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484节

李海又劝了两句,艾达始终不松口。李海心知这女人一定是有办法,否则塞琳娜也不会启动这条暗线了,她这种表现,肯定是在逼着自己拿出更多的干货出来。没办法,李海只好说出来:“叶莫夫是我用特殊的手法,变成植物人的,我还能让他醒过来说话,只有我有这种能力!”

艾达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似乎还拍了一下大腿:“我就知道你有问题,果然!我在叶莫夫的房间里布置了偷拍的装置,却什么都没拍到,中间有一大段都黑掉了,是不是你捣鬼的?你是不是偷偷潜入过医院?对了,昨晚我在路边遇到你,那时候你是不是就是从医院出来?我的天,你是隐身人吗!”

答对了,不过没奖励。李海干笑了两声,才道:“以上所有问题,均无可奉告,我想,现在我已经有资格参与到警方的后续动作之中了吧?”

艾达不满地哼了一声:“可以!我会和本土来的警官们沟通,争取让你见到叶莫夫,见到他之后,你只要能让叶莫夫说话,我就能保证,以后叶莫夫将会对你开放,当然,每次接触必须有我们的警员陪同。”李海要的也是这样,要是叶莫夫开了口,却没办法让公众知道他说了什么,那有什么用?所以只有通过法国警方,叶莫夫说出来的话才算是有效的证词。

挂断电话,李海打给伊丽莎白,还没等他说什么,伊丽莎白径直道:“我知道你和那位艾达警官说了什么,你放心,我马上将叶莫夫的资料都传给你的手机上,那里面有我们和叶莫夫之间联系的方法,还有我们控制他的手段,你只要让他醒过来,按照我说的去做,他就会说出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但我不能保证,他会把事情全都栽到凯的头上,你知道,之前我和威廉也跟他联系过。这一点,要你自己搞定了。”

李海哼了一声,心想这才叫自作自受!要不是你们玩花样,想要多得到一些控制自己的筹码,又怎么会弄得自己屁股上也沾上了屎?当下大家已经是合作的局面,伊丽莎白也对之前偷拍李海和赵诗倩的行为作出了补偿,李海也就不多说什么。

等了一会儿,艾达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我的人马上接你来医院,你上他们的车,你那边尽管放心,不会再有人接近那座别墅的。”停了停,她有点闷闷的补充了一句:“你这部电话很有趣!我查了一下,什么都查不到,应该是使用了特殊保密模块的定制手**?我想提醒你,我们的对手凶残而又狡猾,你不要轻易相信旁人!”

“有劳了!”李海随口敷衍,心里却也有点怏怏,自己的底蕴,和这些传承数百年的大财团大组织比起来,还是差得远啊!第八百六十六章完

:两章完成,大家晚安——话说年味越来越浓了,码字的心情也越来越淡了。。。

第八百四十七章 盛气凌人

第八百六十七章

刚回来又要出去,李海总是要对这屋里的女人们交代一下。好在,经过了大西洋号的惊悚事件之后,即便是原本处于和平环境下,对于这类事件没有很敏感的朱莎和朱贵樱,也都能够接受。而且,李海也很安慰她们,告诉她们,现在外面有法国最精锐的反恐部队在守卫着,到了明天,就回到大西洋号上去住着,那样更加安全。

对此,她们也都很容易接受,相比这个新来乍到的度假别墅,还真的是大西洋号更加能给她们安全感——其实说白了,这安全感还是从李海身上来的,大西洋号是他的船,有他坐镇,自然就让人更加信任和安心了。

不多时,艾达所说的警车,已经来到了别墅门口。艾达从车上走下来,站在别墅门口,看着好几个美女将李海送出来,那依依不舍的样子,看得她眼睛一个劲地眯缝着。李海上了车,才看到她的眼神不大对劲,奇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艾达哼了一声,却没搭理他,转头去吩咐手下:“开车,马上去医院,注意别让记者拦住了。”李海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既然艾达不说,他也懒得问,这女人和塞琳娜是一伙儿的,天晓得她背后的人会交代她什么?倒是艾达所说的话,让他有点在意:“现在岛上的记者很多?”

