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491节

伊丽莎白想了半天,最终还是被李海说服了,主要是,她也不甘心就这么空手而归,让凯继续潜藏。看着李海打了电话,约一个叫阿财的人出来见面,伊丽莎白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你现在的状态怎样?我知道你很强,不过能从那些阿尔法成员的突袭之下生还,还毫发无伤,这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还要趁这个时间进行反击,你的身体和精力能否支持?”

李海心说这事不好解释啊,我只要有神力就可以一直不睡觉保持最佳状态,这种事我能告诉你吗?他只是摆了摆手,忽然笑了起来:“伊丽莎白,你在关心我吗?你放心,我可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我的眼睛到现在还酸痛,一睁开就想流眼泪!这口气不出,我可是连觉都睡不着!”

听到李海调笑,说自己在关心他,伊丽莎白平时是绝对不会将这种话放在心上的,和男女感情有关的那根弦,在她心里早就崩断了。可是现在,她竟然觉得自己有点窘,似乎有点类似于害羞的情绪?她心里有点乱,转过头看着车窗外,不说话,心中有一些念头,是她早已忘却,甚至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有这类念头的,现在居然又冒了出来。

李海却没想那么多,在他眼里,伊丽莎白基本上就跟那位终极者三里面的大反派机器人差不多,虽然外表美艳性感,内心却实实在在的是个机器人,根本就没有人类的感情和反应,一切行动都是基于利益的考量,这种人,李海怎么可能将她当成一个正常的女人?

他看着前路,忽然招手示意:“停车,就是他!”车子停在街角,李海独自一人跳下车来,走过大约二十米,转过街角,从背后拍了拍阿财的肩膀:“嘿,等我很久了?”

阿财吓了一跳,反应很大地跳起来,看到他的脸,还有他身后空无一人,才松了一口气,埋怨道:“被你吓死啊大佬!我现在可是慌得很,你那些钱不是好赚的呀,要是大耳窿知道我反水卖了他,他还不找人砍死我!”

李海笑了笑,当阿财提起大耳窿的时候,他已经用钱眼在观察,发现阿财的头顶并没有新的估价出现,就可以确认,阿财虽然名字很爱财,不过在这件事上却没有试图吃两家,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因为怕两头落空,还是真的聪明到不捞这种钱?“大耳窿,就是你说的那位老大?走,到我车上说。”

一手拉住阿财,他身后的酒吧门里,马上就冲出好几个人来,基本上都是熟面孔,上次在码头,有份参与阿财和李海的交易的几个人,都在其中。这恐怕也是阿财害怕被人设下圈套,所以约在这里见面。李海不慌不忙,也不多废话,一点神力冲进阿财的灵台之中,他马上生出一个念头,跟着李海走似乎还有利可图!便就不再挣扎,还回身朝着几个同伙挥手:“你们在这等着,我和这位大佬有生意谈!得了好处自然分给你们呀!”

李海拖着他,走到车边,阿财马上眼中金光乱冒,这辆车可不是凡品!克莱斯勒公司专门为米国国务卿生产的防弹专车,就是这一款,现在成为了米国上流富豪的追捧之物,伊丽莎白来的时候就带了一辆,一般人还真未必能看出这车的牛叉之处,阿财却是混子中的高富帅,平时最爱研究这些富豪专用的奢侈品的,大溪地又是土豪集中地之一,这些飞机游艇豪车什么的,阿财见的还真不少。

一看到这种车,阿财更加老实了,确切地说,他已经在盘算,要怎么从李海这里再赚一票,这位当真是极品土豪啊!等进到车里,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味一下这传说中的豪车里的内饰,就被伊丽莎白晃得呆呆愣愣,看李海的眼神都不大对了,这位年轻的华人土豪,拉仇恨的手段未免太高超了吧,如此香车美人,自己真是做梦都梦不到啊!却不知道,这车和美人,都根本不属于李海,李海只是狐假虎威而已,或者也可以说,李海是吃了一回伊丽莎白的软饭。

