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518节

“坐,吃饭。”程老爷子一如往常,对李海很亲切地招呼,让小护士给李海端了一大碗小米杂粮粥,拿了两个玉米面的窝窝头,还有茶鸡蛋什么的。李海也确实没吃早饭,昨天忙了一天,又耗体力又耗脑力又耗“精力”的,中午饭都没吃,就晚上吃了一碗面哪里够?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也不客气,端起碗来拿起筷子就吃,喝粥是呼噜呼噜大口大口,茶鸡蛋吃起来就跟流星赶月一样,一口气吃了四五个,看得小护士憋着笑。程老看着李海这吃相,倒好像很高兴,不过他吃饭的时候是不说话的,只是笑笑,继续细嚼慢咽,结果虽然吃得少得多,却比李海吃得还慢。

吃完饭,小护士拿来拐棍,扶着程老站起来,在院子里来回溜达消食儿。李海跟在旁边,亦步亦趋的,也不说话。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对程老这种人来说,他们只会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被任何花言巧语所迷惑,多少年的历练,多少次的锻炼,生死斗争之中一路走过来,他还有什么人是看不穿的?

走到院子里的一个小池塘边,程老拄着拐棍站稳了,示意小护士放开,忽然叹了一口气:“小李。”李海赶忙走上一步,也叫了声“程老”。

哪知道,程老下一句话,却令李海完全没料到:“你想把程潜怎么样?”李海有点发呆,问我想怎么样?这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吗?假如真的任由我自己来的话,程潜那杂种早就被装进汽油桶再灌进水泥,丢进钱塘江种荷花了!——呃,好吧,不好说程潜是杂种,丫也是程家的种呢,这不是在骂程老爷子吗?

他的大脑,运转速度可以说是远超寻常人类,可是这么快的速度转动着,也没办法猜透程老问这个话,是什么用意。索性,就老老实实回答:“要是程潜以后都不能再找我的麻烦,不能报复我关心的人,我可以放过他。只不过,我看不出他会这样老实。”

程老点了点头,出乎预料的平和,甚至还附和了李海一句:“是,我看他也不会息事宁人。”说了这一句,又没有下了。李海满脑子的问号,他甚至有点警惕,程老爷子会不会来个摔杯为号,两边杀出五百刀斧手什么的,问这句话就是要下定决心?幸好,等了一会儿,没见摔杯,也没见有刀斧手或者杀手冲出来。

程老只是一直沉默着,让李海摸不着头脑。不过,扪心自问,要是自己在程老这个位置,能怎么做?李海这么一想,惊出了脊背上一层细汗,因为他所能想到的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这里就干掉自己,不顾一切!

别看他实力超群,现在又是敏感人物,可是以程老的资格,如果他老人家安排人在这里做掉自己,那整个国家还真的只能被他绑架,跟着他老头子一路走到底了!当然,李海自己是有充分的信心,哪怕这里布置了千军万马,只要有程老在这里,他就能安然脱身,可是他脱身了又能如何?程老撕破老脸的话,他在国内肯定是走投无路,只有出逃这一条路,而且还只能是凭着两条腿走出国界去,别的任何途径都会被抓住蛛丝马迹。

除此之外,他的亲人朋友情人,全都会被连累到,就连外面的十字剑联盟或者泰勒家族,也很可能迫于东方大国的压力,不敢收留他。到了那个份上的话,恐怕他唯有投靠外国势力,来对抗本国政府,才有出头之日——可是那样的人生,除了报仇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心中忐忑,李海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一层,原本他是很有信心,至少程老做事会有点下限吧?可是这个猛然冒出来的念头,却让他浑身好像长了刺一样的难受,因为他所想到的是,自己如果和程潜不能共存,程老想要保住程潜的小命,这就是最好的办法。舍此之外,只要让李海逃得生天,凭他的年纪和身手,程潜迟早是他李海的枪下冤魂,程老爷子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庇护程潜多久?

至于下限什么的——李海无奈地想,从那个战争年代走过来,从那些血雨腥风的内部斗争中走过来,还能屹立不倒的程老爷子,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情?所差的只是决心罢了!

正在思前想后,忽然听见程老道:“李海,你担心我叫人在这里杀掉你吗?”李海大汗,这老头真是人老成精吗,连自己想什么都知道!

