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82节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在这时候被叫停,心头铁定是火大,搞不好就要强力突破,而女人在这种时候,多半也是口是心非,拗不过也就从了。唯独李海不同,对于朱莎他已经有过好几次尽情的欢好,这还真不是很着急,最关键的是,今天他不是来猎艳的,是来帮朱莎的。便依旧抱住朱莎的身躯,捧着她美丽的脸,微笑道:“怎么,害怕了?不用怕,我会待你好好的。莎莎姐。”

朱莎脸红得自己都觉得好烫了,几曾想过,自己会这般小鸟依人地趴在自己学生的怀里,对他这样撒娇!可是,正如李海所说的,和他在一起,这样一点点地拉近彼此的距离,一点点地感受着新奇的感觉,她自己的身心都被惊喜占满了,哪里还有什么抗拒的念头?只不过,眼下快要到最后一步了,她还是禁不住地恐惧,忍不住地退缩,这是长久以来的惯性。

等到李海真的停下来了,朱莎安心之余,却又有些空落落的:“难道自己期望李海不管不顾地进行下去?”这个念头一起来,朱莎便不敢再想了,她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个向身体反应投降的女人!

忍着羞赧,朱莎试图将事情重新导回自己的路线之中:“李海,我们不要继续了,好不好?我承认,你让我很,很——”说不下去啊,很舒服很快活是不错,但是怎么说得出口?

眼瞧着朱莎原本就晕红的脸上,又抹上一层玫瑰色的胭脂,李海下面又是一阵大跳,那玩意已经想吃想喝很久了!面对着这样的尤物,却不能大快朵颐,李海自己都快要压不住小兄弟的抗议了。他轻笑起来:“莎莎姐,你别想太多,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你身上有些东西,你自己都不了解,也没有机会去了解,所以才会过得不快乐。现在我们一起来寻找,来探索,看看怎么能让你过得更好,这样不好吗?那你老实告诉我,我刚才那样,你快活吗?”

朱莎把脸扭到一边去,留给李海一个精致的侧面,颀长如天鹅一般的脖颈,还有脖子下面两边弯钩的锁骨,这一幕真是美妙之极!更美妙的,是冷美人此刻的含羞带怯,若不胜状,李海下面又是一阵大跳,他觉得自己的裤子都快被顶破了!

坐在李海的身上,朱莎当然对于李海下面的变化一清二楚,那地方让她心惊心悸,却又心向往之,可是她最担心的,还是:“我,我承认,我喜欢你那样对我。可是,李海,我们没可能的啊,你不要bi我行吗?”

李海这个叫冤,怎么成了我在bi你了?“莎莎姐,现在不是我想不想bi你,你得问问你自己的内心,过去的日子纵有千般好,终究是回不去了,你说对不对?做人就要朝前看,你上课的时候也教过我,面对新型的社会经济和人际关系,法律就要勇于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创建属于我们自己的新法律体系,规范社会生活,是不是?那现在,咱们也该用这种精神,为建设咱们之间的新关系而努力你说对不对?”

朱莎愕然,李海居然用她上课时讲过的内容来给她上课!这,这真是太荒诞了!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咬着嘴唇盯着李海,很有上去咬一口的冲动。“你在胡扯什么啊,这挨得上吗?那你说,我们之间的新关系,应该怎么规范?”

李海笑了起来,回想起在课堂上侃侃而谈循循善诱的朱莎,再看着此刻坐在自己怀里,只穿着贴身衣物,美好曲线和柔腻肌肤尽露的朱莎,心中一股火真是不能忍了,他一把抱住朱莎的身躯,把自己埋在朱莎胸前的沟里,一面吸着她身上的香气,一面含糊不清地道:“社会转型期,法律也要跟着转型,要敢于确认新的法律关系,而不是汲汲于过去法律的正当xing和继承xing——莎莎姐,我们应该先尝试着关系上的突破,你说对不对?”