李海坐下来,看到阿财盯着伊丽莎白快要流口水的表情,心中暗笑,这下子自己想要得到他的配合,估计会很简单了,就不知道伊丽莎白会不会暴走?“好了,阿财,现在我想知道,我怎样可以和大耳窿好好谈谈?”第八百八十一章完

第八百八十二章 意外的熟人

第八百八十二章

确切地说,李海真的是沾了伊丽莎白的光。这女人全身上下都是没有牌子的私人订制货色,连头发都是国际顶级理发师,贝弗利山的克里斯托弗大师亲手打理的,举止中透出良好教养和顶级贵族生活的气韵,再加上这辆身份和价值并重的克莱斯勒国务卿级防弹专车,这中间包含的钱神神力可不少!

很多人,一旦接触到这种生活方式,往往都会目眩神迷,不自觉地改变自己的姿态和神情,做出许多连自己事先都想不到、事后回想也会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来,其实,就是因为这种生活方式中,包含着巨大的钱神神力,会影响到人的神魂,令人变得异样起来。还有一种,那些身居高位的官员,起居八座官威十足,也会令人感到局促,那就是权神的神力在起作用了。

有伊丽莎白这种现成的冤大头可用,李海当然要省着一点自己的神力了,反正也没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沾了她的光的!在阿财的点头配合之下,一行人分乘几辆车,来到大耳窿最常待的一间酒吧。这里也是大耳窿自己的产业之一,谁都知道要找大耳窿,来这里最方便。

“大耳窿放出风来,谁要是知道了大佬你的行踪,就到这里来报告和领赏,不过这家伙没档次,出手太小气了,一条得到证实的情报,他只给三千米元,跟你大佬怎么好比?”阿财笑得金牙冒光,他从李海这里赚了可不少!当然,他更有信心,这次帮李海来找大耳窿,他的收获也不会少。

李海点了点头,心说你从我这里赚的确实不少,二十万米元呢!他让伊丽莎白在外面等着,拿了一个特制的迷你通话器塞在耳朵里,好像一个蓝牙耳机那样,实则这通话器直接就可以当电话用,只是范围有限。检查过通话状态良好,伊丽莎白这里可以清楚地听到他听到的声音,李海便和阿财俩人一道下了车,朝着这酒吧走过来。而伊丽莎白,则带着一众手下在附近找了个停车场隐蔽起来,等候李海的消息。

阿财和李海走到酒吧门口,就被两名膀大腰圆的保镖给拦住了。这俩保安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海,看出他气度不凡,也不敢造次,却对着阿财很是轻蔑地笑道:“阿财,你这是又傍上哪位大佬了?”

阿财挺胸叠肚,做出很得意的模样来:“这位大佬想找龙哥谈一笔生意,我也就帮着跑个腿。龙哥这会儿方便不方便?青头,你可听好,这笔生意至少有七位数美金的赚头,赶紧去找龙哥报告去!”他也不知道李海要做什么,只是本能地吹牛罢了,反正在最底层的人,吹牛是最平常不过。至于什么龙哥,当然就是指的大耳窿。大耳窿在南方的方言中,指的是靠放贷为生的人,阿财自然不能当着他手下的面,直接叫他大耳窿。

那青头听说有七位数的赚头,也是眼睛放光,这笔生意要是成了,龙哥怎么说也要给他打赏几个吧?忙颠颠地进去报告,另外一个也是看的眼热,凑过来想要和阿财说话,阿财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这人名叫渣冰,一边和阿财哈拉,一边暗中打量李海,忽然间脑中一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来,脚底下就不由自主地朝门里磨蹭。

李海一眼看出了他的小动作,心中一动,便反应过来。那位大耳窿在找自己的行踪,肯定是将自己的照片散发出去,让各路牛鬼蛇神见到自己就能辨认出来。这个渣冰,身为大耳窿的手下,当然也是见过自己的照片的,现在大概是认出来了。李海当然不能让他随意进去乱讲话,揭穿了自己的身份,让大耳窿有了准备,万一他知道很多自己的事情,直接跑了怎么办?这里是他的地盘,大耳窿就是地头蛇中的老大,要是他一心想跑,自己想抓他还挺费劲的,更重要的是有可能打草惊蛇!

