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80节

李海却不肯放过她,马上追问:“当什么?莎莎姐,你说话说半截,这习惯不好啊。”

朱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什么啊,我就不说了,自己猜去呗。”话音刚落,她就意识到不对了,这口气,不是在撒娇么?对于一向矜持自守的朱莎而言,这种口气真是破天荒少有,也就是在她父母亲面前,才会偶尔流露一下,平时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可今天她却很自然地说出来了,而且是对着自己的学生!朱莎又开始心慌了,她扭过头去,不想让李海看到自己烧红的脸颊。

李海却被这话说得心头一荡,冷美人偶然流露出的风韵,那是别有一番风味啊!尤其是就着车窗外闪过的霓虹灯,看到朱莎的侧脸上开始转深的嫣红色,那就像是都市的灯光,给朱莎美丽的脸涂上了一层彩妆一样,真是叫人着迷。打铁就要趁热,李海赶紧接下话头,做愁眉不展状:“哎呀,这是莎莎姐给我出的题目吗?很难猜啊,那两个女人我也不熟,她们想我做什么,这个真心猜不出,莎莎姐给个提示呗。”

朱莎头也不回,又呸了他一声:“我怎么知道,我和她们也不熟啊。”一边推搪,一边心跳却在加快,她隐约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似乎正在慢慢滑进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渊,在那下面,潜藏着自己一直畏惧的某种东西。但为何,深心中又生不出抗拒的念头,反而隐隐有些期待?

“哪啊,你们都是女人啊,总比我懂一些。咦对了,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说什么鸭子不鸭子的,莎莎姐,难不成她们是想要我做鸭子?那也太笑话了吧,就我这身价,要是做鸭子,谁请得起我?”李海趁机调笑,心中却在飞快地转着,要怎么让朱莎把头转过来呢?她不正面面对自己的话,心理上就依然处于逃避的状态,显然不利于自己的下一步。

朱莎继续扭头,没好气地哼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找过鸭子,你想知道的话,你手下里面做鸭子的肯定不少,去问他们呗。”

这话题不能继续了,得转进!李海敏锐地觉察到这个方向不对,自己貌似有些偏差,好在之前的牌局不是白打的,有足够的话题可以说:“那就算了,我也就是好奇一下,不过莎莎姐,我觉得是个有骨气的男人,都不会去当鸭子的吧,要是被女人用那种眼光那种姿态,象挑畜生一样挑来拣去,我反正是受不了的。”

朱莎想起刚才梁遥的作派,心中也是赞同,那女人逛鸭店的时候,恐怕真的是象挑牲口一样,在鸭子们身上摸来摸去,看牙口看屁股,没准还要鸭子们脱下来看看那东西大不大——呸呸,莎莎你到底在想什么!朱莎又害羞起来,可是人的思维,有时候真的不是自己的理智能控制的,她不由自主地就想到那几次梦里,李海的那玩意给予她的快乐和冲击来,从那时的体验,李海那玩意恐怕真的不小吧?梁遥这女人还是很有眼光的嘛,李海这样的不论身价,去做鸭子恐怕还真的很合适——

夜晚,不知不觉就会让人放松下来,隔音效果良好的车内,静谧无声,朱莎此时的心已经开始乱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到。李海却从车窗的倒影上看到朱莎的眼神略显恍惚,忽然凑过去,在吹气可及的距离,对着她白皙的后颈小声道:“莎莎姐,你脸红了,是不是在想坏事?难道你也对鸭子起了好奇心?”

朱莎吃惊不小,可这车子就这么大,她又已经躲在了车窗边,再躲真的没地方躲了,只好转身用手推李海,嘴上也在推拒:“说什么呢,我对鸭子有什么可好奇的,你离我远一点。”嘴上这么说着,可手上推也推不动,她心里发急,李海的力气怎么这么大,还离自己这么近,可他身上的味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一点也不抗拒呢?

李海本来并不想着急的,可是近距离看着朱莎晕红的脸,看到这冷美人的羞怯表情,还有手上软弱无力的推拒力道,这简直就是一种全方位的邀请和勾引啊!他有点冲动地,又朝前凑了一点,近得差点要碰到朱莎的脸了,嘴上却说着不着调的话:“哪啊,我看莎莎姐可好奇了,要不然这样,人家不是说我是顶级鸭子的身段嘛,我吃个亏,让莎莎姐摸摸看,是不是很适合鸭子的标准。”

说着,便握住朱莎的一只手,往自己的肋下伸过去,至于另一只,已经放在李海的胸口了,隔着衬衫,朱莎已经可以清楚地触到他的胸肌。人就是这么奇怪,原本朱莎的注意力是放在李海和自己的距离上,可是被李海这么一说,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掌之下,是一块怎样坚实火热的肌肉,若自己贴在这样的胸口,会是如何的安心和沉醉?

