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41节

第六十四章 要当神棍?

那顿酒最后喝成什么样,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李海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似乎最后人又多了几个,酒也不知喝了几箱。反正等他醒的时候,是睡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再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起床洗漱,用神力发动清心咒,李海一下子就从宿醉中醒了过来,在走廊上活动了一下,便看见一辆警车从招待所的大门开进来,上面下来的正是林沐晨。

吃午饭的时候,林沐晨看着李海的样子,很是好奇。当得知他昨晚和一帮不晓得来路的人喝了好几箱二锅头的时候,林沐晨瞪大了眼睛:“咦,咦!你小子本事真不小啊,居然能和他们一起喝酒!哎我听说,他们喝完酒都很疯啊,把你怎么了没?”

李海翻了个白眼,你想他们把我怎么了?“橙子警官,别假了,你把我放这,也是有计算的吧?反正我得谢谢你,能跟他们一起喝酒,我挺高兴。”

林沐晨嘻嘻笑道:“算你识相!不过他们居然会告诉你,他们的身份?”

“没,我也不晓得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肯定是真男人,是爷们!”想起昨晚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李海心里很不平静。相比起他们那些人所经历的,所背负的,所承受的,自己现在面临的这点小场面,算得上什么呢?

林沐晨点了点头,也不笑了:“不该告诉你的,我也不能告诉你。不过,这肯定是好事!哎我说,你要是当不成律师,干脆去跟他们一起得了,看你这架势,还真挺能打的,反应也不错啊,我看行。”

李海微微一笑,和昨天相比,他的笑容中,多了几分坚韧和自信,就好像一柄钢刀见了血,初出炉时的锋锐隐然,却更显得气势十足:“我既然选择了当律师,就没有中途退缩的道理,当不下去,那不是打了败仗吗?”

林沐晨见此,眼睛也亮了起来,几口扒完了饭,一拉李海:“走,送你回家换衣服去,给你透个底,说不定今晚就能见分晓了!不过呢,你小子自己的事会是什么结果,那可就难说了。”

李海也不晓得她话里话外到底说的是什么,好像自己卷进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漩涡?管那许多作甚,李海就管自己眼前这一点小天地。

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自己新订做的衣服,林沐晨本来想一直陪着他到晚上,一起去慈善晚宴的,谁知接了个电话,匆匆地走了,叮嘱李海自己小心,她也安排了人手在楼下看着,这次保证不出差错了。

李海看看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便拿出家里藏着的现金来,又开始修炼二段神打的第二层。这第二层的二段神打,需要的神力差不多是第一层的两倍,那就是一百五十万的神力,李海手头当然不够,反正先练着再说。

刚把手臂的窍穴走到了,他照了照镜子,很无语地发现,自己眼中的绿光似乎又浓了好多!只好停下不练,用神笔上的神力将这些绿光都消除了,然后找出几张纸来继续抄书,一边抄一边和钱神商量:“我说大神,这神打要是练到九层,可得多少神力?我看我练到第三层就差不多了,足够自保,咱们得合计合计,你下一次晋级该怎么办?”

钱神一听这话,简直不敢相信,李海这小子枉自身为神使,几时对他这个钱神的事情有这么上心过?竟然会主动操心钱神晋级的事情!

狠狠地夸奖了李海几句,钱神才把自己晋级为五通神的事说了一回。这五通神,顾名思义是有五种神通,民间也有传说,都是养小鬼拜邪神之类的,实际上也差不多,五通神并不是正神,得不到天庭的册封,但是却是低级鬼神攀升到正神所必须经历的一个台阶。

这个阶段,神明是需要有人崇拜,将祈愿和神力混合起来,才能产生五种神通,等到神通齐备,能够响应信徒的祈愿呼唤,显示神通,神魂能够在识海中显形了,那才算是功德圆满,到时候就该建立神主,建设神庙,成为正神。

李海听到这里,不由得疑问:“我说大神,你一直都在说正神啊正神的,到底正神是什么层次?你举个例子我听听,有点感性认识啊。”

钱神默然片晌,才道:“其实这正神,你一点都不陌生,土地公土地婆,就是最低的正神。”

李海瞠目结舌,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然后爆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离着土地公还差两级啊,大神!我叫了你这么久大神,那土地公该叫什么,巨巨神么!”

钱神恼羞成怒,喝道:“小子,你别小看了土地公啊,那可是有天庭诏敕,能够享受祭祀和香火的!只有到了这一步,才算是真正走上成神大道——话说你有什么好笑的,你是本神神使,本神级别上不去,对你这个神使又有什么好处?”

