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528节

好在老韩做主,李海还是被放了进来。几个人来到凯被关押的地方,别看李海来探望过凯几次了,他可从没进过这里,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凯所居住的地方。按照和老韩商量好的,这里确实是特殊的环境,里面条件能有九十年代一些招待所的标准吧,对于看守所来说这就算是超豪华的配置了!当然有些监狱里的五星级包厢比这还要好,那个没法比,看守所本来就是临时关押犯人的地方,条件当然就要差些。

门锁,墙壁,地板,都被翻了个底朝天,看守们的火气可见一斑,不过这里一看就没什么花样可以玩的,至于挖地道什么的也不用想了,凯关进来总共才半个月多一点,他拿什么挖出一条地道来?会这么想的人,多半是《肖申克的救赎》的粉丝吧。

李海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这里没什么花样,不过他好奇的是,难不成警方到现在都不知道凯是怎么逃走的?等他听到看守所的负责人,和老韩在那里汇报情况,才知道自己猜得没错,警方确实还没找到凯逃走的途径!当然针对xing的**和排查已经展开了,京城是首善之地,对于有犯人逃走这种事早就有了预案。只不过,李海很怀疑,对于凯这种人来说,普通的交通**和排查,能有多少效果?

老韩脸色阴沉地听完了汇报,其实也没什么好听的,人都不知道怎么跑的,上哪儿去追?他走进牢房,站在李海的身边,沉吟了一会儿,方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只是猜测也可以,现在我们是一点方向都没有,而你,明面上是凯今天最后接触的人。”

“我?”李海哑然,他这才意识到,如果没有老韩护着自己的话,自己的嫌疑还真是不小呢!从警方的思维逻辑来看,自己这个凯的辩护律师,又是今天刚刚来探望过凯的人,自己离开之后只有三个小时,凯就不见了,不从自己身上查起那还从哪里查?搞不好,老韩来问自己,也是为了给警方一个交代呢。

事实上,李海也是刚想到,其实凯跑了,对他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这么一来,他也用不着承受安全部门的压力,要费尽周折从凯这块石头里往出榨油了——这种*丝想法其实是非常不科学的,稍有点权力意识的人都知道,只有自己手上有东西,能为别人所求,那才是权力的核心。

可李海不在乎,他其实最想的就是自己能回到之江去,安安稳稳地累积神力,谁也不招惹,然后赚点小钱,干点自己想干的事。这些势力漩涡,其实他一点都不感兴趣。凯跑了,岂不是正好?

无奈,凯就算跑了,对自己来说也不是一跑了之啊,后面的麻烦事更多!李海叹了一口气,道:“我和他今天谈过,结果就是我向您汇报过的那样,凯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交易,如果我们还是不满足的话,他就会采取别的行动。按照这个默契,至少他应该继续等待,等到我开出了合适的价码之后,才会决定如何行动。我不认为他是虚晃一枪,这对他没有意义,就算是跑出了这里,他的处境能有什么改善吗?”

老韩默默地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却没有放松,低声道:“你要做好准备,这件事可能会持续发酵,压力有可能被有心人转移到你们这个律师团队的身上。还有,你的推测也不一定正确,对于凯的生死,米国人至少就比我们更关心,当然他们或许更希望凯马上就死掉。”

李海心里一跳,自己还没说出和伊丽莎白交涉的结果,没说出伊丽莎白的坚决态度,老韩就猜到了。如果只是猜到的还罢了,如果老韩是通过他的消息渠道,得到了这样的信息呢?那自己的隐瞒,说不定就会造成自己和老韩之间的嫌隙了,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李海和安全部门在塞班岛上,还有过一次不那么愉快的接触呢!

