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87节

硬了!李海对于自己这个没节cao的小兄弟,实在是无语,你好歹注意一下环境和时间吧,怎么能说硬就硬,完全无视你大哥现在的处境呢?当然这不能怪小兄弟没节cao,这算是一种条件反射吧。

朱莎狐疑地在俩人之间瞄来瞄去,眼睛里精光一闪,忽然道:“李海,你这么做,一样是挑战司法界,现在你的形象还算不错,应该是努力洗白而不是变黑,在牢里要人命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做。嗯,要多点阳光下的行动,少一些见不得人的桌底交易。”说到桌底俩字的时候,朱莎格外咬重了一点点。

李海心脏又是一跳,朱莎看出毛病来了!他用最小幅度的动作,伸脚尖踢了踢朱贵樱的脚心,那意思你快点收回去!也仗着他神打功夫在身,这种动作可以控制得非常隐秘,别说上身,大腿都不动一下,从上面完全看不出来。可偏偏朱贵樱就是不肯罢休,反而用脚缠住李海的脚,用她肉乎乎的脚心在李海的脚面脚踝上摩擦着,说实话那种触感简直能比得上用手摸了!

赶紧说话,赶紧说话!李海连忙对朱莎点头,表示她说得有理:“没错,我也是这个想法,弄他是肯定要弄的,不能明着说,不过现在这局面,我早先就放话出去了,一定要弄死郑峰辉这人渣,以后他到了牢里不管出什么事,恐怕都是我的责任,哪怕不是我派人做的也一样。”这倒不是胡扯,他早先就叫信徒邓健帮忙,从羊城找了黑人出来,在牢里逼着郑峰辉捡肥皂,才使得这案子最终以强j罪名起诉。有这样的前科,郑峰辉在牢里恐怕也是重点照顾对象。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海使劲用眼睛瞪朱贵樱,那意思你也稍微差不多一点,该说话还得说话,发表一下意见噻!别光顾着用脚来挑逗我啊!

朱贵樱眯起眼睛反瞪李海一眼,然后才慢条斯理地道:“其实要顾着司法界的影响,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办法就是在法律的框框里面,正大光明地给他加刑!死刑缓期执行,哪怕抗诉不成功,没法改成死刑立即执行,可法律也不是说就一定不会执行了,只要在这段缓刑期间再犯新罪,那就得加刑了吧,一加,依法就是执行死刑!”

被她这么一说,李海还真想起来了,确实如此,只不过这种事非常少见:“确实是这样规定的,不过郑礼辉是司法界的高官,他哥坐牢,他肯定是上下都打点安排好了,我想接触他都不容易,要让他犯新罪,那谈何容易?贵樱姐,你有什么办法?”

朱贵樱嫣然一笑,脚尖顺着李海的裤脚,朝上挑了挑,弄得李海心都有点痒痒的,才道:“他要是真的这么搞,那倒是好了,违反监狱管理条例,这虽然算不上新罪,却能牵连到郑礼辉身上,只要弄他一次,就没人再敢照顾郑峰辉了。之后,想要给他栽个什么罪名,那还不简单?其实这都不是关键,对于你来说,最关键是不要自己动手,要找这郑家兄弟的仇家去做,最好还是郑礼辉在司法界的对头,这样子才万无一失。”

李海叫好,朱贵樱果然不愧是出名会搞歪门邪道的大律师,瞧这损招!刚要点头,朱莎却冷冷道:“李海,我不同意你这样做,诉讼事务是由我主管的,如果你非要这样来,那我辞职好了。”

朱贵樱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不屑,李海哪能让她再刺激朱莎,赶紧道:“嗯嗯,我也是没办法,事先都已经放出话去了,莎莎姐,你也知道我手下有很多捞偏门的人,要是我说话不算数,那问题可也不小啊。莎莎姐你有什么好办法,能在法律范畴之内光明正大地解决?”一面说,一面用脚踩了踩朱贵樱的脚,示意她暂时别说话。朱贵樱倒也听话,若无其事地闭上嘴,专心去对付盘子里的松露去了,脚上可没闲着,绕着李海的小腿转啊转的,害得李海还得躲着她一点,要不然这下面硬的有点吃不消。

朱莎见自己的威胁起到了效果,也有些得意,看了看朱贵樱,才道:“两条路,一条就是继续追查,找到郑峰辉曾经犯下的其他罪行,当然这不太好办,打这个官司的时候,郑礼辉检察长肯定是把相关的手尾都尽量收拾干净了;还有一条,就是设下个陷阱,让他以为会被加刑,惊慌失措之下就会铤而走险,露出更多的破绽。”李海大感兴趣,正要追问具体怎么操作,谁知朱莎话锋一转,却不说了:“总之,你这件事交给我办吧,我有七八分的把握,能让郑峰辉吃那一针。”

