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430节

赶紧就坡下驴,李海拉了拉朱贵樱的衣袖:“朱律师,我们谈合作,你是负责这一块的,也来帮忙呗?不然光是我,可没法谈啊!”

朱贵樱听见他说的煞有介事,对着李海看了几眼,又看了看伊丽莎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问题是,伊丽莎白会帮着李海解围?这事听上去,简直比“伊丽莎白苦恋李海101次求婚”还不靠谱好吧!她的个xing,本来也是公私分明,该做事的时候就拼命的,这会儿看李海和伊丽莎白都一脸认真,也没办法继续闹脾气了,只好点头:“去哪里?不过先声明,我们顶多是交换一下意见,手头的资料不充分,没办法深入谈判的。”

李海要的就是这个态度,拉着朱贵樱上了自己的电瓶车,冲着伊丽莎白一点头,示意她在前面带路,自己跟在后面。塞班岛上的基础设施还是不错,岛上又是游客众多,即便是半夜了,路上还是不少车辆,还有些人手里抓着饮料酒水,一边走一边笑语喧哗的,李海操纵着电瓶车在路上穿行,时不时还要避让,不一会就和前面的伊丽莎白她们拉开了差距。

开到一个路口,李海直接抓瞎了,停下来左右看,愁眉不展地:“糟糕,居然追丢了!这泰勒小姐也真是乱来,怎么都不停下来等等我?”

朱贵樱也左右看,问他:“手机呢,赶紧联系一下。”李海一摸口袋,大惊:“糟糕!忘记带了!要命要命,现在连方向都搞不清了,怎么好?要不我们随便找个方向走走?”

朱贵樱怀疑地看着李海,怎么觉得不对劲呢?李海无辜地回望,心里却使劲憋着笑,不能露馅不能露馅,露馅就不好玩了。谁知朱贵樱忽然来了一句:“要不就在这里下车,一起游泳吧?”

李海下意识地答道:“好啊!”马上觉得不对,果然朱贵樱杏眼圆睁,大发娇嗔地扑过来,拧着李海的腮帮子一顿扭:“你本事不小啊,连泰勒都勾搭上了!”

“冤枉,冤枉,哪有这种事!”李海大叫冤枉,他是真的冤,泰勒确实是向他几度求婚,可李海都没当一回事啊,哪里说得上勾搭?趁着朱贵樱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李海忍着腮帮子的酸痛,搂着朱贵樱充满弹性的腰肢,让她不要动得那么厉害,脚下踩动油门,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开去。

朱贵樱扭了几下,挣不开李海的手,身子不觉也软了,嘴上却不软:“你就欺负我吧,当初被你哄上了手,转脸就去招惹别的女人了,当着我的面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我总是被你欺负死了。”

李海脚下踩了刹车,将电瓶车停在一片海滩边上,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妖娆,朱贵樱被他看得有点心里发毛,下意识地问:“怎么了,我哪里说得不对了?”

却听李海轻声道:“答应你的事,我总是要做到的,这一世,我都会这样欺负你,你愿意不?”第七百五十六章完

第七百五十七章 月光海妖

第七百五十七章

午夜时分,海滩上没什么人。这里并不是圈定好供游客戏水的游泳区域,虽然远处也拉了防鲨网,不过海滩的条件就差强人意了,至少没有换衣间和淋浴头,只有一个关了门的无人值守卫生间。

稀疏的椰子树,在海风中轻轻摇曳,半钩的月光晦暗微明,照在银色的沙滩上,不远处就是沉沉的大海,相比起白天时的纯净,此时由于涨潮的缘故,海水显得有些躁动的不安。

朱贵樱扭过头来,看着这个小男人,看着他认真的脸,心中柔情百转。伸出手来,抚摸着李海的脸,轻声道:“愿意,我怎么不愿意?只要你不赶我走,我总是你的——咦,你是不是整个晚上都在琢磨着这种机会?在那边看到那么多人就在海水里那么,那么玩,嘻嘻,是不是早就心痒痒了?”

李海看着朱贵樱变脸,心里还真是痒痒的,这尤物当真撩人心弦,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挑逗的韵味,即便她本心未必是如此。之江市法律界的两大美女之一,怎么就成了我的禁脔呢?那次神力的暴走,看来也未必就不是好事啊!不期然地,李海又想起了和朱贵樱齐名的朱莎来,和朱贵樱相比,朱莎就是另外一个极端,外冷内热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特质,或许,朱莎内在的柔美,只会对李海这独独一个人,默默绽放吧?

