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47节

察觉到他的手不再用力,唇舌的动作也慢下来了,王韵勉力抬起头,稍稍远离了李海一些,看着他的眼睛,似嗔似笑:“臭男人,都是一样的!以为你是个老实的呢,谁知道——哼!”

都到这份上了,李海也知道没啥好撇清的,索性双手仍旧坚守阵地,甚至还加了一点气力,变化了一下手型,让王韵蹙眉娇哼了一声,才笑道:“男人在这个时候,本来就是一样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王韵被他揉搓的,眼睛眯得好像猫咪一样,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哼声,嘟囔着:“轻点,逮不着似的——”

过来人都知道,这时候女人说轻点,能起到的只有反作用!李海手上加力,同时在王韵衬衫里游移的范围也大了起来,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柔腻丰润,那手感,绝对不同于先前处过的几个年轻女朋友,即便是赵诗容,被他抱过了,此时比较一下,虽然胜在青春火热,却少了这一份令人禁不住沉迷、禁不住猛力的媚惑!

“这就是少妇的独特魅力吗?也不晓得朱莎老师是不是这样啊——”李海马上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大跳,这可不是什么好瞎想的啊!可是马上又有个声音反驳:又不是让你干啥,想想也犯法么?朱莎老师,不是学校里很多男生的想象对象吗?

王韵看着李海的眼睛,忽然瞪大了一些,伸手捻住李海的耳垂,似笑非笑地道:“你在想别的女人?小坏蛋!”

李海吃了一惊,心说女人都是青铜圣斗士啊,第六感超级厉害!他还没分辩,王韵先笑了起来:“我不管你心里有谁,现在,这会,你只准想着我,一个人,听见没?”

说着,也不管李海回不回答,这女人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原本搁在李海肚子上的一只手,忽然开始慢慢地向下面游移而去。

李海的呼吸马上急促起来,密闭的车厢里清晰可辨!“这样好吗?不好吧?要不要制止呢?制止个毛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只觉得身体像火烧一样的热,车厢里都是他越来越粗的呼吸声,其间也夹杂着王韵低低的呼吸。猛地,李海的呼吸停顿了一下,而王韵也恰在这时,轻轻惊呼了起来:“呀,这么不老实了啊,小小李!”

要害处多了一只绵软的小手,而且那小手还随手拨弄,上下摩挲,纤纤五指灵动无比地盘旋在敏感地带,就连拉链都被人悄没声息地拉了下去,李海还能说出什么来?他眼睛望着车顶,精力却全都集中到了下面的敏感处,只觉得那一只小手所到之处,自己的脑子开始缺氧,氧气都随着血液,直冲下面要害,甚至有种火箭要发射的错觉!

李海开始咬牙了,总不能就这么被人收拾了吧?他正要开始反攻,猛然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在这密闭的车厢里,身体的火焰正熊熊燃烧的当口,手机铃声这一响,可真是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李海伸手抄起电话来,王韵的手也停了下来。他心里倏地有些空荡荡的,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是王冬打来的,忙接通了,告诉他自己所在的位置,王冬咋呼着和司机沟通,那司机却是刀哥,很快确定了李海所在的位置,告诉他三十分钟内准到。

三十分钟,够不够?够干点啥的?李海大皱眉头,发觉自己在听到刀哥最后一句话时,想得居然是这个问题!

他放下电话,还没想好该怎么说,该怎么做,王韵却偏过头来,望着他:“他们三十分钟到?是你朋友?”

当得到李海肯定的答案之后,王韵嘴角逸出笑意,一句话让李海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三十分钟,你够不够?”

够,绝对够!不够也得够!李海把心一横,手指从王韵身前掠过,一串纽扣包括前开的胸扣,就这么瞬间解开,其手法华丽的程度,不但令王韵睁大了美目,就连一直保持沉默的钱神也忍不住开腔了:“你小子,练成了二段神打第一层,就用来干这个!”

管你干什么的,能派上用场就好!刚刚经历了一出精彩紧张的大戏,自己的演出又是大获成功,此刻身处荒郊野外的路边,坐在价值二百万的豪车中,又是刚刚差点出了一次车祸,身上趴着个极力诱惑自己的美丽少妇,就连要害命根子,都已经落入了敌手之中——

这种时候,忒么电话怎么又响了?!李海几乎是恼怒地拿起电话,刚想接通了吼过去,却猛地停了下来:那屏幕上,来电显示分明是赵诗容!

