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643节

那么,更有可能的就是,赵老大遇到问题了,而且是大问题,他身不由己,所以不得不将生病住院的赵诗容托付给自己!李海的脑中,顿时联想到刚才吴燕玲等人接电话的一幕,难道说,这场风暴,第一个就扫到了赵老大?可是这也不对啊,难道这个什么巡查组,针对的居然不仅仅是地方官员,还包括当兵的吗?那也太夸张了吧!

自知不是局中人,李海不敢妄下判断,但是这个晚宴,他是没心情吃了。匆匆找了个借口,谢绝了晚宴的邀请,他只是请吴燕玲帮忙招待一下外国友人,自己跳上了劳斯莱斯,直奔医院而去。

途中停下来买了一份寿司外卖,又买了一束花,等到了医院的时候,李海已经把状态完全调整了过来,就像一般的探病那样,他不想让赵诗容看出自己的心事,更不能让她知道,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或许已经牵连其中。

令李海意外的是,赵诗倩和谭蕊居然都在这里,三个女孩子正在那里玩游戏,玩的还是很老土的桌面游戏地产大亨,或许国内更熟悉其另外一个译名,大富翁。大概是因为这个游戏,人少了不太好玩,比方说赵诗倩又要玩,又要当银行来管理,发钱发地契发房子什么的,忙得不可开交。

一看到李海进来,她欢呼雀跃,吵着要李海来当银行。李海也不推辞,走过来接管了一堆银行杂物,然后把手里的花插到花瓶里,又将一盒寿司放到边上,让赵诗容和谭蕊自取。一切都很正常,大家玩得很开心,只有赵诗倩在卸下了银行的烦琐事务以后,运气反而变差了,几次刚好走到谭蕊重资修建的旅馆里面,三下两下就破产了。

她气鼓鼓地往嘴里塞着寿司,一面把责任都怪到李海的头上:“都怪你,我本来玩得可好,海滨那么贵的地方,我都建起旅馆来了,结果她们一个个都能躲过去,从来不到我地盘上交钱!只要来一次,蕊蕊就不行了,姐姐也扛不住!可恶,倒霉鬼!”

谭蕊捂着嘴笑,李海满脸无奈,这都是骰子掷出来的点数,怪我?我可没用神通去影响骰子啊!他不经意地看了赵诗容一眼,却见赵诗容倚在沙发上,也是一脸的笑容,但眼神里却透着几分迟疑。李海心中一凛,难道赵诗容已经知道了一些风声?

碍着人多,李海也不好问什么,他端起病房里放着的水果篮,走进洗手间去清洗。刚放上水,手机又响了,这一次居然是程潜打来的!李海万分诧异,他接到谁的电话,都不会比接到程潜的电话更惊讶,这家伙能有什么话跟自己说?他还有胆子和自己对话吗?

轻轻将洗手间的门推上,李海想了想,先开启了录音程序,然后才接通了电话。程潜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来,竟然显得很淡定:“那个,李海,你现在是在容容的病房里吗?是的话,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我觉得吧,你们的婚约都还没正式解除,我这个时候介入进来,是不大合适的,还是你们先说清楚,是分是合,这样比较好,对吧?”

李海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程潜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居然会主动和自己说这种话?这不是等于宣布,他退出了对赵诗容的竞争吗!以程潜现在的处境,赵家就是他唯一能抱住的金大腿了,他怎么可能主动放弃!

——慢着!除非,赵家已经不再是金大腿,反而可能成为拖他下水的沉船了,所以他才会这么主动地放弃!联系到今天所得到的各种信息,李海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赵老大的问题,真的很严重,严重到了程潜都要赶紧闪人的地步?

他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程潜却好似有些着急,又追问了一句:“李海,你倒是说话啊,你不是一直坚持,你和容容的婚约还没解除,只有容容自己对你这么说了,你才肯接受吗?怎么现在就怂了!”

李海定下心来,出其不意地冷笑道:“程潜,你旁边还有人吧?开着免提呢?想让我帮你洗清嫌疑是不是?”

