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414节

第七百二十四章

约莫着过了五六分钟,这股劲头应该是过去了吧?李海才从洗手间里又出来,在门口还被一个发sao的舞娘给挑逗了一下。别看他是大老板,对于这种事也只能是一笑了之,女人总是有某种特权的,尤其是在涉及到男女生理方面。

走回来,发现台上还是在做着轮流的表演,现场灯光闪烁,光怪陆离的光线之下,显现出的是男人们放着绿光的眼睛,真的就跟一群狼似的。令李海有些意外的是,一看到他回来,赵诗倩就说要走人了,不在这玩了。

虽说闹出了一些事,不过坐下来的时间也不算很长啊,才一个小时多一点,这就走了?李海看看赵诗倩的样子,也不像是受到了太多打击而沮丧的样子,反而看着还挺高兴的,不见了刚才的阴影,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刚刚踩了自己一脚的缘故——

走就走吧,正好可以多点时间,说不定还能挤出时间来去王韵或者朱贵樱那里转转,至于朱莎那里就不用说了,李海早就打定主意,没有意外的话就把朱莎放到最后,哪怕是睡着了也无所谓,反正在睡梦中找上这个大美人也不是第一次了,不妨就当成是鸳梦重温么。

假惺惺地表示了一下惊讶,可李海却没料到,赵诗倩很得意地笑了起来:“走归走,玩还是要玩的,我叫你们这里的经理安排了,四个舞娘,带上全副家伙事儿,去我们的舱室做单独的表演,你也要去哦,我帮你请的。”

啥?李海心说我看个脱衣舞享受个大腿舞,这都不是问题,可是到你们的舱室去看,这算怎么回事?刚才就不小心硬起来了,虽然不是被舞娘刺激而是因为幻想朱莎穿上脱衣舞娘的装束所致,可是这都难免的,大丈夫难免小兄弟不听话么!谁能保证自己的小兄弟,该雄起的时候就雄起,该老实的时候就老实,能管得服服帖帖的?

再说了,舞娘们在酒吧里的表演,还是公开性质的,不会太过火,自己也有分寸,好像大腿舞,一般也不会有太多的身体接触,至少男人一般都不能动手的,只是让女人掌握分寸。到了私人房间就不同了,这种大腿舞常常都会成为更深入的某种行为的前奏。嗯,当然李海对此还是表示喜闻乐见的,这总是一个很不错的前奏方式,让男女双方都能放松下来,调节气氛培养情绪,都挺不错的。

但是,当着赵诗倩的面?或者还加上纪薇薇?天啊,饶了我吧!这种事,李海觉得自己要是真的能做出来,那离禽兽也就不远了。况且,他真的对风尘女子没多大兴趣,要知道这种事情,本质上就是钱与肉的交易,身为一名神使,却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满足,还需要通过钱来购买,对于李海来说这有多无聊?所以大富豪那么多小姐,个个都争抢着要对他投怀送抱,另外也有无数的人想要请他出去逢场作戏,李海都没有什么兴趣,实在是,别的男人在这方面或许能选择xing地忘记,或者披上什么假的外衣,唯独李海做不到——摆“臣妾做不到啊”脸。

可是,这话也没法直接说出口,毕竟舞娘们在这里都是标明了不卖身的,要卖自己出去卖。难道李海能对赵诗倩说:“到了舱室里,光看不弄我就不能接受了——”这不是找抽么?虽然刚才赵诗倩才指责他是禽兽,李海自我感觉还没堕落到那个程度。

“这个,算了吧,时间也不早了——”李海刚想要婉拒,赵诗倩却好像铁了心一样:“什么啊,才十二点多!夜晚才刚开始啊!”才十二点多?没错啊,就是才十二点多,九点钟开的赌场,一场变乱之后跑到这里来玩,也就过了三个小时而已,以夜生活的标准而言,这真的是刚开始。

