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580节

哟,果然是非一般人才,心理素质不错啊!李海顿时对艾达高看了一眼,笑道:“事实上你不应该埋怨我,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护送我的当事人接受引渡而已。倒是你们司法部,为什么没派人到我们国家去接犯人?”按照引渡的法律规定,基本上这都是提出引渡的一方所需要履行的职责,因为引渡的犯人,肯定都是在要求引渡一方的领土上有犯罪行为的,想要把这种犯人弄到本国进行审讯,自己不出人怎么行?像李海和凯这样,由另外一边送犯人上门的,这里面的味道总有些怪异。

艾达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她只是闷声道:“就是你那句话,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状况!你——”她还想再说什么,对讲机陡然响了,只是声音有些嘈杂:“艾达小姐,李海先生,我是伊丽莎白!我们做一笔交易吧,怎么样?”第一千六十六章完

第一千六十七章 巴黎的良心

第一千六十七章

“交易?哈!”艾达抄起对讲机就骂了回去:“你是拿我们没办法了吧?刚才用导弹打我们的时候怎么不说交易了!见你的鬼去吧!”

李海劈手夺了过去,没让艾达继续发飙。“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艾达小姐,但请你明白,交易的对象是我,你没权力替我做决定!”开玩笑,身为钱神的神使,这世上有什么交易是不能谈的吗?当然,或许也是有的,但是绝对不是在凯的身上。

之前李海是不会和伊丽莎白谈交易的,伊丽莎白也不会对他提出交易。因为在京城的时候,伊丽莎白就已经询问过李海,关于交易的可能性了,当时李海是拒绝了,双方也就走上了这条武力对抗的道路。从伊丽莎白所动用的资源,所下的决心来看,当时她如果要和李海交易,提出的筹码肯定不会小,但是能大到哪里去呢?这个也很难说。最主要的是,对于李海来说,他当时的处境,也不允许他用凯来和伊丽莎白做交易,他没有这个权利。

但是现在,情况就截然不同了!首先伊丽莎白在动用了偌大的人力物力,甚至连西方平民的生命都不管了,最终却弄得损手烂脚,自己人死了不少还没留下李海等人。现在李海他们进了下水道,就凭李海这一个人,想要在下水道里抓住他何其艰难?根本就不用想!亲身领教过李海的实力,伊丽莎白至今还是心有余悸,刚才在开阔地上,己方那么强的阵容都没奈何李海,如今就根本不要做这种梦了!所以,尽管下面的米国大兵们嗷嗷叫着要追进下水道,要用各种手段把李海找出来,给己方死难的战友报仇,伊丽莎白还是压住了,转而提出交易。

可想而知,在这种时刻,伊丽莎白已经濒临失败了,她会提出的价码,绝对是她所能拿出的最大限度了。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李海才觉得或许不是不能谈,至少听听人家报的什么价码嘛!

另一方面,李海现在已经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状态了,虽说国内那帮大佬们,要从凯身上得到的好处肯定还没完全到手,不过那关李海什么事呢?他反正已经尽力了,米**方动用了这么强大的阵容,还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最后关头如果李海被已经疯狂的米国人阻止了,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吧!所以现在,李海认为,自己也有了谈交易的资格了。

或许是因为穿入地下的原因,虽然是通过司法部的对讲频道,伊丽莎白的话还是时断时续的:“我就知道是你,李海!好吧,我就不兜圈子了,一口价,五十亿米元,我还可以给你一部分情报,让你可以对上面交差。”

李海听到这里,先把对讲机的频道关上,拍了拍艾达的肩膀,示意她继续开车。艾达恶狠狠地瞪了李海半天,最终还是返身回去接着开车了,只是从她的表情来看,对于李海的怒火肯定是高万丈。问题是火大也没用啊,李海的实力,在艾达的心目中也是高深莫测的,况且她也就是个打工的身份,何必和李海对着干呢?连法国司法部都能一言不发,坐等凯上门,十字剑联盟上层也是一直保持着诡异的沉默,她又能做什么?开车吧!