现在死刑改革,江南省早就改成注射了,所谓吃一针,也就是过去的所谓吃枪子儿。李海见朱莎这种姿态,才知道她也不光是为了让自己在法律的范畴之内行动,更多的还是要在朱贵樱面前捍卫属于她自己的领地,诉讼事务都归她管的!真是,女人的竞争心啊——

还在慨叹的功夫,朱莎忽然手肘一动,把一只叉子碰到地上。她很有礼貌地说了声抱歉,正要弯腰去捡,李海惊得魂飞魄散,朱贵樱的脚还在自己的腿上蹭着呢!就算这回收回去都来不及了,朱贵樱的鞋都脱了啊!当然这也不是解释不通,可李海这不是心虚么,况且朱莎刚刚和自己挑明了关系,她现在的心理建设正处于微妙时期,李海不敢冒险。

所以李海只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手伸出去拦住朱莎正要弯下去的身子,一面弯腰去捡那支叉子:“我来我来,莎莎姐。”捡起叉子的时候,李海顺便往桌子底下瞄了一眼,说实话,这种高级酒店,桌布都是很奢侈的样子,一直拖到地上,桌子底下有什么鬼,不掀起来真看不到,当然如果有人想要一探究竟的话,那区区桌布也挡不住什么。

把叉子放到一边,重新拿了一把叉子给朱莎放上,李海一坐下来,就决定先发制人!

朱莎正要说话,忽然神情一僵,略带惊慌地看了一眼李海,随即恢复正常,平静地道:“那么今天下午参加庭审之后,发表意见的时候,也请你好好表态,会尊重法庭的判决,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被告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李海笑眯眯地听着,一边听一边点头,还时不时嗯嗯两声。

这回轮到朱贵樱狐疑了,她看看朱莎,又看看李海,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可是又说不上来,便用小脚又踩了踩李海。李海若无其事地用脚尖在她肉乎乎的脚心反勾了一下,弄得朱贵樱倒有些心痒痒的,她的脚心可是很敏感呢!

而朱莎呢,正在竭力用最小的动作,躲避着李海从下面伸过来的坏手,这家伙竟然在朱贵樱在场的情况下,从桌子底下摸自己的腿,大腿!第六百七十二章完

:谁知道为啥上网会忽然就断掉,重启就好了啊,不是一回了——

第六百七十三章 愿君无悔

第六百七十三章

桌子不大也不小,五六个人都能坐下,三个人坐着略显宽敞,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俩美女坐下来的时候,离李海都相对较近。这既方便了朱贵樱用小脚来挑引李海,也方便了李海逆袭朱莎。

朱莎的心怦怦跳,她发现自己并不是恼火李海这种行为,她怕的是被朱贵樱发现李海对自己这样!如果是换了别的男人,哪怕是朱莎的正牌男朋友,在饭桌上这么摸她,朱莎也会觉得下流啊什么的,会生气,可是李海不同,李海几乎代表着她唯一见不得人的一面!从夹腿综合症的心理阴影,到梦境里毫无保留的放纵,再到昨晚的开放,朱莎感觉自己这辈子能做的见不得人的事,全都是和李海有关的,与之相比,在桌子底下被他摸几下大腿,算得了什么大事?昨晚他还抱着自己的大腿,在下面弄了好久呢!

朱莎赶紧收回自己的思绪,不敢再想下去,这可是要命的,会脸红会气喘的呀,怎能当着朱贵樱的面想这种事情?咬牙保持着平静的声调:“总之我的意见是,即便是在法律范围内,我们一样可以解决问题,而这更能让我们得到之江司法界的合作和认可,对于以后基金会的法务很有好处,更有利于整个基金会朝着更高的层次发展,一个沉迷于流氓手段的组织,是不可能得到大的发展的。嗯,就是这样子~”

说到最后,朱莎差点咬到舌头,什么叫就是这样子?李海听得心里好笑,手上不由得朝上探了探,指尖都快触到**了,嘴上还笑道:“就是这样子吗?我觉得很好啊,这一手真的很棒,很有力,贵樱姐你觉得如何?”