李海的笑声戛然而止,挠了挠头:“好吧,你说得对,我只不过是觉得,土地公什么的,听上去好挫,原来还挺牛的——别嚷嚷,说正事吧,积累神力这个不用说了,那信徒是怎么回事?现在新社会不讲迷信了,宗教也归官府管的,没执照就不能传教,这个抓得可严,你别让我掉坑里啊。”

钱神听他说得严重,也重视起来:“想不到啊,原本我以为江南之地多淫祀,招揽五个信徒也不是什么问题,想不到这神明衰落的世道,也有这样的麻烦。其实信徒很简单,你只须稍显神通,让人信服,诚心诚意向本神祈祷许愿,而后将之满足了,到此人死心塌地信奉本神,那便成了。有五个信徒,本神便可取其心头愿力,成就五种神通,晋级五通神。严格说起来,有一个信徒,就能成为五通神,五个信徒,便能功德圆满,冲击正神神位。”

李海这可有点发愁,赚钱什么的,好歹现在算是摸到点路数,不管是做律师,还是用钱眼法器作弊,去赌石啊看古董啊什么的都行,可这当神棍,要从哪里入手?他左思右想,忽然想起,前天自己去赌钱,在赌场里遇到个胖子,钱神曾经说过,这人满身铜臭,连脑子里都是铜臭味,是最合适的信徒人选。他一想,钱神便知道了,连连叫好:“对对,就是要这样的人,完全拜倒在本神的神力之下,你只须稍用手段,便可招揽——”

“你得了吧,稍用手段,你说得倒轻巧,这神棍是那么好当的吗?”李海嗤之以鼻的同时,也不禁有点犯嘀咕,似乎从自己看过的那些案例上面,神棍真的很好混啊,到处都有智商低于平均数的愚夫愚妇,随便一忽悠都能上当。要不,从那些案例里面学几招?

他正在琢磨,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李海的呼吸为之一顿:赵诗容!自从周四的晚上,赵诗容跑过来和他“说清楚”了以后,这还是赵诗容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确切地说,是赵诗容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

他深呼吸了一下,才接通了电话,自我感觉自己的声音还是比较平稳的:“喂,学姐啊?”

“嗯,是我。你在家吧?我过十五分钟来接你,到了给你电话。”赵诗容很简单地说完了,也不等李海回答,就挂了电话。

李海放下手机,看着屏幕上赵诗容的名字消失,郁闷地吐了口长气:“我去,女人心海底针啊,怎么听着比我还平静呢?”

说真的,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赵诗容。俩人之间,显然是有那么一点不寻常的东西的,可是赵诗容出手太快,在刚刚发现这个苗头出现的时候,就把事情挑开了。如果是站在第三者的立场,李海会很佩服赵诗容,能够这么冷静地处理感情问题;但是落到他自己头上,他还真有点怨恨,明明不是不动心,怎么就能这么忍心呢?

要他就这么放弃,他又不甘心,可是要怎么继续下去,面对着如此冷静的赵诗容?李海重重地拍了拍巴掌,心说自己虽然是成了神使,也赚了好几百万,可是面对的问题,怎么变得越来越棘手了?

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么多了,既然想不通,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呗!李海翻了翻屋里,找了个背包,放了十几万已经被收取了神力的钞票在内,然后拎着包锁门下楼。

站在楼下,他很敏感地发觉,有人在看着自己。当他顺着感应望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马路对面一辆车里坐着,正看着自己这边的,居然是海狗!

俩人视线相对,李海才反应过来,正想打招呼,海狗却冲着他摇了摇头,然后摇上了车窗玻璃,隔断了李海的视线。

这又是干嘛?李海隐隐觉得,自己将要迈入的,好像是一个比自己想象中更大的舞台呢。他的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豪气,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有钱神在身,昔日的李海,如今已经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不管前面有什么坎坷,会经历什么磨难,还不都是一脚跨过去!

当赵诗容坐的出租车停在楼下时,她所见到的,就是一个衣着鲜亮,气势轩昂的李海,而那轩昂气势之中,还带着三分贵气,两分斯,凑在一起,加上李海脸上无比的自信和冲天的斗志,混合在一起,让赵诗容犹豫了一下,在打开车门之前,做了一个小动作:她先戴上了墨镜。

这个动作,隔着车窗也落在了李海的眼中,让他有些好奇,这难道是赵诗容不想直接面对我的眼神吗?还是遮掩她自己?

