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607节

俩人见李海进来,都站了起来,素起身的速度甚至还在赵诗容之上,笑脸盈盈地向着李海:“妨碍你们谈公事了,不好意思呢,那我先走了,感谢你的咖啡了,容容。”居然就这么朝外面走,临走时冲着李海挤了挤眼睛,手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便拉开门自己走了出去。李海看了看她的背影,很是莫名其妙,我们关系有这么好吗?别以为你动手凑趣,帮我耍了一趟于忆和荣院士,我就能把过去的不愉快都一笔勾销啊!

其实李海的性子,真不算睚眦必报的那种,他只是对于谁欠谁的,比较在意而已。虽然家几次三番想要从他身上捞好处,不过对方没有得逞,也没有造成什么挽回不了的损失,李海也没有想要主动去报复的意思。人在这世上,只要你手里有好东西,那就免不了要受人觊觎,所谓不招人妒是庸才嘛,要是连这都得一一报复回去,做人未免太累,也会妨碍你看清自己真正该走的路。他的攻击性,基本上只是在需要震慑对手,以免带来更多的麻烦时,才会表现得很明显。

但,这绝对不意味着李海会是个既往不咎,以德报怨的老好人。开玩笑,钱神的神使,有一项神通就叫锱铢必较呢,那是那么好糊弄的吗?对于那些欠了自己的人,李海心里是有一笔账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知道这在会计上叫什么吗?应收账款,先挂账,不着急收而已!

转过头来,见赵诗容似笑非笑的眼神,李海倒是一怔:“干嘛这么看着我?话说,你这可不地道啊,你应该知道我这时候要来找你汇报的,有客人来也不通知我一声?刚才我可是骂了你的秘书了,那是指桑骂槐呢。”

赵诗容噗嗤笑了出来:“指桑骂槐,有你这么明着对‘槐’说出来的吗?是素叫我不要说的,她来看我,也想看看你,怕你对她还有成见不肯见她,所以叫我不要说,等你来的时候,大家碰个面,她要看看你对她的态度如何,才好决定怎么和你相处呢。人家是一片苦心啊,我只好帮忙咯,谁叫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呢。”

李海一阵不爽,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要是计较吧,似乎又有些小题大做了,在男人女人的关系上,李海所受到的熏陶是相当传统的,男人就不该和女人多计较。算了,自己该怎样还怎样,没必要受到别人的态度干扰。

他不再理会这个问题,打开件夹就开始汇报工作,赵诗容也不多嘴,很认真地听着李海的汇报,不时点开电子档中的各种图表,再问李海一些问题。汇报内容并不少,不过对于李海来说,都是小事一桩,他总能用很简单的语言,将其中所包含的利益权衡给说清楚。

很快就告一段落,赵诗容抬起头来,眨巴着眼睛看着李海,忽然感慨了起来:“李海,说真的,一年前我可想不到,如今你会是现在这样子。你的成长,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包括我在内。我想,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不管是谁,有你这样一个总裁,也能做得很稳当了。”

一年前——李海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人的眼光,只能看到当下,看不到远处,也看不到自己。终究还是被命运操纵着吧!”说完,他也没话说了,转身要走,赵诗容却叫住了他:“倩倩也回来了,明天晚上是她的生日,我们准备开个小型的庆生会。二十岁的生日,很重要呢。她没说,不过我知道她很希望你能来的。”

李海转过身,迎上赵诗容的眼神。他忽然意识到,这是此次赵诗容回到之江以后,俩人第一次没有回避和掩饰地对望。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完

:我欠着债呢我知道,应付账款。。。不过最近忙的,每次更新都得到这时候了,实在有心无力。。。跪谢。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意难平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见面过很多次,对视也是很平常的事,并不是说俩人连视线交汇都没有过,那样的话真的相见不如不见,没法正常相处了。可是李海总有一种感觉,赵诗容似乎在故意躲避着,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让某些话题介入到俩人当中来。这听上去很奇怪,但李海就是有这种感觉,赵诗容似乎在回避着什么,或者更准确地说,似乎她是在保留着什么。

究竟是什么呢?李海隐约有所猜测,但那猜测,也只让他明白,假如真是那样的话,还是暂时避开的好。俩人的关系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可以说是个无解的难题,就算两人都有不甘心的心理,也还是有诸多问题存在,甚至,那都不是能马上动手去清理的问题。况且,李海也很不确定自己的这种猜测,假如是猜错了呢?那可就糗大了,朋友都没得做。

他并不是没办法失去赵诗容这个朋友,只是他不希望,是因为自己的鲁莽和幼稚,而造成那种结局。所以,两个人的相处,便在这种默契之下,逐渐变得相敬如宾,客客气气的,彼此都谨守着界限,不越雷池一步。就连视线的交汇,也只是程式化地对视一眼,然后就很礼貌地各自晃开。

可是今天,当赵诗容告诉李海,说倩倩要过生日,请他一起来的时候,李海却惊讶地发现,她睁着明亮的眼睛,非常专注地看着自己,似乎是要将自己所有的心情,全都看穿了,包括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表情,还有那微妙的犹豫和考虑时间,赵诗容全都不想放过,这似乎对她,非常重要!