好说歹说,李海反正是不干,就一句话,要么就在这里玩,要么回家睡觉。他确实挺惯着赵诗倩的,但是这种事绝对不能,太尴尬了。

见李海死活不松口,赵诗倩也急了,她可是想要给纪薇薇制造机会,这关系到她的“大局”呢!怎么能就这样出师未捷身先死?无奈之下只好用杀手锏了:“你刚才不是说,什么东西都是可以交换的嘛?那现在我们说好,你陪我和薇薇一块,到舱室里去看这几个舞娘表演,两个小时,看完你就走人,这总行了吧?只要你去了,我就不计较你刚才装bi忽悠我的事情,然后,我可以帮你一个忙,让你以后结婚了,也能多个情人。”

李海哪里知道赵诗倩话语里的玄机?她的计划,跟李海目前的愿景可是大大不同的,不光是结婚对象不一样,情人的身份也不一样。

饶是如此,李海一样被赵诗倩雷得外焦里嫩,这丫头哪根筋打错了,非要自己陪着去看大腿舞?不会就是想要看自己被舞娘挑逗得来了兴致,下面那小兄弟不听话出丑的样子吧?不得不承认,赵诗倩这个承诺,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将来赵诗容回来,就算是那个婚约不作数了,俩人之间一样还是有情人的问题——要知道李海现在可是有五个情人了,五个!而且每一个,都不是简单地玩玩而已。或许王韵,蓝映真,姚诗儿,这三个他可以断掉,只要他自己能舍得。但是朱莎,朱贵樱,这都是有特殊原因的,他没办法说不理就不理。

如果这个问题上赵诗倩能帮忙,那真的是解决大问题了!但李海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赵诗倩到底为什么这么坚持?这个如果解释不通,李海死活也不能去。

赵诗倩没办法,一个劲地用眼睛去看纪薇薇,那意思我没辙了,你搞定吧,这可是为了你的幸福啊!

纪薇薇的心也在砰砰跳,这情况实在是令人有些尴尬,可是为了李海的幸福,她还是决定豁出去了——没错,我没写错,对于纪薇薇来说,她现在想要和李海在一起的原因,已经不仅仅喜欢李海了,在她看来,李海将要因为政治的原因而被迫联姻,这是何等的凄惨?只有自己,才是这世上真正一心一意对李海好的女人,李海将来的人生中,一定要有自己的存在,自己才是他感情的真正港湾!所以自己怎么能不和李海在一起呢?

咬了咬牙,纪薇薇拉着李海的手摇了摇:“学长,陪我们一起吧,在这里有点扫兴了,可是我和倩倩都还想好好玩玩,你要是不陪我们,我们也没什么兴趣玩了。学长,”她无辜地睁着大眼睛望着李海:“难得能和你在一起玩,我今天好高兴的,你能让我这开心的时间更长一点吗?”

李海有点冒冷汗,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可又说不上来什么,主要是他对纪薇薇的了解,这女孩子不说多老实巴交,但是对自己的心意确实是很真挚的,老实说,如果论到单纯的感情,纪薇薇才是最爱他的那一个,就凭这么久以来,自己都不能接受她的感情,她还是一直无怨无悔地坚持,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李海也不是铁石心肠到底的人,面对着纪薇薇这样子的恳请,他真是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那也太伤人了。不由得看了看朱莎,那意思你帮忙解围一下?谁知道朱莎轻轻一笑,说出来的话让李海差点栽了个跟头:“好啊,那你们去玩吧,我也该回去睡觉了,比不了你们年轻人啊,不能太晚睡觉。”

你,你不吃醋?你,你不帮我脱身,还怂恿我去和别的女人鬼混?这是何等伟大的胸怀啊!比你朱莎老师那伟大的胸部更加伟大的胸怀啊!李海不敢置信地看着朱莎,朱莎扭头不理他,连她自己都有点奇怪,怎么一点都不生气呢?或许是因为,和李海之间的关系太过诡异的缘故吧。对于朱莎来说,直到现在,她每次想到和李海之间的关系变化,都有种做梦一样的不真实感。这也让她对于李海的真实生活,总是缺少一种切身的感受。

没有盟友,又没法拉下脸来拒绝纪薇薇楚楚可怜的请求,其结果就显而易见了,李海只能坐在赵诗倩和纪薇薇舱室里的座椅上,看着一群舞娘和服务生吧整个舱室摆满了各种物件,吃得玩得,甚至连音响和声控灯都样样齐全。大灯一关,声控灯和彩灯打起来,音乐一响,赵诗倩就拍手叫好:“不错不错,这气氛好,够银靡!”

