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524节

吴燕玲这个气啊,你少说两句会死吗?以她的经验,已经看出来,李海是有意妥协的,无非是价码的问题,自己再慢慢试探,就能够找出双方都能接受的利益平衡点来。可徐鸣要是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一点代价都不愿意付出,李海是那么好打发的吗?他现在大胜之余,头一个找到的就是徐鸣,要是在这里铩羽而归,李海可以说就不用混了,所以他也是志在必得!

一时间,吴燕玲差点都心灰意冷,不想理会这个男人了。可是,想归想,她还是做不到,就算不管那所谓的夫妻情分,她在立场上也是和徐鸣不可分割的,徐鸣要是真的被李海bi死,她也没什么好处啊!只得截断了徐鸣的话,一口喊出来:“李总,我们愿意赠送华美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并且还有一亿的现金补偿,另外公司要捧什么人,要投什么项目,你都有决定权。”

徐鸣吃惊地长大了嘴,赠送百分之十的股份!还有一亿现金!这可是把他的老底子都快掏空了啊!正所谓利令智昏,一听到要付出这么大的利益来作为给李海的补偿,他立马就胆量大增,叫道:“怎么能这么说——”

“啪”地一声脆响,徐鸣捂着自己的脸发呆,吴燕玲居然反手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初始的惊诧之后,他顿时暴跳如雷,居然被自己的女人给打了,还是当着自己的敌人的面!就算他这么不要脸的人,都觉得不能忍!

抬手就要打回去,动手这种事情,徐鸣至少是不会怵吴燕玲的。只是这一巴掌还没挥出去,就被李海用高尔夫球杆给挡住了。徐鸣敢打自己的女人,可是面对李海,他哪有胆子动手?前几天李海那神勇的表现,还历历在目呢!顿时腰杆就软了下去,赔笑道:“李总,你别误会,这娘们欠管教——”

“我怎么不觉得?我觉得吴市长的建议很好啊!”李海手指一弹,球杆搁在了徐鸣的脖子上,他笑嘻嘻地道:“赠送百分之十的股份,外加一亿现金还有对公司政策的部分决定权,我忽然觉得自己从徐总你这里受到的伤害,可以得到极大的弥补了,心灵没有那么伤痛了呢。徐总,你有不同意见?”

徐鸣当然有不同意见,他意见大了!可是还没等他叫出来,李海又道:“这是市长的意见,你要是反对,市长也不会继续帮你了。蓝笑洋那孙子,可以毫不犹豫地把你手上的股份全部卖给我,章我也问过他了,他也对你手上的股份很有兴趣,比如和我平分什么的,这种方案很有可行xing。徐总你不同意市长的提议?好,好得很,好极了!”

李海哈哈大笑,笑的开心之极,可是在他的笑声中,徐鸣的身体却越来越剧烈地颤抖着。他这才意识到,假如自己关上了今天这扇门,居然就再也没有路可以走了!所有能够支持他的力量,都将会离他而去,相反还会勾结在一起,把他撕咬的一点残渣都不剩!他心底寒意一阵阵上升,跟着章和蓝笑洋那么久,徐鸣很清楚这些人在露出獠牙的时候,会有多么贪婪和残忍!第九百五十章完

第九百五十一章 新情况

第九百五十一章

在纸上落下笔,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这份合同就算是达成了,接下来无非就是履行手续之类的问题。即便华美公司不是上市公司,股份转让没有那么多麻烦事,也还有一堆通知啊备案啦变更登记啊之类的手续要办,办完了才算是尘埃落定。

一亿元现金,外加百分之十的股份,这就是李海从徐鸣那里得到的补偿。说实话,这距离他的心理底线,还有些距离,如果是徐鸣提出来,他肯定还会狠狠地杀价,必要时不排除动用些特殊手段,让徐鸣搞搞清楚状况。不过,是吴燕玲提出来的,那又不同了,吴燕玲在这个位子上,拉拢她对李海还是非常有意义的。倘若和吴燕玲闹翻了,发生激烈的对抗,李海其实也有点头痛。

徐鸣脸色很是难看,心中是一百个不情愿,看到纸面上那些条款,简直就像是被无数把刀在挖着自己的心脏一样!无奈,没了靠山,连自己的老婆都不支持自己,他再舍不得又能怎样?只好安慰自己,至少自己还是保住了大部分的股份,目前仍旧是华美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原先没有绝对控股地位,现在也一样没有,有什么关系?