他一咬牙,既然老爷子都这么慧眼如炬了,砌词掩饰也是没意义,索性老实到底了:“是。我想,要是老爷子觉得我和程潜的恩怨无法化解的话,最好就是现在就做掉我,一了百了。”

程老转头,看了李海一眼。只是这一眼,李海脊背后面的毫毛都竖起来了,他从程老的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幸好这一眼,一闪即逝,程老又恢复了那人畜无害的风烛老人的模样,否则李海真的可能被迫出手!

这一眼,是在警告自己,还是动手的先兆?李海想想,又觉得不像,以程老的身份,他应该知道自己所拥有的实力,假如真的想干掉自己的话,又怎么会给自己和他这么近身独处的机会?以程老这身体状况,除非他也是拥有大神通的角色,否则让李海站在他身边,可以说没有任何力量任何人,能够从李海的手中拯救程老出生天。以程老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给李海这种机会?李海越想越觉得糊涂!

却听程老又叹了一口气:“老了啊!心软了,手也软了。小李,早二十年,我就会这么做了。现在么,没意思了。杀了你,我程家也从此败落,以程潜那个脾气,他得罪的人太多了,就算不是你,我要是就这么去了,他也会被人整死,他大哥保不住他,自身难保,自身难保啊!”言语之中是无尽的萧索,哪有刚才那眼神中流露出的霸气之一分?

李海却是出了更多汗,自己还是低估了程老这种人的手段,侥幸啊!他算是想通了,程老之所以不干掉他,只是因为他没把握收拾之后的残局。毕竟他已经老了,时日无多不说,因为不在位子上了,权力也肯定不如过往。杀掉李海,虽然他自己可保无恙,却也会给予高层剥夺他政治资源的大好机会,那样的话程家也等于是完了,从现在的地位跌落下去的话,以后程潜能有好下场吗?甚至程卫国的事业,也会因此而受到极大的打击,等于是程家和自己两败俱伤啊。

更进一步地想,程老之所以同意和自己见面,应该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想要谋求一个能够达成妥协的办法吧?想到这里,李海知道自己必须做出决断了,程老嘴上说是不会干掉自己,手软了什么的,可是又何尝不是在警告自己,他一样有鱼死网破的手段!不过,要怎样才能妥协?

“我能走到今天,是程老看重,也是程卫国先生提拔我,虽然我自己是有资本的,可是这世界有能力出不了头的人也很多。我李海,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因此当日,我才同意了,对程二少多多忍让。只可惜年轻气盛,事到临头才发现自己忍不了,也没有那个手腕能让二少乖乖服气。”

李海站在程老爷子的身边,眼睛望着池水,思绪似乎飞回了半年多之前,他是在对程老说,也是在对自己说:“现在回头想想,如果我能未雨绸缪,不要对二少抱有太多的希望,一开始就设法让他知难而退,反而会好很多。只可惜世事难以预料,也无从挽回,后悔药是没处买的。万幸的是,并未铸成不可挽回的大错,所以程老,我也愿意放弃报复,只要程二少愿意从此偃旗息鼓,不来生事。”

能说出这样的话,李海也是憋着气的,照他的心思,程潜这种人就不配活在世上!他对待自己,对待王韵的那些手法,也就是自己神通广大才能幸免于难,才能庇护王韵母女安然无恙,换了不管是谁,现在早就家破人亡尸骨成灰了!可惜的是,这世界始终是实力才能大声说话,程家就是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地位,他李海终究投鼠忌器,不放弃报复又能如何?

也罢,权当是看在程老爷子时日无多的份上吧,敬老,敬老而已!李海尽量安慰着自己,哪知程老却一口否决:“不可能!我在,他都这样子了,我要是不在了,他还不是肆无忌惮?连我都不信他能息事宁人,你能信吗?”

李海不禁愕然,那你老的意思,是不是干脆让我和程潜在你面前pk一场,然后万事大吉?这也不行那也不成,你老到底是想要闹哪样啊!

