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510节

那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决心,他们齐齐并肩,把李海的去路挡了个严严实实!只听噗的一声,李海手不动肩不抬,就连碰撞时发出的声音都只是一下而已,两个年轻人却是站立不稳,噔噔噔地倒退了好几步,脸色都是难看无比,这一下碰撞,他们可是两个对一个,还吃了这么大的亏!李海身上传来的力道,简直就是不可抗拒一样,可是他脚下的速度很慢,还是步行的范畴,本身的体重也不是很重,这不科学啊!这真的是名符其实的不科学,决定撞击时力量大小的两个变量,从物理学上来说,不就是速度和质量吗?

两人一咬牙,就要出手,那中年人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再上了。李海头也不回,就从两个人中间走了出去,一直走出虚掩的门外,顺手带上门之前,忽然回头笑了笑:“老爷子,我这可是敬老尊贤,不过你老这待客的礼貌可不怎么样,下回可不能这样了。回见!”

两个年轻人默默地又消失了。葡萄架下的老人,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是开心:“小李子家的孩子,挺好玩哈!”

老韩从他旁边的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走到老人的身边,微笑道:“这年轻人不错,我们昨晚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上的家的车,还是在这里才发现他的行踪,我这才赶来的。看样子,他和家应该没有达成什么一致,否则也不用走着出来了。老爷子,你看这小子还行吗?”

老头呵呵笑道:“不错不错,挺有意思的,本事是其次,这气度可不一般啊!话说回来,我老头子还很少这么没面子,等这回的事情过去,你和小李子再带他过来见见我,老头子非要收拾收拾这小子不可。”

听说他要收拾李海,老韩不惊反喜:“老爷子,这么说您是点头了?那我就操作起来了,还得先跟这小子通个气,夜长梦多啊!”老头却不理他了,只是挥了挥手,就站起来,摇着蒲扇出门散步去了,那样子就跟胡同里那些老大爷没啥两样。事实上,从头到尾,他也没有显露出任何过人之处。

老韩却是一脸笑意,冲着那中年男人点头示意,然后疾步走出去,上了一辆车,出去转个弯就开到李海的身边。车窗摇下,丛惠从司机座位上探出头来,对李海招呼了一声。李海惊奇了一会儿,才在丛惠的示意下上了车后座。

“丛姨,这位是?”李海很是惊奇,这大清早的,大家约好了在这见面是怎么的?问题自己可是藏在素座驾的后备箱里过来的,可谓是隐蔽又隐蔽啊,难不成变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还好丛惠给他解答了,带着埋怨和关切:“你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就敢这么进家的门?他们要是真的对你起了什么歹意,你也没什么还手的余地吧!我们的人发现了你在这里出现,,马上就通知我们,这才赶过来的。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在保加利亚时,整个代表团的总团长,具体职位就不介绍了,你叫韩伯伯吧。”

这又是打哪冒出个韩伯伯来?李海一头雾水,不过嘴甜不吃亏,叫就叫吧!再说,既然是去保加利亚的国内代表团的团长,可见此人在外交战线和情报机关中的地位都是非常高的,否则也没资格主持那么关键的战略xing谈判了。看样子,这次丛惠在外交和安全部门给自己找到的靠山,八成就是这位了。

老韩笑着点了点头,拍拍李海的肩膀:“行了,你就放心吧,这次你多半是没事了。程家那边,我们会去说通,让他们把基金会的股份都让出来,我们拿个大头,你拿个小头,也算是对你个人的补偿。我们这部分股份,会交给你这个后妈名下,到时候也由你来管理,怎么样?”

就这么简单?乍然听到这种话,就算是李海也要发一会儿楞。然后他才意识到,其实很多事情,难关都不在于事情本身,而是在于处事的人,找对了人就事半功倍,否则就迂回绕远,甚至迁延不决。他想了想,才道:“只能这样吗?程潜就没事了?”