另一边,李海伸手扯开了箱子盖,先把凯那两条被打成好几截才能塞进去的腿给扯出来,也不管骨骼是不是被扯成异形了,再一拍凯的脑门把神力收回来,反手捂住了凯的嘴巴,让他的惨叫声憋在肚子里。看到凯的眼神逐渐恢复正常,大概是能思考了,李海才冲凯笑了笑,然后把对讲机的频道再度打开,里面又传出了伊丽莎白的声音:“李海,你在听吗?价格可以谈,不过我的出价也不是没上限的!你知道,其实一切都是生意。”

凯双腿剧痛,眼前除了车灯的光亮之外,几乎一片黑暗,耳朵里却听见了伊丽莎白的声音。他很是花了一点时间,才搞清楚眼下的状况,不得不说一位杀手界的国王,其本身素质当真过硬,在这种情况下都能保持正常的思考!李海算了算他从昏迷到恢复正常思考的时间,也不禁暗自钦佩。

朝着凯竖起了大拇指,李海又抄起对讲机道:“现在凯先生也在听着,伊丽莎白,我想你们可以聊聊?”

凯咬着牙,一半是因为双腿传来的剧痛,骨头被打成了好几截,那种痛楚没经历过的人绝对没办法想象!另一半却是被李海给气的,这种状况下这混蛋居然还想跟自己提价!显然李海这种做法,已经被凯认定是想要一手托两家,两边要高价了。

但是恨归恨,他现在连说话都困难,况且又能把李海怎样?最佳状态下的凯,也拿李海没辙!要继续提高报价吗?

伊丽莎白乘坐的直升机,正在这一片天空上盘旋着,她也是咬碎了银牙,李海混蛋这一点,伊丽莎白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他会混蛋到这种地步啊!忍了好半天,才没有当场开骂,道:“李海,什么都有价格,一切都是生意!你使用的手段,未必就能让你得到最大的收益。”

李海朝着对讲机笑了笑,道:“伊丽莎白,凯先生或许要考虑一下,我们过十分钟再联络。”说完,他就把对讲机给关上了。然后顺手把对讲机下面连接的电线给扯出来,不管凯的脸色如何,却问艾达:“你这车上有什么追踪装置吗?”

凯一怔,艾达也是一怔,然后这两位经受过严格训练的专业人员,都反应过来了。凯还是不做声,艾达却脱口道:“这是司法部的车,当然有追踪装置了,而且无法关闭!不过现在我们是在地下,追踪信号没那么简单,他们也必须下到地下来,才有可能继续追踪。”

弃车!李海当即作出了决断,他转头看了看凯:“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没有的话,我得重新把你装进这箱子里了,当然是让你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原因吗,你懂的。”指了指凯那已经好像意大利面条一样的双腿。

凯也真的是狠角色!竟然对自己的身体所承受的巨大痛苦置之不理,甚至不在意这痛苦正是李海所带来的,反问道:“你期望我说什么?”

李海哈哈一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你欠我的代理费,已经又增加了三亿米元,或许等你下一次醒来的时候,这个数字还会增长。你知道,虽然保护你的利益是我的责任,但是身为一名律师,我的责任仅限于用法律手段维护你的利益,而不是用身体的力量帮助你免遭伤害。我不接保镖的委托,所以这种额外服务的收费标准是很高的,没问题吧?”

凯终于呻吟了出来,因为他憋着的气,终于松了出来,当然一半是庆幸,李海不打算把他交易给伊丽莎白,另一半是被李海气的,不就是要钱吗,要钱你早点说啊!不过这个收费标准是怎么回事?

李海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自己此行所耗费的神力,乘以十,再把单位换成米元之后的数字,本来这算账的公式就是他临时决定的。随手再把凯弄成植物人,把那两条腿叠吧叠吧塞回箱子里,李海把箱子拉链一拉,然后拎下了车,正迎上艾达的复杂眼光。

李海举了举手中的箱子:“你说这个?没办法,当时在车站,如果不用这个办法,我没可能把他带出来。而且,你看见了,我用我的方法让他减少了很多痛苦。”艾达心里那个吐槽啊,这叫什么事?那腿打成那样,还一遍遍地掰来掰去的,就好像面条一样,以后那腿还能好么?