人的眼睛,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从光学上检验的话,完全没办法解释所谓的眼神,以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种说法。某些研究学者会说,并不是眼睛在表达,而是眼睛周围的肌肉,相当精细,并且受到心情的影响非常明显,比如眼角的肌肉,假笑的话就不会动,只有真的笑了才会牵动云云。

但是,李海此时分明从赵诗容的眼睛中,读出了千言万语,一时间都理不清头绪!唯一能肯定的是,这种眼神上的交流,是双向而不是单向的,赵诗容在注视李海的时候,也已经让她的眼神,对李海彻底变得透明。倘若李海有读心术的话,这个时候赵诗容的思想,对他就是不设防的,她心里想的一切,都能够轻易地读出来。

但,李海却也只能看着她的眼睛,然后轻轻点头:“倩倩二十岁生日,我肯定要去的。那我去准备一下礼物。还有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赵诗容眨了眨眼睛,非常奇妙的是,她什么都没动,就是眨眼睛而已,可李海分明感到,刚才那一刻的赵诗容的心情,已经被她全都收拾了起来,现在的她,又变成了平时的赵诗容,矜持而谨慎,什么事情都很理智,仿佛没有能让她感到困扰的事情。

“这我可不知道,你自己去问她呗,反正是她让我给你带这个口信的。”赵诗容甚至还笑了笑,笑容依旧美丽,而且随着这一年的过去,随着那么多的经历之后,李海觉得赵诗容是越来越成熟了,正在朝着拥有自己风格的优秀女人前进,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拥有着独特的美丽。倘若是一年前的李海,遇到这样的赵诗容的话,没有了钱神的支持,他恐怕连说点过头话的勇气都没有吧?

“可是,我却觉得这样的你,越来越让人难以接近了呢——”李海点了点头,不再追问,转身出了办公室。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关上门的一瞬间,赵诗容就用手捂着脸颊,遮住眼睛,长长,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

放下之后,赵诗容的表情,显得无比的疲惫和沮丧,倘若李海在这里看到的话,必定会惊叹,这是他绝对没有看到过的赵诗容!哪怕是三年的大学同学生涯,赵诗容无数次在他和别人的面前出现,俩人有无数接触的机会,赵诗容也从来没有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家伙,到底会不会懂?或者,懂了的话,又有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啊啊啊!好烦啊!”赵诗容鼓起嘴,这表情在她的脸上显露出来,旁人万难见到,倒显得有点像赵诗倩了:“可是,我又舍不得放弃——也许放弃了,这辈子就真的累得不会再喜欢别人了呢——哼,让你明天出点洋相也好,叫你让我这么烦!”

李海脚下很快,这会儿都走到电梯口了,也因此,他就没能通过他的超常听觉,听见赵诗容的喃喃自语,否则的话——不,或许还是不会改变什么吧?此刻他正在拨打着赵诗倩的手机,令他惊讶的是,赵诗倩的手机,一直都打不通,显示的并不是无法接通,而是关机。

在今天,智能手机完全普及的前提下,手机已经成为个人融入社群中的必要工具,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吃年夜饭,也是刷手机,朋友聚会,也是一群人低头玩手机,路上车上飞机场,更是手机重灾区。对于赵诗倩这么一个整天没多少正经事的大学生而言,有什么是值得她关掉手机的呢?

李海想了想,虽然带着些不情愿,还是拨通了赵诗倩家里的电话——他的不情愿,当然不是对着赵诗倩去的,只是如今之江市的气氛有些诡异,他之前曾经给赵老二打过电话,却没能获准见面,当然人家有的是理由推搪,李海却还是从中感到了某种异样。从那以后,他就没再试图和赵家联系了,这是第二次。

座机照例是赵家的保姆接的,很快,冷雨薇的声音便从中传来,居然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就连埋怨也是:“小李啊,怎么都不来家里玩呢?倩倩是回来了,正在房间里呢,手机关机?我也不知道,那我叫她来接哦。”她对保姆吩咐了两声,让保姆上楼去叫赵诗倩,然后接着对李海唠叨:“小李,我不是说你什么啊,有些事情可能你不太理解,不过是这样的,回避其实是最糟糕的办法,看似避免了麻烦,但同时也关闭了沟通和交流的大门,你说对不对?你们男人的事情,我是不太过问的,不过我相信,事情肯定没像你想的那么难办,也许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而已。”

