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405节

伍芊芊顿时变了脸色,在李海怀里扭来扭去,不让他抱了,跳下来跑到王韵的怀里撒娇。李海大笑,心中却在感慨,孩子的世界是多么简单,可是偏偏她却在这么小的年纪,就要经历这么多的腥风血雨,到底是谁的过错?目光凌厉地一扫,发现那两个监视者搂抱在一起,其中一个面对着自己,措不及防地迎上自己的眼神,下意识地就闪避开去,估计是感到自己有露馅的危险,便换了一个方向,让另外一个女人面朝自己。

李海心中一冷,假如今晚的事情,再惊吓到伍芊芊,自己真的就不要混了!一时间,李海甚至有点动摇,要不要先下手为强,把这帮人都抓起来?虽然没那么容易抓到所有人,不过自己用上神通的话,总能撬开几个人的嘴巴,不信所有人都是铁齿铜牙,不为金钱的神力所动摇。

正在心生恶念的时候,手机却又响了,李海抓起来一看,心中一喜,是王峰发来的消息:已经锁定对方中枢所在,请示是否下手!

匆匆又回到监控中心,王峰将一叠照片都放到李海的面前,还有一份名单,已经有十二个人的名字。“这就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所发现的,所有有关的人员。不过,我们到现在还没发现素在和谁联络,建议老板继续向对方施加影响,试探对方的计划。”

唐瑛却有不同意见:“从这些人的行动上看来,很明显是有两拨人,而且都不是全部,所以现在不能动手!至于素那边,既然已经放出风去,在没有效果之前,更加不能急躁,必须稳住。”

李海有点烦躁地看着那一堆照片,心中一时难以抉择,到底该怎么分辨敌我,决定行动的时机?第七百零六章完

第七百零七章 能守而后能攻

第七百零七章

从目前搜集到的情况来看,对方的策略相对保守。人员方面是两拨人,其中一拨都是基金会地下室里的调查局和行动队成员,清一色的退伍老兵,显然都是程卫国信得过的人手,而且李海所熟识的人,比如寒鸦,音箱,金羊,都不在其中,这让他也很难下手拉拢;另外一拨,经过辨认,应该是警方的人员,只是面孔都比较生,搞不好是异地的警力。

光是从这人员配备上就能看出来,对方就是把宝压在了抓赌这个环节上,正大光明地抓住李海的把柄,然后利用白道上的优势,堂堂正正地从正面碾压李海。若是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反正抓个赌而已,李海还能把这么多警员都干掉不成?

这就是李海举棋不定的关键所在,他就算是想要先发制人,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在四千名游客之中,要怎么把穿着便衣的那些警员甄别出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全部清除?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而且,就算他真的办成了,也不过就是躲过了这一遭,对程卫国程潜等人的本身实力,没有丝毫的损伤,回去以后还得面对调查和审判:你船上莫名其妙少了几十名警员,人家不调查你?在这过程中,说不得还会给予程潜等人更多的机会,来将自己置于死地。

所以说,在船上反击,根本就毫无意义!转了三圈,跺了两脚,虽然万般不甘心,李海还是只能恨恨地决定暂时隐忍:“先搞定今晚的事情,让他们抓不到我们的把柄。gps方面,你们有矫正过吗?”

唐瑛拿着从渔政船上得来的信息,道:“经过比对,我们船上的gps导航定位还是精确的,这方面没有问题。看来对方要动手,也是在之后的几个小时之中。按照船长的交代,他们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验证gps定位信息和图上作业的偏差,周期大约是六小时的样子,离晚上九点最近的一次,是在七点钟样子,如果他们从下午一点以后开始对gps做手脚,那么到七点的时候,偏差就会出现,而我们要调整航程,有可能就来不及了。”

她又道:“图上作业,总会有所偏差,经纬仪的定位,也比不上gps导航来得精准,所以通过图上作业来调整gps定位,有一定的风险。尤其是,如果对方是能够影响到卫星信息的传送,那就更加糟糕。当然,这种可能xing不大,倒不是说做不到,而是事后会留下太多的信息无法消除,所以我的判断倾向于,对方是设法干扰我们的gps设备,使我们无法获得正确的信息。”