第六十五章 气场惊人

女孩的心思你别猜,有首歌是这么唱的,李海一直觉得很有道理。所以,他也就是稍微想了想,然后就放弃了揣测赵诗容现在的心理状态。摆在他眼前的,是更重要的、更大的阵仗。今晚的慈善晚宴,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很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啊!

赵诗容坐在出租车前座的副驾驶位置上,或许也是想要避免和他过于接近的一种姿态吧?李海并不在意,严格来说还有点小得意,因为赵诗容在学校里,那真是追求者无数,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可这位之江大学的校花(之一),却是应付自如,就连最不要脸皮的追求者,也没法在她这里搞出什么花样来。

现在赵诗容居然要设法和他保持距离,这是不是也算对他李海自身价值的一种承认?李海这么想着,施施然地坐进了车里,然后就看到前座的后视镜里,赵诗容的眼神隔着墨镜,正在看着他,于是李海又笑了:“学姐,你今天很漂亮啊!”

他是有感而发,虽然赵诗容坐在那里,看不到全景,可是就看上半身,真丝披肩下面是立领无袖的晚礼服,略施粉黛的俏脸配上精心做过的发型,洋溢的青春气息中带上了几分高贵,真是有种能够把别人和别的一切,都变成背景板的美丽气势。这样的赵诗容,谁能不从内心里说一句漂亮?

赵诗容嘴角露出笑意,道了声谢,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车内一阵沉默,李海也不想刻意找什么话来说,就随意地向车窗外张望。

他以为俩人大概就这样一路无话了,谁知开了一会,赵诗容却忽然道:“我今天去驾校学车了,老师发了交规考试的材料,我帮你带来了。”

一个透明件袋递过来,李海眨了眨眼,有点小惊喜:“谢了,学姐。你下回什么时候去驾校,叫我一声呗。”

这就纯属是顺坡下驴了,赵诗容顿了一下,有些迟疑,不过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李海笑嘻嘻地,这机会貌似抓得不错啊!

到了下车的时候,俩人之间居然就没有那么尴尬了,肩并肩地走在一起,看上去很是般配的样子。

不过,在这里也没多少人注意他们。会场设在本市最高档的会所名商会所——当然是对外公开营业的会所里面最高档的,此刻五点不到,来宾已经是络绎不绝,衣香鬓影珠光宝气,似乎整个之江市的有钱人,今晚全都出现在了这里。

李海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家老裁缝店的手艺当然是没话说,款式剪裁都很棒,不过这料子当然没法和高端的相比,反倒是赵诗容,身上的衣服乍看还不怎么显眼,可是和那些看上去很昂贵的女装放在一起,居然半点也不落下风,反而更凸显出她的清新致。

“这站在一起,好像不怎么体面啊!”原本李海是不当一回事的,他在这里连小虾米都算不上,要不是朱莎给他了招待券让他订做这身衣服,他说不定能干出穿t恤进场的事来。可是现在就不同了,不光是和赵诗容一起入场,他待会还要和富豪哥面对面,所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穿得不打眼,也缺少点气势不是?

感应到李海的想法,钱神立马来了精神:“别的事情,本神或许一时半会能力不足,不过若是要让你看上去更体面一些,那可简单极了。现如今本神这夜游神的境界,许多神术效果都有所增益,你试试,用点金手的神术,施展障眼法,对,就是你用来将章神笔化成金笔模样的障眼法。嗯,用点金手,将神力注入你身上的衣服之中,使障眼法在旁人眼中显形——就是这样!”

李海依法施为,将神力注入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之中。他接触了这么久的神力和神术,也对此略有心得,钱神指点他的这种神术施展手法,并不会改变衣服的材质,什么羊毛变黄金,那是不成的。这神力的作用,就是影响旁人的视觉,使得他们看李海的时候,受到神术点金手的影响。

此术一用,周遭人的眼中顿时一亮!是真的一亮,人的视觉很奇怪,对一些颜色非常敏感,最典型的就是黄金的颜色,当看到银行金库里的层层金砖时,绝大多数人都会被那颜色给冲击到。现在人们的眼中,就受到了类似的影响,当他们的目光没有投注在李海身上,只是余光瞟到时,无不被那个方向传来的耀眼光芒所震惊!

“黄金?!好大一块黄金!”无数道目光惊讶地看过来,然后却发觉,他们全都看错了,那里并没有什么大块黄金,只是一对年轻男女,相比起会场里的人们来,这一对男女真是年轻得过分!会让那些成功人士和成功人士身边的女人们,都嫉妒到心痛的年轻!相比之下,这一对男女的相貌气度,倒是其次了。

首节上一节41/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