不过再一想,凯要是腿断了,没准还会更好摆布呢,这事儿对她们法国司法部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啊——所以,艾达也就闭嘴不说了,打开手中的战术手电,比划着旁边一个小一些的通道入口:“从这边走吧,我们接下来都需要步行了,假如不迷路的话,抵达司法部需要走两小时左右。”

假如不迷路的话——李海看着周围的墙壁,这下水道始建于八百年前,后来历经多次重建,其复杂程度,恐怕没人能说清楚全貌了吧?无语,只能是指望艾达这个地头蛇的带路水准了,好在从她当时选择这个入口的果断程度来看,艾达对于这片下水道应该还是有不少了解的。

十五分钟之后,在被遗弃的车辆边上,伊丽莎白面色阴沉地从一名三角洲队员手中,接过被拆下的对讲机,狠狠地摔在地上:“这混蛋,耍我!”她掏出枪来,拉动枪栓把子弹顶上膛:“分头搜索,追踪目标!记住,一旦确认目标位置马上报告,并且撤回地面,再使用单兵云爆弹进行阻断攻击!”

“呼啊!”彪悍的三角洲大兵们齐声呼喝着战吼,单兵云爆弹!即便对于身经百战的米军精锐来说,这样的战斗也是很难遇上的,而目标却仅仅是两人!第一千六十七章完

:两章送上。欠更明天开补。我就是个茶几。

第一千六十八章 兜兜转转

第一千六十八章

云爆弹被称为穷人的核弹,其爆炸威力也是相当巨大,而单兵云爆弹的威力则是相应减弱,在下水道这种环境中使用,最大的效果倒未必是爆炸的冲击波,而是其造成的大面积缺氧。当然这东西要是在巴黎市区的下水道里面炸响,动静也会是非常巨大,至少几百个下水道的井盖,都会被其冲击波冲上天空。

米军的欧洲指挥部,已经为了这件事吵嚷开了。能够让伊丽莎白指挥这些米军的战力,那是因为背后许多财团对于杀死凯这件事达成了一致,并且给予了伊丽莎白相应的授权,毕竟塔佳组织本身就是米国的半官方情报组织之一,其和米军协同作战也不是头一次,这一点,从伊丽莎白当初能够从太平洋舰队调动一艘核动力潜艇,就可见一斑。

但是,这不代表米军上层对于伊丽莎白所下的命令都是一无所知,相反相关的任务情报,都会被上层知道。或许之前还能装聋作哑,但是在损失了一架黑鹰直升机,连同飞行员在内造成了六名米军官兵死亡之后,这么大的事情,就连米军在欧洲的最高指挥官也扛不住了,直接就捅到了五角大楼和白宫层面。

正当上层正在频繁交换意见的时候,前方又传来了伊丽莎白的新的疯狂命令,居然要在巴黎下水道使用云爆弹!哪怕是单兵云爆弹,这也太过火了吧,法国佬到底还是盟友啊!这会儿国务卿那边的压力就已经不小了,还好米军虽然是在法国的领土上大打出手,不过吃亏的居然是米国人,这样国务卿也有足够的底气去对法国佬们保持强硬。可要是在巴黎市中心闹出大动静,那就真的不好交代了。

相应的,也有不少人赞同伊丽莎白的做法,米军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虽说那导弹是自己人发射的,打中了自己的飞机,顶多算是倒霉罢了,不过米军如果是讲理的,那也就不叫米军了。吃了这种亏,这口气肯定是要撒到目标的头上!还有一种逻辑就是,既然已经吃了这么大的亏,那如果最后还是不能成功干掉目标,岂不是更亏?正所谓羞刀难入鞘,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那就索性让伊丽莎白继续抗下去吧!

而在下水道的另一头,李海拎着箱子,跟在艾达的身后,煞是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战术手电的光,照在墙上,显露出凹凸不平的印记来,仔细一看居然都是人的骷髅!满墙都是!这要是李海的神魂没有神力庇护,一把摸上去不定被吓成什么样呢。

艾达偷偷转过头来,见李海只是有点好奇,还在那伸手摸着墙,顿时大感失望:“你来过这里吗?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啊!”

堂堂神使还能怕几个骷髅吗?——好吧,这里肯定不止“几个”骷髅了,放眼望去,全是骷髅墙!“没来过,只是听说过一些。这好像是巴黎下水道的一景吧?”李海摸着墙壁,手指在一个骷髅的眼窝里抠了抠,抠出一坨泥来,忙不迭地甩掉。

艾达失望地撇嘴:“是的,在巴黎的下水道中,有将近三百公里,都是这种骷髅墓穴。这是当年中世纪的时候,在黑死病中死去的人,据说有数百万之多,他们的尸体就存放在这些下水道中,后来逐渐集中到几个区的地下,建成了这种墙壁一样的墓穴,胫骨和肱骨巧妙地搭建起来,颅骨放在中央,使得结构稳定的同时,还能凸显出每个人的位置——喂喂,我说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啊!”