李海唯有苦笑,冷雨薇如果说的是他和赵老二之间的关系变化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才是对的。赵老二接收了程家的大部分政治遗产,这倒是没有和他李海有多大冲突,反正他也不混官场。但是之江是他的地盘,这一点显然未必能得到赵老二的认可。

仅仅是这点分歧的话,倒也好说,问题是最近李海所遭遇的行动,背后都有着赵老二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叫他怎么想?别的不去说了,荣院士当初就是赵老二介绍过来的,冲着赵老二的面子,李海才买了他的账。现在人家直接欺上门了,于情于理,赵老二都应该出面表个态,可是他却还是一言不发的,似乎是置身事外,但其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肯定不会支持李海——对于李海来说,这种态度就足够令他不能接受了!

所以,对于冷雨薇的唠叨和开解,李海除了表示感谢之外,也实在没法说什么。好在赵诗倩下来得很快,接过了话筒,也接过了李海的纠结。听到赵诗倩的欢快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李海也是长出一口气,他可以保证,虽然一直都觉得赵诗倩很可爱,可是从没像现在这么可爱。

“我都烦死了!关机?对啊,我是被逼的关机!你知道我明天过生日吧?我告诉你,我老爸要帮我介绍男朋友!就在明天的生日会上,结果我现在手机不停地有莫名其妙的人打进来,要么就是加微信,别提有多烦了!我当然关机了!对了对了,李海你帮我重新办个号,买个手机好不好?谁都别告诉,就咱俩知道,这样我就不用怕被人骚扰了。”

赵诗倩唧唧咕咕发了一大堆牢骚,李海听的心里也很怪异。当听说赵老二要给赵诗倩介绍男朋友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过二十岁生日了,确实可以说是真正的大姑娘了。在西方的传统中,也有所谓的成年礼,甚至女孩子能不能举办一次像样的成年礼,会被视为她是否被社交圈子接受的一种标志。即便在我们国家,孩子二十岁的时候,在有些地方也会很受重视,尤其是对于孩子自己的人脉网络来说,更是如此。

所以,二十岁生日介绍男朋友女朋友,也是很普遍的一种现象。在这么对自己解释的同时,李海却难言地一阵酸涩,这消息对于他来说,绝对说不上愉快!也许,是因为赵诗倩曾经在生死关头,向他坦白了感情,让他产生了男人的霸占欲?除此之外李海没办法说服自己,因为种种关系,他和赵诗倩之间的距离,或许比赵诗容也近不了多少,俩人有发展的可能性,非常低!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完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项链之惑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最终,也只是煲了大约半小时的电话粥而已,李海倒是想叫赵诗倩晚上出来散散心,不过她却没时间,要为明天的生日会做准备,还说这是她父母的意见,没办法顶着干。

既然是这样,李海也没啥好说的了,难不成他还能叫赵诗倩偷跑私奔?那也太离谱了。当然,他也不用担心,什么来个高富帅和自己作对,相互比赛打脸的狗血戏码。他李海如今的国内一线公子圈中的凶名,也称得上是赫赫了,这种单枪匹马能闯过整个西方世界的阻隔,横跨亚欧大陆,把凯平安送到法国司法部的猛人,谁敢跟他当面叫板?还是在之江这块地盘上,当真嫌自己小命太长了吗?

不要诧异,那些虽然是机密,也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传言总是免不了的,在高层的圈子里,也总是流传着种种不是真相又胜似真相的谣言,总之说完了就不承认,上不得任何台面,谁能拿来做章?不过很有趣的是,大部分听到这些谣言的人,都会比较倾向于,这就是事实真相。

再说,也是李海以往的战绩,奠定了这样的威名。程家就不用说了,太过惨烈了,连程老都搭上了!至于方超,鼎鼎大名的疯狗,也被李海一脚踢到北欧去,轻易不敢回来,回来也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还听说家也栽了,蓝笑洋那个号称心有六个窍的家伙,听到李海的名字也要变色,再加上李海过年时在京城公子哥圈子里的种种作为,谁还不长眼来给他作对?