朱贵樱就算再聪慧,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在桌底搞这种名堂,主要还是以她对于朱莎的了解,朱莎就根本不可能作出这种事来。至于说到专业问题,朱莎的建议虽然和她风格不同,不过也是很严谨的,况且诉讼事务确实是朱莎主管,朱贵樱也不打算在这方面让李海为难。那种会因为自己得宠,就去试图影响男人的事业的女人,是最愚蠢的了,公就是公,私就是私,对于自己唯一美好的情感寄托李海,朱贵樱绝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反正,能当着朱莎的面,用脚尖挑引着李海,朱贵樱就很满意了,在她看来,朱莎和李海的关系还是个未知数,未必就象自己所想的那样,因为朱莎那斩钉截铁的否认,让她很难再确信自己的推断了,至于齿印什么的,如果没有倒个石膏模出来进行详细比对,这事也很难佐证啊!而且,就算朱莎和李海真的有私情,朱贵樱现在也占了上风了,她觉得,自己可以在饭桌上,当着朱莎的面就这样挑引李海,朱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不就代表自己压了朱莎一头嘛?

——要是她能钻到桌子底下,看到李海的手在朱莎的大腿上都画出图案来了,肯定是大跌眼镜,外加打翻醋坛子!只可惜,大美女再精明,也没有透视眼啊。不过,恰恰是这种心理,让朱贵樱安分了不少,因为她觉得自己平衡了。

而朱莎呢,有一只怪手在自己的大腿上巡游作画,时不时还挑战一下上游的敏感地带,几次弄得朱莎不堪忍受,要不是朱贵樱在对面看着,她真想要抓住李海的手,不让他再作怪了。只可惜,这种动作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朱莎可不敢冒风险,万一被朱贵樱看穿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只能是使劲用眼睛去剜李海,让他放手。

李海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怎肯放手?这会他才算是摆脱了刚才被两大美女夹击的不利局面,脚底下和朱贵樱纠缠着,手上摸着朱莎的大腿,可谓是左右逢源手脚并用,再也不用象刚才一坐下来那样,时刻担心自己露出什么马脚来,胆战心惊地做人,何其快哉!所以说,和两大美女吃饭,终究还是一件很爽很爽的事情,关键看你怎么吃,会不会吃,对吧?

这顿饭吃到后来,李海埋单的时候还有点恋恋不舍,一边掏钱包,一边还把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一闻,朱莎脸色倏地变红,只好借口上洗手间补妆,匆匆跑到里面去关上门,对着镜子喘了好半天才冷静下来,狠狠地对着镜子发誓:“下回李海再到家里来过夜的时候,一定要狠狠整治这混蛋,也不怕露馅,就在大庭广众下这样乱来!”

这边朱贵樱却也揪着李海胳膊下的皮肉使劲,脸上还带着盈盈的笑意:“你可以啊,帮着朱莎欺负我,老实交待你俩到底什么关系?我可是连身子都交给你了,你还这么对我,好意思么好意思么?晚上给我跪tian!”

李海忍着痛,眼睛一亮:“跪tian,tian哪里?”朱贵樱呸的一声,脸也有点发红了,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很不健康的画面和姿势,不觉也有些荡漾,要是李海真的那么给自己跪tian,那是什么滋味?

两大美女都心怀鬼胎,这顿饭吃完了立马各散东西,朱贵樱是略带失望,因为李海告诉她,晚上不一定能来得及过去,因为要去赵诗倩家里吃饭,有正事要谈。能去省委一号首长家里吃饭谈的事,那肯定不是小事了,朱贵樱还是很懂事的,没有纠缠,只是叮嘱李海,就算来不了,也要给自己打个电话才行。

朱莎可是忍了好久,回到基金会,又捧着件夹冲到李海的办公室里,佯装要谈下午的案件细节。把门一关,她就当着李海的面,把手里的案卷统统一扔,然后瞪着眼睛冲过来,看着李海身上各个部位咬牙捏手指的,一副好像要找地方下口撕咬的模样:“你,你疯了啊,在外面就这样!我告诉你,要是这事见了光,你就别想再见到我了!”

李海心叫惭愧,自己确实有点忘形了,虽然是有把握,朱贵樱正忙着和自己用脚勾搭呢,肯定不会来追究自己的手在做什么,不过朱莎可不知道,况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真的就出了意外呢?以朱莎来说,能达到现在这个状态,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自己这么搞也确实很冒险。

赶紧很有诚意地给朱莎道歉,他起身扶着朱莎的肩膀,让她坐到自己的椅子上,用手指帮朱莎揉着太阳穴和额头,道:“莎莎姐,是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有人的时候绝对不来摸你那**结实的美腿。”

朱莎羞恼地瞪了他一眼,却有些发作不起来,过了一会,忽然叹了口气:“李海,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愿意和你在一起,哪怕是这种不正常的状态之下——如果有一天,我受不了了,想要离开你,到时候你能放我吗?”

