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9节

三人大惊,他们是混混,每天只知道打拳,可是不代表他们就傻,抢劫和寻衅滋事罪到底有什么分别,他们是说不上来,但是抢劫是死刑,这个他们还是知道的!怎么这家伙打了我们一顿,还说我们是抢劫?还好是未遂,未遂就不犯法了吧?

李海哼了一声:“做梦!未遂,那也是犯罪,而且是在我的正当防卫之下才未遂的,你们三个罪行不轻啊!依法要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个他却是半胡诌了,像现在这种状况,实际审判中弹性还是很大的,未必会判到这么重,因为这三人并没有带武器。

可是这三人哪里知道?他们要是知道的话,那也不当混混了,考个法律自考什么的,岂不比现在强多了?被李海一席话说得面如土色,敢情被人打了还要坐牢,人生何其悲摧!

不过,李海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这三人重燃希望:“不过,我也可以考虑帮你们说点好话,不给你们加上抢劫未遂的罪名,说不定可以不用坐牢哦。”这就是人心了,原本三人想的是能不能冲李海要医药费,现在想得却是可以不用坐牢了,此时对李海是服服贴贴,哪里敢呲牙?赶紧点头不止。

可是,这三人忽略了一个问题,律师虽然是靠嘴皮子吃饭,可那都是要收钱的,李海费了这么多的唇舌,他所要的,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满足的?“一句话,我想知道,彪子的钱,谁管着?”

第六十一章 陈姐撇清

李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彪子当日那五百万的标价。现在想起来,无非是两种可能,其一,现在挂在李海头上那五百万的暗花,根本就是彪子发出来的,所以李海才会在云龙山庄时,就看出彪子对他的标价来;其二,则是彪子和李海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五百万金钱关系,连李海自己都不知道。这也可以给那五百万的标价,一个合理的解释。

思前想后,李海发觉,自己如果要查出这件事背后的真相,跟着钱走,是最好的办法,也是他最有把握的途径,他可是钱神的神使呢!如果能找出彪子的钱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花掉的,多半就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而且,他还有个线索,那就是彪子昨晚在他这里输掉了一大笔钱,几百万的数目,哪怕是对于彪子这种道上的小老大来说,也是个很头痛的问题。彪子窜起的快,也就意味着他积累少,出来混的,或许能赚不少钱,但是花掉的也是超乎一般人想象的多,彪子现在声势不小,但是底子未必有多厚。他昨晚输掉的亏空,势必要想办法从别处捞回来,在这个过程中,李海就能想办法摸摸他的底。

这三个人虽然不是彪子的直属手下,不过关系也是很密切了,竟然还真的知道:“彪哥,不,彪子那混蛋看着四五个场子,有富豪哥派的会计管他的账。不过,彪子自己也请了会计管他的账目,好像是明海公司的人。”

明海公司?明海珠宝公司?林惊涛所在的公司?!李海心中一震,看来林惊涛和彪子之间的联系,关系之复杂,远在自己的想象之上!可是又有问题了,当初自己还没确定能进天平所时,在量贩式ktv和陈家兄弟打架,当时陈洁就说或许会有事找自己,可见那时,她大概就想要让自己代理王韵的离婚官司了,那时自己和林惊涛可还不认识,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号呢!

越想越没头绪,干脆不想了,李海又问了几句,见问不出什么来了,索性让这三个小子写了份东西,把今天的事情说清楚,一式三份按了手印,留下姓名地址身份证号码还有手机,就挥手让他们滚蛋了——这三人也只能自认倒霉,知道律师麻烦,可不知道这么麻烦,白挨了打还得留下把柄在人手里!垂头丧气,相互搀扶着下楼去不提。

王冬在边上看着李海大放王八之气,看到这会,总算是告一段落了。他凑到李海的跟前,对他上看下看,看得李海发毛:“干嘛呢冬子?”

王冬不言语,又看了一会,才说:“海子,我突然发现,有点不认识你了。你这阵子都干嘛了,变化这么大?”

我干嘛了?我成了神使了,所以变化这么大,但是我没法跟你说啊!李海叹了口气,拍了拍王冬的肩膀:“冬子,没办法,我家没势力,我爹也帮不上我什么忙,出来做事能不变吗?你别看这些人老实,那是被我降住了,如果是他们得势,现在我是什么样子,你能想象吗?我都不敢想啊!”

王冬打了个冷战,连连点头:“海子,你知道就好。不过,你还是要多小心,咱们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犯不着这么早就把命拼上。”

有人关心的感觉,真是不错啊!李海心中感动,这辈子好朋友真的不多,王冬的家境比他好很多,可是却和他从小铁哥们,到现在也没有半点瞧不起他的意思,这样的朋友,值得一生珍惜啊!

