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398节

所以李海这么一来,男人们虽然有点不服气,也都很自然地散开了。朱莎抓着肩上的风衣,看了李海一眼,忽然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半转身去不敢再看,心想今晚这男人是怎么了,看上去这么迷人?是月色还是船上这环境的缘故?

说真的,游船真的是一个男女勾兑的好地方——哦对不起,这样说有点歧视同性恋的意思——总之,因为是专门玩乐的空间,人们的心态就比较轻松和开放,乐于接受更加轻松的享受;又是同在一条船上,所以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机会。要是在城市里,大家平时都各种忙,心思未必在这事上头,况且一旦邂逅了合意的,茫茫人海中错过了都很难再找到,否则微博上也不会那么多寻人启事了。

正因为如此,整片甲板上随处都可见谈笑的男女,其中很多一看就是不认识,初次见面也能聊得很欢快,老实说这里真的好过城里的任何酒吧。在这种环境中,身边又是自己唯一钟情的男人,哪怕是早已下定决心,只能和李海保持地下关系,此刻朱莎也觉得有点小小的波动。

她的身子不自禁地朝李海靠了过去,李海略感惊诧,心说朱莎不是要保密的吗?怎么一副很想让自己抱着她的样子。他倒不是不乐意搂着朱莎,而是这船上大半都是之江出来的客人,认识他和认识朱莎的都不会少,这要是俩人搂一块,还不露馅了?可是让他躲开朱莎,又不大好,这样会不会寒了朱莎的心?

一时难决,朱莎的身子已经靠到了极近处,海风吹来,将她的发梢吹起,刚好从李海的脸上掠过。李海的心忽然静下来,也将自己的肩膀靠过去,贴着朱莎的肩膀,俩人并肩站在一起,都不说话,静静地感受着肩膊贴靠处,传来的对方的弹力和体温。

热闹无比的甲板上,两个人静静地并肩而立。朱莎听到自己的心砰砰地跳着,她忽然想,要是有人在这时候帮她俩照一张相,自己是不是会一辈子记住这个时刻?第六百九十三章完

:晚上再来第三更。

第六百九十四章 二朱争辉

第六百九十四章

外面是黑沉沉的大海,月光洒在海面上,被起伏的波涛割得碎碎片片;甲板上是人声嘈杂,红男绿女云集,一大片游泳池的底部,彩色的灯光透过池水照上来,让整个甲板都充满了浪漫的气氛。这真的是能够让任何心肠僵硬的人,也要为之柔软下来的地方。

更妙的是,李海和朱莎所站的地方,恰好是一处光线不那么明亮的所在,离得远一点,就不大能看得清他俩的面目,不过能知道那里有人罢了。朱莎心中一阵柔情泛起,假如身边都是陌生人的话,她真想要侧过头去,靠在李海的肩膀上,享受一下此刻的安宁。

李海也是静静地站着。他能够感觉到,身边朱莎的心思。想到朱莎这一年来因为自己而受到的各种煎熬,此刻她能够享受一点点温柔,也让李海的心为之柔软许多。他心中一动,手从风衣的口袋里掏进去,隔着里子,握住了朱莎的手。朱莎颤抖了一下,却还是忍住了,就这么任他抓着自己的手,站在大庭广众下,脸上火一样地烧着,心里也是火一样地热。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情郎对自己温柔一点呢?

这样的一对站在这里,即便不是在光线明亮处,也足以吸引很多人的眼光。朱莎就注意到,周围的人们经过时,都会有个很奇怪的变化,大约到了五米之外就会将注意力转向这边,然后不约而同地露出惊艳的表情来,这其中有男有女,男的看她,女的就看李海了。之所以是五米,是因为只有到了这样的距离,才能看清楚李海和朱莎这一对男女的模样。

咀嚼着人们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朱莎心头一阵骄傲和自豪,从小到大,她身边从没少过惊艳的目光,注视的眼神,可是从没有一次,能够让她象这样从心底里感到自豪。是因为,不仅是她自己得到了人们的赞赏和羡慕,更是因为她找到了一个足以配得上她的男人。

可是,朱莎却又感到一阵心酸:即便如此,这男人也不属于她!俩人之前的身份鸿沟,还有年龄上的巨大差距,更主要的是,她知道李海之前是和赵诗容相好的,那可也是她的学生啊。身为老师,去抢了学生的恋人,这对于朱莎来说,真的是太挑战下限了。

李海侧过头去,借着泳池下面透上来的灯光,他看到了朱莎眼中的寂寞,即便是周围的热闹,衣香鬓影,也掩盖不了。甚至隔着衣服里子所握住的手,也能体会到朱莎的轻轻颤抖。

一种强烈的怜惜,从李海心头升起,他不想看到朱莎难过,想看到她快乐,因为这一年来,朱莎实在是过得太辛苦了!