朱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海前所未有的热烈反应给冲垮了,等她回过神来,发现李海竟然已经把裤子脱了,让那张牙舞爪的凶器和自己做最亲密的接触!这下可真的把她吓到了,就算是再怎么不习惯,也只能战战兢兢地握住那玩意,避免李海直接冲关而入,一面凄惶地道:“李海,李海,你等一下等一下啊!我们真的要这样吗?再考虑考虑吧,日后我们怎么办啊!”

李海不由分说,双手把着朱莎的纤腰,将她凑到自己的凶器上,感觉着尖端划过那滑腻蚌肉的触感,还有朱莎浑身的阵阵颤栗,他凝视着怀中美人的眼睛,轻声道:“日后怎么办,那也要日了以后再说!”第六百六十二章完

第六百六十三章 守关不力

第六百六十三章

朱莎心一阵比一阵跳得快,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实在太小了,或者说,此刻外界的种种冲击,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一点。手里握着李海火烫狰狞的凶器,那上面还一阵阵地悸动着,血液冲击的力量,顺着敏感的手指,一直传到她的心里。

这就够冲击的了,要知道朱莎还从没亲手碰过男人这玩意呢!其实在“做梦”的时候,她已经摸过不少次了,对李海这玩意,朱莎算得上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要是真得是头一次摸到,光是这种冲击,朱莎可能就要受不了。

可这只是一方面啊,她现在几乎是光着身子,被李海抱在怀里亲昵着,任凭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各处敏感地带撩火。最令她受不了的是,李海竟然拨开她的小内裤,让两个最隐秘的地方,做最亲密的接触,要不是小手死死抓着李海那玩意,此时朱莎已经失守了。

这一点,朱莎真的是接受不了,她平时也是心脏挺大的,能承受很多事情,可是蓦然就和李海到了这一步,朱莎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可是她心里却又无法抗拒李海的接近,毕竟有大半年的时间,她都一直深受夹腿综合症的困扰,最近又做了好几次和李海在一起的迷梦,这世间唯一能令她联想到床和xing的男人,只有李海一个。

事到临头,朱莎发现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冲突之中,一方面她的理智告诉她,自己和李海的关系实在是太诡异,太奇怪了,怎么好端端的一下子就成了现在这样,都快发生真正的男女关系了?可是另一方面,她却无比惊讶地发现,她居然并不怎么拒绝和李海发生关系,就好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一样,就好像她和李海一直都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一样。

这就是凯瑟琳医生所预料到的,假如没有梦境治疗作为缓冲,以朱莎的个xing和心中的坚持,让她和李海发生关系的话,这中间艰难的道德困境,足以让朱莎整个人都陷入崩溃,打碎她做人的所有根基。以朱莎的个xing,你就算明白告诉她,你的生理冲动压抑得太厉害了,要想办法缓解,要找个好男人,她都不会选择李海这个学生,要知道她就连自己摸摸自己,自己安慰自己,都会觉得很羞耻呢。

所以,有了几次梦境治疗,让她的身体熟悉李海的身体,让她习惯于被李海激起自己的生理反应,这中间的阻力才会减小,不至于让她一下子无法承受的地步。饶是如此,朱莎的理智还是让她难以为继,手上抓着李海的凶器,就跟抓着一块火烫的烙铁一样,烫的她手心剧痛,但是她死都不敢放手,一放手这玩意就直接钻进去了!李海这家伙,双手把着她的纤腰,让她根本无法挪动身躯,就算是用手抓着,不让李海侵入,可下面和李海凶器尖端的摩擦接触,还是让她阵阵颤栗,浑身发酥,小手是一个劲地哆嗦。

说话的声音也在颤抖着,带上了哭腔:“你,你先放过我,好不吗?我,我喜欢你这样对我,可是我们这么快,我受不了了啊!”