至于白送给李海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外加一亿现金,看起来比起他原先答应李海的条件,也就是用二十亿以上的价格,将手中所有的股票转让给李海相比起来,看似徐鸣在金钱上是吃了大亏的,毕竟一个是付出了现金加股份,总计价值在四亿元到五亿元左右;另一个则是赚钱的,赚了六七个亿!

不过,徐鸣的账不是这么个算法,失去了那些股份,他顶多就是抱着一堆死钱过日子,不管怎么投资,都只能看着这些钱贬值罢了。到了这种层面,钱本身真的不那么重要了,没了势力,他又不是什么商业天才,能做出什么了不得的投资来?还得时刻提防被大鳄把他当肥羊,一口给吞了,这日子简直就没法过啊!

别以为有钱就一定好过,你混吃等死是容易的,可是真要做点事情,有钱其实比没钱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圈子小了层次高了,能施展的空间反而会变得更小,机会更少。徐鸣能甘心吗?他才刚刚开始尝到,身为华美公司头号大股东的甜头啊!毫不夸张地说,华美公司的主人,就是这个国家娱乐圈里最有权势的人,没有之一!——当然,这要排除体制内的人员,比方宣传部的头头,央视的头头这种,那是没法比的,也不是一个路子上的。

所以,徐鸣至少还能找到安慰自己的理由,至少还能保有自己的事业。当然,李海也没那么容易相信他,至少那一亿元的现金,合同刚签好,就盯着他直接转账,到李海自己的账户上去。徐鸣的手这个抖啊,一亿,一亿啊!无奈人在屋檐下,他要是再敢赖账,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朱贵樱是负责为他们拟定转让合同的,虽然不知道李海是怎么谈下这种不平等条约来,不过反正是李海占便宜,有什么要紧?倒是吴燕玲的出现,让她很是惊讶了一番,堂堂的之江市长,朱贵樱当然是认识的,没想到李海居然能从她身上咬了这么大一块肉下来!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内容?

签完合同,转了账,朱贵樱循例要开香槟庆祝,徐鸣哪有这心情?他满脑子只想离李海远一点,最好是赶紧去找两个梦想当明星的小演员,胡天胡帝清清心火才好!吴燕玲倒是想和李海多聊聊,不过看这架势,她也不方便独自留下来,只好握手告别。

李海送到电梯口,转回来自己的办公室,抄起那份合同,哈哈大笑起来,一把抱住朱贵樱丰腴性感的身子,道:“贵樱姐,你说我这笔生意合算不合算?我们庆祝一下吧!”

朱贵樱被他冷不防抱起来,先是吃了一惊,随即大腿上就感觉到了李海那小伙伴的火热坚硬,眼睛流波,瞟了李海一眼:“你就会欺负我,话说你这叫什么生意啊,这叫赠送好不好?你有没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

这个,不大好解释啊!徐鸣为什么会白送给自己这么多财产呢,是因为他对不起自己;他哪里对不起自己呢,是因为他劫持了他手下的两个明星,想要威胁自己;徐鸣手下的两个小明星被劫持,李海为什么就会被威胁呢——到这里就没法再解释了啊!

李海心说这可是给自己找麻烦了!朱贵樱大约能算是他的情人中,最有资格吃醋的人了,因为俩人走到一起的方式,李海总觉得是有亏欠于她的。要是被她知道,自己还有两个明星情人,而且每次都是一起飞的那种,这可不是打翻醋坛子的问题,直接要醋海刮起十二级狂风来。

好在头脑反应快,立马就编出了理由来:“这混蛋,我早就看他不爽了,竟然还和家串通了,想要趁我诸事缠身的功夫来浑水摸鱼,我今天总算是解除了程家的威胁,那还不乘胜追击?逼着他白送我股份还搭现金,就是要告诉那些牛鬼蛇神,别想打我李海的主意!”

以朱贵樱的灵性和经验,哪能看不出李海这话里有所隐瞒?不过她可不是那种没多少恋爱经验的小女生,李海既然隐瞒,就有他的道理。倒是李海所说的,解除了程家的威胁,让她更加关心。反复问过了李海和程老见面的过程,还有双方的结果,朱贵樱并没有放松和庆幸,反而紧皱眉头:“李海,我怎么感觉这是缓兵之计呢?”