便一伸手,本来他和这渣冰之间,还隔着一个阿财,距离也远比一个人的手臂更长。可是李海这么一伸手,随随便便就摸到了渣冰的肩膀上,接着渣冰就脸色一变,眉花眼笑地看着李海,就好像看着一堆钱一样——事实上在他的眼里,此刻李海真的就是一堆钱。

看到渣冰一个劲地傻笑,阿财也是不明所以,只是对李海的敬畏更多了几分。有渣冰放行,俩人也不等青头回来了,就这么直接进去,渣冰还颠颠地在前面带路。酒吧里光线暗淡,李海跟在渣冰的身后,别人也不来多看他,根本想不到那位大耳窿悬红追查行踪的人物,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大耳窿的亲信手下领着!

一直走到最里面,不出李海所料,是一块小型的赌场:这也是应有之义,大耳窿是靠放贷为生的,自然开赌场来的最方便,否则他哪里来那么多要借钱的客户?这里是大溪地,旅游胜地,又不是那些贫民集中的地方。

赌场里乌烟瘴气,吆喝连连,人人都处在亢奋状态,李海再稍微发出一点神力,让这些赌徒更加疯狂,根本就没人多看他一眼。青头在赌场门口见到几个人,他还不明所以,不过看到渣冰一脸傻笑,大家都是熟的不能再熟了,青头一眼就看出渣冰这肯定是捞到好处了!心中不由得大悔,早知道这位大佬这么大方,陪着他说话就有好处,自己何必跑腿报信?直接领着这位大佬进来,岂不是好处都归了自己了!

他存了这个心思,便和渣冰抢着带路,都不管李海为什么就这么进来了,反正大耳窿也是让自己带这位大佬进来,不是吗?一时间他就疏忽了,因为刚才见到大耳窿的时候,大耳窿是吩咐他,在进赌场的时候,要发个信号,让他有所准备,知道人要到了!

这一个疏忽,直接导致李海进入大耳窿的办公室时,大耳窿还没有做好准备。于是,当李海看到大耳窿本人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什么大耳窿,竟然就是王龙!正是羊城王家第二代的老大,王虎和王豹的长兄,也是这一代中硕果仅存的一个!上次王豹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之江制造了恶xing犯罪事件,事后王家因此而遭受了灭顶之灾,几乎被连根拔起,就连王家的老头子也自杀身亡,王龙却因为事先就在国外,而逃过了一命。李海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王龙!

王龙此时正坐在大班椅里,身后站着两名保镖,手中都提着枪,却没料到李海没有任何信号,就直接闯了进来,愕然回望,恰好和李海视线对上,脸色骤然发白,李海怎么会就这么冲到自己的面前了?自己的手下都是吃屎的吗!这里见过李海的照片的人,足有上百号人吧,李海难不成是隐身进来的吗!他可是深知李海的身手,在羊城的时候就能和他请来的顶级杀手叶莫夫和塞琳娜打得难解难分,现在貌似又更加强大了,他自己孤身一人,面对李海还能有什么还手之力?

到了这里,李海就放手施为了!一脚踢上门,双手挥舞之间,青头和渣冰就直接倒地不起,李海顺便从他们怀里摸出两柄短刀来,脱手飞出去,将王龙身后的两名保镖放倒在地,随即飞身过去,掐着王龙的脖子将他提起来,哈哈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王先生,你说是不是?”