相信,只要他能站出来,宣示自己对赵诗倩的所有权,那肯定是百无禁忌,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敢上来挑衅了,美人权势和财富固然好,都比不上小命来得珍贵啊!可惜的就是,李海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也只能坐视了。

赵家并不是那种传说中,需要嫁女儿来联姻的家族。事实上,联姻这一套,远不像某些小说作者想象中那么管用,一桩婚姻就能决定两个家族的经济或者政治立场?要真是这样的话,大家都不要奋斗不要努力,就专心谈恋爱结婚就好了吗。过去欧洲各国王室之间的通婚联姻,到最后还不是打得血流成河?维多利亚女王曾经号称欧洲的老祖母,也没见温莎家族就这么一统天下。

在高层和顶级的家族当中,和阶级较低的家庭联姻,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一方面,这是引进新鲜血液的好办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家都是人,很少有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儿女婚姻不幸的。在所谓的高层之中,和专家学者,技术人员等等结婚的姑娘比比皆是,难不成那些也是联姻的结果?

赵诗倩也是有这样的底气的,所以她也不是很担心,还要顾及到父母的感受。只不过,她毕竟也是头一次碰到这种场合,心里难免惴惴,电话里就拜托李海,万一明天有人攻势太过猛烈,不识相的话,少不得要他出来挡驾。至于方法嘛,赵诗倩就不管了,身为女孩子,她这点任性的小权利还是有的。

要我帮着挡驾——李海挂了电话,只剩下苦笑了,这活儿不好干呐!以他的手段,想要挡驾当然是简单的,可别一不小心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对于赵诗倩,他有感激,有喜欢,不过他很清楚,还没到愿意为了她而结婚,并且牺牲一切的人——或许很可笑,不过在李海看来,假如他要结婚的话,那就会是一心一意,不会搞婚外有情,家外有家的把戏的。再说,赵诗倩和赵诗容又是姐妹俩,这事情要怎么处置?万一以后,自己要长年累月对着这么一个大姨子,天晓得这日子要怎么过!

哎,怎么有种,遇上了不讲理不负责的领导的感觉?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累死还不得好!李海无奈地摇头,不过这个礼物还是得准备一下的,怎么说也是赵诗倩的二十岁大生日呢。——这么一说,自己似乎是错过了赵诗容的二十岁生日吧?不过那个时候,自己和赵诗容也根本不熟,仅仅在辩论社开会的时候见过一两次,赵诗容怎么可能邀请他去参加呢。

既然有挡驾的任务,李海想想,觉得自己应该从抬高门槛上下功夫,比方说明天,自己可以第一个上去送礼物,然后用一件狂霸酷炫叼炸天的礼物,一举镇住所有来的青年才俊们,让他们都自惭形秽,连打问自己和赵诗倩具体关系的勇气都没有,这不就万事大吉了?——李海摸着下巴,很是不负责任地想:那些想要追求赵诗倩的男人们,要是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这点勇气也不具备的话,那还是趁早靠边站的好。嗯嗯,为了赵诗倩的幸福着想,自己这个角色还是很有必要的嘛!

这么一想,这礼物倒也比较容易选了。他跑到自己的金店,让韩美兰把锁在保险库里的几块顶级翡翠料做成的首饰,都给拿出来。现做那估计是来不及了,设计也得花些功夫呢,他就从现有的成品中,准备选一件出来,明天送给赵诗倩做生日礼物。他上次几乎是扫了半个云南公盘的翡翠,顶级翡翠更是收了一多半,所以手头的好货着实不少,到现在都还有好多没卖掉的。

翡翠饰品这一行别看火爆,真正顶级的翡翠也不是那么好卖的,一来价格高了,市场就比较小;二来这东西讲究的就是一个物以稀为贵,哪怕李海手上好货这么多,他也不敢一下子就放出去,否则打断了整个市场的节奏,让现有逐步升级的价位被泼上一盆冷水的话,到时候市场趋势出现反转,受损失的还不是他自己?饥饿营销那是必须的,所谓高端翡翠有价无市的局面,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些商人们有意营造出来。

很快,桌面上就只剩下了三件成品。这三件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非但本身的材料品质过硬,不是帝王绿玻璃种,就是非常罕见的滴血红翡,雕刻工艺也是请了国内的大师精心雕成,翡翠本身的美感,再加上这艺术雕刻的造诣,使得这三件成品的价格扶摇直上,用李海的钱眼瞄过去,每一件都价值上千万之多。

嗯,没错,料子可以动辄上亿,甚至一块料子几十亿都有,不过那是大块的石料,跟首饰成品是不同的,一件首饰上千万,这就很了不得了。好比前几年有一块老坑的石料,玻璃种帝王绿,切出来居然有上百公斤之多,全是这么好的料子,那价值真的是无法估量!哪怕全部做成最普通的镯子,卖价也当在二十亿以上了。可有谁把上百公斤的首饰都挂在身上的?没有吧?

首节上一节60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