几个舞娘笑得都很暧昧,看着李海的眼神,是个男人都懂了,对于舞娘们来说,这真是一次不能更美妙的伙计了,对面坐着的可是大老板!而且还是又有钱又大方又帅又年轻精壮的大老板!如果能把他弄倒了,来个一度春风,那以后岂不是平步青云了?更狂野的想象画面,要是成为大老板的qf,甚至是外室之一,岂不是真的飞上枝头麻雀变凤凰!——咦,貌似那部叫这个名字的电影,女主角本身就是个小姐吧?那比脱衣舞娘还不如呢!

不得不说,几个舞娘的眼神,让舱室里的气氛更加那什么了,李海浑身不自在。其实是个男人,在这种气氛下都会觉得挺享受的吧,可问题是旁边还有俩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妹纸呢,难不成要自己当着赵诗倩和纪薇薇的面,来个现场直播?干,怎么会有这种兴趣的妹纸啊!

李海左思右想都想不通,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赵诗倩和纪薇薇的态度都是这么坚决,想不通也只能接受了!他只好暗中叮嘱自己的小兄弟:稳住,淡定,不要出洋相了!

可是他哪里知道,今晚真正对他构成最大威胁和迷惑的人,根本就不是眼前这四个舞娘。第七百二十四章完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两打的决心

第七百二十五章

很显然,不管是意志如钢的大丈夫,还是神力护体的钱神神使,都不能奈何胯下那玩意的自由行动。第一个舞娘出来表演还不到两分钟,刚刚还被李海谆谆叮嘱过的小兄弟就造反了,挺起来好像一块石头一样的硬!害得他都不能在椅子上好好后仰坐着,必须身子前倾,摆着双肘支在膝盖上的坐姿,才能掩饰下面那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

饶是如此,舞娘们经验丰富的眼神,还是很快就看出了李海的变化。两个没轮到出来表演的舞娘马上就围过来,在李海的左右轻轻扭动着身体,并不是大幅度地激烈动作,就像是随意的走动,跟着音乐的节奏放松摇摆一样,可是这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性感,却一样地诱人,在主力舞娘专业的舞蹈衬托下就好像是火上浇油一般,李海只好扭了几下身子,让下面那玩意不要在裤子里绷得太紧。

剩下最后一个舞娘也是跃跃欲试,说实话,真的很少碰到这么优质的客户啊!就不说和李海好上以后可能得到的巨大收获,单单是李海本身,有多少女人能抵挡住和他yi夜欢愉的诱惑呢?瞧他的长相,瞧他的气质,瞧他精壮协调的身体,还有那怎么遮掩都遮掩不住的庞大小兄弟!她也看得出来,自己的三个同伴也都动了心了,干这一行本来就需要投入情绪的,自己如果都不动情,跳出来的舞蹈也就是模式化职业化而已,而一旦自己也动了心思,虽然舞姿未必还那么标准,但是眉梢眼角流露出的chunqing,却更能令男人心动。

这不,才十分钟不到,舱室里的性感气氛就急剧上升,让这旁观的舞娘也有点忍不住了。正在准备着接手快要跳完的第一个舞娘,赵诗倩却很不讲究地把她拉住:“哎我问你啊,现在你们跳的怎么和台上不一样啊?不对,不是不一样的问题,动作我看还是差不多,但是效果可好可棒了,你们是不是在外面敷衍了事了?”