“可惜啊,看来是没可能把两个人放在一起,三人共同享乐了——”这个念头刚一浮起,李海自己都吓了一大跳,难道是因为有了两位大明星一起飞的经历,而朱莎和朱贵樱又是齐名的美女律师,所以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太邪恶了,太罪孽了,太三俗了!

他笑着亲了朱贵樱一下,跳下车来,伸手去拉,朱贵樱一手搭在他的手上,笑盈盈地拈着裙角走下来,赤脚走在沙滩上,脚底下可舒服了。不过,朱贵樱嘴上说出来的,可是大煞风景的话语:“我们就这么走,不会像赵诗倩一样倒霉,踩到海胆什么的吧?”

李海大笑,心说你尽可放心,我已经往你身上拍了一记金刚不坏身神符了,海胆能奈你何?鲨鱼都不用怕!当然这话是没法说出口的,他只是笑道:“贵樱姐,你尽管放心了,像倩倩那么倒霉的,估计还真不多见,一般海胆都是在水里的,她在沙滩上都能踩到,这事没法说了,呵呵!”

朱贵樱娇媚地白了他一眼,那意思你这么背后说人家倒霉,好像不大好吧?她松开李海的手,朝前走了十几步,让自己的脚被冲上来的浪淹没,然后又退去,满意地叹了一口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好吧,其实我今天也很想下水游泳呢,不过呢运气不好,白天时某个人出了意外,搞得没心情,晚上又很多人,不方便啊!呐,我现在就下去游一会儿,你可不许跟着下来。”

为啥?难不成我就是来帮你把风和服务的?李海刚想问,话到嘴边说不出来,眼前的美景让他几乎要屏住呼吸!

就在月光照耀下的海滩上,朱贵樱慢慢地拉下背后的拉链,五彩的花裙子徐徐分开,露出她的两瓣蝴蝶骨,月光下投出两片阴影,让她整个美背的曲线都隐藏在阴影之中,直到腰部以下,才重新又展露出来,越发衬得这一带的曲线转折动人心魄!当她的双臂退出来,自由伸展开,整片裙子都只挂在腰间,美好的上身全数展露出来,李海才发现,这样的景象真的不能被任何男人看到,看到了都会难以自禁地想要凑过去,绕过去,看看她前面的美妙风景——这个尤物竟然只穿了一件长裙,里面什么都没有!

甚至从她的腋下,就能看到两边露出来的两瓣圆弧,尽管只是一瞥,却更能撩动心神。朱贵樱身子不动,侧过脸来,从肩膀上丢给李海一个娇媚无比的眼神:“记住,要帮我看好,不许跟下来哦。”一边说着,一边手指用力,将那已经挂在腰间的裙子,连同里面的小内裤一起褪下去,让两片圆翘丰隆的臀瓣,在月光下尽情绽放开来,李海的呼吸都为之停顿,这尤物竟然就这样恢复到了原始状态!

当长裙顺着她笔直的腿落下,朱贵樱的身上再无寸缕,她迎着夜色中的大海,展开自己的双臂,微微抬起头,让海风吹过她的全身每一个角落。风并不很热,有点凉,不过她的心里却是火热的,因为身后,那个她最在乎的男人,正在用他激赏的火烫眼神,扫描着她背后的每一点曲线,让她的全身都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

李海近乎贪婪地扫视着眼前的美景,唯恐漏过一丝,他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已经再无秘密可言的这具美体,此刻竟然显得如此美妙绝伦,以至于一向对于绘画和摄影没什么天分也没什么爱好的李海,此刻居然很后悔,没有带上相机,把这一幕留存下来,这真是他二十一年人生中,所仅见的美景!以至于他甚至仅仅是站在那里,用眼睛吃这一顿大餐,就感到无比的满足,不需要再跟上去做什么。

好在,他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记忆力,只要看过了,脑海中就会一直留着清晰的影像,回去以后大不了学学绘画,把脑海中的这幕情景再重现出来,不过应该用油画呢,还是水彩?眼睁睁地看着朱贵樱开始走向大海,海水渐渐没过她的脚踝,小腿,李海犹如看着一个海的女儿重回家园的场景,竟没有半点参与进去的“邪念”。

当那傲娇的圆臀也没在水中时,朱贵樱忽然半转身,让自己的侧影全部绽放在李海的面前,那美妙无比的半球弧线,连同弧线上的一点,全都一览无遗地呈现出来,嘴角的一丝笑意,让这个原本纯净无暇的海的女儿,瞬间变成了能让水手迷失方向的海妖,让李海心中的审美情趣瞬间一扫而空,只剩下了属于男人的三俗念头。这妖精!