艾达有些悻悻地道:“还不是因为你!这次的大西洋号事件一出来,有几十家媒体过来采访,等到西蒙的丑闻一爆出来,立刻增加了十倍,有几百家媒体蜂拥而至;昨天一大早,你和那位赵小姐的视频在网上爆出来以后,又多了十倍,现在岛上的媒体足有几千家!我从来不知道,居然有这么多媒体能来到大溪地,恐怕只有奥运会才有这么多的媒体关注吧?”

几千家媒体!李海也震了一下,他第一反应就是,给伊丽莎白开价的那十亿米元,看样子真的不是在乱开啊!当然,这是钱神用钱眼估出来的价格,本来他也是深信不疑的,只是一直不知道到底值不值,值在哪里。现在可算是明白了,果然自己要是没有神通在身,真正的水平还是不如威廉和伊丽莎白这样的大家族传人,这次事件的价值,他们看得比自己更加清楚。

如今这个年代,已经是彻底的注意力经济,在海量的信息之中,谁能更有效地吸引广大公众的注意力,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来吸引金钱。像大西洋号这样一次耸人听闻的事件,如今走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任何人所能操纵的了,手中握着最多资料和筹码的李海,才是如今局面的最大主宰。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李海不禁更有信心,一定要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将自己的敌人都给拍下去。

车子走出不到一公里,李海已经发现了路边很多人,要么是在车里,要么是在路边搭着帐篷,对着往来的车辆咔咔拍,想来是记者们在奋力寻找新闻素材吧?刚才艾达来接自己的时候,是直接把车子停在了别墅的门口,李海一出来直接就上了车,没有给外界拍摄的机会,否则的话,恐怕这大晚上的黑暗,也挡不住记者们无孔不入的摄像器材和伟大的八卦精神。

艾达指着车窗玻璃上贴着的膜,悻悻地道:“看见没有?现在我们所有的车辆,都贴上了这种单向透光膜,让外面的人看不到车里的情形,更加没有办法拍摄。否则的话,我们警方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透明,对外播出去的。现在这么多媒体都在这里,我们也没办法控制住局面,甚至想要组织新闻发布会,控制住对外发布的信息水平和规模,都做不到,假如要是强行制止他们的话,所有的记者都会表示不满,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安抚住。”

李海听到这里,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果然艾达续道:“待会到了医院,会有警方的高级官员和你会谈,商量大家如何合作的问题,新闻控制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李海,你要明白,现在局势对于法国警方来说,也很糟糕,一个这样的丑闻爆出来之后,假如没有相应的正面新闻去扭转形象,这对于法国的国际形象都是很大的损害!我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双方的合作,对大家都有好处,而不是谁来求着谁。”

李海干笑两声,点头道:“我明白,我明白!要是有记者采访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说,当时我之所以单独潜回船上,去对付那些恐怖分子,是因为你们法国警方反恐不力效率低下的。”艾达很是恼火地瞪了他一眼,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李海当时就受到了警方的监视,监视者还是她本人呢!这种事情要是说出去,法国警方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见艾达脸色难看,就连司机都在从后视镜里盯着自己,目光很是不善,李海心里可痛快多了。说真的,当时看到大西洋号被劫持,本地的警方却那种遭瘟一样的态度,他这股火一直憋着呢!即便是用神力迷惑了西蒙,让西蒙自首,也是有很大的出气的成分在里面。现在看这架势,自己似乎变得更加重要了?这样子的话,自己和警方的交流立场,貌似要做一点小小的调整呢——

医院。这里李海也来过了一次,可是这一回来,环境和上次大不相同,到处都是如临大敌的警员,还有装甲车在路口驻守,天上不时有直升机飞过,探照灯明晃晃地在四下里晃悠,时不时就能看到几个穿着黑衣带着面罩的特种兵,全副武装地在黑夜中一闪而过,不晓得去干什么。李海大开眼界,口中啧啧赞叹道:“了不得了不得,这样的戒备,就连我想要溜进来,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啊!”