他连忙点头道:“米国那边,泰勒兄妹已经初步完成了对于塔佳组织势力的整合,也在努力铲除凯留下来的实力,要说最盼望凯马上死掉的人,大概就非他们兄妹莫属了。不过,我觉得米国那边的态度也不会是铁板一块,更多的人应该不愿意看到凯和我们合作,不过以凯的老练,也应该掌握着一些筹码,让米国方面不能放手来对付他吧。”

老韩目光闪动,看了看李海,笑了起来:“你分析得不错,我们得到的消息也是这样,米国方面对于凯的态度是比较暧昧的,但这就不能排除某些势力自行其是的可能xing。米国的大财团之间,是分工合作的关系居多,不过一般都有他们自己的行动部门,好比塔佳这种组织,米国还有好几个。”

说完,他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李海刚跟出来,就见几个警官冲过来,向老韩汇报。老韩听完了,对他们交代了两句,然后回来告诉李海:“经过排查,怀疑凯是从下水道逃走的,值班的看守民警已经招供了,不过这是个坏消息,我们的下水道系统可不像国外那么井然有序,也不知道凯拥有什么样的设备,搞不好他在下水道里迷路困死,我们也很久都找不到。”

李海这个挠头,拜媒体所赐,尤其是那一句“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首都的排水系统可是被人诟病过不少次了。也亏得凯敢通过下水道逃走!他就不怕手里的资料不准,把他直接困死吗?要知道我们的下水道孔径,大多都不超过一米二啊!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国外电影里那种,顺着下水道可以到达城市任何一个角落的情形。

不过,当李海看到那个被指认有可能是凯逃走用的下水道口时,他也说不出什么来了,那下面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挖出了一个大洞!第九百五十八章完

第九百五十九章 处境险恶

第九百五十九章

对于市政工程施工计划的追查,已经在往深入发展,不过除了发现一辆市政的施工车辆曾经在附近工作过,并且事发前两个小时刚刚离开之外,暂时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李海觉得脸上有点发热,这个时间正是他见过凯之后不久!假如这中间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没有人再接触凯的话,那就说明自己被凯给骗了,那时候他嘴上发出了最后通牒,可事实上已经做好了出逃的准备和打算!那样的态度,只是缓兵之计,麻痹自己而已!

而且,从那个市政工程的开始时间来看,凯应该是在还没有投案自首的时候,就做出了安排,等一旦确定了在哪个看守所坐监,就立刻启动这个工程,好为他留一条后路!这家伙,果然是老奸巨猾,处处留了一手!

李海这才亲身体验到,国际地下世界中鼎鼎大名的“国王”凯,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可以说,如果不是他在大西洋号事件上莽撞了一把,大大低估了李海的实力,凯绝对不会弄到像现在这么被动的——而这个“低估”,也可以说是非战之罪,这个世界上恐怕还没人能真正估量出李海的实力来吧?

被打脸了!李海深深地感到,自己脸上被抽了一巴掌,又响又脆的那种。一想到当几个小时以前,自己还在这里和凯面对面坐着,侃侃而谈,他就感到心里很不爽,被人耍的有点太丢人了!如果说不久之前,李海还觉得凯的逃走,对于他未必不是好事的话,现在他可绝对不会这么想了,非得早点把凯给抓回来不可——要逃,也是我放你逃走才行!

老韩在看守所找了间会议室,现场办公,这里的安保设施,事先也经过了他派来的人员的加强,现在他直接接管,也没人能说出什么来,京城的警察系统再牛,还能牛得过国内安全部门的老大么?依照警方内部的规例,安全部门也有权随时要求警方的配合。

李海摸出手机来,却发现这里已经进行了电子屏蔽,他只能找固定电话。听到他要求打国际长途出去,看守所的值班民警还用很警惕的目光看了他好半天,又找上级汇报,搞得非常认真负责的样子,李海等得一阵腹诽: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有意思么?话说回来,自己好像也成了猪一样,算了还是不说啥了。

大概是经过了老韩的批准,李海总算是得到一部电话,当然打电话的内容将会被录音,这个他也不在乎了。拨通的正是伊丽莎白的电话,当李海说出凯已经逃走的事情,还睡意朦胧的伊丽莎白直接爆了起来:“你说什么!凯这种人,你居然能让他跑了!李海,你真是让我失望!还是说,你是有意放他逃走的,你和凯有什么交易?”

李海干咳一声,道:“你想太多了!伊丽莎白,我是想要告诉你,发动你手上的力量,尽快找到凯的下落,他除了找他那些最忠心的老部下之外,还能找什么人帮忙?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凯逃出我们国家,逍遥自在吧?现在不是相互指责的时候!”