等她回过神来,另一只手已经被李海引到了他的肋下,摸着他身后展开的背阔肌,朱莎甚至难以克制地伸出拇指,指尖触到的是李海前面一块块隆起的腹肌。这是她多次的梦里触摸过的身体啊,现在就这样真切地展现在她的指端,火热坚实的触感比梦里更加清晰,更有冲击力!以至于朱莎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急促起立。

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这种姿势,等于已经向李海展开了一半的怀抱,李海只要伸出手,就能和自己抱在一起!第六百五十八章完

:上一章章节名写错了汗!要找编辑修改呢。

第六百五十九章 泪倾城

第六百五十九章

朱莎心慌意乱,李海可是振奋加兴奋,除了趁着朱莎半睡半醒,自我麻醉的时候,他几时曾和朱莎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再一想,恐怕到现在都没有哪个男人,能在朱莎清醒的情况下近她的身吧!李海就更加来精神了,手臂往下一收,夹住朱莎的一只小手在腋下。

换做旁的女人,李海这时候早就上手了——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上手”,离得这么近,不是用嘴就是用手,用手还相对好一些。可是对朱莎,他的态度是慎之又慎,虽然如此近距离地贴着这么一位美貌佳人,还是曾经多次任凭他采摘,在他面前作出万千媚态,任由他享用的朱莎,但李海还是不敢造次行事,确切地说,正因为有之前的基础在,他才更加不敢造次,因为那是不正常情况下发生的,不能作为眼前行事的基础。

所以尽管心里十分发痒,李海还是强忍住伸手抚摸朱莎那迷人的身躯的想法,只是轻笑着道:“莎莎姐,你摸到了吗,我的翅膀是不是很有力,札撒着?还有另外两个地方,你要不要摸一下?”

朱莎慌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听到李海第一句话,她是想要反驳的,可是听到第二句话,她就只剩下心慌了,剩下两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按照梁遥的说法,不就是嘴唇和屁股嘛!而朱莎为啥心慌,因为那两个地方,包括她现在手摸着的李海身上的肌肉,这都是她很熟悉很熟悉的了,在“梦里”,她多少次就是抱着这个男人的身体,跟着他的动作飞到月亮之上。

一个不小心,流露出那个不可告人的梦境的话,朱莎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要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怎么面对李海,怎么面对她那么多学生和同事,尤其是远赴海外留学的赵诗容!不行,一定要中止,要叫停眼下的局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想法是好的,可是一出口,朱莎自己都叫糟:“李海,你别这样,我不想摸你。”这能叫拒绝嘛?这能起到作用嘛?朱莎自己听着都很软弱无力啊,何况她说这话的时候,小手还夹在李海的腋下,右手还推着李海的胸口,手掌手指到处都是他身上坚实的块状肌肉,那些肌肉里的热力,都透过手掌传递到自己的身上,弄得她浑身都没力气,就连想要用力推开李海都做不到。

说到底,对于朱莎影响最大的,还是那些和李海欢好的梦境记忆,使得她一旦被李海近身,身体就作出了最诚实的反应。人说男女之间一旦有了关系,旁人就能看出来,这是有道理的,因为身体的反应是最老实的,不会说谎,男女一旦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身体之间就会有下意识的反应,他们自己或许意识不到,但是绝对和没有关系的男女大不一样,会非常自然地习惯身体接触。

此时若换一个男人,对朱莎这样靠近,她早就发飙,板起脸来打人了,别看朱莎表面上很淑女很矜持,可是一个女人在法律圈里混,还能混到这么成功的地位,绝非侥幸,绝非仅靠父辈的照拂就能行的,朱莎本身的性格中,坚毅还是占了主流。要知道法律这个圈子,真是龙蛇混杂,且不说那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有的当事人群体,光是公检法司,就是流氓云集,一个好像朱莎这样美貌的女人当律师,万一xing子不够坚毅的话,早就不知被人占了多少次便宜了!所以很多人对美女律师都会投以有色的目光,不是没有道理,能混出来的女律师,身上干净的就没几个。

可唯独对于李海,朱莎下不了手,更下不了狠心,哪怕她心中再三告诫自己,不能和李海这样继续下去,李海是自己的学生!可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对于这个多次和她有过负距离接触的男人的身体,她根本兴不起抗拒的意念,大脑甚至都无法指挥手脚作出反抗,那点力气用在李海身上,就连用“半推半就”来形容都觉得勉强。

李海心尖尖都在颤抖,他是和朱莎有过多次酣畅淋漓的负距离接触,可是那时的朱莎都是热情如火地迎合,放开全身心的享受,哪有现在这样,半推半就的样子,嘴上说着不要,手上却没有什么力气,简直就是开门揖盗嘛!说真的,李海自己都没想到,原来这种状态下的朱莎,居然会比那梦境幻觉下更加迷人,更加让他有着尽情征服和把玩的**!