这般含羞带怯欲拒还迎的样子,李海真是很想拨开她的小手,直接一枪挑了,实在是太诱人了!不过李海明白,朱莎这锅饭,到现在还是夹生的,不加一把火煮熟的话,生米就这样吃下去,是要胀肚子的,不好消化的。因为她还没有克服心中的道德拘束,这么强来的话,她心中只会产生更强的负罪感,当时或许是半推半就,过后的心理冲突可就难以预料了。

于是,李海只好悬崖勒马,保持着眼前的姿势,这可不容易,朱莎现在整个人都是软的,下面又悬空着,大半个人的体重都是靠他的双手扶持着,这玩意有过经验的人都懂的,动起来还好,静力对于人体是最难维持的,单凭双手这么横持一个女人的体重,有几个人能做到?也幸好李海的身体素质,经过了神打功夫的锻炼,才能轻松支持。

他就这样把朱莎“捧”着,一面让自己下面的小兄弟,先轻啜一会朱莎的花蜜;一面凝视着朱莎的眼睛,柔声道:“莎莎姐,你在怕什么呢?你应该有信心,我会让你很快乐,不会痛苦难受的,这事,真的是一件最美好的事了。”

“可,可我们这样是不对的啊!”朱莎眼泪已经流下来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自然而然就出来了。泪眼婆娑地看着这个男人,朱莎心中真是百感交集,怎么就会到了这样的地步呢?“你,你有容容,我是你的,你的老师,我们这样子,怎么好呢?”

不能被朱莎带偏了方向,道德辩论是没有出路的!这是凯瑟琳和李海研究关于朱莎的“治疗方案”时,反复强调的一点,道德感这东西因人而异,很多人嘴上叫得响,其实只要有个借口就能放弃;而朱莎不同,她平时表现得很灵活,极少出现类似那种脑残圣母的行为,充分体现了身为一名大律师应有的职业素养。可是在那背后,却是一个无比坚持自我的心灵,可以说是类似于信仰一般的东西,朱莎真的是那种会为了她心中的道德付出一切的人!

既不能详细辩论又不能单刀直入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要不是李海曾经和凯瑟琳反复研究过,现在还真有点hold不住了。他看着朱莎的泪眼,心里也有些心疼,不过这时候是最要紧的时候,不能放松,这玩意就跟给女孩子第一次一样,忍着痛一下子就过去了,越是迟疑,越是得不到真正的快乐。

“莎莎姐,我们这样子,是不大好,可是不这样子,就更糟。”李海直接上诡辩法,一面用细微的动作,保持着朱莎身体的反应,一面用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就算是容容在这里,她也不希望看到你受到什么伤害。你喜欢我,这是自然而然的,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是事实;你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好对不起容容,也是对的,我也承认。要怪,只能怪造化弄人,那天你出了车祸,偏偏发了毛病,又偏偏被我看到了,这一点,我们谁都没错。”

朱莎泪水直流,下面的小手却还是不放松,抽泣道:“我,我知道,我没怪过你啊!但是,但是这样子,怎么好呢,怎么好呢?”一个平素精明能干的大律师,女老师,此刻真的是六神无主,她整个世界都在面临巨大的挑战和颠覆,哪里还能说出什么道理来?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面对着李海卸下所有的防备和面具,朱莎已经只剩下最本能最直接的反应了。

看到朱莎这样子,李海委实心痛,抱紧她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们就应该这样,这没错,这很好的。莎莎姐,我也不想伤害别人,我们一起想个办法,让我们都能过得很快乐,这样不好吗?现在就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们别的都不要想,就是我们两个之间,觉得想要怎样,我们就怎样,好不好?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想不想我进去?”