“在这儿等我。”李海在朱莎耳边说了一句,便快步走开。朱莎若有所失地看着他的背影迅速消失在人群中,有点失落,又有点好奇,李海看样子并不像是忽然有什么事要离开,那他去做什么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甲板四周忽然升起两道光柱,聚焦在泳池边的一块平台上,那是甲板上用来进行艺表演的平台。这一下子,便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随即有许多女人就开始惊呼和尖叫了,因为台上那个男人实在是太耀眼了!

李海换了一身正式的礼服,站在台上,白色的基色上带着一块斜过身前的拼皮,显得整个人干练又优,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神力光环,调整到了以章神力为主,兼具钱神的神力,看上去就是斯中带着深厚底蕴的富贵气,站在聚光灯下也是从容大气。

朱莎捂着嘴,看着台上的李海,心又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她隐隐猜到李海可能做些什么,可是他不怕吗?万一自己和他的关系暴露了,那可怎么是好!但,她却发现自己的心中,更多的是期待,期待着惊喜来到自己的身上。

朱贵樱此时正在泳池的另一端,被一群男人围着献殷勤,对于她来说,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随便用点手腕,眼神啊言语上的技巧,就能让一群男人都有力难施。甚至她都只是牛刀小试而已,心里一直在想,李海这家伙说是去巡视全船,怎么到现在都不出现?该不会是去找朱莎了吧?

正想到这里,就听到一阵兴奋的尖叫,附近有不少女人都在议论:“那是谁啊,这么帅?我的天,我要花痴了,别拦着我!”此种言语此起彼伏,男人们也都转身过去看,酸溜溜的言语就开始咕嘟嘟冒出来,各种故作姿态。

李海环视一周,眼神所到之处,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就好像冬天被冷水泼了一下似的,顿时全神贯注,都在他的身上。就这一眼,全场寂静!效果比幼儿园老师大吼一声“该睡午觉了”还要来得强悍。他拿起一支话筒,试了试音色,便微微躬身,洗练洒脱的贵族礼仪,让女人们又是眼前一亮。

“大家好!今晚是大西洋号前往大溪地之旅的第一夜,百年修得同船渡,可以说我们都是有缘人。在这里自我介绍,我就是这条船的船东,李海。”

“哗!”一阵更大的惊呼,这可是真正的高富帅了!女人们花痴就不用说了,男人们也都没了声音,有的干脆转而开始拍起马屁来,也不管李海在台上听得到听不到。没办法,人家可不光是有钱啊,这是之江地方真正的实力派人物,跺一脚就能让之江地震的!

李海也不废话,道:“不敢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在这里我想要为一位大美人,恭贺她的生日,当然,我是不会告诉你们她的年纪的,所以这蛋糕上的蜡烛,也就只能点起一根了。”此话一出,又是一阵喧哗,一般情况下,在这种场合男人提出给女人庆生,铁定是有企图的,而是哪位幸运的美人,能有这样的幸运,得到李海这种极品高富帅的垂青?

聚光灯唰地一转,已经落在了朱莎的身上。呼的一下,这回轮到男人们喧哗了,极品美女啊!虽然还披着李海的男式风衣,脸上带着错愕和惊讶,可是朱莎的独特冷艳知xing气质,站在泳池边上简直就像是一朵洁白的荷花一样,而荷花正是之江的市花。

朱莎却是少有地不知所措,李海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生日?对啊,自己的生日正是今天,他是怎么知道的?就连自己都忘记了,因为最近她的生活实在是变化太巨大,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她,朱莎,也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而她甚至还为此感到快乐欣悦。