老韩看着李海的眼睛,他忽然摇了摇头:“李海,你真的想要程潜的命吗?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服气,但是程潜毕竟是程家的小子,程老还在,程卫国也还在,牵连太大了。况且,你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程潜罪该万死,是不是?你要是一意报仇,这个我们帮不了你,也劝你还是量力而行。”

李海默然。他知道,有这种结果,已经算得上是相当完美了,毕竟以程家在国家的地位,过往的功绩,还有他们现在掌握的权力,都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像自己完全妥协。而程家名下,所持有的基金会的股份,以本身价值来计算,就有上百亿之多,假如计算基金会整个组织的辐射和影响力,那数字就更加庞大了!而且基金会对于程卫国来说,也不单单是钱的事儿,他派出那么多手下,在之江建立基地,显然是有所图的。现在这一切都半途而废,拱手让人了,对于程卫国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

但是,他依旧耿耿于怀,程潜做过的错事,就能不付出代价吗?不对,在程家来说,可以认为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了,他们不光低头认输,还吐出了手中的庞大利益。但是,程潜本人呢?他有为他所做过的事,受到任何惩罚吗?他会依旧逍遥,换个地方继续做他的纨绔,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捞钱就怎么捞钱,或许还会变本加厉,把从自己这里受到的损失,从别人身上捞回来。

不甘心啊!李海低下头,紧紧地攥起拳头,他要的,真的不是这些!虽然钱神已经是欢欣鼓舞,为了那么多的钱而欢呼,可是李海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快乐和满足。特权,永远都会存在,对于学法律的李海来说,亲身体会到这一层,真的是太难受了。

丛惠从后视镜里,担忧地看着李海。她算是了解李海的人了,这小子虽然年轻,可是真敢下辣手啊!想起他在欧洲雪山上杀人的狠辣,丛惠也不由得担心,万一李海一个想不通,真的非要杀了程潜不可,怎么办?或许他能杀死程潜,可是程家树大根深,是不可能放过他的,他李海也不可能在杀完了程潜之后还能独善其身,逍遥自在啊!

老韩也看着李海,他一言不发,甚至用眼神制止了丛惠劝说李海,他要看看,李海自己会做出什么抉择。

终于,当车子开出很远,李海把头抬了起来,神情平静,眼神坚定:“韩伯伯,我只有一个要求。安排我见一次程老爷子,其余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那些什么股份,谁爱要谁要去,我可以从基金会退出来,干干净净地放弃一切,只有这个要求。”

第九百二十三章完

:应酬,赶回来写了两章。。。抱歉了,大家晚安。明天见。

第九百二十四章 所谓人上人

第九百二十四章

见程老爷子一面?可以放弃在基金会的一切股份,甚至是现在的地位?老韩和丛惠,通过后视镜对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的惊讶。李海才多大岁数?二十一岁而已,大学都还没毕业,甚至再过几个月才大四而已。

这个社会,这个时代,人心已经浮躁得难以置信,许多年轻人一出来,就想着要发大财,想着要出人头地,什么钱都敢拿,什么地方都敢伸手。他们在学校里愤怒于社会上的种种丑恶现象,但是一旦轮到他们自己进入社会,到了那些位子上,有了机会,干出来的事情往往比他们曾经鄙视曾经痛恨的那些人还要离谱。

几百万,几千万,就足以令无数人疯狂了。而李海现在说要放弃的,却是一个掌控上千亿资产规模的基金会的总裁位子!老韩他们,是安全战线的老手了,负责外交谈判和暗盘交易无数,也曾针对李海现在的状况,做过推演,但是没人能想到,他能如此轻易地放弃这些东西。