第七十四章 吃和吃不着

女人都是圣斗士,起码是青铜级别的,这一点我们已经知道了。王韵显然也是这当中的一员,她甚至都没看李海的表情,光是听他呼吸,还有身体状态的变化,就察觉到这个来电,肯定不是刚刚那个答应要来接李海的男人。

她笑嘻嘻地凑过来,和李海脸贴着脸,看了看屏幕上的显示,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李海一眼:“接吧,我不会乱说话的。”

我去,你乱说话又能怎样,好像我心虚似的——话说还真的有点心虚啊!李海按下了接听按钮,刚应了一声,赵诗容紧张兮兮地声音冲进来:“李海!你那边安全吗?说话方便吗?我打听到了些内幕,对你很有用!”

安全?枪林弹雨都过了,现在还是很安全的!不过么,李海看了看趴在自己胸口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接电话的王韵,又觉得,对于自己来说,好像也不是很安全啊,正身处另一种危险之中呢!至少,这个说话方便不方便,显然是有些不方便的!“嗯,没事,你说吧!”

赵诗容也没听出来李海含糊其辞的回答,隐藏着什么玄机,她一股脑儿说了一大串:“就是啊,刚刚我听说,高层有意换人了,以后富豪哥就不再是我们之江市的大佬了!你懂了没?这个离婚官司,其实是想要杯酒释兵权的把戏,你可别犯糊涂,跟着走走过场就好了!反正该你赚的钱不会少了你的就是了!”

李海心说你现在才知道吗?我这边早就完事了好吧!不过,他心中还是很感激,要知道这样的消息,不相干的人是连打听都不会去打听的,赵诗容即便家里条件很好,可也未必能轻松得到这个消息。反过来说,如果她为了得到这个消息所动用的资源越多,倒是越有可能节外生枝呢。

他沉默了一会,才道:“学姐,我们这边已经结束了,我现在正在返回市区的途中。嗯,谢谢你,真的。”

“啊,结束了?!”赵诗容小小地一声惊呼,又是一串连珠炮:“那,那结果怎么样?你确定真的没事?没有卷进去吧?”

李海心里暖暖的,谁说赵诗容对他无心呢?没看赵学姐这么紧张我嘛!“嗯,没事,就像你说的,虽然场面有点吓人,其实就是走个过场,富豪哥很老实地服软了,他老婆娘家那头想要伸手进来,也没得逞,我能有什么事?学姐,真的,谢谢你,我没事。”

听到他这么说,赵诗容那边才安静下来,然后,姑娘似乎就发觉了,她对于李海的态度,是不是有点过于着紧了?会不会让对方产生出多余的想法来?赵诗容赶忙解释:“那个,你别误会啊,我是怕你出事,这里头死个人也无声无息的,你还这么年轻,大家都是同学——”

李海笑了,笑得很开心:“嗯,是啊,大家都是同学,所以,我要谢谢你啊,学姐!不过我今天觉得,学开车真是很有必要的,你下次去驾校一定要叫上我啊!”刚说到这里,大概是话语里触到了王韵刚才危险驾驶的糗事,王韵不干了,人还是趴在李海的胸前,正在李海下面作怪的小手却用力一捏,李海猝不及防,哎呀叫了一声。

赵诗容隔着个电话,哪知道他们这里搞什么名堂?马上把那极力撇清的同学身份又抛开了,急急问道:“怎么了,怎么回事?有人半路劫杀?”

李海狠狠瞪了王韵一眼,迎上的却是个妩媚的笑,让他满肚子脾气都发不出来,只好回答:“没事,对面有个车开着大灯过来,刺眼得很。”

“哦!是王韵在开车吗?我记得她开车还是挺稳的啊。”赵诗容那长出一口气的神情,李海隔着电话都能想像得到,心里又是感动,却又有点酸楚,明明是很有发展前途的俩人,为什么中间就横亘了一道障碍呢?

正不知说什么好,王韵听见提到了她的名字,又很妩媚地瞟了李海一眼,然后忽然开口了:“小赵律师吗?告诉她,我们没事,哎呀,我换个档啊,不跟她说了,专心开车。”说是换档,她手里抓的,那是档杆么?李海心口砰砰跳,下面的档杆也在砰砰跳,被王韵抓在手里拨弄来拨弄去的,她还真的当那玩意是档杆一样了!