三下两下,李海一边跑过去,一边脱掉身上的衣服,随手和朱贵樱的衣服仍做一堆,朝着前面奔过去。朱贵樱半真半假地惊呼:“坏蛋,不许过来!不是让你在岸上把风的吗,万一有人过来的话——”一边嚷着,一边朝前游过去,齐腰深的水,在海滩已经足以让人站不稳了,游泳是更好的行进手段,只是在李海看来,朱贵樱这么游出去的姿势,将整个身子都在水面上浮浮沉沉的,诸般妙处时隐时现,却显得更加诱人,这妖精定是故意的!

他毫不犹豫地挥动双臂,划着水追上去,朱贵樱偶尔转头一看,吓了一跳,这家伙游得这么快!都可以上奥运会了吧!心中有点小失望,男人对她上心,她自然是高兴的,可是这么好的夜晚,不能慢一点么,慢慢享受么?殊不知,李海这已经算是克制了,要是真的全力划动,奥运记录神马的翻个倍都不够他破的。

她也使劲地朝前游去,嘴里不时发出笑声,一具白生生的身子,在月光和海浪中穿行,游过一段之后,她转过身来,对着还在“奋力”划动的李海嚷嚷:“坏人,不许过来,不听话!我是属于海洋的,你个凡人不能接近我,不然就让你化成海水!”

李海有些惊讶,从朱贵樱的表情和言语中可以看出来,她居然有一半是认真的!想要玩吗?李海正想顺着她的意思,孰料这位口口声声宣称自己是属于海洋的妖精,刚说完就被海浪打了一个跟头,这可是接近午夜时分,涨潮中的海水,波涛潜流,不是那么容易驾驭的。

朱贵樱水性也不算太差,不过在海水中游泳,比在江河水域难度大了很多,跟游泳池更加没法比,她经验不足,又顾着和李海耍花枪,一个浪头下来就呛了一口水。幸好会游泳,心里也不发慌,摒着气浮上来,换了一口气刚想找方向,只觉得浑身一轻,被人抱在了怀里。

这混蛋来的这么快!朱贵樱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可是触到李海关切的眼神,便马上软了,心里甜丝丝的,这男人终究还是紧张自己的啊!而且刚刚呛了一口海水,这会儿有个天然浮筒趴着,恢复一xiati力也不错。便懒洋洋地靠在李海身上,一手揽着他的脖子,一手揪着他的鼻子:“坏蛋,告诉你不许跟过来的呢,你就是不听话,小心海妖收拾你。”

看到她还有精神开玩笑,李海也就放下心来,这么软玉温香在怀,顿时小兄弟就来了精神,凉凉的海水丝毫挡不住它的热力。他一手搂着朱贵樱的腰身,脚下踩着水,一手顺着她的腰间肌肤滑上来,在朱贵樱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只饱满的圆球已经落入掌握之中。

“唔~”鼻端一声轻哼,朱贵樱媚眼微眯,看着李海的手,将沉浮在水面上下的,自己的那个圆球,熟练地搓揉捏弄,身子也不觉热了起来。这海水之中,虽然是立身不定,不过如果水性够好,就能体会到这海浪的来去吹涌,反而带来了一股在岸上时无法体会到的特殊感受,当身体随着海浪漂浮的时候,心也跟着浮荡起来,好像特别容易来感觉似的。

察觉到怀中的玉人迅速变得热烈起来,李海一边吻上她娇艳的红唇,一边将她的身子放正,和自己贴合在一起。朱贵樱察觉到了李海的企图,慌忙挣开李海的嘴唇,道一声:“这里不安全,我们回到浅水的地方——唔~”一言未尽,已经被李海破体而入,那火热的棍棒和外面凉凉的海水形成了鲜明对比,朱贵樱哪里还说得出话来?第七百五十七章完

:实在是抱歉!昨天倒霉之极,白天忙了整天,回到家发现水龙头爆裂了,一条裂缝朝外喷水,家里水漫金山!总之一地鸡毛,跟邻居跟物业协调,搞了整晚。

今天两更,连同昨天两更,外加两更谢罪,总共六更,随写随发,下一章预计十点钟左右。

第七百五十八章 终生难忘

第七百五十八章

海水中的欢ai,看似浪漫激情,其实难度很高,尤其是在这片接近深水的区域中,又值涨潮时分,浪涌潜流让人光是维持漂浮稳定,就很费劲了,哪里还能自如地享受彼此的美丽身体?起码朱贵樱心中就是这么焦灼,尽管已经被李海贯体而入,却还是咬着牙,使劲用手去推他的胸口:

“你,你别这么急——唔!坏蛋,越说越用力了,别,别在这里,这里,这里不,不安全,唔唔——!”朱贵樱语不成声的模样,对于李海不亚于是一剂猛药,他嘴角含着笑意,越发搂紧了她的身子,让她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承受由慢到快的撞击。

一轮猛攻之后,看朱贵樱有些喘不过气来,脸上又是一副惊惧的样子,李海算了算时间,发现如果是在平时,这个时候朱贵樱应该已经来过一次,看来这种担心紧张,居然影响到了她的体验和心情?便放慢了速度,让小兄弟缓慢地在朱贵樱下面进出,伸手抱紧了朱贵樱的翘臀,让彼此紧贴着,不安分的小兄弟没有大动大弄的空间,却在里面搅动着风雨。

朱贵樱咬牙忍着下面传来的阵阵酸软,勉力睁开杏眼看着李海,对于这么霸道的男人,她又能说什么呢?“混球,不要命了啊?在这里,做这个,这个事情,万一不小心抽筋的话,咱们可就喂鲨鱼了!你要,也回到沙滩上浅水的地方再要,反正这里也没人。好不好?”

如此软语央求,从朱贵樱的口中说出来,格外地令李海心动,要知道朱贵樱可向来是古灵精怪,嘴上不服输的,几时见她这样婉转迎合过?心中又是火烫,忍不住朝下看去,只见海水中,两具白皙的身子绞缠的一起,黑色的毛发若隐若现,隔着几乎透明的海水,格外地引人。怀中这具美妙到极致的女人身体,真的好像是从黑沉沉的大海中冒出来的妖精一样,叫人怎么忍心释手?

低下头来,将朱贵樱胸前的一朵蓓蕾含进口中,用舌头逗弄了一会,李海的小兄弟就感觉到朱贵樱下面条件反射地抽搐,别提多爽了!看她的表情,看她全身的状态,胸前的粉红色分明是已经接近巅峰,却迟迟不到,表情甚至带上了几分痛苦,李海就知道,她心里还是害怕,还是在担心,以至于像是给自己筑起了一道堤坝,不允许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忘我地享受。

心中一动,李海凑到朱贵樱的耳边,轻声道:“好吧,贵樱姐,我们先游回去再说。不过,我看你好像没什么气力游泳了啊?”

朱贵樱气喘吁吁地瞪着他:“都是你犯浑!你,你放开我,我歇一会,就可以游回去的,快点,不然一会冷下来,真的要抽筋的,我们俩都没穿救生衣,我,我可担心坏了。”

李海被她推了两下,却哪里肯放?这么凉飕飕的海水中,哪里是那娇生惯养的小兄弟愿意呆的地方,老大哥要是强行要求它从那天造地设的温柔乡中撤出来,这小兄弟不造反才怪!他变本加厉,让小兄弟在朱贵樱想下面又搅动了几下,抽动间好像是勾到了里面的某个部位,朱贵樱浑身剧颤,又气又急又说不出话来,恨得一口咬在李海的肩膀上,居然就这么来了一次小小的巅峰!

还没等她恢复过来,李海笑着朝后面一仰,同时用腿缠着朱贵樱的腿,原本兜着她娇臀的手,也顺着大腿收到她的膝弯处,自然而然地仰躺在水面上,等朱贵樱回过神来,已经变成了李海横躺在水面上,自己骑在他身上的姿势,偏偏俩人下面还是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朱贵樱满脸绯红,浑身火烫,自己竟然是一丝不挂,就这么呈现在了月光之下,因为李海是平躺,而她是骑在李海的身上的缘故,此刻她几乎全身都浮出了水面,沐浴在海风之中。清凉的海水,皎洁的月光,凉爽中带着腥气的海风,还有从下面的秘密花园处,传来的阵阵悸动,让朱贵樱几乎要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只疑这已经不在人间!

咬着牙,低下头来,看着用两手两脚划着水,得意地笑着的李海,朱贵樱恨不得再咬他一口,咬下一大块肉来,却又忍不住担心:“你,你这样行不行啊,别逞强,会出人命的!还是我下来吧,看你这样子,手脚都施展不开。”

李海哪里肯放?赶紧一手把住朱贵樱的腰肢,将她固定在自己下面的把柄上,笑道:“贵樱姐,放松点,不要乱来哦,乱来的话,没准我这条船真的会超载的。你现在,就乖乖地听我的,配合我,给我加点动力,你瞧,我这样不是很好,没有沉下去啊?”

首节上一节430/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