李海把她抱着,自己坐到办公桌上,然后把朱贵樱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点头道:“没错,我也想过了,不仅是缓兵之计,而且是用人质来进行的缓兵之计,这就好像古代两方打仗,一边打不下去了,就交出人质来求和。程老这么一来,不光是可以和我达成和解,避免了自己内部闹分裂被人看笑话,还能够逼着我,保证程潜的安全,毕竟他是人质!以后,他如果有机会,还是会想办法对付我的,而且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肯定是雷霆万钧,志在必得的打击!”

朱贵樱脸色有些发白,急问:“你知道?那你准备怎么样?”

李海耸了耸肩,笑道:“什么怎么样?不怎么样!程家厉害的,无非就是程老而已,他还能活几年?况且我现在一日千里,从去年出来实习,到现在一年都不到,我就有这样的局面了,再过几年,你能想到我会有怎样的成就吗?一个是日薄西山,一个是蒸蒸日上,时间是站在我这边的,我怕什么,缓兵之计就缓兵之计,正合我意!”

见李海这么满怀信心的,朱贵樱才放下心来,顿时又察觉到李海那小伙伴的昂扬,白了他一眼,道:“少动坏心思,你这几天到处跑,都不在这里办公,有好多事等着你处理呢。法国那边还没发来引渡请求,凯让我问你,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有几拨人都已经和他接触过了,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有你在场,他才会开口。”

几拨人和凯接触过?李海登时想起老韩来,看样子对凯感兴趣的,不止一路人啊!

不过,在这方面,李海也摸不着底。都说凯是个宝贝,有无穷的宝藏,可是他毕竟不是专业的情报人员,也不晓得到底宝贝在哪里。当然他现在也算是有组织的人了,得到了杨老的首肯,行动上肯定是要配合老韩的,但是要怎么搞定凯?这也是个难题。

原先李海只是想要收拾收拾凯,这家伙竟然敢组织恐怖分子来炸自己的船,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生死大仇啊!哪怕是要利用凯来对付程家,如今也该到了鸟尽弓藏的地步。本来他的计划,是让凯引渡,然后到法国去干掉他。可是听了老韩和杨老的指点之后,李海就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凯虽然是投案自首,但绝对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就有点难办了——李海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和丛惠好好聊聊,看用什么办法来榨干凯身上的油水?毕竟只有专业从事情报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最有情报价值的。其实在情报战线,类似的现象并不罕见,别看双方斗得你死我活的,可是每当有高级情报人员叛变的时候,都会被敌方当成宝贝一样供起来,甚至很多年以后也不会把他怎样。凯有胆量在京城投案,就一定是有他的底气和凭借。

这么说起来,自己是要先解除凯的倚仗才行了。——找到了新的思路,李海便向朱贵樱道:“没关系,告诉法国人一声,他们如果不要求引渡,我们就先审起来,反正现在才一周都不到,侦查阶段还长着呢,至少还有三个月吧?法国佬要是没个表示,他们也没法对他们的国民交代。我们也不妨放出点消息,让那些证人将证据指向凯,即便只是洗钱的罪名,相信现在极度愤怒和尴尬的法国佬,也必须要引渡凯了。”

朱贵樱听李海说的有理,也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从一个件夹里拿出一个快递信封来,道:“这是今天送来的一个快件,给你的,不过奇怪的是,我打开以后,里面是空的。”

空的快递信封?李海接过来,往里看看,果然是空的。他脑中猛然电光一闪,是海狗!第九百五十一章完

:两章。今天陪太座过节去了。。。在商场看到了大群钟汉良粉丝,好疯狂!只可惜临时活动取消了,妹纸们饱含泪水啊——我好容易才没笑出声来。怕被打!

