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538节

却见赵老大脸色铁青,好似又要发作,不过终究是碍着杨老在面前,不敢乱来,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没错!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也找不到你们一家的下落,想不到你是进了安全局的秘密部门,档案都被封存保密了。话说回来,我自己也因为参与组建海军陆战队,档案上调到总参,外加又改回了原名,你找不到我也是正常的。可是老李,我闺女可是苦苦等了你们二十一年,二十一年啊!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她一直在等一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夫?谁想到头来,你们就是轻飘飘的一句话,退婚!连面都没见一次,你让她怎么做人?”

是真的,真的是这样!李海闭上眼睛,不想再看周围的世界了,这个世界在这一刻,对他露出了最为滑稽最为黑色幽默的一面。自己一直在心中衔念着的那个男人,竟然就是自己?一直以来阻碍着自己和赵诗容在一起的人,就是自己?他想过无数次,那个男人会是什么样,自己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和那个男人见面,那个男人会怎样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未来,会和赵诗容如何发展——李海想过很多,唯独没想过,那个人会是自己!

假如,一切都正常发展下去,当自己被老爹带去,和自己的订婚的对象见面,看到是赵诗容的时候,那种情景,一定是很有趣吧?李海猛地睁开眼睛,死死盯着赵老大,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开口对赵老大说话:“容容,她还好吗?”

李海盯着赵老大,生怕从他嘴里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这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如果赵诗容不是出了什么事,赵家为什么会和程家勾结起来,对自己下那种死手?幸好,从赵老大的眼中,他没有看到什么不好的苗头,只不过赵老大的怒火,随着李海的问话,瞬间又上了一个台阶,他终于是拍了桌子,就连杨老的威慑都不再起作用了:“你少跟我提容容,你没资格!她等了你那么久,连你找情人都不介意了,你就是这么对她?倩倩是不错,可是你怎么对得起容容,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你这个畜生!”第九百七十八章完

第九百七十九章 露馅

第九百七十九章

赵老大这种武夫,骂起人来自然是拧眉怒目口水乱喷,架势比刚才的冷嘲热讽来要凶悍了很多。可是李海的火气却没有那么强烈了,他已经发现,这里面一定有名堂,有误会。双方的信息,肯定是出现了不对等的情况,赵老大是知道己方的身份了,己方却不知道,可是他就算知道了,为什么又这么大火气?

说穿了,从自己的种种表现来看,赵老大应该能想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和他有婚约的就是赵诗容,否则的话,一路走来哪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一开始就是李海在追赵诗容,而不是赵诗容对他单相思啊。有道是,不知者不为罪,赵老大就算再恼火,这火气也撒不到自己的头上了,更不用说直接上机枪扫射了。

他耐着xing子,等待赵老大骂得告一段落了,甚至连唾沫星子洒在脸上,都没有去擦,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做唾面自干。这种态度,对于有一腔怒火想要发泄的人来说,总是比较有效的,就算这态度无法博得对方的好感,单单是一声不吭这姿态,对方也骂不下去吧,谁愿意对着个死靶子练拳脚呢?

赵老大终于是被李海磨得下去了一点xing子,等他稍一停顿,李海抓住机会就切了进去:“赵伯伯,我要是说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我爹帮我订婚的对象就是容容,不知道你信不信?”

出乎李海意料,赵老大直接一口痰吐过来!这个李海可受不了了,你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就弄得这么火爆!脸上喷些小数点,李海还能忍,这一口浓痰他可忍不了,闪电般从兜里摸出一张餐巾纸来,迎着那口痰一接,反手就丢进了垃圾篓里。这几下清清楚楚,动作却是快得惊人,赵老大也有些被镇住了,居然没当时发作。

倒是杨老鼓起掌来:“好,好身手!都说小李这身功夫好,我是没亲眼见到,今天这算是开了眼界了,这动作漂亮!举重若轻啊,不得了,这年纪还这么轻呢。”他这么一夸,把赵老大后续的火气又给憋回去了,不管怎么说,赵老大也没胆子朝着杨老撒气。

事实上,杨老也是这个打算,就是要把现场的局势缓和下来,他是什么样老辣的目光?冷眼旁观了这么一会儿,他已经知道有问题了:在这么愤怒的情绪之中,赵老大对老李都能念当年的战友情,他为什么就不能给李海一个机会?退婚而已,又能算多大的事,不过是脸面受损而已,能让他对自己老战友的孩子下杀手,这是什么逻辑?一定是有误会了!