老韩马上就想到,李海一定是所谋者大,才能不动心。可是,他放弃这些,是想要得到什么呢?难不成,指望用这些东西,来换取程家杀了程潜?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尤其他还是想要见到程老爷子一面。“李海,你要说清楚,你想和程老爷子谈什么?你也知道他老人家的地位,不是说一般人见就能见到的,尤其你们现在还是这样的局面。不要以为程老爷子对于你们现在的争斗一无所知,就算程卫国想瞒着,如今事情已经闹得这么大,整个高层基本上都知道了,他程卫国也不可能再隐瞒得住。”

老韩的言下之意,是让李海不要抱有什么幻想。国人常有一种情结,也就是所谓的青天情结,总指望头顶上会有主持公道的大人物存在,自己的苦难并不是没有希望的,只要找到了愿意主持公道的大人物,就什么都能解决。假如李海抱着这种情结,觉得或许程老爷子是被隐瞒的,自己到了他的面前将事情和盘托出,就能得到程老的支持,去压制程卫国和程潜——老韩心说,那你还是洗洗睡吧!

程老爷子,那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一生经历了多少风雨,几度浮沉,早就看破了一切,他会这么简单地帮你做青天?甚至你李海拿出来什么筹码,他也是看都不看一眼,该怎样就怎样,孰轻孰重,对于程老爷子这种人来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迷惑。特别是人老了以后,更加固执,更加难以被外力打动,李海凭什么能说服他?

这些话,老韩并没有一股脑儿倒出来。他也想看看,李海到底是什么想法。假如李海真的是抱着这种念头,去想要和程老爷子摊牌的话,老韩绝对不会帮他牵这个线,顶多也就是帮他挡着程家,让他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关罢了。甚至,老韩还会考虑,李海能不能继续坐在他现在这个基金会总裁的位子上面?要知道身居上位的人,绝对不是单纯享受的,多少惊涛骇浪时刻来袭,假如没有一颗玲珑惊醒的心,那还是趁早下去的好,免得招灾惹祸!

李海点了点头,道:“我只想让程老爷子看我一眼,就像刚才那位老爷子一样。”起初他不知道老韩就在那院子里,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老韩,在保加利亚的时候,老韩因为和李海的父亲一起主持大局,都没有在李海面前露面过。不过,老韩跟着他出来,这还能瞒得过李海的感官吗?一句话,就揭破了老韩和刚才那位老爷子之间的关联。

老韩混到这个份上,也是人老成精了,丝毫不因为被李海识破了自己的行藏而动容,道:“那你说说,刚才那位老爷子,是想要怎样?”

李海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家世普通,没有势力,也没有什么班底可言,孑然一身,就连现在这点小小的资产,也说不上有什么实力,一个风浪过来就打翻了,算不得什么。我唯一有价值的,就是我这个人。莫欺少年穷,我年轻,我有能力,而且是超乎常人的能力,程家想要从我手里捞到好处,或者为了一点恩怨就想弄死我,也得想想值不值得。我相信刚刚那位老爷子,就是想看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值不值得他关注。”

老韩不自禁地点头,李海这是看得透彻啊!这个社会,成功的道路有很多,成功的人也有很多,评价人评价事,标准更有很多种。但是,真正到了一定程度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会看人,会评价人,什么样的人能做什么样的事,几句话的交流,甚至看看言谈举止,就能看个**不离十。很多老辈人,判断一件事能不能成功,不是看这件事本身,更不会像现在的管理者那样,去看什么计划书,看什么ppt,他们就看人。你这个人,能不能成事能不能成功,能不能上到一定的层次,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真不是说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相面啊气场啊什么的,这就是阅历和经验。因为这个社会,不管是什么明什么科技水平,说穿了还是人和人的社会,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决定了一切,不会看人不会管人的,就只能一辈子被人管着。