舞娘看了看赵诗倩,舱室里的灯光不亮不暗的,看得出赵诗倩的眼中还是比较纯净,再看她的身材举止,竟然真的是一个完全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女孩子。舞娘心里嘀咕着,像你这种女孩子,需要搞这种阵仗吗,为了什么啊?不过面对雇主的问题,她还是耐心地回答:“美女,这个效果是不同的,在外面我们是跳给自己的,那么多男人其实都当是布景而已,我们心里一般都会想着个不相干的对象,否则跳不出那种韵味来。”

“哪种韵味?脱衣舞的韵味是什么?”赵诗倩很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也不完全是出于好奇心过剩,而是今晚她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帮纪薇薇搞定李海了,那就要全力以赴不容有失。

舞娘差点笑出声来,强忍着道:“就是性感啊!美女,女人要性感,心里就得有男人的影子,哪怕是对着这个男人想得是另外一个,也一样,只要想着男人,再经过专业的训练,就能自然地散发出性感来。单纯依靠身体的本钱,那种性感是不上档次的,哪怕是吸引到了男人,也就是玩过就算,不会在男人心里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所以我们对待优质的客户,都会强调眼神和心灵上的交流,如果能做到,让客户觉得面对我们的时候最放松,最没有负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放松就到我们这里来,那才是真正的成功了。”

赵诗倩茫然地看看前面,在跳舞的舞娘已经换了一个,刚刚跳完一套舞的那个金发舞娘,带着浑身的汗下来,换了一个黑发的舞娘上去。而之前那个金发的舞娘,则用毛巾轻轻地擦着身上的汗水,走到李海的身边,有意无意地蹭着李海的腿。她擦汗的方式很有技巧,并不是全部擦干净,而是只擦掉多余的汗珠,依旧让身体保持着晶莹透亮的状态。

李海鼻端闻到一股非常特别的气味,混合着女人身上的体香,香水,还有一些汗味。人都说汗臭汗臭,其实汗一出来也没什么味道,是汗水中的有机物质遇到空气发生化学反应以后,一段时间才会发出汗臭味来,其原理类同于夏天的尿液,存上一段时间那味道,绝对和刚尿出来时一个天一个地。

舞娘们平时都很少吃荤的,非常注重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即便流出汗来,味道也不会很重,加上香水,混合出来反而是一种更加性感的味道,让李海闻到了以后,小兄弟更加不安分了!他也不敢朝身后看,心中暗暗叫苦,赵诗倩这丫头,看样子是非要看自己出丑不可了,搞这么一出——苦啊,要不是碍着赵诗倩和纪薇薇在这里,他也不用忍着了,哪怕不立马抓过舞娘来泻火,起码先脱个裤子什么的,让小兄弟不要憋的那么凶吧?现在已经有点要把裤子都冲破的架势了!

他哪里知道,旁边几个舞娘都成了赵诗倩的眼线!被赵诗倩抓着的那个舞娘,已经有点不情愿了,眼看气氛渐渐浓烈,李海显然已经来了情绪,自己的伙伴很快就能和这个令人垂涎的男人滚到一处去,自己却被两个年轻的小美女抓着问东问西的,这算什么事?

赵诗倩也看出她的不情愿来,本来是要发火的,忽然想到刚刚在脱衣舞酒吧里所见到的那一幕,心说这帮舞娘不就是为了赚钱吗?伸手一拍那舞娘的肩膀:“今晚你也看到了,主角是这个家伙没错,女主可不是你们啊,你们是来赚钱的明白吗?好好配合,我给你们加一倍的价钱,你,专门负责帮我带消息和解说,教我该怎么做,我再给你个人加两万块,怎样?”

