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678节

几名警员全都傻了!这是什么节奏?队长不是要依法办事,上去表明身份吗,为什么忽然把逮捕证给撕了?这还怎么依法办事啊!恰在这时,那名女警员心中忽然生出一股邪火来,对方是这样嚣张的罪犯,队长却如此绵软无力,现在还把逮捕证给撕了,是不是想徇私枉法?要徇私的话还不如便宜我,这样我至少可以得到一百万的好处,还光明正大!

“砰”的一声,她手里的枪打出了今晚第二颗子弹!第一二六零章完

第一二六一章 欲罢不能

第一二六一章

当林玉荣接到手下的电话时,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去抓韩美兰的行动,彻底失败!人倒是回来了,不过是人家主动来投案,不,按照李海的说法,是主动“配合调查”。因为,逮捕证被撕掉了,根本就没有手续抓韩美兰!更糟糕的是,现场还发生了走火事件,那位带队的警官,在莫名其妙地撕毁了逮捕证之后,当即就被他的一名手下警员,枪支走火,正中后脑,当时就毙命了!

一定是李海捣鬼!林玉荣脑中,第一时间就闪出这个念头来。他想要给自己点一根烟,却几次都打不着火,手在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惊到了,或者是心中有了大恐惧?这种事情,在李海身上不是第一回发生了,到现在都有很多事情无从索解,就好像林玉荣上次主持调查的那次,王超凡断腿事件,谁都不相信,大内侍卫会连个车都开不好,不轻不重刚好撞断了王超凡的两条腿,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简单,找不出有任何与李海有关的证据,能证明是他主导指使的,你能把他如何?——若不是那次事件,也不会选中林玉荣来之江,接替唐威的警局大佬位子了。

这一次,又来了!林玉荣好容易才点着了烟,狠命抽了好几口,瞬间就烧掉了大半支烟,脑中的思绪才好容易平静了不少。不用想也知道,多半是找不出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李海和此事有关的。道理很简单,就像上次,那些大内侍卫身上,找不到任何与李海有牵连的证据一样啊,这几名警员是从外地调来的,之所以会派他们来抓韩美兰,就是看中他们和之江,和李海都毫无瓜葛,怎么都扯不到一丝关系。如果这样审查之后,挑出来的人还是恰好能被李海操控,那这——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这就是命了!

林玉荣赶到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三点钟了,显然今晚,对于很多人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警局大楼灯火通明,大多数警员都在忙来忙去,今晚不仅抓了好多人,还出了这么诡异的大事!不过,抓赌是异地用警,抓到的那些人证物证,当然也是由那些外地来的警员负责整理,本地警力只是预备增援和接手处理而已。

对于这种,类似抢地盘的行为,任何人都不会有好心情的。抓赌这种好事,只要上面不搞鬼,下面的警员谁不想干,这也用得着异地用警吗?好多油水啊!正当本地警员们牢骚满腹的时候,恰好外地警员们又出了这种诡异的乌龙,这下可真是——不能说喜大普奔吧,总之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都很有讨论一下的兴趣。当警员虽然能见识到无数奇葩,可是这种事情也不是常见的。

迎接林玉荣的,就是这么一种诡异的气氛。他能够充分体会到,原本对他就不怎么信任的那些本地同僚,此时的眼中多少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意味,谁让他林玉荣到任以来,对本地警员都不信任呢?他林玉荣有意针对李海这一层,也不是没人能看得出来,而李海的存在,对于本地的警员来说,即便是那些并非钱神信徒的普通警员,也不全是负面看法的。毕竟,谁不希望自己能安生上班,安生下班呢?地方上有李海这么一号人物维持着秩序,这警员比伍豪时代当的,还要轻松呢。

林玉荣心情奇劣,强忍着不和任何人多说话,哪怕是一名副局长的搭话,他也是匆匆敷衍。他心里很清楚,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很多,这是一名空降大佬必须面对的氛围,而现在,这些人看到了他们想看的东西!这时候,不如闭嘴,什么都不说,更好。

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只见几名外地警员的首脑,加上本地警局的几名骨干,正聚在一起议论,屋子里烟雾缭绕,就跟传说中的仙境一般,衬得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林玉荣觉得自己的呼吸又压抑了几分,抬手推开窗户,又打开吊扇,好半天才把屋子里的烟雾吹散了一些。

情况,其实没什么好说的,该他知道的,电话里就都说清楚了。对于现场警员们的讯问,也进行了一轮,包括金店在内,几家能够拍到现场画面的监控系统记录,全都送到了警局来。显然,事实就如同林玉荣所知的那样,虽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发生了,带队的队长莫名其妙地撕毁了逮捕证,随即就被他身后的警官击毙了,原因?除了走火还能是什么,总不成是那位女警官脑抽了,忽然打死自己的上司吧?