程潜的声音立马慌乱起来,结结巴巴地叫道:“你,你胡扯什么!我,我有什么嫌疑,嫌疑,需要你帮我洗清的!男子汉大丈,丈夫,说话一是一,二是二,对吧?那什么,你难道连这都不敢承认,那你还去医院干嘛,还去看容容干嘛?”

李海听他的语气,就知道自己应该是猜对了,显然程潜因为他的立场和关系网,也受到了某些调查,不过以他的个性,当然不肯陪着赵家一块落水,这会儿正拼命撇清自己呢。而他现在和赵家最大的关联,莫过于他和赵诗容的关系了,这阵子以来,这家伙在京城那边,可是到处都以赵家的未来女婿自命呢!所以要想撇清,就得把这事儿说清楚了。

换成别人的话,秉承着敌人的想要的,自己就偏偏要反对的原则,这时候就应该落井下石,狠狠摆程潜一道。可李海却不是一般人!他都已经是神使了,掌握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神通,胸中的傲气哪里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而折腰?

当即点头道:“没错,我至今还这么坚持,除非容容自己发话,否则我和她的婚约始终有效!你这家伙,想要和容容在一起纯粹就是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那资格吗?你也配当我李海的对手,我呸!”艾玛,骂了一通,李海只觉得神清气爽,虽然程潜在他眼里确实就是一只癞蛤蟆,可是这癞蛤蟆整天在眼前跳来跳去的,也烦人不是?早就想骂了!

程潜被狠狠骂了一通,居然不怒反笑:“哈哈哈,李海,你终于说出来了!行行,有你这句话就成,我祝愿你和容容百年好合啊。虽然容容对你很有意见,不过她对你的感情还是很深的,爱之深恨之切吗,我看好你,你要加油哦!”

我擦!李海可有点佩服起程潜来了,这家伙自从失去了爷爷程老爷子和大哥程卫国的庇护之后,这底线是直线下降啊!原先和李海打对台的时候,虽然也是上不得台面,好歹还有几分公子哥张牙舞爪胡作非为的狠劲,现在可好,整个就成了滚刀肉,为了自保,他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

再也懒得跟这种人多废话了,李海最后只说了一句话:“程潜,你也配姓程!你大哥从坟墓里,都能跳出来,然后再被你气死一回吧!”第一一九四章完

第一一九五章 默契

第一一九五章

程潜放下电话,恭恭敬敬地把手机递给身边的一个男人。那是个四十岁不到的中年男人,面部没有任何表情,眼神也显得很淡漠,穿着立领,最上面一颗纽扣都扣得严严实实的。整个人看起来的感觉,就好像套子里的人一样。

他接过电话,扫了一眼上面的通话时间,没有任何反应。程潜点头哈腰地道:“严焦同志,我说得够清楚了吧?我只是被赵家利用了一下而已,其实跟他们真的没太多关系。要说起来,这个叫李海的,才是赵家真正的心腹,他从一个普通大学生,一年之内就执掌一个价值数百亿的基金会,这里面要是没有赵家的利益输送,怎么可能?”

严焦,也就是那位装在套子里的人,似乎别人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有任何变化,呼吸照旧,表情照旧,眼神都不带颤抖一下的:“你的问题,交代清楚就可以了,需要向你了解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再找你。你现在可以走了,记住不要随便离开京城,有事情最好向我们通报一下。”

程潜一脸谄媚地笑着,退出房间,朝着这座建筑物的大门走去。他不敢停留,也不敢东张西望,似乎在他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把他再抓回去。脚步越来越快,身上的力气却在一点点消失,直到冲出大门,程潜浑身一松,几乎要软倒在地上。门口的哨兵很是惊讶地看着他,想要上来扶他一下,程潜却哪里敢让他来扶?

直到爬上一辆出租车,程潜才算是放松下来,他好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座椅上,感觉自己就要昏倒了一样。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让他咧嘴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太过嘶哑,听上去也不知道像什么声音。他心里想着,越想越快活:“赵家出问题了,李海还巴巴地凑上去,这下可有你好瞧的了!你本事大,你凶,你再凶啊?看你斗不斗得过组织!”