李海皱眉,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直接取消今晚的开赌计划,再开上一天的话,不管怎样都到公海了。不过,这样也太被动了,这么多的游客,临时变动游程的话,麻烦也很大啊!“将取消今晚开赌的计划作为最后备选,目前集中追踪对方的信息传递,找出干扰设备的所在地和操作人员,这样我们至少能够抓到一些筹码。”

唐瑛神色一动,默默地点头,对于李海在这时候还能保持着斗志,而不是一味地躲避,她也有几分佩服。虽然不太明白到底是谁在和李海过不去,不过既然是通过白道来动手,显然这事情没完,等返航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麻烦事在等着,所以李海要尽量给自己手里多抓些筹码。

李海走过去,拍了拍王峰的肩膀:“加紧监视,不要打草惊蛇,尤其是你锁定为核心人员的这几个,一定要注意别惊动了他们。如果想要直接接触,或者搜查对方的行李,要提前向我请示。”王峰当然是如奉纶音,腾地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应。

李海心说你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转身出了监控中心,没走两步,身后唐瑛就追上来,抓住李海的袖子问:“小弟,你到底是怎么弄的,为什么王峰变得这么古怪,你真的放心用他?还有,如果说是因为我,那大可不必,你放他自生自灭不就得了。”

无奈地转过身来,李海挠头道:“姐啊,这个,真的没啥问题,你也知道王峰的身世,家里也挺困难的,他不就是想要钱么,跟着我混就有钱,不跟我混的话,他说不定还是个祸害,反正我手上也缺人手。至于他能不能翻起啥风浪来,我当然会有措施,姐,你要是不放心,帮我盯着点?”

唐瑛很认真地点头:“好,我会帮你盯着的,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至于今天的事情,其实问题不大,顶多就是推迟开赌的时间,到明天就万无一失了。瞧我的吧。”说完转身,又干劲十足地进去了,李海摇头失笑,至少唐瑛也是一片好心呐。

然后,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素这边,已经证实确实和此次的阴谋有关了,只不过她大概就是利用交船之前的空隙做了手脚,并没有直接参与到行动之中。那么另外一边,伊丽莎白·泰勒一行人,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她和船上这两拨人之间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存在。

在李海的心目中,对于伊丽莎白始终没有放松过警惕,实在是上次在欧洲的交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抓住自己,泰勒甚至可以亲自带人追到雪山之上,要不是自己的神通逆天,换做一般人早就沦为泰勒的阶下囚了。而在那之后,伊丽莎白却又重振旗鼓,又从商业合作的领域来向自己进行接触,此种不折不挠的精神,也令李海佩服之余,更加警觉,绝对不能给这样的人留下一点破绽。

所以李海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伊丽莎白会是上船来渡假的,而伊丽莎白·泰勒这一天多以来的行程,也令人煞费思量,她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天到晚就闷在舱室里,就连吃饭都是叫的房间服务。实际伊丽莎白·泰勒也是住的头等舱,不过既然是头等舱,私密xing的设计自然是一等一的,泰勒所住的舱室,入口和李海这一片是南辕北辙,要绕到船的另外一边才能进入。

不过,李海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先行设法接触伊丽莎白·泰勒的想法,说不定人家上船来,就是为了等自己自乱阵脚呢?从程潜这边的出场阵容来看,并没有决策者,全都是执行人员,那么泰勒应该就不是同谋者,否则她的身份上船来,铁定是领头的了,怎么还会毫无动作?所以,自己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吧。

看看时间,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李海叹气,如果不是身为船东的职责,需要四处巡视的话,他也情愿象伊丽莎白·泰勒这样,坐在房间里吃饭——外面的麻烦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他的身份曝光以后,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堆女人的围观!或许对于旁人来说,这意味着艳福不浅,偏偏这船上还有他的三个情人,外加一个小眼线赵诗倩,想要猎艳也是有心无力啊。

一边想着,李海一边走向西餐厅,沿途又给几个花痴女签名合影,笑得他脸上肌肉都有点僵硬了。眼看离西餐厅只有一个拐角了,身后传来伊丽莎白·泰勒的声音:“李先生,你是去吃午餐吗?”