伊丽莎白大概是叫人查找了一下李海现在所用的电话,因为通常情况下,李海应该是用那款塔佳组织内部专用的软件,来和她联系的,怎么会换了一部固定电话?是个人都知道,固定电话的保密程度,是最容易受到人工干涉的,要么可以很高,直接保密线路,要么就非常透明,只要掌握了通讯节点就可以掌握全部的通话信息,甚至随便找个电信的员工,进入机房,就能提取出来。

所以不到万一,他们这些人都不会使用固定电话,更不会在固定电话里谈论什么敏感的话题。她这一查,就查出李海所用的电话,是来自凯坐监所在的看守所。显然,现在正是凯刚刚逃走不久,李海就在现场。

伊丽莎白也清楚,凯如果真的恢复了自由,第一个受害的就会是她们兄妹俩了,要知道如果没有大西洋号事件,凯根本就不会弄到这种地步,也不会给她们兄妹俩以机会,将凯的势力一举从塔佳组织中清除掉。说白了,凯是因为从伊丽莎白与李海的多次合作上,自认为找到了机会,所以才会和程卫国合作,利用李海这个漏洞向泰勒兄妹发起攻击,结果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但反过来也说明了,凯在塔佳组织内部的能量,还是一样巨大!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和凯做交易,唯独泰勒兄妹俩不成,他们才是真正的不死不休的死敌!按捺住心中的恼怒和疑惑,伊丽莎白答应了李海的要求,她将会迅速动员手中的力量,查找是谁在给凯提供帮助,越狱这种事,从来都是内外勾结才好办的,即便是《肖申克的救赎》的主人公,他实际上也通过给典狱长打工的机会,做好了监狱外的准备,才得以逃脱。

放下电话,李海抱着胳膊,难不成自己只能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他动着脑筋想来想去,可是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他所能接触到的,和凯关系最近的人,估计就是现在关在大溪地的叶莫夫了,可那有什么用?叶莫夫是绝对不可能知道谁在帮助凯逃走的。

正在发愁,老韩从外面走了进来,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李海看着他的脸色,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从老韩口中说出的话,让他直接跳了起来:“你认识一个绰号叫海狗的人吗?他原先在之江基金会服务过!”

海狗和这件事有关?不可能啊,李海虽然是想要让海狗来帮忙,设法从凯那里得到更多的收获,可是还没开始呢,这只是个想法,根本没有付诸实际,海狗怎么可能和凯扯上关系?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摇头:“我认识海狗,两天前我才和他见过面。可是他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老韩脸色阴沉地看了李海一眼:“我们接到消息,说海狗和凯有仇,他可能想要帮助凯逃出来,然后设法将他杀死,因为在这里,他没有机会接触到凯本人——你别管我们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现在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马上带我们找到这个海狗。”

李海没办法拒绝这样的要求!即便他相信海狗不是这样的人,他也必须照办,这可不是耍xing子的时候,凯这么一逃,老韩的脸上也同样被打了,而且声音绝对比自己的脸上被打要响亮得多!他马上按照自己和海狗新约定好的联系方式,拨打海狗给他留下的号码,那是海狗在经过河北时,在当地的通讯市场办的号码,用的当然是假身份了。

过了一会儿,李海放下电话,脸上也难看了起来,没人接!难道海狗真的有问题?那也不应该啊,假如海狗是冲着凯来的,他应该再等两天,等到自己收下程潜那个人质,才能让海狗“复活”,堂而皇之地出现,要知道对于程家来说,他现在应该是个死人才对!海狗何必急于这一时?

不知怎么,李海总觉得,似乎有一个阴谋正在朝着他袭来,凯的逃走,只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而已。可是他眼前是层层迷雾,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谁在向他发起进攻,也看不清是怎样的进攻方式。

老韩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联系不上。他到底是老情报了,反而来安慰李海:“你别背包袱,我让你马上离开,你用你自己的方法,尽快找到凯或者是这个海狗,记住,用你自己的方法,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离开?韩叔,那你这里怎么办?”李海愕然抬头,却见老韩面色严峻:“你走了,我才好放手做,明白吗?否则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可能会利用这个海狗,把你给牵扯进来,因为你和海狗,还有凯,都有联系!假如被他们先找到凯,拿到其脱逃真的和海狗有关的证据,那么你就会有脱不开的嫌疑!”