严焦聚精会神地听着录音,手中翻阅着一个件夹,那是他们到目前为止,所掌握的有关李海的档案。

旁边一个助手给他的茶杯倒满了热水,虽然是夏天,这位严组长还是更喜欢喝热茶,好像他的身体里永远都透着寒气一样。助手扫了一眼那个件夹,封面上李海的照片很清晰:“组长,这个人好像问题不小,从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他曾经向江南省赵书记的女儿,一次性就赠送了多达三亿元的现金,然后接受了京城一栋独立别墅,以及一辆价值接近八百万的豪车。据说赵书记的女儿还曾经对他示爱,不过没想到他钟情的却是姐姐——”

严焦抬起眼皮,扫了助手一眼,助手自知失言,顿时闭嘴。严焦淡淡地道:“我们不是搞八卦的,我们是组织的净化剂,不能被人当枪使!从现有的证据,只能证明他们之间有金钱往来,但是他们都没有公职,这不能说明什么。关键是,没有证据显示在这利益输送的背后,有渎职和利用权力的行为。”

“是!”助手小心地揣摩着组长的想法,这是他最为苦恼的一件事,这位严组长的表情,实在是令人无法揣摩,他一年四季都是一身衣服,遇到什么事都是这副面孔,甚至有人怀疑他的心跳早就停止了,现在装在里面的是一颗石头心脏——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但严焦无疑是这个庞大而令人生畏的机构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人员之一。

“那,我们先抓别的,这个人放一放就算了?”助手想了半天,才选了一条最靠谱的猜测。

哪知严焦却摇了摇头:“不,我们要马上动手!这个人和国外势力的关系很深,他又有私人飞机,刚才接到的电话,可以说已经给他提了一个醒,如果他出逃了呢?那么他身上的所有线索,就会马上断掉。立刻请江南省的同事,设法阻止他可能的外逃和销毁证据的举动,如果不能马上把他控制住的话——订最快的机票,我们飞之江!”

李海已经大致猜到了,程潜是在什么情况下打的电话。他虽然很瞧不起程潜,但对程潜也有着很清楚的认识。所谓烂船也有三根钉,程潜再怎么落魄,他这老底子还是在的,对于政治气候的变化,程潜的敏感性绝对在他李海之上。会把程潜吓到这种地步,不惜承受着巨大的屈辱,打来这种电话,这证明他感受到的压力,是超乎寻常的!

李海倒没想到自己会有什么问题,他又没有公职,也不是党员,再怎么也弄不到他头上吧?只是这么看来,赵家这一次摊上的事情肯定不小。赵诗容如果知道了,她的病会不会又有波动?这才是李海现在最关心的问题,因为刚才赵老大就给他发了短信要他照顾好赵诗容呢。

拉开洗手间的门走出去,赵诗倩正抓着骰子,一脸不满混合着期待地瞪着他:“不会是有事要走吧?拜托,再来一盘嘛,我刚才输得太冤枉了!”

是赵老二和冷雨薇夫妻俩,对赵诗倩保护得太好了吗?中午,吴燕玲那些官员就接到了消息,而赵诗倩却到现在还一无所知的模样。李海心中想到,自己是否应该去和赵老二商量一下?赵老大如果出事了,他也肯定会受到波及,甚至有可能人家醉翁之意不在酒,最终就是冲着他去的呢?别看赵老大好歹也是扛着两颗星的将军,但是相比起来,赵老二才是真正的大鱼。

抬手看了看手表,李海道:“别玩啦,这一局挺长时间的,弄不好玩到半夜以后去了,你姐要早点休息呢。先回家吧倩倩,要玩明天再来玩嘛。先坐一会儿,到九点半我送你回家。”

赵诗倩撅着嘴很是不高兴,不过李海抬出赵诗容的病情来说事儿,她也知道轻重的。赵诗容也在微笑着说:“是啊,玩了大半天了,我也累了,你们一会儿走了,我洗洗就睡了。哎李海,你帮我问问医生,能不能出院啊,在这也没啥大事,就是整天吃吃睡睡的,还不如回家去呆着呢,至少家里的环境我呆着舒服。”

要是平时也就罢了,可这个节骨眼上,赵老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都还没搞清楚呢,赵诗容又是刚吐过两次血的人,李海能放心让她出去,接触这些事情吗?便道:“我帮你问问是不打紧,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住一阵子吧,医生叫你住院,总有医生的道理。而且你看吧,你住在医院里,就有人来看你,陪你玩,你要是回家了呢,大家意识里,你就不是个病人了,没准就没这待遇了呢,要三思啊!”