看完了所有的记录,林玉荣也是一阵沉默。良久,才抬起头来,眼光所到之处,外地来的几位纷纷避让,不敢和他对视,显然是不想迎难而上了。这也很容易理解,跑到外地执行任务,本身就是吃力不讨好,如今出了这种大事,谁肯来背黑锅?自然只有林玉荣顶上去了。至于本地的几位副手,那眼神就很诡异了,不过林玉荣此时毕竟还是上级任命的正职,也没人来触他的霉头,反正好戏有的看就是了。

饶是林玉荣身经百战,阅历远超警界的范畴,此时也是一身无力,莫非自己这次肩负特殊使命的之江之行,就要划上句号了?不会!他稍稍振作起精神来,想着,他这个位子,既然是上面一些人有意为之,那么在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或者彻底失败之前,就不会动摇。要是有人想要借机发难,也得要他身后的那些人认可才行。在这个体制内,林玉荣见多了各种怪事,不该在位却稳如泰山,不该去职却屁滚尿流,这种怪现象还少了吗?

当务之急,是他必须对自己身后的人有所交代!纸上得来终觉浅啊,林玉荣拿起警帽,狠狠地扣在头上,道:“散会,大家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明早九点,我们还在这里开会!”

打发走了这些不靠谱的队友,林玉荣迈开步子,朝着审讯室而去,他现在,必须和李海再对一次手!

到了审讯室,林玉荣却发觉,审讯室里的警员,居然是自己的侄女林沐晨。本来,林玉荣是想直接进去的,可是手握上了门把,他却又改变了主意,为什么不看看,林沐晨和李海能谈出什么结果来呢?

林沐晨看着李海,却已经是无话可说。她还能说什么?接到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回家的路上,考虑要不要对朱莎进行电话骚扰呢。对于金店所发生的事情,林沐晨的感受只能用天雷轰顶来形容,神仙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假如李海听到她的吐槽,或许会纠正她一下,其实神仙是可以想到这种事的。

此刻面对李海,林沐晨是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起来,指着李海痛骂几句?她都想不出要骂什么!看着李海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林沐晨只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李海,不管事情是否和你有关,这件事不是那么好收场的,你也可能会卷入很深,你想过没有?怎么我觉得,你一点都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

李海摊手:“橙子姐,不是我神经大条,我是真的不觉得这事和我有关啊。很明显,这是你们警方内部的问题,不能因为事情发生在对我身边的人执法的过程中,就硬要说此事和我有关,这算什么道理?凡事要讲证据,依法办事,对不对,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嘛。”

林沐晨发现,自己连拍桌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有些无力地扶着额头,说话声音都带着叹气:“没那么简单的!这事情,对于警队来说是一大污点,哪怕只是为了转移视线,也要想办法把水搅浑了,你和你的雇员,都和此事直接相关,你还想那么轻松地置身事外,怎么可能!”

林玉荣在外面听着俩人的对话,他倒不关心林沐晨想什么,更重要的是,李海怎么想?相比起很大程度上算是“不明真相”的林沐晨,林玉荣对于台前幕后的那些事情,可要清楚多了。他知道,现在对于李海来说,并不是想要置身事外的问题,更大的可能,是借题发挥,给林玉荣还有林玉荣身后的那些,想要打击李海的人,来一记响亮的耳光!操作的好的话,甚至还可以反手再来一记!

李海耳朵里,隔着审讯室那厚厚的门,也能听到林玉荣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然后进入隔壁。“现在知道着急了?”