当然,要把误会解开,就得心平气和地沟通,交换信息才行。堵住了赵老大的火山口持续喷发,杨老朝着他挥了挥手中的蒲扇:“小赵,坐下说话,坐下说话!我老头子今天叫你们来,不是让你们吵架的,是让你们把话说清楚。你呢,进来就是你在说,可我老头子也没听清楚你到底要说什么。要是你暂时没想好,那就继续想,让人家先说说,你听着,成不成?”

杨老说话,是笑眯眯的,语气也是不紧不慢,有商有量的,可是那种无形的气势,却比刚刚还要强了三分!赵老大就算有什么异议,也是说不出口,只得压着火,生硬地点了点头,坐下不吱声了。

这会儿就是老李说话的时候了:“老赵,我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岔子,李海的事情,我也有很多不知情的,我就捡我知道的说。”他看了一眼李海,李海知道老爹是让自己稍安勿躁,便点了点头。

老李这才道:“刚才你也说了,咱俩的工作变动,名字也改了,还都保密,谁也查不到谁。我转了职以后,就请人帮我查你的下落,查来查去算是查到了,不过我托的人只同意帮我带话,不允许我们直接接触,说是保密的要求。不瞒你说,定亲这事儿,我一直都没顾上和李海说,也许小时候提过,不过我后来出国的时间太多,和这孩子见面的时候少,也总是张不开嘴,所以一直没告诉他,直到回来以后,看他都大了,也到了谈对象的年纪,我才告诉他有这一门亲事。”

李海脸上略有些挂不住,老爹那时告诉他有个娃娃亲的未婚妻时,哪里是看他到了谈对象的年纪?根本就是觉得他有点太花心了,怕李海把局面搞得不可收拾,才赶紧告诉他有这门亲事的存在!总算,老爹总是胳膊肘朝着他拐的,家丑不可外扬啊。

“当时这孩子就说,他不可能再去和一个没见过面的女孩子结合了,让我退了这门亲事。那会儿这孩子,也已经和容容好了,当然容容惦记着她的婚约,倒是没正式接受我们家大海。”老李三言两语,把自己这边掌握的信息,已经说了个大概:“我是张不开嘴说退婚的,可是这孩子坚持如此,我又能怎样?孩子大了总是有自己的生活,做爹妈的也不能一手包办,况且他身边也不是没有好女孩子,我也只好由着他了,托中间人表示要退婚,也就是最近的事情。”

赵老大哼了一声,依旧是沉着脸,只是那股暴火气,却已经降了一些。老李也是个人精,马上就察觉到了,很是诚恳地道:“孩子的感情问题,我是没有过问,只负责帮他解除婚约而已,那本来就是我们上辈人强加给他的,是不是?说实在的,老赵,我直到刚才看到你,才知道容容就是你的孩子,也是我们定好的媳妇。要是早知道,我早就带着李海上门提亲了。”

真的吗?李海倒觉得也未必,当真那样的话,真相大白的时候,说不定尴尬比惊喜来的还要多一些吧!当然,这种话他是怎么都不会在现在说出来的,那不是脑残吗?看老爹说得差不多了,他也道:“赵大伯,我之所以一听说有婚约在身,就让我爸帮我退婚,也不是纯粹任性,那时候我因为容容的婚约,已经承受了太多的烦恼,将心比心,哪里还愿意多这一层束缚?不过我是真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世上的事,也没有这种巧法,真是叫人无话可说啊。”

赵老大的目光,在李海父子俩的脸上来回移动,似乎是想要判断出,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成分。这其中,他看老李还是更多一些,目光也是相对柔和很多,毕竟是老战友了,当初俩人能定下娃娃亲,尤其是老赵这种家庭出身,可见俩人当年的情谊之深厚。至于李海,他还是没个好脸色看,也许是一直以来的惯性?

不过,李海的侥幸心理,马上就被赵老大打破了。他怒哼道:“小子,你少拿那些谎话来骗人,你对我们容容是真心的吗?你拍着良心说!”

李海心里咯噔一下,坏了!看赵老大这架势,一定是掌握了什么情况。要知道李海在这方面的劣迹,委实不少,虽然称不上糜烂,不过从某方面来说却是更加糟糕。他不是那种会逢场作戏的人,但凡是有了关系的女人,都会比较在意,恰恰这种作风,对于他的正牌女友来说,会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时候李海也挺矛盾的,要是赵诗容真的不管不顾地和他在一起了,他也得好好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才行啊!

还没等他想好要怎么回答,赵老大已经又开始爆发了:“说不出来了吧,你装,你接着装啊!你小子,装得好啊,竟然和京城里的女明星都有了关系了,还是一次玩俩,好本事,好风流!你这种人,怎么配得上我女儿!你还有脸给我说退婚!”

