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679节

“也许,你该和李海去谈一谈!”这就是电话那头的人,最后说出的一句话。

林玉荣只觉得一阵荒谬感,自己就得到了这样的支持?他忽然发现,那个自己没怎么重视的侄女,居然很有先见之明,看起来,即便身处所谓的绝境之中,李海依旧显示出了超乎想象的能量!自己是不是真的该和他好好谈谈?

九点钟,就是自己预定的开会时间,留给他的,还有一个多小时了。第一二六二章完

第一二六三章 摆平

第一二六三章

直到手握上审讯室的门把手,林玉荣都还在犹豫不决,甚至想要转身离去。在他几十年的生命中,经历过无数艰难坎坷,乃至生死考验,却从没有过这样的心情。这就是自己把脸送上门去,让别人抽的体验吗?——好吧,还是挺新鲜的。

林玉荣忽然想通了什么,带着自嘲地笑了起来,抽就抽吧,抽人不成那就得被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挨打要立正!为了以后还能机会反抽回来,被抽一回又何妨?他吩咐了一声:“切断所有录音摄像和监视设备,不许留下任何记录!”

李海抬起头,看到林玉荣独自一人踏进审讯室来,他第一反应,就是看了看屋顶角落里的摄像头。那摄像头上的红灯,已经熄灭,代表着不在工作状态。有警官进入审讯室的时候,居然没有监控?李海不由得笑了起来,笑得冷冷。

林玉荣发现,尽管做好了相当的心理准备,可是当真面对李海,准备被打脸的时候,那感觉又是不一样的。这玩意没经历过的话,可没那么淡定,缺少锻炼啊!缺少锻炼的结果,就是看着李海这种笑容,都觉得生气。

宁定心神,林玉荣坐在李海的面前,拉开凳子坐下来。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林玉荣也不玩什么心理游戏,争取什么心理优势了,对李海也不是头一回,他记忆中就没见过李海乱了方寸,露出什么破绽的——这么一想,李海这小子的恐怖程度,似乎还在他的估计之上!

“现在没有任何监控和录音,就我们俩。”林玉荣抬手指了指头顶上的监视器,道:“我知道,这件事肯定和你脱不开干系,尽管我还没找到,你到底是怎么做的。我也知道你肯定不会承认的,是吧?”

李海看了他一会儿,微笑起来:“你说的是什么事?我真的不清楚。林局长,我只知道,我的员工忽然遭到逮捕,结果在逮捕现场发生了意外,有警员受伤,很严重的伤。对此我很遗憾,不过那和我无关。怎么能说脱不开干系呢?不该我承认的事情,我当然是不承认。”

林玉荣暗骂一声小狐狸,怎么就这么滴水不漏!让他忌惮的,并不是李海这铁齿钢牙,那并不困难,那只要能坚守自己就可以了。他真正忌惮的是,李海人坐在这里,却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把各方面的细节都安排好了,让他这个堂堂的警局局长,想要做点手脚都难!摆了摆手,不再试图从李海身上找到什么破绽:“这次你又赢了,恐怕我这个位子,也未必做得长久了。你要是想和我谈,机会大概就这一次。你想好要提什么条件了吗?”

李海坐直了身子,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林玉荣:“跟你谈有用吗?我真正想要的条件,你应承不了。”面前的林玉荣,也不过是一把刀而已,刀是没有自己意志的!就算是他身后的人授意,李海也不认为,那些错综复杂的势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成一致。

林玉荣居然也不生气,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也清楚李海清楚他的定位。点了点头,道:“没错,你要是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我确实没办法和你继续谈下去。不过,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也还是有点事可以做的。起码,你要是不发难,我身后的人能撑着我,在这个位子上干完一任再走。你应该清楚,这样我对你的承诺,就可以有点价值了。”

“哦?”李海终于露出了一丝真正的笑容:“有点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还可以谈谈。”李海没有想到,林玉荣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和他身后的人,当真很在乎这个位子吗?之江是副省级的城市,本地警局的大佬,通常还会兼任省级警察厅的副职,在警务系统内部,这样的位子已经算是相当显要了。

要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坐在这个位子上,想方设法就是要保官升官,可是李海却没想到,能够轻易地拿掉唐威,抢占这个位子的林玉荣,居然也会为了这个官职而妥协。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算计?