李海心中冷笑着,既然你想要听听我的话,看看我的态度,那就好好看着吧!他状似轻松地一笑:“橙子姐,我可是学法律的,你是想要让我对我们国家的法制建设失去信心吗?假如像我这样的情况,都会被强行扯进来大作章,就为了遮羞遮丑的话,那我可真是无话可说了。我是无辜的,这你很清楚。”

“我不清楚!”林沐晨狠狠地瞪了李海一眼,道:“我不管,总之这件事你要听我的,你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做,我帮你摆平!”

原本,林沐晨还以为,李海会提出什么不同意见。谁知,李海却只是微微一笑:“橙子姐,你开口了,我肯定给你面子啊。不过,不知道你那位二叔,给不给你这个面子呢?”第一二六一章完

:补上。

第一二六二章 所谓真相

第一二六二章

“二叔——”

“你不用说了!”林玉荣一摆手,不容置疑地打断了林沐晨的恳求:“你不懂的,晨晨。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其实李海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会等,我也在等。”

“等什么?等上面那些大人物,达成妥协,达成一致,然后你们再接受,再执行?”林沐晨的语气,冷得像冰一样,其中还蕴藏着某种令林玉荣极为不舒服的内容。

林玉荣把脸一板,道:“那又怎样?晨晨,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们这一行,不过就是如此,我们是刀,刀柄在别人手里;我们是枪,扳机是别人扣动的。我到之江来,就是为了执行我的任务,我对李海没有私仇!他想要妥协,我没有这个权利,李海自己,也没有这个资格。不等,我们还能做什么?”

林沐晨看着林玉荣,这个她从小就恨敬佩的二叔,缓缓道:“二叔,我还记得我考上警校的那年,你进了大内侍卫的行列,那时候全家都替你高兴,我也高兴,高兴你走到了这一行的顶峰。可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其实你一点也不值得我敬佩,你已经忘记了自己做人的根本了。”

林玉荣脸色一青,不悦地瞪了林沐晨一眼:“晨晨,别以为我宠着你,你就可以对我胡说八道!我这样做,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自己做人的根本,知道什么是我该做的,什么是我不该做的。我有错嘛?”

林沐晨轻轻摇头:“二叔,也许你对于自己,认识得很清楚,可是,你却一点都不了解李海。你认为李海和你是同样处境?那你就错了。假如李海只是和你同样的处境,能力也和你一样的话,他早就死了,败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敢说,李海所走过的那些路,做过的那些事,交手的那些人,你根本就做不到同样的事情。你还说李海和你一样,只能等?哈!”

最后这一声笑,真的把林玉荣刺激到了,他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亲生侄女,竟然会对李海推崇备至,甚至放在了自己之上!这让一向自视甚高,只是外表较为收敛的林玉荣,情何以堪?更令他感到难堪的是,他居然没有什么底气,对林沐晨的这番评价,进行反驳。哪怕仅仅是看档案,他也多次产生过怀疑,世界上真的会存在李海这样的人吗?

看着林沐晨走出房间,林玉荣一言不发,转头看了看监视器。屏幕上的李海,端坐在审讯室里,神态平静,嘴角带着笑容,那样子不像是在警局里摊上大事,反而像是胸有成竹。难道说,李海真的有了破局的把握?但,这怎么可能?

在林玉荣的认知里,这个国家掌握着最高权力的那些人,或许并不是为所欲为的,但是绝对称得上是呼风唤雨,能够遏制他们的人,只有他们内部的人自己而已。这一次针对李海的种种行为,在那些大人物的眼中,或许只是小小的敲打,就连安全派系那位最具分量的杨老,至今也没有发出声音来,显然是对李海采取了任其自生自灭的态度。

假如没有高层有力人士的支持,李海再怎么蹦跶,能翻天吗?这就是林玉荣对于局势的判断。但,自从到了之江以后,所有的行动没有一次顺利,李海似乎总有办法扭转局面,让自己遭受一次次的挫败,让万海平等人一次次铩羽而归,颜面无光。

即便如此,林玉荣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李海就算赢一百次,又能如何?大局无法扭转,他只要输一次,一着不慎,就会输的什么都不剩了。然而,这一次,他却嗅到了不祥的气味。如果处理得不好,这一次的事态,有可能成为局面的转折点,他将会惹火上身!