这表情,当然被视为惊喜,李海也没有多话,拿着话筒走过去,人群自动分开,让他走到朱莎的面前,聚光灯一束对着朱莎,一束对着李海,直到汇聚在一起,也将全场的目光焦点都聚在俩人的身上。此种场景,足以让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丧失酸葡萄的心理,因为这一对站在一起,看上去实在是太耀眼了,男的帅女的美,而且都是那种上得了大场面的美,叫人看了根本连竞争和染指的心思都起不了。也不知是谁带头,掌声渐渐响了起来,随即便是音乐响起,俗套之极的生日歌,却引来了越来越多人的传唱。

朱莎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想说的话有好多,却都说不出口。这男人好没道理,也好没考量,就这么鲁莽地把事情掀开,哪怕他并没有说什么暧昧的话语,可是谁会想得这么简单?自己要怎么向亲人朋友解释?他准备怎么对待自己?难不成还真想要公开追求自己吗——但更多的,却是无尽的感动,这还是她人生第一次,被人这样毫无顾忌地表示好感,尽管李海在公众面前并没有什么表白的话语,只是简单地祝她生日快乐,可是朱莎能够体会到,李海是想要看到她高兴。

朱贵樱隔着泳池,看着朱莎,她眼中的晶莹,就好像钻石一样,在灯光的照映下熠熠生辉。不得不承认,此刻的朱莎,有着她这十年都没有见识过的美丽!可是,再看看站在朱莎身边的李海,朱贵樱一阵咬牙,死男人,都没管你和朱莎的苟且了,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下给我脸色看么?想得美!

此时一个服务生正推着餐车,餐车上放着个大蛋糕,朝着朱莎那边走,刚刚好经过朱贵樱的身边。聚光灯也适时地打过来,生日歌响起,人们的合唱加了进来,一切气氛都显得那么融洽,可是人们却忽然看到,一个穿着露肩晚礼服的大美女,忽然拦住了餐车,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服务生就一脸迷惑地停下脚步,将餐车让给了这位晚礼服大美女。

这是唱的哪一出?有些比较敏锐的人,已经意识到,或许有什么更加劲爆的事情将要发生了!喜闻乐见啊,三角关系神马的最有爱了!

李海看到朱贵樱站出来,也是心里一跳,随即又镇定下来,隔着泳池,他和朱贵樱对上眼神,看到她眼中的戏谑和挑衅,李海却只报以安静的微笑。

“死男人,就那么笃定我不会给你惹麻烦吗?”朱贵樱恨得牙痒痒的,面上却泛起堪称媚惑的笑容,让无数男人的心跳都漏了一拍。然后,她就这么抱起大蛋糕,跳进了泳池里!第六百九十四章完

:憋死我了。。。总算是赶出来了。

第六百九十五章 水中的蛋糕

第六百九十五章

之前虽然是简单的俊男美女庆生日惊喜的戏码,好在俊男够俊,美女够靓,看起来也是养眼,加上李海一上来就亮明了自己的身份,这么大一条游船的船东呢,自然无损他的主角地位。所以在场的人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哪怕暗中还有不少不忿的,也不在这时候出来搅局。

但是朱贵樱这样一出场,就不同了!这就是不折不扣的抢戏啊!也不怪围观群众们马上就变得这么兴奋,实在是朱贵樱具备了一切抢戏的要素。本身是性感的大美女,一头漂染成栗色的大卷发,平时看起来不明显,此刻在灯光和池水的映照下,闪动着熠熠的光芒。玲珑浮凸的身体曲线,包裹在合身的露肩晚礼服之中,一颦一笑当真是风情万种,媚眼中更是电力四射,看上去就是那种超级有威胁xing的极品小三形象。

朱贵樱的杀伤力如此巨大,当聚光灯打到她身上的时候,迅速就让很多女人将注意力转移到身边的男伴身上,为此吵架拌嘴的不在少数,甚至有女人愤而离场,男人追在后面连连解释狼狈不堪的戏码。不过这都是背景而已,顶多是让人们对于接下来的发展更感兴趣。要知道,能够单纯用形象,就诠释出男主角,女大妇,还有极品小三这种关系的人选,还真的不多啊。

赵诗倩趴在舰桥上,看得目瞪口呆,李海站在朱莎老师身边,给她庆生;朱莎老师还披着李海的风衣?好吧,这都不算什么,她向来知道李海和朱莎的关系是极好的。可是这时候朱贵樱跳出来搅什么局?这女人,就因为她和朱莎老师是死对头,就这样子做,也太过分了吧!而且,事情真的就那么简单吗?赵诗倩是不大经世事,不过对于男女感情关系,她也不是一无所知,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