舞娘顿时改了脸色,一倍的价钱,另外再加一万!这可真不少了!要多少是多啊?何况她也明白,别说李海了,就算这两个女孩子,看她们和李海密切的关系,李海处处迁就她们的模样,就知道这两个女孩子不是她能惹得起的。真要是惹恼了她们,没准就惹翻了大老板,到时候别说挣钱了,就连现在这碗饭也未必能捧得住。

赶紧转变思路:“美女,你的意思,今晚我们是要帮助你们做到什么程度呢?”这个必须要搞清楚啊,别到时候搞出事来,大老板未必会拿她们两个怎样,自己这些没地位的舞娘就成了出气筒了。

赵诗倩指了指旁边一声不吭的纪薇薇:“看到没,帮她,撮合她和这混蛋男人。总之你们的任务,就是尽量让他俩能成事,至少也要做到剥光了衣服搂在一起的程度,必要的时候我出去呆着,或者躲到房间里装消失都行。”

舞娘看了看纪薇薇,不光是看她的长相,还看她的身材体态,随即打了个响指:“行,没问题!”纪薇薇本来很镇定的,听到这么干脆利落的保证,倒是有点含糊地睁大了眼睛。赵诗倩也有点不可思议,这活难道很轻松吗?说得这么有把握的样子!“喂,你不要乱说啊,要是搞不定,你可没钱赚。”

舞娘轻松地笑了起来:“两位美女,不是我吹牛什么的,其实现在大老板之所以还很淡定,我看就是因为你们两个在这里,他还放不开罢了,要是你们两个不在这里,这房里早就是另外一种景象了。实话说吧,我们可都是能做到一边做那事一边跳舞的,保管让整个过程都令人难忘!要是这位美女加入进来,我们一起配合的话,那可不仅仅是增加一点诱惑,而是让大老板一下子彻底放开了,你能想象一个男人忍了很久以后,忽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凶猛吗?不过美女,如果你不想加入的话,倒是真的要悄悄消失。”

赵诗倩傻呆呆地看着舞娘,好半天才回过味来,有点酸溜溜地道:“敢情拖一个男人下水这么简单呐,就这么跳跳舞脱脱衣服,男人就受不鸟了?那你说以后这男人还能相信吗,岂不是一放出去就有失那个身的危险?”

舞娘差点笑出声来,心想到底是小女孩啊,这世界上的男人本来就不能相信,相信男人的嘴还不如相信世界上有鬼!看在钱的份上,继续保持耐心:“美女,话不是这么说,大老板会答应来这里,看我们几个表演,还是出于你的强烈要求,对吧?我看他的样子,大概也没想到是这架势,估计以前也没怎么出来玩过的,挺可爱的男生呢——”

一句话说错,看到赵诗倩的脸色有点难看,舞娘就知道不好,恐怕是犯了忌讳了,赶紧补救:“所以说,话不是这么说的,大老板的人品,我看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他到现在都还相对镇定不是吗?其实和女孩子的洁身自好一样,某些场合某些东西,不去尝试就好了,非要以为自己随时都能脱身,只是想要见识一下,往往就会出事了。想要让男人不出事,其实最好就是让他什么都见识过,自然就不会因为意外的原因而出事了。至于他自己变心,那事另外一码事,那就是女人自己的问题了。”舞娘一边说,一边心中苦笑,这跳脱衣舞的,怎么还要给女眷上人生课啊?蛋疼啊,即便没蛋也是隐隐作痛啊!

好在,赵诗倩似乎是认可了她的说法,却又担心起另外一件事来,侧头看着纪薇薇:“薇薇啊,你听到了没有?待会要是上去了,可就没有回头路了,李海这混蛋估计是能变身禽兽,你真的想好了嘛?非要这样做不可?”

纪薇薇咬着下唇,目光落在李海的身上,好一会,才看向赵诗倩,手从兜里慢慢地掏出来,摊开在赵诗倩的面前。赵诗倩一看到她手里的东西,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地上,崩溃地道:“好吧,我知道你的决心了,也用不着这么多套套吧!”那居然是整整两打杰士邦!第七百二十五章完

第七百二十六章 危情边缘

第七百二十六章

以李海的感官敏锐程度,这间房里飞花落叶都瞒不过他的感知。——原本,原本应该是这样。不过现在,李海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保护自己,镇定心神,不让自己出洋相上头了,也就顾不得关注赵诗倩和纪薇薇在后面搞什么小动作,说哪些悄悄话了。

首节上一节414/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