李海这下真的无话可说了,那可不是什么误会啊,铁板钉钉的事实!看样子,也不知道赵老大是从什么渠道,得知了这个信息,李海只是奇怪,家都没找到证据,赵老大凭什么就这么确信呢?不过,李海也没有一口咬定抵赖到底的意思,那有什么意思?真的就是真的,假不了,况且他对于蓝映真和姚诗儿,也是有些感情的,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毅然,真的是毅然,李海抬起头来,道:“是,是有这么回事,虽然经过很离奇,我那时也没有和容容确定关系,但是我也不否认自己做过。”此言一出,老李就受不了了,他本来被老战友指着鼻子骂,就已经脸上无光,只不过觉得是一场误会,才坚持辩白,可是一听说自己儿子生活糜烂至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老一辈人的观念,和现代的年轻男女可不一样,况且老李是那种祖国的忠诚战士,思想更加不会那么新潮,甩手照着李海脸上就是一巴掌抽过来,打得脆响无比:“你个不孝子!”

李海当然可以躲,可是他还是硬挺着受了这一巴掌,老爹教训自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事实上,以当初的情形来说,虽然是糜烂了一点,不过那时李海连个正牌女友都没有,玩玩其实也不算什么,直到现在也还是一样。

只不过,这种逻辑,估计很难在这些上辈人面前说得通吧?李海现在更担心的是,恐怕老赵接受到的信息,其中的误会还不止这一点。第九百七十九章完

:两章送上,晚安。

第九百八十章 辩驳

第九百八十章

话说到这个份上,看似是说开了,赵老大也愿意沟通了,可是李海心里清楚,已经走向了死胡同了。他是学法律的,当然知道言语能杀人,同样的事实同样的话,哪怕是换个人来说,都会出现截然不同的效果,更何况这中间给赵家传话的人,很有可能做了什么手脚?

李海的脑子里,一直在梳理着到目前为止所掌握的信息,试图将赵老大眼中的事实,理出个头绪来。其实他更想知道的,是赵诗容和赵诗倩,她们是怎么个看法,只不过现在电话都打不通,也好几天没见了,根本没办法做到这一层,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倒霉的是,随着老李这一巴掌扇过来,似乎就连老爸都倾向于接受赵老大的意见,认为这责任应该是归于自己身上了!李海心中有些焦急,幸好他的神魂总是在神力的庇护之下,极少会因为情绪的变化而影响到思维能力,他低着头,飞快地转着念头,自己需要同盟军,需要能帮自己说话的人!

他偷偷抬眼,瞄了丛惠一眼,丛惠的脸色也不好看,尤其她还是女人,又不是李海的亲妈,听说李海这小子玩明星还是同时玩两个,一起飞的那种,这种生活腐化分子,她哪里会有多少同情心?看到李海瞄她,丛惠也只当没看见一样,反正她是看老李的脸色行事的。

此路不通!李海心里叫苦连连,他让钱神扫过丛惠的神魂的,知道她的脑子里,都被红色信仰占据着,这种人在如今的社会上,是越来越少了,可是在军中和安全部门里面,依旧还是存在,并且为数不少,丛惠和李海自己的老爸,都是这种人!糟糕就糟糕在这里,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生活作风腐化堕落这种事情,绝对算的上是个罪名。

老李却已经面露沉痛之色了:“老赵,是我对不起你,孩子没教育好,让你失望了。咱们两家的婚约,我也没脸再继续下去,本来就是想要解除婚约的,这事就到此为止吧。”他说的到此为止,显然不仅仅是针对李海和赵诗容那令人蛋疼的婚约,还有就是针对赵家对李海下的毒手,也不再追究了。

李海真的急了,哪怕老爸肯定不乐意他再说话,他也必须开口了:“老爸,这是我的事情,请你尊重我的意见!”老李一听这话,还没等赵老大翻脸呢,转身又要揍李海了,哪知道李海这回虽然不躲不让也不格挡,嘴里却不再保持沉默了:“从小到大你都没管过我什么,这次你也别管好了!”

老李这巴掌挥起来,顿时就打不下去,眼圈马上就红了。看着一脸倔强的李海,他就想起自己在外面为国效力的这些日子,虽说是以身许国,受命之日就不再顾家了,可是把当时才刚上小学的李海,就这么一个人丢给自己的父亲,连李海上大学填志愿,他都是只打了几个电话回来,具体的事情全都是李海自己去跑的。——他这个父亲,欠这个儿子的实在太多了!

甚至,老李也很是自责,假如不是自己在外面忙,忽略了对李海的教育,也没有能够多和自己的老战友沟通,这事情也不至于弄到今天这般田地吧?说实在的,他也是有责任的,养不教父之过啊!一念及此,他顿时有些心灰意冷,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走到院子一角,背对着这个方向,那意思你要接着出丑就接着出丑吧,管不了了!