李海有点默然,虽然开初并不是想要和朱莎有怎样的发展,可是走到这一步,他也了解到了朱莎的各种迷人之处,说不留恋那是假的!不管怎样,他总不想骗朱莎什么,那也太渣了一点,便道:“莎莎姐,我会努力的,虽然你魅力太强,我恐怕很难抗拒,不过我一定尽力让你过得开心,走也走得开心。”

简单直白的话语,像是一杯清水,浇在朱莎的心上,让她刚刚还忐忑羞恼的混乱心情,忽然沉静了下来。一阵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冲得她鼻子都发酸。朱莎拉着李海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摩挲着,然后慢慢慢慢地叹了一口长气,轻声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后悔,和你有这一段。”

俩人就这么静静地,保持这个姿势,待了好一会,朱莎才恢复了平静,起身让李海坐回座椅上。李海毫不客气,顺手一拉,就让朱莎坐在他的怀中,搂着她的纤腰,嘻嘻一笑:“莎莎姐,你不会是想就这么算了吧?我可没那么容易满足哦。”

朱莎正是心中柔软的时候,李海这混小子,简直就是她的克星啊!无奈地白了李海一眼,朱莎主动伸手,把李海的手掌放到自己的胸口,然后转身在李海的唇上吻了一下,脸红红地道:“我也没说现在就结束啊,嗯,莎莎姐也没那么容易满足呢。”

我的个天,这是朱莎,还是朱贵樱啊?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为啥朱莎会有这样媚惑的一面!李海心动神摇地看着怀中的可口佳人,忍不住就是一阵狂风暴雨的侵犯,弄得朱莎头发散乱气喘吁吁地,使劲按住李海作怪的手,娇嗔道:“别,别闹了啦,再闹我要受不了了,下午还有正事呢,现在就得过去等着了。”

李海大叹时不我与,在朱莎的耳垂上tian了一记,恨声道:“我给你记下了,你欠我一次,在办公室里哦!”

朱莎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迅速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又对着镜子补了补妆,才狠狠地瞪回来。李海还道她要发飙了,却不防朱莎忽然露出很狡黠的笑容来:“好啊,不就是办公室么,看你有没有本事创造机会,把握机会咯!”

李海顿时血液沸腾,真没想到一旦敞开心怀,朱莎竟然是这样动人的尤物!他双眼发亮,带着绿光的看着朱莎:“莎莎姐,那你配合我制造机会不?”

朱莎送他一个白眼:“懒得理你,男人对这种事不是最有动力的吗,还需要我配合,那你做啥男人啊?我走了,待会出去你给我正经一点,不许让人看出来,不然让你后悔一辈子。”

后悔一辈子!李海缩了缩头,这个真不是开玩笑了,他能看得出来。看着开门出去的朱莎的动人背影,李海无声地笑了:无悔?虽然很难,可真的值得一试!第六百六十三章完

第六百七十四章 不留余地

第六百七十四章

“劳斯莱斯!好像还不是普通销售的幻影系列,是限量版?”这辆车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一阵轰动。法院门口守着一群记者,都在等着这个案件的一审判决出来。之江是全国消费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街上随处可见各种豪车,宾利啊宝马啊法拉利啊保时捷啊,这些世界名车全都在之江开设了自己的直营店和体验中心,也让本地人们的眼力蹭蹭上涨。

正因为这样,大家才更能看出,这辆劳斯莱斯的含金量!有那消息灵通的就在交头接耳,说这车好像是之江科技基金会新任总裁李海的座驾啊,李总原先做法务部部长的时候,坐的是别克商务车,这一旦升级,座驾也是一步到位,效率可真高。

有人就要问了,今天这案子,审的是教育局的官员,李海堂堂的基金会总裁,出席这个庭审是什么意思?被问到的人就笑而不答了,这是真的知道一点内情的,里面刀光剑影无数,不相干的人最好还是别掺合,免得惹祸上身。当然也有那不知道的,就不懂装懂乱说一气,于是八卦满天飞,全都不怎么靠谱。

李海一下车,一大群记者就围上来,长枪短炮七嘴八舌地问:“李总,请问你出席这次宣判,是期望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如果判决不如你意料的,你会不会感到失望?”

首节上一节38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