艾达似乎有点麻木了,对于李海这阴阳怪气的话,听到了也权当没听到,倒是那个司机,心中很是不忿,在车停下来之后,看到李海伸手推开车门,都要下车了,脚下忽然一松刹车!他的油门就没完全松开,刚刚是全凭刹车在停车,这么一松,车身顿时猛然前窜了一下,随即又在刹车的作用下停了下来。换做是平常人的话,这一下就能给摔一个大跟头!

艾达坐在车里,还没打开车门,被这一下子给吓了一跳,因为李海刚刚已经一条腿站在地上了,身子一半在外面,一半在车里!要是措手不及,被车子这么一拖,搞不好要摔个七荤八素唇破血流呢!她狠狠骂了司机一句,匆忙拉开车门跳下去,想看看李海怎样了,却不料见到李海从容不迫,从车身的另一边绕过来,衣着整齐面色如常,脸上还带着笑:“这位司机师傅真是了不起,他怎么知道我下车的动作很快呢?要是我遇到的司机都这样,我平时上下车就能省下不少时间了。”

艾达哑口无言,那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也有点傻眼,敢情刚才那车子的一窜,李海已经抢先下车了?且不说他的动作怎么能这么灵敏,对于这种突发事态,他的反应怎么能这么快?甚至不远处,几个带着面罩的特警,也在窃窃私语,对李海指指点点的,显然也是在议论他刚才下车的动作。

李海优哉游哉,看了一遍周围的环境,这里应该是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的一角,自己上次来的时候,都是蹭的艾达的车,没进过这里。现在这一片停车场已经被警方严密地**起来,除了警方的人之外,看不到任何旁人。而那些特警,装备也很豪华,手中的枪都是自动武器不说,甚至还有枪榴弹和火箭筒的配备!连编队,也是特种部队标准的四人编组方式,要不是面罩并不是那种黄色的玻璃,李海都会以为这就是自己很好奇的gign了。

电梯口,有两名穿着西服的高级警员,正在等着李海,俩人走过来,对于刚才的小cha曲视而不见,一脸笑容地向李海伸出手来,嘴里叽里呱啦说着法语。李海也是满脸笑容地握手寒暄,他说的当然是中,那两个法国警员也听不懂,大家鸡同鸭讲,彼此彼此。幸好有艾达在翻译,总算是能沟通。

进到旁边一间收拾出来的屋子,两名警员很爽快地表示,假如李海确实能让叶莫夫醒过来,说出他背后的指使者的话,那么李海就可以拥有随时和他沟通的权力,当然必须是在警方的监管之下。这也是应有之义,李海表示理解和接受,确实要解决问题,绕不开法国警方。

不过,其中一个警员,跟着就说了一堆话,然后看着艾达,要她翻译。李海看到艾达的脸色有点不大好看,就知道那家伙说的话,恐怕是有些为难。他也不在意,法国佬的德行,他早就听说了,巴黎的戴高乐机场,在华人当中早已是臭名昭著了,便伸手示意艾达照样翻译就是。

艾达有些担忧,却也没办法,她在这里,层级还差得远了,假如不是塞琳娜背后托人说项,还有她曾经上过船,是这一次警方力推的女英雄的话,她现在连坐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翻译不翻译,轮得到她决定吗?“李海,这位塞伯警官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够配合警方,证实那位叶莫夫的证词,其内容是说明警方在这次事件中是竭尽全力的,立场也没有问题,此外,也需要你本人,对我们警方的形象进行一番维护,具体的说辞,还有对外发布的渠道,我们警方的新闻部门,会和你沟通。”

饶是李海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此时还是听得心里冒火,和警方的新闻部门沟通?这说的好听,其实就是要自己管住自己的嘴巴!第八百六十七章完

第八百四十八章 不速之客

第八百六十八章

从李海心里说,他不想和警方把关系弄僵了。且不说那些操作上的问题,单单自己眼下的处境,面对强敌,又毕其功于一役,就不能再到处树敌了。可是法国警方这种要求,他真心没办法接受,这根本就不是斗气的事儿,而是他如果在这里就退让了,将主导权拱手交给警方的话,以后自己要怎么取得警方的合作?从一开始,双方的地位就不平等了!