赵诗容什么都没听出来,好在李海没事,她也就放心了,再多说下去,说不定还要尴尬起来,赶着就要挂电话。李海也不想急于一时,反正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心意,日子还长着呢,不信没有转机。

刚收了线,李海就开始瞪眼:“王姐,你这是捣什么乱呢?”

王韵闻言,却又是一笑,在这密闭的车厢里,真是百媚横生:“哎呀,我真的没捣乱啊!你说我捣乱了么?我又没乱说话,专心开车而已,换个档也不行?你还别说,开惯了自动档的,这手动档的车有点不习惯呢。”一边说,一边手上又加紧换档,捎带还捋了几下。

不得不说,命根子掐在人家手里,这男人说话时腰杆就是直不起来,李海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被王韵这几下顿时捋的就没了气焰,倒是另一方面的火气又开始高涨起来。可是——他脑子还没糊涂到家,再看看手机里的通话记录,从王冬打电话过来,怎么也有十几分钟过去了,这还适合干点什么别的事吗?时间不允许了啊!

第六感圣斗士王韵,这会真是玲珑心窍,没等李海说话,就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忽然抬起上身来,把衣襟解开,露出那无限美好的胸部来。

白嫩高耸的两团弹跳而出,在这没开灯的车厢里显得格外耀眼,李海先是眼睛一花,然后就纠结了,咬牙道:“王,王姐,这个,我朋友马上就到了啊,那啥——”

王韵轻轻笑着,俯身过来,在李海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又伸出小香舌来舔了一下,只舔得李海神魂飘荡,下面的话再也接不下去了。这少妇才在李海的耳边轻声道:“是啊,就这么点时间了哦?别慌,这点时间,我也能给你不一般的享受,看着啊——”

随即,她抓着李海的手,放在她的胸前,头却慢慢地向下滑去,李海慌得,都能听见他自己的心跳声了,可是也不知是什么魔力作用在他的身上,他愣是动也没动,任凭王韵缓缓移到那关键位置,然后一种温润紧热的感觉,就把他的敏感部位包覆了起来。

良久,车厢里发出一声憋气很久以后的叹息声,李海才算是真正放松下来,只觉得浑身麻酥酥的,都不想动了!

王韵抬起头,直起上身,一边抽出车上的抽纸来为李海清理,一边抿着嘴,笑吟吟地看着李海,还冲着他挑了挑眉毛。

李海还没会意过来,顺着王韵的眼神看去,才发现她看的是自己手里的手机,他才想起王冬马上就要到了,连忙看了一下,十二分钟!顿时无地自容,原来在王韵这样极品女人的手里,不对,是口中,自己也就这么点实力啊。

王韵的笑意,看起来分外的媚人,尤其是她抿着的嘴不说话,让李海不由得又想起了刚刚享受过的美妙滋味。他讪讪地,也不晓得说啥好,王韵却坏笑着凑了过来,在他面前张开了嘴巴,伸出舌头来。然后,李海才刚刚被那舌尖上自己的子孙们吓了一大跳,手机陡然又响了,是王冬!

李海看看手机,又看看王韵,王韵眼中满是戏谑的笑意,慢慢地把舌头缩回去,抿上了嘴,喉咙动了几下,似乎是吞咽着什么。然后,就开始说话了:“接吧,告诉他们我们的位置,要不你朋友该着急了。”

李海看得,眼睛都直了!还是王韵又提醒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接通电话,说明了自己所在的位置,绕城高速多少多少公里处。放下电话,李海又看王韵,眼睛盯着她的嘴巴看,王韵脸上飞起一朵红晕,嗔道:“看什么啊?可让你爽了吧!”

李海嘿嘿干笑,也有点捋不清楚,王韵现在可是自由身了,她为啥忽然对自己这么好?简直是突破边界啊!还好他没傻到家,这种话,他是不会当面直白地问出来的。

王韵却没有等他问,自己就说了出来。只见这个美丽的少妇,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转过身去,注视着前方,声音也变得幽幽的:“李海,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刚刚那一刻,我才发现,我真的自由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

这话听着怎么耳熟呢?李海想了想,然后大汗着发现,这不是鲁迅笔下,阿q造反时的口号吗!话说回来,对于王韵来说,今天还真的是鼎革的一天,从此翻身做主人了,意义不同一般啊!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那个,王姐,你说喜欢谁就是谁——”

王韵歪着头,白了他一眼:“干嘛,怕我赖上你啊?臭男人啊,提起裤子就不认人,有本事你刚才把我推开啊?爽的时候怎么不说话!”

首节上一节4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