奇怪,这女人怎么忽然钻出来了?李海还没转身,王峰的声音就从耳机里传过来:“老板,泰勒出舱门了,正在和人搭话——呃,貌似是在和老板你说话啊——”忒么这zhong马后炮你放个什么劲!

李海没好气地敲了敲耳机,表示知道了,转身迎上伊丽莎白,只见她今天打扮得格外娇艳,一身复古的十九世纪西方仕女装,大片大片繁复的蕾丝提花还有各种装饰,外加一把小阳伞,整个可以直接去参演乱世佳人复刻版了。

“是啊,泰勒小姐也是要去吃午餐吗?”李海皮笑肉不笑地添了一句:“泰勒小姐真是太漂亮了,会影响到很多人的胃口的,他们看到你就不想再吃饭了吧。”

泰勒走过来,很自然地把手伸到李海的臂弯里,微笑道:“李先生是欺负我的汉语水平吗,这似乎不是恭维女性容貌的说词吧?不过,我刚刚还在为和谁一起吃饭发愁呢,这条船上能够让我看着能吃得下饭的男人,真是太少了,幸好在这里碰到了李先生。能和我同桌共餐吗?”

哎呦,还被反击回来了!李海悻悻地道:“好,太好了,不胜荣幸,我想我这顿饭一定是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了吧。”

俩人就这么挽着手,走进西餐厅中,瞬间就吸引了全场的眼球,一个是笔挺的水手服,另一个是古典的西方仕女装,搭配在一起,确实有种十九世纪经典画面的感觉,尤其是男女都这么亮眼。

李海坐定下来,用很随意的动作摆弄着桌上的刀叉,一边寻思:泰勒忽然走出船舱,是想要向自己传递什么信息呢?目前的局势,似乎是越来越复杂了,不过,这说不定也是自己的另一个机会呢。第七百零七章完

第七百零八章 不做洋奴

第七百零八章

在这里坐下来,当然是要吃西餐的。其实现在的西餐到了国内,也经过了不少改良,否则也没法适合国人的口味,就像那些川菜到了江南一带,也都要改成令川湘人们皱眉摇头的口味,才能推广开来,否则就等着关门吧,江南地带可容不下那种重油重辣的川菜。

随便点了一客牛排套餐,李海身子朝后靠,看着伊丽莎白点菜,至于周围人的眼神就只能是无视了,好在西餐厅有个好处,到这里来吃饭的人,大都会下意识地想要矜持一点,所以尽管还是有人不断地在朝这一对惹眼的男女看过来,至少没有人再围上来求签名求合影了。

伊丽莎白也点好了菜,又要了佐餐酒,侍者很快送过来,熟练地开瓶醒酒,给两个人各自倒了一点,这个李海还懂得,是让你品味道,没有意见的话才会开始享用。别看他人模狗样的很有气质范,其实内里对于这些只有发财以后蛋疼无聊才会研究的知识,比如红酒啊雪茄啊时尚服饰啊,李海都是一窍不通,就算知道好坏,也是根据价格来判断,就这么简单,说白了就是钻进钱眼里去了。

所以对于这个略带酸涩的红酒,李海也是一无所知,只是这瓶酒的价格,让他也暗自咋舌,八千!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侍者将杯底倒满,然后背着手站在旁边,这是大老板特有的待遇,旁边肯定要一直有人服侍着吃饭。

伊丽莎白却是笑了起来:“李总,好像不怎么吃西餐啊?似乎你对于西餐刀叉的摆放,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李海一听就知道自己又出洋相了,他因为觉得不大方便,把桌上的刀叉随便挪了个位置,也是觉得没必要这么多,三把刀三把叉子,犯得着么,不就是吃块牛肉么?一听伊丽莎白带着揶揄的口气,李海翻了个白眼,伸手招过侍者来,漫不经心地道:“帮我拿双筷子来。”