看着对面两个笑容可掬的警员,李海很想抓起桌上的热咖啡,朝着这两张恬不知耻的脸泼上去,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本地警方的高级警官竟然和恐怖分子有勾结,而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警方的一句道歉的话,反而一上来就对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他按捺住心中的气愤,脑子飞快地转动着,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次的袭击事件,我是最大的受害人。警方如果需要我的合作,我也可以考虑配合,但是有个前提,那就是警方也应该给与我合理的地位,将我纳入到本次袭击事件的后续处理工作之中。如果不能充分体现我的诉求,那么我也只能自行其是,运用我的资源来维护我自己的利益。”

艾达似乎有点想要翻白眼,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出现了!老实说,之前她已经向这两个法国特警总部的高级警官,说明了李海的情况,告诫他们,李海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最好是大家能平和相处,友好协商,谁知道这两个白痴,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打算,还是直接高压过来。她犹豫了一会儿,在那两个警官的目光催促之下,还是翻译了出来,当然措辞较为委婉了一点。

那两名警官听了,笑容登时为之收敛,之前和李海说话的,名为塞伯的警官,很急很快地说了一堆话,艾达也麻木了,随便你们怎么吵吧,翻译就干翻译的活儿:“李海,塞伯警官说,你作为平民,有义务和警方配合,以便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如果你不配合,警方有可能追究你在大溪地岛上的一些犯罪行为,比如你袭击警方人员,还有购买武器弹药等行为。”

威胁我?李海不怒反笑,他伸出手指,点了点那塞伯警官:“看来你根本就没搞清楚状况啊!我告诉你,有本事你就抓我进去,外面的所有记者,马上就会铺天盖地的报道,我作为受害人,因为不愿意粉饰太平,不愿意为法国警方做伪证,而被陷害入狱!来,抓我啊!抓了我,看是我先上法庭,还是你屁股下面的位子搬家!”

在看到了这次大西洋号事件,所引发的全世界媒体的报道热情之后,李海是越发地有恃无恐了。对于国外的民选政府而言,丑闻就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像西蒙这样的事情,要是发生在法国本土的话,不管怎么擦屁股,都得有部长级的高官为此引咎辞职。即便是在海外领地,大溪地这样的旅游胜地对于法国也非常重要,要是丑闻被扩大,上升到了政治范畴的话,被反对党拿来当成武器,弄不好政府都要为此总辞职,这不是危言耸听!

塞伯警官听了艾达的翻译,顿时火冒三丈,拍着桌子就要开骂,却被另外一个警官死拖活拽给拉住了,这谈话自然也就无法继续,艾达拉着李海到隔壁的一间房子里去,叫人送来一杯热茶,让他冷静一下:“你也稍微冷静一点,你毕竟是来要求警方合作的,是不是?闹僵了,对你也没好处。”

李海倒是笑嘻嘻地,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我很冷静啊,只是那位塞伯警官没搞清楚状况,也没搞清楚我是什么人而已。还有,这种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手法,实在是太老套了,我怎么说也是个学法律的,还能不懂这点伎俩?艾达小姐,我和警方之间,当然是各有各的立场,谈判么,就是要好好谈,求同存异,不能说一上来,就要全面压倒对方,那算什么,我是来摇尾乞怜的吗?警方之中,你应该是我最合适的代言人,麻烦你去,把我的立场跟他们好好说说,要是实在不能接受,我也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大不了,我回头想办法把叶莫夫给弄出来,单独做个访问,发给全世界的媒体,你看怎么样?”