李海顿时恍然,这真是掉进黄河都洗不清啊!他和海狗见过面,又是凯的律师,那么如果凯真的是在海狗的帮助下逃走,甚至不需要确定这一点而仅仅需要怀疑,自己毫无疑问也会被牵扯进来。而现在,他的地位之所以超然,很大程度上,不就是因为他李海,是大西洋号袭击事件的受害人,而凯则是与此有关的吗?李海高举着这面正义的大旗,就连程老都得退避三舍。

但,假如爆出李海身为凯的律师,帮助凯脱逃的劲爆新闻来,李海就一下子失去了这面大旗的庇护,他的身上就被泼上了一大盆脏水,洗都洗不掉!李海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寒意,是谁,策划了这样的恶毒阴谋?第九百五十九章完

:两章送上。。。我睡得越来越晚了,早上还得早起,好累啊。。。

第九百六十章 无心插柳

第九百六十章

“那是李海的车?”程卫国坐在自己的军车里,扭头看着刚刚和他擦肩而过的一辆跑车。这辆黄色的世爵跑车,本身就很拉风了,在成为李海的座驾之后,更是跟着李海一起,其知名度在京城一跃登上了巅峰,好多有钱公子哥已经在酝酿,要不要跟风也弄一辆了。

周秘书知道他问的不是这个,程卫国还能不知道李海开的什么车吗?他恨不得把李海从头到脚全都剖开来,每一个细胞都检查透彻呢!到现在老程家拿李海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也是因为李海的个人实力,真是深不见底,连大西洋号的恐怖袭击,还有之后整个阿尔法小组部署妥善的突袭,都被李海单枪匹马化解,甚至还完成了逆袭——这种惨败的结果,让程卫国也是投鼠忌器,根本就不敢动用暴力的方式来对付李海。

正所谓,最了解你的人,往往就是你的敌人;如果有人比你的敌人更了解你,那就是原先是你的朋友,后来却成为你的敌人的人。程卫国在搜集李海的资料这一件事上,当真是不遗余力的。

“他走的倒是快,你看他能找到凯吗?”周秘书状似轻松地笑着,有些话,他不方便在这里明说出来,因为按照程老和李海的默契,他们此刻是应该保持沉默低调,不介入和李海有关的事情当中的。

程卫国哼了一声:“找不找得到,关我们什么事?这次人是在他们手上丢的,找不到人,就得给我丢出足够分量的替罪羊来。话说,好像刚刚被提名接任之江基金会董事职务的人,就是李海的父亲?”他和周秘书对视一眼,嘴角都露出了微笑,这才叫一环套一环,小刀子放血!

李海也看到了程卫国的车,确切地说,他是看到了坐在车里的程卫国和周秘书。一看他们的车子,就是朝着看守所方向开去的,可见老韩说得不错,要是自己还留在那里,程卫国随便用个什么理由,就可以让自己失去行动自由,比如**整座监狱,接管案件调查权之类的。虽然总参一般是不能参与到地方治安之中,老韩这边也是底蕴深厚,未必就没有还手之力,可是自己呢?自己一定是他们死保的对象吗?李海可没有这样的信心!

所以,抓到凯,是当务之急!好在,才过了几个小时,而且机场什么的都已经**,从凯的脱逃,到被发现,中间只过了两个小时,还来得及!

但是,线索呢?李海左思右想,忽然灵机一动,拿起电话打给朱贵樱,也来不及解释什么,径自道:“你赶快帮我查一下,我们的律师费是从哪个人的手上拿的?”

朱贵樱显然还没睡觉,听到李海的语气貌似很严重,她什么都没问,径自打开电脑,翻到为凯案件所建立的件夹中,很快找到这一部分的信息,因为这件案子,凯第一期就拨给了李海一千五百万米元的律师费,做好了打持久战和大场面的准备。当然这部分钱,不可能是从凯自己的银行账号里拨出来的,他入境的时候都没有使用真实的身份,哪来的账户?

好在,米国佬的金融全球第一,不是说笑的,凯很轻松地就通过一个在国内有账户的基金,将相关款项打给了李海,也不是全部打过来,只有一小部分是支付给李海本人的律师费,更多的是授权给李海使用的经费,方便他组建律师团,做各种和案情有关的工作。这就是老外打官司的惯用方法,其实只要肯砸钱,几乎没有搞不定的官司。

首节上一节528/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