要不是理智尚存,他这就忍不住要扑上去大快朵颐了!总算还记得自己的目的,不是单纯的要身体上的突破,而是要朱莎接受,面对她对自己的感情这个事实,如果仅仅是利用朱莎的无力抗拒,达成身体上的突破,事后的羞耻和道德反扑,或许会对朱莎造成更大的伤害,以他对朱莎的了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以后就自暴自弃的结局的。

因而,李海也只能一面苦忍着自己的某些想法,依旧维持着目前的距离,把嘴巴凑到和朱莎的樱唇仅仅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一面吸着她口中的香气,一面低声道:“莎莎姐,你真的不想摸吗?可我觉得你不诚实呢,你的手可是把我的六块肌都摸遍了哟,手感怎么样?”

朱莎快要哭出来了,她觉得自己从没这样软弱过,竟然会因为自己那不可告人的梦境,而对李海作出这样的举动!没错,朱莎就是这么想的,她也很了解自己,假如不是有那些梦境的记忆,她是绝对不会给任何男人以这样的机会,更不用说被一个男人凑得这么近,她居然还觉得很享受!

不得不说,李海在凯瑟琳医生的指点下,到目前为止做得都很好,朱莎竟然会把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责任都揽在她自己的身上。不过,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了,就算朱莎再怎么不想抗拒,理智终究还是占了上风,她终究是个性格保守矜持的女律师,女老师啊,在清醒的状态下,还是理智指挥身体的。

手脚酸软无力推开李海,朱莎只能皱起眉头,勉力把头扭开,躲开李海靠近来的嘴唇,道:“李海,你不要冲动,我们是不可以的,你这样子怎么和容容交待?你这样叫我怎么做人?”

李海一怔,倒没想到朱莎居然这么快就冷静下来。好在他也早有心理准备,和凯瑟琳多次探讨过朱莎的心理,预想到朱莎会有这样的反应,当即轻轻笑了起来:“莎莎姐,你说到哪里去了?其实我才是真的很惊讶,你的手,动作很熟练么,好像以前练过一样,是不是?”

这是直指朱莎心中最大秘密的一击!涉及到她那些绮丽而不可告人的梦境,朱莎刚刚组织起来的防线,顿时土崩瓦解,只懂得慌张地否认:“没,没这回事,我怎么会熟悉你的身体?别,别胡说,我我从没摸过你的,做梦都没有!”

她着急的,不光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甚至都有点要哭出来了,那是真的见不得光啊,她居然会在梦里多次和自己的学生,比自己年轻那么多的小男生李海有那种行为,而且在梦中她记得非常清楚,她是尽情放开自己,接受李海的探索和把玩,欢快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那种记忆,即便在夜半无人的时候想起来,还是会令她脸红眼湿,全身发烫,何况现在和李海离得这么近,双手还摸在他的身体上,感受着他的肌肉线条,脸上都能清楚地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

被李海的话,激起心中的记忆同时,也激起了她最大的恐惧,那就是被李海发现自己这个秘密!她紧张地夹紧双腿,随即发现不对,已经远离她多日的夹腿综合症,竟然在这一刻袭来,让她情不自禁地身体发烫起来,这是情动的征兆!她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双腿了,甚至不能控制地想起自己和李海关系质变的开端,那一次要命的车祸,岂非就是在李海的近距离注视之下,自己经由夹腿综合症而达到了一次巅峰,从此就不可收拾了!

惶急无助之时,忽然双腿间多了一样东西,热热的,暖暖的,放在那里很舒服,却也很有力量,让她的腿没有办法再夹紧,紧张和兴奋也为之稍缓。朱莎略微冷静一下,随即意识到一个令她更加惊慌的事实:cha在她双腿之间的,是李海的手!

是的,在这个要命的时候,阻止她夹腿综合症发作的,竟然是李海的手!这个发现,让朱莎从身体到灵魂都颤抖起来,她大脑一片空白之余,双腿却因为根深蒂固的本能,更加用力地绞紧,甚至因为车里的环境,和李海之间距离之近,她的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忽然弹起来,盘住了李海的一条腿,朱莎的双腿之间,绞着李海的一只手和一条腿!