上门看见这么一幕,王冬不放心李海,说什么也不走了,李海索性也不管了,俩人打开电视机,开始玩起电视游戏来。其实他的神打,也可以用在这个方面,凭他那感官和反应,王冬哪里是他的对手?可是要是和死党玩个游戏都作弊,这人可也忒没人味了,所以李海就连输了几把。

玩得正开心,陡然门上又有人敲,而且是敲得又重又急。李海和王冬对视一眼,王冬已经开始在屋里找家伙了,李海反而笑了起来:“别紧张,是警察!”他跑去开门,果然是林沐晨带着两个助手站在外面,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在三个警察的身后,居然还站着陈洁!

李海心中一转,却笑了起来:“林警官好,两位警官好,陈姐好!来来,进来坐。”陈洁?这一切都是从你开始的!正好警察在这,你这不是送上门吗?

对于他虎视眈眈的目光,陈洁却是不动声色,报以微笑:“好啊,正有事找你,不过,你还是先和这几位警官说说吧,我不着急。”这女人居然就施施然地从李海身边走进屋子里,自己搬了张椅子,在客厅角落里坐了下来,姿态倒是端庄的很。

林沐晨这会的目光,那真是一看就知道她是当警察的,锐利的犹如刀锋一样!在李海和陈洁的身上溜了一圈,又在屋子里一扫,缓缓踱进屋中,转了转,皱眉道:“李海,你报的案,犯罪嫌疑人呢?”

李海笑了笑:“林警官,我可是打的你私人电话,没打110啊,怎么就报案了?”

林沐晨瞪了他一眼:“少跟我耍嘴皮子!现在非常时期,我告诉你,这几天我没功夫一直看着你,这件事要趁早解决!”

李海俩手一摊:“我也想啊,林警官!可是你觉得,这事有这么容易吗?”要是可以的话,他当然想趁早解决,王韵那还有四百万等着他呢!虽然这个正在闹离婚的美丽少妇透着诡异,可是他是钱神的神使,跟钱他没仇啊!不但没仇,严格说起来还是一家人呢。

但是问题在于,暗花这种事情,道上想要查清楚都很难,就别说外界了。从来在地下世界,总有光明照不到的角落,警察也只是管些浮出水面的现象而已,哪里能沉得下去?所以对于林沐晨的好意,李海也只能说,心领了!

林沐晨拿他没办法,问过了刚才那三个人的身份,把李海留下的三人口供看过了,交给手下收好,然后皱着眉头看李海:“你说你,不好好念书,实习也不老实,惹这么多事!亏得朱莎还要护着你,你说,现在怎么办?”

李海笑了笑:“林警官,我得谢谢你,多蒙你照顾!不过,我倒是有点线索,想要请你查一查。”一面说,他一面故意看了陈洁一眼。

好容易得到了一条新的线索,张彪的会计是明海珠宝公司的人,他自己去查是费时费力,还是借助警察的力量来得妥当。他一边说着,手上已经发了一条短信给林沐晨,把自己所知的,能够见的人的线索,联系到明海公司和林惊涛的身上的,都发到了林沐晨的手机上。

短信提示一响,林沐晨还没顾得上看呢,陈洁忽然站起身来,走到俩人近前,恰好站了个三角形。她微微扬起下巴,对李海道:“我今天来,就是想要和你说个清楚。正好有警官在这里,也好做个见证。”

“王韵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她想离婚,并不是一天两天,但是就是没有律师敢接。我找你,就是因为你打了我两个弟弟,我不追究,想要用这个人情,换你代理她的案子。其实富豪哥,已经同意和王韵离婚,这个官司根本是没有什么风险的,你只要有胆子接,就可以赚一大笔,这不是我想要害你。”陈洁说话速度并不快,一字一句的,却好似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李海想要插话都插不进去。甚至林沐晨,居然也没有职业性地问几个问题,只是静静地听她说。

“事情出了意外,我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是我未婚夫的责任,我会查清楚,然后给你个交代。今天来,我一是想要告诉你,我并不是有意想害你,免得你多想;二是,我是代王韵来,问你一句话,你还打不打算继续打这个官司?如果不想,她会向事务所要求,解除你们之间的代理合同。”

这番话,大出李海的意料之外,他不敢置信,因为不管是他自己的判断,还是用钱眼查看,陈洁身上完全没有任何破绽,她甚至对李海没有任何的金钱估价!这就是说,她没有任何想要从李海身上牟利的意思!