赵诗容噗嗤一笑,倒也不坚持了,反倒是赵诗倩,很不满地表示,不管赵诗容生病不生病,她都会经常来看姐姐的。谭蕊就一直不说话,只是在旁边笑嘻嘻地看热闹。光看这场面,真的令人赏心悦目,李海心中慨叹,谁能想到,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向这几个人袭来呢?

到了休息时间,他起身和赵诗倩谭蕊一起离开,赵诗容却叫住了他,赵诗倩眼神有些复杂,不过还是很自觉地拉着谭蕊先走出病房去了。只剩下俩人时,赵诗容轻轻走过来,稍微仰头看着李海:“我爸是不是出事了?”

李海有些拿捏不准,不知道她是纯粹第六感,还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想了想,便道:“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多担心,他会没事的。你现在需要养好身体,等他回来的时候,肯定希望看到一个健康快乐的女儿。”停了停,李海又加了一句:“放心,万事有我。”

赵诗容的眼中,忽然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她迅速地转过头去,稳定了一下情绪,才轻轻点头:“好,我知道了,我都听你的。不过,我希望你有什么事,也不要瞒着我,该让我知道的,还是要告诉我,至于病什么的,我也没那么脆弱。好不好?”

李海很痛快地答应了,只要赵诗容能保持这个心态,他倒不觉得适当透露些消息是多大的问题。事实上,对人心理压力最大的情形,恰恰是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这时候人就会胡思乱想,自己给自己制造心理压力——所谓的心理问题,基本上都是自己给自己制造出来的,也就是民间常说的,想不开。

目前情况不明,多说无益,李海道了声晚安,便要转身离开,却听赵诗容又追了一句:“还有,你答应我,不该你扛的事情你千万不要硬扛!”

真是个兰心蕙质的女子啊!李海心中慨叹,赵诗容对他可谓是了解,他的性子,真是有点赶着不走拉着倒退的驴脾气,很多事情上都体现了出来,否则也不至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在许多问题上,李海的选择都可以用“不识时务”来形容。

但是,知道归知道,李海却更清楚,自己对于赵诗容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的。第一一九五章完

第一一九六章 碰撞

第一一九六章

把赵诗倩和谭蕊送回家,李海本来想进去,找赵老二或者冷雨薇了解一下情况,却听说赵老二和冷雨薇都不在家,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李海估摸着,是不是也出去活动去了?搞不好是去京城了呢。

看着赵诗倩和谭蕊两个,一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欢喜劲儿,李海实在不想扫她们的兴致,当然也没心情留下来陪她们疯就是了,直接闪人,倒是有些好奇,谭蕊这么一直不回家,真的不要紧吗?

回家以后,李海找到老爹,想从他那里打听打听情况。哪知道老李面露难色:“要是老赵真的出事儿的话,这还得是军内直接动手的,我上哪儿打听去?军队那边对我们系统一直都没啥好脸色,自己另起炉灶的。即便是纪律口上出手的,那我们情治机关也不方便打听,这很犯忌讳的。我只能托人去找纪律系统内的问一问,但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顶多收到些风声和未必靠谱的猜测,就像吴市长那些官员一样。确切的消息,在这个阶段很难被透露出来,要是真的透露出来了,没准就是钓鱼,敲山震虎什么的,纪律口上那些人,玩这些手段最擅长了。”

听老爹这么说,李海也只能是不抱太大希望了,他也知道,自己不管神通再如何广大,总是很难插手进去,真要他去劫牢救人或许把握还大一点,可是那有意义吗?好在,老李也安慰他,以赵老大的身世和地位,只要他没有犯什么通敌叛国之类的弥天大罪,那么至少是可以保证人身安全的,了不起也就是下半辈子被保护起来,每天打高尔夫玩呗。

首节上一节643/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