李海就算再怎么冷静,这时候也禁不住这样的诱惑,下面那只手四根手指都被夹得死紧,动也动不得,偏生这样就对他更加诱惑,他禁不住用唯一自由的大拇指,在朱莎双腿之间的部位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

“嘶~”这一按,就好像按下了火箭发射的按钮一样,朱莎浑身都好像触电一般地绷紧挺直,随即发生了剧烈的痉挛。伴随着痉挛,李海也感到手上传来一阵湿热,似乎是有很多液体从那里涌了出来,这种反应他再熟悉不过,朱莎居然这样就又达到了一次巅峰!

他目瞪口呆之余,身上都要烧起来了,正想要索性放开一切,将面前的佳人大快朵颐一番,朱莎却忽然反过来,双手将他抱紧,泪水泉涌而出,放声大哭起来。第六百五十九章完

第六百六十章 你说怎么办

第六百六十章

朱莎哭得那叫一个凄惨,真正的撕心裂肺,声音不算大,听上去却能叫人肠子都断了,就好像有一辈子的委屈,今天终于释放出来了一样。也把李海的心给哭凉了,恐怕这世上唯有他,才能体会到朱莎此时的心境,并不是伤心,也不是绝望,她只是这一年来,甚至这么多年来,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偏偏人又好强又坚韧,又有很强的自律精神,所以一直都压抑着。而这一刻,在学生面前,完全清醒的状况下,成了这样子,朱莎一切的伪装和防线,全都被撕了下去,一点都不剩,她不崩溃才怪!

李海原本已经是浑身火热,怀里有这么一个大美女,还是曾经多次和自己有最彻底的鱼水之欢的美女,他能不动心么?下面的小兄弟早就不安分,在那里跃跃欲试了。现在可好,看着朱莎哭成这样子,他哪里还有这种心思?

正经是,眼前朱莎这状态,其实也算得上是不破不立,不撕下她这层防线,很多话也不好说透。总得来说,以这种方式打开突破口,总比在朱莎面前直接揭开俩人之间的男女关系事实来得好,那样的情形,朱莎是最没法接受的。

顺手往下一兜,李海轻轻巧巧把朱莎整个身子都揽过来,让她趴在自己的肩膀上,不松不紧地抱着,一手轻抚着她的背,另一只手则摸着她光滑如丝缎一样的头发。朱莎参加晚宴的时候,头发是盘起来的,这时候纠缠了许久,发髻早就散了,被李海索性解开来,披在肩膀上,飘着一股香气。

李海一边用鼻子轻嗅着朱莎头发里的香味,一边用手摸着她的头发,并不是那种摸布匹一样的表面划过,而是用手指cha在头发里,当成梳子一样慢慢地梳理着,指尖在她的头皮上划过。这种手法,可以最大限度地安抚人的精神,也会带给女人以相当的安全感。

也许是李海的手法起到了效果,也许是朱莎哭够了,开始冷静下来,总之,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身体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样趴在李海怀里哭,很是不妥当,在想着该怎么脱出这个局面。

李海苦心营造这么久,才有了这个大好机会,哪里容她轻易摆脱?要想解开朱莎的心结,就不能让她独个儿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

他抚摸着朱莎的脊背,在朱莎耳边轻声道:“莎莎姐,你可爱死了,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哭呢?反应好奇怪哦。”

朱莎一怔,随即大羞,把头抬起来,顾不上李海的手抱着自己,羞愤交加地瞪着李海:“你,你胡说什么!我,我才不是什么反应呢!”心里一个劲地狂跳,这种黑锅不能背啊,李海居然以为自己是因为达到了巅峰才哭的,这叫什么话!为了加强自己的话语,她又强调:“你傻啊,什么女人会因为这种事大哭,顶多掉几滴眼泪罢了。”

李海暗笑,这一招果然有效,转移了朱莎的注意力,嗯,很好!其实道理肯定是歪理,不过朱莎也不好意思正面否认,怎么说,说她之所以哭,并不是因为在自己学生面前达到了巅峰,而是因为心里的莫名委屈?所以只能是歪缠了。

赶紧顺着朱莎的话来说呗:“是是,我没什么经验,不懂得安慰人。不过莎莎姐,我是做梦都没想到,能有一天这样抱着你呢。”这是经过他再三斟酌以后,觉得朱莎目前能接受的最大限度的亲近了。

首节上一节380/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