看着艾达故意将手电放在下巴上,照出的阴森面孔,李海失笑起来:“这有什么好害怕的?这些死人哪有活人可怕!别忘记了,我们身后还追着一群如狼似虎急于报仇的米国大兵呢。赶紧吧,两个小时的路程不是让你带我参观巴黎下水道的,或许这次引渡任务结束了以后,我们会有充足的时间来放松和游玩。”

艾达哼了一声,转身接着快步走起来,过了一会儿又问:“对了,刚才你为什么不接受伊丽莎白的交易,而是要接着完成这个任务?看伊丽莎白那个样子,不管你想要什么价码,都可以谈的。你就一点都不心动吗?”

李海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走着,耳朵还竖起来,试图听到地面上的动静,一面道:“伊丽莎白哪有这么好说话?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会真心做交易的。现在我万一答应了她的交易,一来可能是被她拖延了时间,找到我们所在的位置,二来很可能她到交易的时候就翻脸了,那我也拿她没办法。这种交易我是不会做的。”

艾达暗暗点头,李海的判断显然是比较稳妥的!这种没有第三方能保证的交易,风险极大,谁知道敌人的诚意有多少?她一面走着,一面从兜里掏出指南针来对着方向,这下水道其实还是蛮好走的,只要顺着最大最粗的那些管道走,基本上和主要干道都是平行的,熟悉巴黎地形的人,也不会太容易迷路。

只是这种方式,很快就持续不下去了。伊丽莎白的手下,那些愤怒的米国大兵们,并没有一股脑儿从后面追击过来,而是利用其在地面上的机动优势,迅速地划定了李海和艾达他们可能到达的最远范围,然后部署了严密的包围圈,从不同的入口进入下水道系统中,分头包围了过来。

于是,很快艾达就遇上了一队守着下水道路口的米国大兵。他们在这里建立了临时的阵地,用阔剑反步兵地雷封锁住周围的防线,很熟练地瞄准了几个方向,虽然仅仅是四个人,但也让艾达和李海没办法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穿过这个路口。

退回去一点点距离,俩人低声商量了一会儿,李海倒是想要上去干掉这四个米国大兵,可是艾达却不同意,认为这样反而会暴露出己方的位置来,毕竟这些米国大兵身上都有电子终端,哪怕是一个人死掉了,其状态也会即时反馈到指挥中枢那里去。

李海听了也不禁一阵蛋疼,这样岂不是连想要收为信徒都没机会?总不可能运气那么好,四个米国大兵都是极度拜金主义者吧!只要有一个不是,自己就得动手杀人,那样的后果也就不用说了。

这么说来,唯有绕道。俩人退回去,找了一条岔路口,走了十五分钟之后,艾达望着前面的一道铁栅栏,无奈地摊手:“我想我们得回头了,这里看样子过不去——我的天,你是超人吗?”那直径达到两公分粗的铁栏杆,竟然被李海徒手就拉弯了!

当然这种栏杆的设置,不是为了为难人的,而是这里是一条主要的下水口,从这里再往下,水位就越来越高了,俩人时不时地都得卷起裤脚踩进水中去行走,甚至偶尔还要趟过及胸深的小河。下水道的味道就不用说了吧?李海自己倒还好,他更担心的是,凯会不会直接憋死在箱子里?嗯,听了听,似乎还是有心跳的。

“巴黎下水道的设计原则,是利用水流从高往低流动,所以我们要找到上去的路,就得逆着水流的方向——”艾达一边走,还有心思跟李海聊天,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在这黑暗的下水道中,身边时不常的还有老鼠跑来跑去,她和李海说话,也是帮助自己的心理找平衡的意思。

李海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这方面他就算神通再广大,也抵不过地头蛇的威力,所以跟着走就好。约莫走出两公里之后,艾达嘴角抽搐地看着李海扯开了又一道铁栏杆,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胳膊:“真是奇怪,按照你的肌肉发达程度,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啊!这就是你们东方的功夫吗?”

首节上一节580/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