第九百三十九章完

:今天不是写的日子。昆明血案,南京小护士被打残废,两件事让我无法平静,为之激愤,为之落泪,一天脑子都在转着各种念头,尤其南京的司法界,是我工作过很久的地方,被一个医生朋友指着鼻子骂都无法分辨!难受极了。勉强到现在才写了两章。晚安,愿大家平安。

第九百四十章 成交

第九百四十章

程老爷子似乎谈兴很浓的样子,也不管李海这一脑门子官司,径自讲起了往事:“我就一个儿子,夫妻俩在十年浩劫的时候遭了罪,身体都不好,能有程潜这个小二,我都很惊讶。加上他爹妈也早早就没了,我和他大哥卫国,就一直宠着他,管的是松了一点,不过他的脾气,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转过身来,对着李海道:“小李,我也不管你是怎么看我的,我从那个年代走过来,就相信一句话,胜利者不受谴责,程潜是我孙子,大义灭亲的事我怎么都不会做——不过看你这样子,似乎也没有抱这种期望。”

李海咧了咧嘴,算是笑吧:“是,我没指望请程老来主持公道。我只是想让程老知道,要是想让程潜活得长久一点,自在一点,还是找出个解决办法来的好。而且,我既然敢到程老的面前来,就有充分的信心,最后倒下的人一定不是我。”

这样桀骜不驯的话,在程老眼中却是波澜不惊,他实在见过太多骄兵悍将,李海这算什么大不了的?倒是李海这信心,让他笑了起来:“年轻人真是有底气啊!怪不得老杨也说你不错。”老杨,是那天自己从章家里出来的时候,半路拦着自己进去拜见的那位老人吗?李海心中若有所悟,看来自己今天能见到程老的面,能得到程老这样的态度,那位老先生也是与有功焉啊。这个人情,回头还得想办法表示表示。

到目前为止,李海都没有对程老使用自己的神力。他是想看看,程老的真实心意,然后再决定是否动用,这对于自己,也是一种历练。况且,对于如何使用权神的神力,李海总是有些心中不安,那已经长眠的权神,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醒来之后又是什么局面?这个真的难以揣度。

不过,如果还是这样僵持下去,李海也只好动用权神的神力,抬高自己在程老心目中的分量,让他更加看重自己了。正当他有心调用权神神力加入自己身上的光环的时候,程老却点了点头:“小李,当初卫国带你来见我之前,我就很看好你。你有种出色的平衡能力,能调和诸多人之间的利益纠纷,这种能力多半都是天生的,而且极其含有。”

是说我的钱神神通吗?李海心中惭愧,要不是钱神带给他的神通,他算哪根葱啊!好比程老所说的这种平衡能力,也就是钱眼的神通带给他的,让他能够知道手下诸多老大之间的利益平衡点在哪里,能够从容分配,而且称得上是慧眼如炬,谁在他面前都玩不出花样来。否则的话,他一个小小的律师助理,凭什么凌驾于之江那么多大佬会员之上,凭什么驾驭偌大的之江基金会?不过,李海咀嚼着程老话语中的含义,却仍旧是摸不着头脑,这老年人的思维瞬移的太快了吧,怎么又转到这方面了?而且,他一直在夸自己,貌似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只听程老续道:“这个社会,归根结底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从古到今,科技如何发展,世界如何变化,总脱不开这一点。所谓的掌权者,也不过就是能建立起让大部分人认可的秩序,就能调用他们的力量,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话总是不错的。李海,你就有这种掌权者的素质,所以我当初才看好你。只可惜啊,你和我家似乎没什么缘分,我把你交给赵家小二,也是想要缓和一点,却未能如愿。李海,你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李海头皮忽然有些发麻,程老这么说话,势头不妙啊!正所谓捧得越高摔得越重,他越是看重自己,越是没办法提出解决方案,那就意味着越有可能采取极端的方式来搞定自己啊!赶紧将自己的神打提到极限的程度,神力放开探测周围,时刻提防一枚狙击步枪子弹飞过来。

他这样子,程老还能看不出来?却丝毫也不在意,笑着指指李海:“行了,别大惊小怪的,我老头子虽然年纪大了,也还没活够呢,要干掉你的话还会让你到这里来?李海啊,你有一点,是给你大大加分的,这一次的危机,你是自保居多,却也没有想过要投靠外人来损害我们国家利益,所以,高层这一次对你很看好!这么的,我给你个人任务,你要是能完成了,前事一笔勾销,成不成?”

咦?任务?李海心说,不会是十死无生一去不回的那种任务吧?不可不防啊!对上程老爷子这种老狐狸,李海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大意,很谨慎地问:“是什么任务?能先问一下么?”