第九百五十二章 地铁会面

第九百五十二章

“你不要再来找我,如果我要找你,会给你发个空的快递信封。”这是当初李海出海之前,和海狗约定好的联络方式。李海毕竟是树大招风,他的行踪随时都会有很多人关注着,海狗当时负伤在身,又要防着程卫国的人继续追查他的生死和下落,所以才约定了这样的方式,单方向联络。

快递的地址和姓名,当然都是假的,不过其中有着密码。李海依照海狗的交代,将那地址和姓名解码之后,就读出了这么一条信息:“京城天通苑地铁一层通道,晚上九点见。”

地铁通道?李海皱了皱眉头,那地方可是随时有监控的,而且进出也不是很方便,万一被人堵在里面,自己倒是没大碍,海狗可有点麻烦。

朱贵樱坐在他大腿上,看到李海的表情,知道他有事,便问:“需要我帮你吗?”李海摇了摇头,倒不是信不过朱贵樱,而是这件事很可能会遇到危险,他自己是不怕的,可是带上一个朱贵樱就未免多余了。

伸手拍了拍朱贵樱嫩滑的脸蛋,顺手捏了一把,笑道:“你好好回去洗白白,我晚点回来,就去钻你的被窝哦。”他的住处钥匙也给了朱贵樱一套,住酒店虽然方便,不过住时间长了也很不爽的,当然这几天李海都没回去住,结果变成了朱贵樱鸠占鹊巢的局面。

朱贵樱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却感觉自己的下面有点发热起来,晚上要穿哪件内衣呢?要不待会下班的时候,去商场里转转,买几套新款的内衣来——

李海开着自己的世爵跑车,感觉确实挺拉风的,不过才开了一会儿,他就后悔了:时间不对啊!李海原本是知道,京城的交通名声在外,人人都知道首都就是首“堵”嘛,其实之江平时也挺堵的,尤其到了上下班高峰时节,还有著名的西子湖景区周边道路,一到节假日也是超级堵,堵得手动挡的车子直接想死的那种。所以从之江来的李海,觉得堵就堵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回,李海终于领教到了“首堵”的厉害,难怪有人一堵车就狂喊“忘记带矿泉水瓶子了!”别误会,矿泉水瓶子不是用来喝的,而是带个空瓶子以便在堵车的时候解决三急问题——半个小时了,他这辆xing能超级牛逼,样子超级拉风的世爵跑车,只挪出去五百米!这可是七点钟,理论上已经不是最高峰的时间了啊!

不得已,李海只好把车拐进旁边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徒步走向地铁站,实在是hold不住了,这样下去搞不好自己还得迟到呢。可是这首都地铁也不是好坐的啊!人多就不说了,还没空调,六月份的天气,成千上万人在地铁通道里,那是个什么滋味?李海体质好,倒还能撑得住,看那些小白领上班族,好多都是摇摇欲坠的样子,都让人怀疑会不会就这么晕过去。

还有,这地铁里是怎么回事,为啥总是有人在自己身上蹭蹭摸摸的?李海这个汗,难得坐一回地铁,就遇到女色狼了,传说中的电车痴汉,不对,痴女啊!而且他还不能喊,喊出来估计也没人同情他,国人对于男女在这方面的态度,是迥然有异的,要是他喊出来,这一前一后的两个痴女,或者会抬不起头来,但是别人看他的眼神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算了算了,摸几下就摸几下,只要别把手伸进去——喂喂你还真伸啊!

好容易冲出天通苑地铁站,李海前心后背都已经全是汗了,就这样还有几个一起从地铁里出来的女人,眼神在他身上诡异地转来转去,似乎是刚才看到了李海被人摸的那一幕?只可惜,李海走到地铁外面的地下通道,就不再往前走了,停在原地玩起手机来,貌似是在和人用微信之类的联络,痴女们没办法久等,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时间也差不多是九点钟,李海左右看看,都没见到海狗的影子,正在奇怪,一个保洁工人推着保洁车缓缓经过,路过李海身边的时候,忽然抬了抬头,从帽子下面露出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来。李海惊诧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形象,迅速和他记忆中的海狗重合在一起,可是这张脸,除了眼睛之外,就和海狗没有了任何相似之处!

海狗见李海的表情,知道他已经认出了自己,点了点头,示意李海跟上。俩人晃了一会儿,海狗打开旁边的一扇门,里面应该是维修空间,他将保洁车推了进去,李海也闪身进去。

到了这里,海狗才放松下来:“找到你可真不容易啊!好在报纸上都报道了这件事,我才能找到你的地址。”

李海拍了拍海狗的肩膀,问道:“你身体都好了?怎么一个人跑出来,有什么急事?”一边问,一边上下看着海狗,当初海狗可是真正的死里逃生,身上的伤势也不算轻,现在才过了差不多一个月而已,他就这么跑出来了?一定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

首节上一节524/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