隔着监视器的屏幕,林玉荣凝视着李海那张年轻得过分的脸,向来坚如磐石的内心,陡然间有些动摇起来。难不成,李海真的可以通过他在之江的拳打脚踢,把整个局面给翻转过来?不,不可能!林玉荣随即打消了自己的怀疑念头,李海现在遭遇的,是这个国家最为强大的一群人的打击,尽管他们并没有动用全力,但那也足够了,李海不可能翻身!这,是因为上次李海牵涉到了大内侍卫的稳定性,而必须遭受的惩罚,即便没有任何证据,也是一样!他凭什么能翻身?

忽然间,屏幕上的李海,抬起头来,对着监视器一笑,做了个手势。林玉荣的心突地一跳,他莫名地感觉到,李海这是在对他笑,在对他做手势!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招手致意,还是让自己去见他?

林玉荣心中一阵烦躁,拿起电话就吼:“那位女警官说什么了没有?废话,当然是开枪的那位!走火?她就说是走火?好,我知道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李海也得到了这个信息,来源和林玉荣的信息来源,却是同一个来源,就是负责讯问本案涉案人员的几名审讯人员。因为这几名涉案警员,都是外地调来的,所以对其审查,当然只能使用之江本地的警员。而以李海的手段,其中一位副局长,早就成为了钱神的忠实信徒。

有这么一个信徒,在这么要紧的位置上,李海对于林玉荣能拿到什么样的筹码,当然是心知肚明,甚至可以做到适度地引导。比方说,这位因为打死了自己的上司,而六神无主的女警员,就在有意无意之间,被诱供了,虽然主审的那位信徒副局长,什么都没有明说,可是无疑对于这位女警员来说,走火的说法是最为适合的。这样,她顶多就是脱了警服转业而已。

李海很清楚,林玉荣也很清楚,这个案子的定性,是非常微妙的。别管事实如何,到了一定层次,事实就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些具有力量的人们,需要什么样的事实真相,那他们就会得到怎样的事实真相!因此李海是不惜神力,动用神念去指挥自己的信徒,也要在这案件初步定性的过程中留下印记。只要初步形成了案卷,留下了记录,后面的人再大能,也未必能翻过天去。

早上七点钟。啃了两个包子当早饭的林玉荣,终于失去了耐心。对于手中的案卷,有着怎样的分量,会导向什么样的结果,身为一名资深大内侍卫,他比谁都清楚,李海肯定会逍遥法外,一点不受牵连,而自己将会背上黑锅!哪怕是事后,自己身后的那些人来力保,哪怕他们还是能把李海按下去,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林玉荣,将会承担最大的责任。

异地用警抓赌,这虽然是个警界笑话,但终究无伤大。可是异地用警抓捕一个嫌疑人,却弄得出了大事故,带队警官不依法办事,甚至还当场撕掉了逮捕证,这让他根本无从抵赖,最要命的是,那被撕毁的逮捕证,还被本地警员当成证据给保存了下来,甚至连上面的指纹鉴定结果,都以最快的速度连夜做好了!在那位带队警官已经被打死的情况下,死无对证,现在的结论在现有的证据支持下,几乎无从更改,他们执行抓捕任务时违反程序的事实,就此定论!

他是老警员了,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一行里,有什么样的证据,就能说出什么样的事实来,所以要掌控结果的话,那么控制证据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恰恰是在这一环上,对手每一步都走到他的前面。或者说,直到这一刻,林玉荣才意识到,在之江这片地面上,李海的能量到底有多大——那是被所有人都低估的大能量!

不止如此,那位女警员一口咬定是枪支走火,也在最大限度上,把李海给摘了出来。走火,这只是个意外,谁都无法避免,甚至能够理解在那种情况下,看到自己的队长做出了撕毁逮捕证的不明举动,受到冲击的女警员枪支走火都在情理之中,这和李海毫无关系!因为走火,并不是在李海试图反抗的情况下发生的。这一点,也得到了现场多个角度的摄像记录的佐证。

看着手中这连夜赶工得出的案卷,还有最后的那些结论,林玉荣只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落在一张大网中的飞蛾,那些丝网显得很孱弱,随便一蹬就是一个大洞,随便一扯就是一个豁口,可是当他奋力挣扎了以后,却发现自己还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完全使不上半点气力!

怔了好一会,他拿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说了几句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电话那头的人,在听到他手中的初步结论,并且了解到要想扭转这个结论,需要花费的代价可能会大得惊人时,也沉默了。

首节上一节678/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