王龙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也就不再费事了。他本来就不是能打的那种,比自己的两个弟弟要差远了,可是两个弟弟都死在了李海的手上,他还能有什么能为?眼睛一闭,直接就等死了。

但,没等到死亡,却被李海放开了,他睁开眼睛看着李海,随即明白过来,冷笑道:“别做梦了,行姓李的,我们一家和你仇深似海,你要杀就杀,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李海却不慌不忙,示意阿财看住门,也不管阿财吓得面如土色的,自己在王龙的桌子上找了一盒雪茄,点着了美美抽上一口,才道:“别死撑了,王先生,你能活下来不容易,王家还指望你延续香火吧?我告诉你,你能活下去的,只要你能跟我合作。你应该知道我要什么!老实说,要是我愿意对你放手,别人也不会来跟你不依不饶的,你说对不对?”他是胸有成竹,因为王龙其实不想死,他头顶甚至有个价码,那是他愿意合作的心理价位!当然这个价位有点高,李海也不想那么没技术含量,不过至少有了这个价位,就说明事情总是可以谈的嘛。

在他意料之中,王龙沉默半晌,也拿了根雪茄点着了,抽了几口,方道:“你保证,我这次跟你合作,以后不会派人追杀我了?我们王家和你的恩怨,一笔勾销?”

李海笑了起来:“一笔勾销,包括你们和王韵的任何联系!听清楚了,是任何联系!”他也是顺便还个价,谁知道却看见王龙头顶上的估价,瞬间少了一大块,大约相当于几十亿人民币的样子。李海想了想,马上反应过来,这不就是王韵和伍芊芊现在的大体身家吗?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敢情王龙是得到了来自别人的承诺,许可他索取王韵的财产!不用问,到此可以确定,给他发出指令的,非程卫国莫属!程卫国啊程卫国,为了对付自己,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第八百八十二章完

:拜年回来晚了,赶着更新两章,给大家拜年,祝大家马年大吉,马上发财!晚安!

第八百八十三章 墙头草的抉择

第八百八十三章

勉强按捺住心头的愤怒,李海知道,愤怒只有在能够发泄出来的时候才有意义,别的时候,都只是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而已。此时他需要的是冷静的头脑,因为敌人正在凶猛地扑过来,想要将他撕成碎片!

本来,他只当是本地的一名老大,接受了凯或者是程卫国的转托,在大溪地当地搜集他的行踪,还有些别的情报。这种方式很普遍,他也知道在地下世界中,经常都是认钱不认人的,本地的地方大佬和自己无亲无故的,收钱办事最寻常不过。所以李海今天来之前,只是想要从这里得到些线索,同时试试看能不能利用自己的神通和神力,将这大佬的立场扭转。

没想到的是,这位所谓的地方大佬,竟然就是王龙!自己和王家,那真可以说是仇深似海,王龙两个弟弟,全都是死在自己的手上,连他老子也受到牵连自杀,辉煌一时的羊城王家灰飞烟灭,这基本上都可以说是拜自己所赐。要不是神力告诉他,王龙确实有心接受自己的出价的话,李海真的无法相信自己和王龙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现在,王龙既然放弃了一大块利益,他的心理价位降低了很多,这说明他是真心不想和自己为难了?李海犹豫了一下,没有马上就自己通过钱眼看到的,王龙的心理价位给报出来,而是迂回试探道:“告诉我,你的命令或者委托,是从谁手上得来的?”

王龙冷笑:“好吧,这一条算是我免费奉送,你应该心里有数,能找到我,又跟你有仇的人,还能有谁?当然就是你的好老板程先生了!说实话,要我一点都不想跟他合作,当初豹子要不是被他那个弟弟蛊惑,也不会不顾一切地跑到之江去杀你。结果呢?豹子他们全都死了,程卫国那宝贝弟弟却还是安然无恙,一根汗毛都不少!后来对我们王家动手的,也是程卫国的人马,这混蛋,可真是不留情!李海,你自己说说看,你是为了他出生入死吧,我们王家这么大一块肥肉,程卫国一口吞下去,有没有分给你一点半点的?”