古时候有句话,成帝王者,便是能屈天下英雄,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要想爬到那个至高无上的地位,很简单,那就是把所有人都踩下去;建国前重庆谈判的时候,两党的领袖见了一面,这一面就定了之后的大势,俩人心里都清楚对方要的是什么,谈什么都是多余的。据说见面之后,蒋公对自己的秘书陈布雷说了一句话,何天生此等顽劣人物,苦苍生乃尔:这句话就说明他心里明白,这一场内战肯定是要打,必定要打出个结果来。而且,他其实也已经是承认了,自己没办法压倒那位领袖,所以才评价为顽劣。

老韩心中惊讶的是,李海才多大,就领悟到了这种道理!通常这都是要到社会中几度滚打,吃亏上当到了成功之后,回过头来才能有所领悟的。而他居然就能懂了!他却不知道,李海其实是另辟蹊径。

当李海刚才和那位老爷子见面的时候,令他极为惊讶的是,钱神竟然说了一句话:“此人正在对你估价!”这一句话,要不是在神魂中交流,而且李海的神魂是被钱神的神力保护着,不会有太大的波动的话,李海搞不好会吓得软掉!估价这个能力,是钱神赋予他的,这是神明才有的能力啊!难不成那位老爷子还是个什么神明转世,并且已经觉醒了!

幸好,钱神赶紧跟李海解释,说这老人身上权神神力浓郁之极,而且已经能够运用一点了。权神和钱神,其神通也有相通之处,钱神可以判断人心中对于金钱的估价,也是通过旁人神魂中对于钱神神力的感应来达到的。而权神这一脉,则能够评价人和人之间的高下之分。为何有些人能够命令别人,有些人却只能唯唯诺诺?不单是依靠政治地位,更有这种神魂地位上的差距,这就是权神一脉的奥妙,权力,就是支配!而那位老人,由于一生浸淫权力之中,便也有了这种能力,能够了解如何去支配一个人的精神和行动。

因此,李海才知道,那位老爷子,想要见他一面,就是想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够怎样去对付。有鉴于此,李海将自己身上的神力光环转换一下,流露出多一点的权神神力来,才能得到那位老爷子的高度评价,其实他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次要的,有这种神力光环就能给那位老爷子留下深刻的印象了。

也正是通过这件事,李海才领悟到,其实自己还有办法去影响到程家的态度,那即是通过他的神力!当然,这首先需要他能见到程老爷子,然后还得针对权神的神力如何运用,做一些准备。老韩却哪里知道他有这些神神叨叨?还以为李海当真有多牛逼呢!

老韩有些意动,甚至他都在想,就算李海不能得到程老爷子的重视,从而为其大开方便之门,自己也可以好好培养李海,外交部和安全部门的手里,类似这种白手套基金会不知道有多少,既然李海有超群的能力,就让他去折腾呗,岂不是又打开一片新的天空?没准还是未来的接班人呢!不过,老韩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你应该是见过程老的吧,去年过年的时候?他老人家对你,应该是有所了解了,你还能如何打动他?”

李海心说上回见到程老,我可没动用权神神力啊!况且那时候,李海对于权神神力的驾驭,也还是处在极其低级的阶段,想用也力有不逮。忙鼓唇摇舌地劝说:“韩伯伯,上次程老爷子见我之后,就决定把整个基金会都交给我,可见他老人家对我的评价也不会多差,而且那时候程卫国也对我说,这是老爷子有意给我的历练。这几个月下来,我也历练了不少了,还不得让老爷子见见?就算老爷子不待见我,我也得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就冲他给我的这个机会吧。”

最后这句话,彻底打动了老韩,他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我会帮你传话,你等我的消息吧!当然,成与不成,还得看程老爷子的权衡。”第九百二十四章完

第九百二十五章 同一屋檐下

第九百二十五章

说是安排,当然不可能上门就去见,程老爷子什么身份?当初程卫国带他去,也是排了好几天才排到呢。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李海不由得有些唏嘘慨叹,真是世事无常啊!就这么几个月的功夫,自己和程家居然闹得水火不容一样!