程老眼中带着笑意,看得李海有些赧然,好似自己的那点心思,都逃不过老人的眼睛,真是老奸巨猾啊!还好,程老也没有说他什么:“任务很简单,你帮我管好程潜,让他别乱惹事,又能有所成就,将来我和他大哥要是都不在了,也能好好生存在这个世上。能做到的话,我们就说定了。”

李海直接呆掉,要是这时候有一个狙击手突然袭击的话,打中他的机会肯定要比平时高上好几倍。管好程潜!还得让他能在这个世上好好生存,找到立足之地!我擦,你这是让我给程潜当爹还是当妈啊!别说自己和程潜的这些恩怨,光是程潜那脾气xing子,自己能管得好他么?见鬼了!

就连神力,对程潜这小子估计也派不上用场。别看程潜一个劲地就要贪钱,可是他骨子里,还是更看重权力,要不是程老和程卫国手中的那些权力,他这种人能有什么成就,能赚到什么钱?所以要想将他发展为信徒的话,李海估计要转职成为权神神使才有这个能力。可惜,权神到现在都没醒来呢,想转职也无从转起啊。(钱神怒吼:就算它醒来,你小子也还是本神的神使,休想转职!)

见李海沉吟皱眉,程老点头,淡然道:“是,我知道这事对于你来说,恐怕比出生入死还要难,程潜那孩子,要是能管得好,我老头子也不用这么操心了。不过李海,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除非我不惜一切干掉你,付出我程家现在的所有。你说,我该怎么选?”

李海翻了个白眼,心说哪要这么麻烦,让我干掉程潜不就没事了?想归想,他也知道,只要程老在一天,自己就办不到。程老那是什么人?曾经是这个国家最顶级的大佬之一,如今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之一,他要是真的豁出去,整个国家机器都得为他所用。自己想要做掉程潜,唯有等程老挂掉。

实际上,李海打的也是这个主意,让程老在这次见面中看到自己的潜力,对自己有所忌惮,拖延时间为主,将来程老过身以后,程潜还不是偃旗息鼓任由他李海拿捏?程卫国的分量,毕竟差了很多,而且影响力几乎都局限在军中,远不如程老这样的地位。谁知道,自己这打算,显然是被程老给看穿了,他才会针锋相对,提出这么个方案来,而且摆明了,李海要是不同意,那就马上开战的姿态。

如何抉择?李海脑中飞快地转动,然后就发现自己几乎没有选择。程老这架势,那就是有去无回,底牌直接翻出来给你看了,而且都是李海所无法化解的底牌,毕竟他这边的权势地位,李海是无法抗衡的,顶多自保而已。而程老提出的这个方案,已经给予了李海自保的机会,只是多了个附加条件。

那么,就讨价还价吧!“程老,你的意思,是要我负责让二少能够独力?有期限没有?”没期限的话,那就拖着呗,拖到程老挂掉为止。

今天的对手,大概是李海最为无奈的一个对手,他心里的算盘,几乎就没有能逃过程老的那对老眼的:“期限当然有,我老头子时日无多,你总要让我临走之前放心得下吧?要是你到那时候还办不到,那就别怪我要把身后事料理干净才撒手了。”

李海眼睛一翻,这话说的真是直接啊!显然程老也很明白,他要是不在了,李海才不会把程卫国放在眼里。不过对于程老来说,如果在临走之前作出一些布置,以他手中的那些筹码,交换现在掌权的这帮人,对李海做出处置,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好歹程老手中的资源,也是足以令任何人垂涎的!

不过,李海却也不在乎,他缺少的只是时间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神力可以日渐增加,信徒可以逐步成长,对于之江那片地盘的控制,对于别处的渗透,都能够逐步进行,可以说只要他愿意拖时间,花上个几百年的话,整个国家都可能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这也是钱神一直在慨叹,如今这世道是属于钱神的盛世的原因所在,所有人都在追逐金钱,为之疯狂,那么一个掌握了钱神神力的人,也就会成为今世的神明了。

退一万步说,程潜落到他手里,凭他的神通和手段,还怕搞不定?至少,能让程老觉得满意,应该也有些把握吧!

李海盘算再三,总觉得这办法对自己是万无一失了,便重重点头:“好!这任务,我接下了!不过,从我回之江开始,二少可就得听我的了,至少他不得到我的许可,不许离开之江;他的财产和事业,要由我监督;他要是再敢耍小手段,我不动他本人,不过那些爪牙我可一个都不会放过。”

打着接受任务的幌子,提出条件,这也是谈判的手法之一,目的就是亮出自己的底线,谈不成就拉倒。程老面不改色,伸出青筋暴起的手,和李海握了一把:“成交!”第九百四十章完

第九百四十一章 诡谲

首节上一节518/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