朱莎一下子好像噎住了一样,根本没法回答李海的问题,可是李海却敏感地察觉到,她下面握着自己凶器的小手好像松了一点,再加上她那些花蜜,都顺着两人接触的一点,流到他的凶器上,把朱莎的手指都给弄得**了,这么一松,李海顺势一挺,那玩意在朱莎的手里一滑,一下子就蹿出去一寸多的空间。

已经紧紧顶着的地方,忽然多出这么一寸多来,那还能有什么结果?朱莎被下面涨满的破关吓了一大跳,赶紧再度用力抓紧,但是已经进去的部分是拔不出来了,她的腰被李海紧紧抓着呢,动也动不得。只能抽泣着道:“你,你别着急啊,让我再想想再想想。”

李海舒服得眼睛都要眯起来了,尽管有过多次接触,可现在,朱莎下面的紧凑和生动,还是给他以巨大的享受,让他拼命都要往里钻。古人说得好,不患寡而患不均啊,同样的是一件器官上的组织,前面吃肉后面吹风,这能没意见吗?这也就是对着朱莎,换了旁的女人,他这会都是不顾一切先闯关再说!

叹了口气,李海索性不说话了,转开眼睛看着旁边。朱莎见他不蛮干硬来,心中稍安,忍不住亲了李海一口,觉得这男人真心是体恤自己啊!可是看他这样子,朱莎心里也没个着落了,含着泪,怯生生地道:“你,你要不先拔出来嘛,我们好好说说。总是我的错,搞成这样子。”

李海差点笑出声来,朱莎能承认是她的错,这就好办了啊,不枉他费尽苦心!依旧绷着脸,叹气道:“不要这样说,莎莎姐,你有什么错呢?是我总是看着你美貌又聪慧,又有才能,心里倾慕你,不知不觉就想接近你,所以才会这样无法收拾。要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啊。”

“没有没有,你千万不要这么想,你还年轻,想这些是正常的。”朱莎被李海的作态转移了注意力,对于小男生倾慕她的心思,朱莎也不陌生,学校里收到这类追求也不知有多少了。可这么一分神,下面抓得就没那么紧了,实事求是地说,人体分泌出来的这种液体,真的是常温条件下最好的有机润滑剂之一,光凭朱莎那小手的力量哪能阻挡?一个不留神,李海那玩意就争头争脑地又蹿进去一寸多。

朱莎话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那短短的两寸肉,带来的冲击竟然让她头皮都发麻!就连大脑也迟钝了起来,手一松,整个人便坐了下去,劳斯莱斯里一声鸣叫,好像天鹅发出的最凄美的鸣声一样!第六百六十三章完

:这网卡也不知什么问题,上着上着就断了,我还傻呆呆地等着网站刷新,还去找编辑。。。q却不断,本电白对此表示无语。

第六百六十四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六百六十四章

李海一下子差点叫出声来,实在是太爽了!和朱莎也不是第一次在一起欢好了,可是这样的感受还是头一回,想来是因为她现在处于完全清醒的状态之下,格外地紧张,所以下面也比平时更加紧。进去以后的感觉要怎么形容呢?男人都知道,那玩意来劲的时候,里面都是充着血液的,内部压力很大,感觉涨得慌。而在朱莎的里面,李海却觉得下面一点压力都没有了,来自周围**的压力恰到好处地平衡了内外压,小兄弟真的感觉像是回家了一样自在轻松。他甚至觉得,哪怕不动,自己也能这样放一辈子。

朱莎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她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强烈的冲击让她的头皮都在发麻!甚至在最初的出其不意引发的尖叫之后,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就好像人走在雪地里,一张嘴就会被寒风和低温塞满了口鼻和肺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似的。

嗯,就是这种感觉,朱莎什么都说不出来,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完蛋了,完蛋了,真的进来了,全都进来了!好长好大!受,受不了,怎么会这么强的啊啊啊!