丛惠先把老韩放下,然后送李海回到定国饭店。她带着李海找到唐瑛,在唐瑛的房间里告诉李海,这几天上层肯定会很动荡,各方都会有所动作,李海要是不想搞出什么麻烦来,最好就是少外出,最主要的是不要对任何势力有所承诺,比方说家拉拢李海的事情,她就表扬李海拒绝得对,现在事情闹得太大了,家也未必能摆得平,李海要是把宝都压在他们身上,那可就不妙了。

“至于凯的案子,现在主要是引渡的问题,据我们所知,法国司法部门已经在搜集证据,准备要求引渡了。”丛惠看着李海,微笑道:“老实说,李海,你能说动凯在咱们京城投案自首,这个可是给你大大加分了,要知道这样级别的人物,落到谁手里都是个宝贝啊!其实说真的,到了凯这种地步,法律已经不能把他怎样了,就好像当初的恐怖大亨,要不是策划了飞机撞大楼事件,彻底惹翻了米国上下,还不是没人会动他?而事实上,在那之前那位大亨就已经横行多时了,米国佬对他都无法控制,却也没有真正下死力气去对付他。”

“所以说,现在这段时间,各方交换意见平衡利益,都不得安生,而我们抓着凯在手里,也就能得到不少的好处。你呢,就不要轻易表态,等着就是了,当然没人能跳过你去和凯接触,这是一定之规,谁要是想要破坏规矩,那就等着承受所有人的压力吧。”丛惠最后的总结就是:“少说话,别生事,保持联络,我会随时和你沟通的,当然,注意你自己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李海点了点头,想到朱莎和朱贵樱,还有王韵母子,这可都是不折不扣的老百姓啊,卷到这么大的事情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丛惠却让他安心:“一切未定的时候,应该不会有人轻举妄动的,毕竟决定权其实也不在你身上,抓住她们威胁你又有什么用?不管怎样,你已经帮助我们获得了很大的优势,这足以在关键时刻保住你了,放心吧!”

得到了丛惠的承诺,李海这才安心不少,心想敢情自己一时灵感,鼓动凯在这里投案自首,还有这好处呐!想想也是,凯身为塔佳组织赫赫有名的三大杀手之首,他身上有多少价值多少秘密?就好比咱们如果抓住了米国中情局的高层人物,那绝对是当做宝贝一样供起来的,就算把他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挖出来,也不能说就榨干其价值了。像这样的人物,都会给自己留下若干条后路,更别说凯还是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主动投案的,谁知道他手里还藏着什么样的底牌?李海这是凭着他的神通,加上塔佳组织分裂的大势,才让凯陷入了极端被动的境地,否则单凭他自己这两下子,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呢。

交代完了,丛惠和唐瑛出门,不知道去做什么了。李海也不多问,他跑去和王韵她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凯瑟琳和王韵母女先回之江,朱莎和朱贵樱也最好是先回去,这边短时间内不大会有突破xing的进展,她们守在这里也是多余,说不定还有麻烦。

王韵自然是听李海的,凯瑟琳也没意见,只是朱莎和朱贵樱,彼此对望了一眼,又一起看看李海,李海头皮立马有点麻麻的,这味道不对啊!果然朱贵樱已经先开口了,懒洋洋地道:“回去是可以啊,不过你连个正式律师的身份都还没有,万一碰到什么法律程序上的问题,你怎么解决?要不这样,朱莎先回去吧,我留下来,有什么事也好帮帮你这个法律界菜鸟。”

这种理由,还真是正大光明啊!李海想想也是,从形式上来说,自己可是给她们俩打杂的呢,涉及到跨国引渡的法律问题,自己怎么搞的定?就算是去看守所探视凯,也得有正式律师的执业证书,这证件,他还得过一年多,参加完司法考试才能拿到。甚至,就算他有了正式律师的执业证书,也不能去探视,因为看守所的规定,是需要两名法律从业者共同探视才行的。

首节上一节510/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