侍者直接傻眼,这还是个正宗的老外,听到这种要求除了傻眼还能怎样?偏偏这还是大老板,他就算再怎么不满,也知道自己手上端着大老板的饭碗呢,还有啥好说的?很恭敬地一点头,对着耳机说了几句,不一会,另外一个侍者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双亮闪闪的景泰蓝筷子,放到一堆正宗的西餐餐具当中,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附近几桌的人也在窃窃私语,这位帅哥到底是想搞什么,用筷子吃西餐?别是土包子一个吧!但是看着又不像啊。

李海泰然自若,将筷子拈起来,夹住牛排的一角,然后左手拿起刀来,唰地一刀,切下一小块,蘸着胡椒汁放进嘴里,点了点头:“不错,火候刚刚好,肉汁都锁在里面了,却又没有腥味,确实是好手艺。”朝着旁边的侍者伸了个大拇指,掏出一叠红色大钞,丢在托盘里:“这是给厨师的小费,告诉他我很满意他的手艺。”

侍者倒也了得,居然脸上肌肉都不抽动一下,恭敬地弯腰,用标准的伦敦郊区口音道:“谢谢,阁下,请慢慢享用。”

包括伊丽莎白在内,所有人都扭曲了!见过土包子吃西餐的各种洋相,可是从没见过这样的,李海拿着筷子吃牛排的样子,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就好像牛排本来就该是这么吃的,他们拿刀叉吃西餐的样子都弱爆了,看着就像是土鳖!

这世上的事,本来就无所谓对错,只是个心理认同的问题,强势的心理认同,就能够扭转弱势一方的心理惯性。李海身上三种神力光环全开,一身的神力晃得凡人们眼睛都要花掉了,再加上他一身的神打功夫,每一个动作都是精确又协调,可以说就是一座天然的雕塑体,用这种姿态去吃牛排,别说他是用筷子了,就算是直接拿手抓,人家都会觉得他把汁水淋在自己胸口的样子碉堡了。

伊丽莎白好半天才吐了一口气,轻轻的鼓了鼓掌:“李先生,你真是又给了我一个惊喜,在你身上,我似乎看到了数百年前,引导着这个世界明最前沿的中国绅士们的形象气韵,这真是了不得的事情,你是我平生所见,最为自信优的中国绅士。”

李海笑了笑,伊丽莎白也不愧是西方古老贵族世家的传人,对于礼节和化的理解,不像一般人那么肤浅。的确,礼节本身,就是明的内涵之一,当明处于强势状态,向四周扩张的时候,这种明所奉行的礼节,也自然就成为了人们认同的对象。好比几百年前大明朝的时候,牛排传到明国来,当地的士子们拿起筷子来吃,那些西方人肯定是没话好说,还得承认这就是东方古国应该有的风度,牛排就是应该这么吃,才最优!如今大家吃个西餐都要讲究什么礼仪,无非也就是因为我们的明处于弱势地位,所以不得不接受别人的礼仪标准,如此而已。

看看手中的筷子,李海心说,我们学刀叉,一学就会,西方人用筷子至少要学上十天半个月的,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我们的明更有包容度,更有生命力啊!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妄自菲薄呢?不如人家的地方,去学就是了。

伊丽莎白的思路,果然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发散:“从李先生的身上,我看到了我们合作成功的希望,所以李先生,请你相信,如果这世上有人不希望看到你被打倒,失去影响力,我一定是其中之一。”

李海若无其事地,继续用筷子挑战牛排,心中却已经拉响了警报,假如伊丽莎白也参与到针对自己的阴谋之中,那么情况就会急转直下了。可不能忘记在太平洋上,谁才是真正的主人,那就是米军的太平洋舰队!而伊丽莎白,无疑是能够动用这方面资源的人之一。

“泰勒小姐,你想说什么?”

伊丽莎白优地喝了一口红酒,赞了一声,才道:“我们的下一个停泊点,应该是塞班岛吧?那里距离关岛基地并不远,李先生,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竭尽全力,让太平洋舰队向你提供援助,请放心,这是无须回报的。”

首节上一节405/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