假如李海这时候趁机大动的话,朱莎没准就会被他一下子弄到巅峰去,幸好李海也在细细地体味那里带来的美妙滋味,并没有急于大弄大抽。朱莎好容易才恢复了思考能力,可是坐在李海的身上,下面有一根粗大的凶器深深侵入,她完全没有挣扎的力气,原本已经断续滴下的眼泪,这一下顿作倾盆:“你,你怎么全都进来了!全都进来了!这下全完了,全完了啊!”

看着泪如雨下的朱莎,李海莫名地感到一阵欣悦和满足——没错,就是满足,对于男人来说,此际真是征服感爆棚的时刻,一个有着倾城容貌的大美人,平时又是那么的坚强自信高高在上,令无数男人都只能仰望她的存在,现在却近乎一丝不挂地坐在自己身上,被自己下面的凶器所支配!就算明知这美人并不完全是被自己从感情上征服,更多地是阴差阳错,可这重要吗?

此时,李海不由得叹服古人的用词精到,所谓观音坐上莲,用来形容眼下真是最合适不过,朱莎这样子,可不就像是一位女神堕入了凡尘?看着嘤嘤哭泣的朱莎,李海只好把她再抱紧,吻着她的脖子和耳垂,吸着她的眼泪,轻声道:“别哭,别哭了,有我在呢,好不好?”

朱莎也不是恨李海,就是觉得太难以接受了,怎么一下子就和自己的学生走到这一步了?这根本就没法回头了啊!尤其她还一直矜持自守,对这方面是非常保守的,哪怕今天是和一个她非常满意的相亲对象在一起幽会,朱莎多半也不会容许对方把自己弄成这样,在车里就直接上了,这成什么样子?可是偏偏世事无常,她就是被男人这样子了,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学生!这让她如何能承受?

此时的朱莎,可以说是人生中最低谷,最彷徨,最没有自信的时刻。这一次的冲击,冲垮的是她几十年做人的根基。所以李海这时候停下来,先不去品尝朱莎美妙的滋味,是正确的选择,对于朱莎来说,不存在什么**屈服自暴自弃的说法,假如不能达到精神上的平衡,或许yi夜欢愉之后,第二天起来她就能寻了短见。

心中一片混乱的她,只懂得不停地哭泣,想不出有什么出路,听到李海说有他在,朱莎的情绪好像忽然找到了突破口一样,一口咬在李海的脖子上,姿势就跟吸血鬼的初拥差不多,咬得真叫用力!李海疼得一呲牙,心说这年头女人怎么都爱用牙啊!胸口那两圈齿痕还没消下去呢,这脖子上又添了一圈了!话说这部位不大好啊,难道今后几天要穿高领子毛衣出门?

腹诽归腹诽,他不敢挣扎,现在朱莎需要的就是放松和发泄,等她这股劲过去了,自己才能帮助她做心理重建和补救。所以,李海就只能扮演被吸血的角色,老老实实地待着不动,忍着脖子上的疼,轻声安慰朱莎:“好了好了,莎莎姐,你想咬就咬吧,我只想让你知道,不管你怎样,我都会陪着你都会跟你站在一起的。”

也不知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还是李海同时抚摸朱莎的身体起到了作用,总之脖子上的力道倒是轻了下来,不再疼了。可朱莎依旧不肯抬起头来,埋在李海的脖子旁边,温热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李海的肩膀上,衬衫都湿了一块。

李海就这么抱着她,一面温柔地抚摸,时而亲她一下,不停地在她耳边这么说着,差不多十分钟以后,他终于听到朱莎说了一句话:“你说得倒好听,便宜还不是都被你占了!”

能说话就好!李海心中一喜,先在心中对下面早已蠢蠢欲动的小兄弟喝一声:“等会,有你吃肉的时候,现在先稳住!”然后对朱莎说道:“是啊莎莎姐,能和你这样子,多少男人做梦都想不到呢,我说没想过,那肯定是假话。不过莎莎姐,我相信这世上也不会有什么男人,在这时候还愿意以你的悲喜为悲喜,陪着你,安慰你了。”

首节上一节382/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