李海哼了一声,那次,就是他和程卫国决裂的开端,程卫国没动他,已经是力有不逮的,哪里还会把铲除王家所得到的好处都拿出来给他分润?倒是王龙这番话,让李海明白了一些他本来没想到的事,那就是相比起他自己来,王龙对于程卫国的恨,恐怕还要更强几分。不过,既然如此,王龙又为什么愿意接受程卫国的请托,来和自己为难呢?王韵的家产或许是一块诱人的饵食,但这显然不是全部的筹码。

听到李海提出这个问题,王龙也知道,要是不能让李海信任,今天他八成就不能走出这个门去了。他丝毫没有武力反抗的想法,他的两个弟弟,不管是王虎还是王豹,武力都远远在他这个大哥之上,却全都死在了李海的手中,听闻还都是李海亲自动手的,他又能成什么事?混江湖的人,最是实际,况且他也不觉得自己有和程卫国讲义气的理由:“其实很简单,要是能干掉你,程卫国就允许我回国,允许我们王家继续在国内活动,当然免不了要当他的狗了。说起来,我们王家,原本就是给他们这些大佬当走狗的,倒也不算什么大事。当然,你死了,我妹妹除了回我王家,也没人能护得住她,她的家产多半是要交给我的。”

说到这里,王龙忽然很诡异地笑了笑:“我估计,王韵就算是交出所有的财产,恐怕也还不够,她还得伺候伺候那位程二少吧?嘿嘿,程卫国确实是个牛逼人物,偏偏有这么个弟弟,我看他迟早就完蛋在他这个弟弟身上。”

李海心中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他的理智告诉他,王龙是有意在挑拨自己的火气,让自己和程卫国杀得更激烈一点,这样对于他才更有利。但是理智的另一面也告诉他,王龙说的不错!程潜对于王韵的觊觎,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就在过年的时候,要不是自己及时从京城赶回来,他就连下药的手段都涌用出来了。

就在刚才,自己出门之前,王韵还坐在自己的怀里,告诉自己她的一番心意,她是真的全心全意依靠着自己,将她自己,还有女儿的幸福,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了,甚至毫不奢望能在自己心里占据多大的位置!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面对世间这许多的豺狼?

李海深吸一口气,硕大的雪茄在他嘴里,烟头陡然变得无比明亮,一直烧了一厘米多才停下来!王龙暗自惊喜,惊的是李海的气息悠长,显然是练得有特别的功夫,自己没有莽撞还是对的;喜的是,自己的挑拨果然有效果,看来李海对于王韵的在意程度,还在自己意料之上!他不由得想,自己和王韵的兄妹关系,是不是值得好好利用一下?当然,这还得看李海和程卫国之间的交手胜负。

王龙等李海吸完了这口气,态度又是一变,道:“我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你有把握,我还是愿意站在你这一边。李海你这人吧,不管怎么说有一样好处,你还年轻,手还没有那么长,暂时你都伸不到羊城来,你的根基,也只是在之江罢了。我要是能回国,就还有机会重建我王家的基业,到时候你要是能护住我,自然会让你满意的。我王家的百年基业,不是那么容易铲除干净!”

“就这么定了!”李海略一思忖,就点头答应了王龙的要求。他明白,不管王龙现在说得漂亮还是难听,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实力才是硬道理,打赢这一场,至少让程卫国不敢再对自己下手,自己才有资格接受王龙的投诚。“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如果你得到另外我的行踪,要向谁报告?以程卫国的作风,应该不会让你直接向他报告吧?”

王龙笑了笑:“你说对了一半,程卫国确实没有给我直接下命令,也不会接受我的直接报告。我的消息,是给这里的一帮外国人的,我专门有一部手机,只能用这部手机来给他们联络,也只有我的指纹才能开机,每次通讯,我都必须使用一个随机的密码,得到验证之后,才能通话。”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样子挺丑陋的手机来。

李海此时,已经用清心咒让自己冷静下来:“我要见到这个外国人,活的,越快越好,你来安排!”他并没有说什么条件,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王龙既然选择了和自己合作,他就要抛开过去的一切,尽力而为,否则自己站在这里,他就过不去这一关。

王龙也很爽快地一摊手:“这我可没办法,那帮外国佬过来的时候,是我去接的船,他们船上可有很多重武器!人倒是不多,二十几个,可是看那架势,几百上千人过去也是送菜的份儿。你倒是能打,可你能打二十几个吗,还得不让他们跑了,还得不让他们泄露风声?”

首节上一节491/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