艾达吓了一大跳,李海要是真的这么干了,那就不是怎么样的问题,法国警方好几年都抬不起头来做人了!当然这事儿也牵扯不到她头上,她怎么说也是这次袭击事件中,警方的女英雄,说不定还能得到些好处,可是闹成这样的话,对谁有好处?只有那些恐怖分子的背后指使者会偷笑吧。

她转身就出去,想来是去将这些话向上级转达。李海倒是有点惊讶,艾达居然没有质疑他有没有这样的能力,看样子是因为知道,李海之前就曾经接触过叶莫夫,而且令她没有得到任何线索。说实话,李海要是真的想这么干,也有点挠头,现在警方对于医院的守卫,真的是严密异常,就算他用上隐身诀,这诀窍也只能用在他自己身上,要怎么把叶莫夫一个大活人,从这么多警员的眼皮子底下给弄出来,也是个大问题。

——多一句嘴,隐身诀不是隐身咒,这属于法诀一类,即便李海现在用,也是用神力来模拟法力,才能使用法诀。所以,他没办法让叶莫夫也变得隐身,这不是金刚不坏身神符,符画出来,就可以到处贴到处拍,贴上去就管用的。

坐在屋子里等了一会儿,艾达那边也没有回音,李海等的有点不耐烦了,自己拉开门走出来,透透气。门口站着两名警员,一看到他出来,都是有点紧张地看着他,李海看这架势,估计也不会允许自己在医院里随便转悠了,他和这俩老外警员也没法沟通,只好就站在门口东张西望。

这里是警方的控制区,本身还是医院的一部分,旁边应该就是救护车进出医院的一条通道,如今算是被警方给征用了,以便避开记者和可能的不轨分子的耳目,直接运送人员或者货物进出医院。所以道路中来往的车辆和人员,都相当频繁,而且大多都戴着面罩,穿着黑色的衣服,放眼望去全都是一模一样的人。

李海的眼神和记忆力,都属于人形自走电脑级别的,眼光一扫,就是全景记录模式,甚至于他还随便挑几个出来,用钱眼观察一下,看看他们头上有没有估价,身上的装备价值多少。看了几个也没有什么异样,眼见艾达从走廊的另一头快步走过来,大概是有了结果了,李海看着她露出笑容,忽然脸色一变。

在艾达过来之前,有两名警员,进入了走廊边的一个房间,大约有两分钟左右,此刻正从房间里出来,依旧是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这两个人,正处在艾达和李海的中间,距离李海大约有十五米左右,而艾达和他们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三米之内,眼看就要从他们身边经过。

换了任何一个人,都看不出这两个人有什么异样,唯有李海,凭着他超人的形象记忆能力,瞬间就看出了异样,他将脑中刚才所记忆的图形,和这两个刚走出来的警员一比对,马上就发现了不同,虽然骤眼看过去很是相似,但是这分明是不同的两个人!也就是,在这两分钟里,刚才进入房间的两名警员,已经换了人!李海确信自己没有闹出什么乌龙,因为那两名警员身上的编号,还是一模一样的,就是之前进房间的那两名警员身上所有的!

这是潜入进来的不轨分子!李海不动声色地将目光定在艾达的身上,看着她从那两名警员身边经过,那两人并没有什么异动,只是其中一个的目光在艾达的身上掠过,似乎很是欣赏她的身材。然后,当艾达从他们身边走过,走向李海时,那人的目光,也跟着艾达转向李海这边,双方的目光,不经意地碰触在了一起。

瞬间,那人的眼中暴起一团光芒,那是发现了有价值的目标的眼神!李海一看就明白,这个人肯定是见过自己的资料的,但是他应该不会是直接冲着自己而来的,在来的的路上李海很警觉,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的迹象。那么,这就应该是冲着叶莫夫来的。

首节上一节484/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