要知道,就连王韵,对于李海的估价也是几度变幻,从中李海也窥探出,对于富豪哥那庞大的财产,王韵有着深藏在心底的野心!现在看来,对于这野心,陈洁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知道了,也完全不在意,至少她在这件事里,没有利益上的纠葛,纯粹只是想帮朋友而已。

李海很想用力挠头,这么一件事,搞得这么复杂干毛啊!他无奈地摊了摊手:“陈姐,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信得过你。”

此言一出,不但林沐晨为之侧目,两个警察暗地嗤笑不已,甚至连一直淡定自若的陈洁也很是意外。她张了张嘴,盯着李海看了好半天,李海坦然相对,眼神中充满了信心。

望着这样的眼睛,陈洁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自打进门以来,第一缕笑容:“李海,你很不错,我相信,你将来会是个好律师!那么,我可以告诉王韵,她想要听到的好消息了?”

李海点头:“不错,这个官司,我会打到底,你就这么告诉王韵吧。不过,这对于她,却未必是什么好消息。”

“这什么意思?”陈洁也不是一般女人,立时意识到出了问题,可是李海却避而不谈:“陈姐,你帮朋友,当然是好的,但是人心难测,你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更多的,我想你还是别知道的好。还有,你那个未婚夫林惊涛,如果他有什么牵扯在里面,惹到我了,那我也只能说,顾不得陈姐的面子了!”

李海这么说,也是没办法,可是陈洁当真是有些底气的,在这时候居然能微笑点头:“不错,你说得有理,我现在就可以对你说,只要事情不牵涉到我自己身上,我就袖手不管。”她这话,居然是把她的未婚夫林惊涛都撇清了!

第六十二章 暗花真相

李海皱着眉头,盯着墙脚的一只蟑螂出神,陈洁的态度,让他是云里雾里,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再也没那么清楚了。

这蟑螂当然不是他家里的,李海虽然没有多勤快,但也不至于在家里看到蟑螂不去拍的地步。不过这里是警察局,警察局有蟑螂很正常吧?警察局有蟑螂,轮得到他去拍吗?

没错,他被林沐晨带回了警察局了,之江市警察局特警分队,理由就是警力不足,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这理由当然是说得过去的,不过李海怀疑,她真正的目的是对这个案子起了兴趣,想要看看从中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

李海无聊地叹了口气,继续拿起笔来抄写,警察局要别的没有,录口供的信纸还是有大把的,李海被林沐晨放在这里也没事做,索性继续抄书。

还别说,这神笔抄起书来,格外的舒畅,不一会,李海已经神游物外,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在警察局,还背着无数麻烦的事实,全副心思都沉浸在章之中。他抄的是《春秋》,这书似乎早就在神笔中藏着,李海根本不用去回忆,自然而然地笔下就流淌出许多字来。

对于他这么热心抄书,钱神有点没把握,如果这小子早生个几百年,生在章科举高于一切的时代,那这个难得的神使是不是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幸好啊幸好,如今是章衰没,拜金横行的世道:“本神现在就要开始物色那使徒的人选,为下一步的晋升五通神做准备!哼,这世道,该着本神出头!”

李海恍恍惚惚,一篇春秋抄了一半,忽然就清醒过来。下一刻,房门推开,林沐晨端着几个饭盒走进来,身后还跟着朱莎大律师。

这里本来就是林沐晨的办公室,李海也不在意,忙向朱莎道谢,他也知道,虽说林沐晨在银行抢劫那件案子上承了自己的人情,不过归根到底,她愿意照顾自己还是看在了朱莎的面子上,这一点可不能颠倒了主次。

朱莎看来已经从林沐晨那里了解到了最新的情况,不需要再问东问西,更没有劝说李海明哲保身的意思。反倒是李海现在的状态,让她有点好奇,这人闷在林沐晨的办公室里一下午,居然默写了好长一段古?

“这是,春秋?”朱莎看了几眼,有点不确定。

“是春秋,我从小背的,刚刚没事做,默写一下静心。”李海赶着往自己脸上贴金,心中也有点发虚,怎么就把自己打扮成了好学饱读之士了?

朱莎和林沐晨可都当真了,打量一下李海,都觉得这小子还真是有点特别,这年代,社会上的人能有习惯读书的,就算不错了,何况是能背诵古经典?朱莎笑了笑:“不错,每逢大事有静气,是块材料!我原本还有些犹豫,不过现在放心了,李海,明天晚上的慈善晚宴,你和我一起去。”

明晚的慈善晚宴,那不是早就定好的吗?朱莎为此还特地送了李海一张招待券,让赵诗容陪着他去订做了一身衣服呢。回想起来,这仅仅是一个星期内发生的事情而已,怎么居然就好像是很久以前了?

首节上一节39/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