以。”

按照李海的想法,在自己调低了对于这桩婚姻的投资之后,王峰的估价就得黄了吧?殊不知,他头顶的估价依然不变!仍旧是五千万!

李海顿时警觉起来,这情况不对!假如王峰真的是想通过和唐瑛结婚,来人财两得的话,那么听到了自己的话,他也应该知道,他赚不到那么多了。那估价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变化?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别的利益来源,可以从这桩婚姻中受益!那么问题就是,什么人会为了让他和唐瑛结婚,就给他这么多钱,这么大的好处?

这家伙,不会是吃里扒外了吧?第五百九十三章完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世事难料

第五百九十四章

某种程度上,李海认为,钱神赋予他的所有神通中,威力最大的其实就是这个估价的神通。假如真的按照钱神所说,世间万物都可以用钱来衡量,那么这门神通,就是通向所有人内心,连接人心和现实世界的桥梁,而掌握这座桥梁的人,也就掌握了世界。

只可惜,一来这门神通能显示出来的信息也还是有限,二来,这个世界虽然拜金严重,但也远远没有到钱神理想的那种程度,还是有很多事情,是钱所搞不定的。如果钱神的等级不断提升,在一个没有别的神明可以和他较量的世界里,或许真的会达到那个程度,不过李海总觉得,钱神的这种野望不太靠谱,别的不说,光是李家祖上传下来的神明,就不止它一个,还有章神和权神呢。那么这个世界,又怎么可能变成完全拜金的世界?

说到底,人心是无限的,永远都难以满足啊!比方说王峰吧,除了钱之外,他难道就不觊觎王韵吗?而以王韵的身家来说,王峰假如想要用钱来把她砸倒,这辈子都不用做这个梦了。而相反的,王韵虽然有钱,可是正因为太有钱了,足以令人铤而走险,假如没有了李海的庇护,她真的就是块大肥肉而已,多少人会把她一口吞下肚!

李海把“钱眼”从王峰的头上收回,心里想着,假如是为了王韵,那么王峰想要打倒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不这样的话,他这辈子都只能看着王韵流口水。看来,必须找人盯着王峰,看看他最近到底做了什么,在和谁交往。家贼难防啊!

为什么家贼难防?不仅是因为家贼知道得多,如果只是这个原因的话,李海想要**王峰的信息来源,其实很简单,哪怕他进入了基金会,李海随便安排他个闲职,到下面哪个会员单位里面去看场子,也就把他排除在核心之外了。家贼的另外一个棘手之处,在于和家庭成员的牵缠,如果处理不慎,就会伤及无辜,最终伤害到自身。

好比建国前的那位光头大佬,都说了“不抓亡国,抓了亡党”这种话出来,可见这种家贼的棘手了!

从王峰身上,李海又想到了程潜,程潜不也是家贼的一种吗?要不是程卫国的关系,他早就把程潜干掉了,就算不从生命上抹除,也会把程潜手中的所有钱都弄光,然后一脚踢得远远的,让他再也不敢回来。

至于素——李海有些好奇,在吴燕琳的计划中,并没有素出场的机会,但素在这个时候来到之江,肯定不会是无所为而来,在京城刚刚吃了自己那么大的亏,马上又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她是有多没心没肺?这不科学!

想到这里,李海不禁叹了一口气,真是累啊!这要是全都能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来解决就好了,直接杀上门去,一枪一个干掉,统统浇上水泥种了荷花或者封进混凝土地基之中,为之江的基础建设做贡献,省心啊!可惜啊,这种手段,用在下层很有效,到了上层可不行,那上面的利益,全都是远远超过个人生命价值,况且李海自己,也有家人啊!

他正想着,忽然感觉到桌上的动作都停下来了,抬头一看,才发现老爹在内,大家都在看他。不自在地笑了笑:“怎么,都吃饱了?丛姨做的饭菜这么好吃,我可没吃够呢。”

丛惠笑了笑,拿起他的碗来,帮他又添了一碗饭:“喜欢吃就多吃点,以前我做饭都没人吃,这手艺都没剩下多少了。还有,李海,再忙也好,饭还是回家吃,在外面哪有这样好,油也好材料也好,都不如家里放心,味道也不会依照你的口味来调,你说是不是?”

李海连连点头,很享受这种唠叨,也是有点愧疚,自己真的好多天没回家吃饭了。

老爹咳嗽一声,于是大家继续吃饭,王峰一边扒饭,一边悄悄地打量李海,心中不无快意地想着:看你这忧心忡忡心不在焉的样子,最近压力很大吧?哼哼哼,你得意不了多久了!等程二少把基金会夺过来,让你一无所有了,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把那个极品小寡妇搂在怀里,人财两得!霍哈哈!

吃完了饭,李海回到自己的书房,老爹抱着茶杯,后脚就进来了。关上门,看着李海的脸,老爹道:“怎么了,最近?”

李海送给他一个自信的笑:“没事,爸,我能应付。现在身边能用得上的人少了,慢慢培养吧,这个急不来,暂时我也只能自己多干点,所以有点累吧。别替我担心了,说说你吧,婚事筹备得怎样,有没有要我帮忙的?”

老爹连连摆手:“得了,你都忙成这样了,还找你帮忙,我没老糊涂呢!李海,老爸没什么用,从小让你一个人过,长大了也没给你铺什么路,至少不能再给你添什么麻烦了——”说着,神情有些落寞。

李海赶紧安慰他:“说什么呢老爸,这个家能完整起来,我很高兴啊!你就说今天吧,回家吃顿饭,和你们说说家常话,我这心里真是松快了一大截呢,干什么都有方向,这就是家的作用。”

首节上一节345/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