丛惠也很是不满,起身过去宽慰老李,看都不看李海一眼。李海心中苦笑,眼下是顾不得伤了老爸的心了,回头总能挽回的,毕竟还是亲生父子么。他看着眼前一脸鄙夷的赵老大,心中却也有些火气,要不是赵老大这么咄咄bi人不给面子的,老爹至于这么伤心难过吗?连个话到现在都没说清楚!

“赵大伯——”刚叫了一声,赵老大硬邦邦地甩过来:“别,当不起!你连你爹都能忤逆,谁敢当你的什么大伯?”

不压住你的气焰,今天就没法好好说话了!李海算是看清楚这一点了,他也就不客气了,冷笑道:“别的都不说,你开枪打我也不是头一回了吧?我说过你什么没有?就算我对不起容容,我就罪该万死是不是,你敢说容容对我没感情?”

不说容容还好,一提这个茬,显然又掀起了赵老大的逆鳞了,他暴喝一声,跳起来指着李海就要开骂——事实上他更想直接动手的,不过这里是杨老的地盘,他也觉得自己不是李海的对手,虽然心中愤怒,不过眼前亏也没什么好吃的。哪知话都没说出口,李海一伸手,直接从桌上捞起个水蜜桃,塞进赵老大的嘴里。

这水蜜桃当然是好东西,捏上去软中带硬,cha个吸管就能直接吸出汁水来,吸到最后就是一层皮裹着一个核。不过这一下塞到嘴里,那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汁液四溢不说,也堵住了赵老大的嘴,偏偏李海这一手还来的轻巧,不带半分烟火气,杨老看着都是眼前一亮。

赵老大气急败坏,快要爆炸了!猛然间耳边响起一声断喝,好似炸雷一样:“送你个桃子,吃了冷静一点,别sb一样被人当枪使!”

李海正面迎上赵老大犹如喷火一般的眼神,却是丝毫不让,冷笑连连:“我是不知道我和容容订婚,到今天才知道的,否则我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退婚的,而且还是通过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你觉得这退婚的责任应该落在我的身上吗?要真这么想的话,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赵大伯虽然是爱女心切,但是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反正你恃强凌弱是吧?那就放马过来,看看到底谁强谁弱,我李海手下好歹也有几十条人命了!”

说到最后,李海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出来,而且是以权神的神力为主!这权神醒来之后,神力的运用果然不同,李海不必再通过钱神的“权钱交易”手段来进行转换,而是直接将权神的神力,加入到自己的光环之中,这一下放出来,那真是官威十足,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反正都到这份上了,死活都是搏出来的,要是赵老大还是不能好好说话的话,李海真的不介意扁他一顿,你特么都派人用机枪打我了,我打不得你么?

好在,这神力一旦爆发,效果确实不同凡响,就连气势汹汹的赵老大,都有些退缩。他甚至有种错觉,李海的气势,比起他在军中那些悍将同袍,百战老将们还要强悍!杀气或许不及,但是这威势可真的是万中无一。就连在旁边看戏的杨老,脸上也失去了笑容,眯起眼睛来看着李海。大凡安全部门有点资历的人都知道,杨老眯起眼睛来的时候,那就是认真的时候了。

见赵老大的气势稍弱,李海抓住机会,问出了他一直最担心的问题:“赵大伯,容容和倩倩,现在怎么样?你先告诉我,她们有没有出事,我们再论是非对错的问题。”眼见赵老大似乎又想要暴走,李海运足神力,照着他的脸上喷过去,伴随着一声怒喝:“今天来是讲道理的,不是来比撒野的!你以为就你会不讲理吗!”

赵老大一口把塞在嘴里的水蜜桃吐到地上,恶狠狠地盯着李海的双眼,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攥紧了双拳,就好像一头猛虎择人而噬一样。李海却是丝毫不惧,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冷笑,全身很是放松地站在赵老大面前,眼睛一霎不霎地和他对视着。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是赵老大还是蛮横地指责这叫嚣那的,那就干脆直接动手把他丢出去,反正你也不想讲理。

好在,赵老大终究是忍住了气,至于具体的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他扭过头去,不看李海,哼道:“她们好的很!不用你操心。”

“你有没有关着她们,不让她们来找我?”耳听得赵诗容和赵诗倩姐妹俩都没事,李海就长出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这姐妹俩,因为这个婚约的误会而出了什么事,造成了无可挽回的结果,那就说什么都晚了!幸好没事!然后,李海就要关心一下,为什么赵诗容和赵诗倩姐妹,连找自己问个明白的兴趣都没有?

首节上一节538/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