眼睛在这三人之间转来转去,尤其是在李海的身上停留最多,赵诗倩死命地想要看到,李海和朱莎还有朱贵樱之间,到底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只可惜她毕竟是年轻,见识少了,尤其是自己缺少恋爱经验,根本看不出这几人之间有什么问题。

“真是有趣,你看这些观众的反应,已经在为了朱莎老师和朱贵樱老师的是非,分成两派在吵架了。”纪薇薇站在她身边,云淡风轻地评论着:“在学校里也是一样啊,支持朱莎老师的人,和支持朱贵樱老师的人,都是死忠铁粉,吵架吵到打架也不是一回两回。哎,有时候真是很羡慕,为什么我就没有这样的魅力呢?能让自己钟爱的男人为了自己沉迷颠倒,想想都浪漫。”

赵诗倩瞪了她好一会,才能说出话来:“你有没有搞错啊!李海可是你喜欢的男人,现在他身边两个成熟大美人,不管哪个你都不是对手,你还这么轻松?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真正的老大呢!”

纪薇薇抿着嘴笑,一点也不在乎,用手去推赵诗倩的脑袋:“快看快看,哇,真的好美!”赵诗倩拿她没办法,也被她眼中不加掩饰的惊艳神情给勾起了好奇心,跟着朝下面看过去,顿时呆了。

实际上,呆住的不仅是她,在场的近千人,全都目瞪口呆,目光的焦点都聚在了朱贵樱的身上。这位穿着露肩及地晚礼服的性感大美人,居然就这么抱着三层的大蛋糕,跳进了泳池里!这是,是要玩湿身吗?还是气得头脑坏掉了?

然后,人们就看着朱贵樱在泳池里站稳了脚跟,将泡沫盒子垫着的蛋糕,就这么放在水面上,蜡烛光点随着水面飘啊飘的,摇曳生姿。更吸人眼球的是,朱贵樱的晚礼服就此湿透,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只可惜水深差不多到了她的胸口,让人们除了那沾湿了一大片的高耸双峰之外,就看不到水面下的更多风景了。当然,对于绝大多数男人,光是露在水面上的这一段,也足够把人的眼珠子都勾出来了!

朱贵樱很自在地甩了甩头发,好像她并不是在万众瞩目之下跳到泳池里弄得一身湿,而是在冠盖云集的晚会当中,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甩了两下头发,她似乎发现发梢的长度能垂到水里,又信手摸出一根皮筋来,将自己的头发三两下盘起来,用皮筋扎住。看似随意的动作和发式,却在瞬间让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高贵了许多,真正是个高贵美艳的贵妇人形象。

然后这位贵妇人,就这么在泳池里,慢慢地游了起来,一手还推着蛋糕盒子,向前慢慢地游动!她挽着发髻的美丽头颅,就这么高高地昂在水面上,脸上挂着淡定而媚惑的笑容,神情轻松地划着水,将蛋糕一点一点地推向李海和朱莎所站的方向。

从朱贵樱一出场,现场的气氛就完全被她掌控,李海和朱莎都只能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她一个人的表演。要是换了一般人,早就气得脸色铁青心浮气躁了,可李海和朱莎也都不是一般人,就这么不说话,看着朱贵樱随意地用各种动作和神情,带动着所有人的心绪。

在场的观众,却不能如他俩这样的淡定,起先是小声议论,到朱贵樱开始在水中游起来的时候,渐渐地就有人开始鼓掌,不管她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这样的出场和推进,真的是太震撼了!在这么多人面前,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轻松自在地穿着奢华的晚礼服,跳进泳池里开始游泳,看她那样子,好像是想要就这样游到李海和朱莎的面前,送上蛋糕!不得不承认,此情此景,用什么帅酷都难以形容,场中已经有七八种语言在赞叹眼前的美女,她真的是太光芒四射了!

不紧不慢地游到泳池边,朱贵樱站定身子,丝毫不在乎池水从自己的肩膀和胸口落下,又引来了多少男人的眼珠子,跟着水珠一起掉到水里。她微笑着,将蛋糕从水中捧起,放到池岸边,就那么站在水里,朝着李海伸出手。

首节上一节398/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