面对他带着几丝疑问的眼神,林玉荣显得很坦然:“我实话实说,我之所以会下来,为的就是查上次王超凡的腿被撞断的案子。那个案子最后,是两名大内侍卫转业,四个人受到牵连处分,整整一个分局的人抬不起头来,甚至一位副局长都为此而做检讨。你知道吧,大内侍卫的副局长,是正国级领导的贴身护卫。”

李海恍然,果然,那件事的影响没那么容易过去,在所有疑窦得到解释之前,他身边永远都会有这种审视的视线。“也就是说,你们只是因利乘便,借着有人想要敲打我的机会,搭了个顺风车,下来查我?”

林玉荣点头承认:“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假如你每次,都能玩出像几个小时前的那种花样,让人完全查不到任何线索的话,再加上你在本地警局中的影响力,我估计永远也查不出真正的答案。既然这样,已经吃到嘴的东西,也没那么容易吐出去,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不如跟你达成妥协。我们内保系统,和安全系统本来也是一家人,何必掐得你死我活,给旁人看笑话?”

李海盯着林玉荣看了一会儿,陡然间仰天,“哈”地一声大笑,声音虽响,却殊无半点笑意:“什么狗屁大人物,都是一帮贱骨头,被打痛了才知道什么地方不该伸手!林局长,你不用拿话试探我,大内侍卫,我是永远不会干涉的,我连这种念头都不会有。我一直以来,都是谁惹我,我就抽谁的脸,谁伸手到我的地盘,我就剁谁的手。跟我好好说话的,我自然也是好好对待,这什么狗屁基金会总裁,我说不干就可以不干,明年大学一毕业,我就念研究生去了,这里你们谁爱玩,谁玩得转,尽管拿去玩好了。”

他身子微微前倾,盯着林玉荣的眼睛,声音转冷:“但是,谁惹了我,我都记得,一笔一笔!尤其是针对我身边的朋友,亲人,使出那些卑劣手段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林局长,你现在告诉我,你我之间,还有没有妥协的余地?你做事的时候,有没有给你自己留下余地?”

身经百战的林玉荣,每每用一个眼神,就能慑服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恐怖分子,可是被李海这么一瞪,他居然感到自己背上在冒冷汗!强自镇定下来,林玉荣很是认真地回看着李海:“这你应该清楚,那些事情,都不是我主导和指使的。李海,我不怕说出来,你在之江警局里的影响力,已经到了通常情况下,上级无法容忍的地步了。我在这里,几乎感觉像是在敌国境内,得不到多少助力,所以我做不了什么!老实说,谁都没想到,你在这里上位才一年,大部分时间还不在之江的情况下,就能经营到这种程度。”

“好!有这句话就行了!”令林玉荣有些跟不上,李海转脸就很是开心地笑着拍手:“林局长,不是我说你,以我和橙子姐的交情,你只要事事放手,让她和我打交道,有什么不好说的?橙子姐对我,那可一向是很照顾的,我感激在心,无以为报啊!看着我们两个掐来打去,橙子姐肯定是很心痛的。林局长,只要你不挡我的路,你在这个位子上,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配合你,包你顺顺利利。再如何,我在之江也就是一年的功夫了,不信你去问问杨老,那是我早就跟他说好的。”

林玉荣心中苦笑,那事他当然知道了,可是你李海在之江的影响力已经这么深,安全部门又把手伸进了基金会,以后就算你走了,这之江还不是你的天下?事实上,林玉荣现在并不是要保这个官位,而只是想要自保罢了,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掩盖不住捅上去的话,他多半是会被抛弃来顶黑锅的。这种黑锅背上身,冤不冤?他才不干呢!大难临头各自飞吧,趁着和李海的矛盾还没那么深,我自己先上岸再说。

李海也是心中稍安,别看他占尽上风,可是如果林玉荣在这个位子上能配合他一点,他就能方便很多,至少不要总是搞出异地用警这种把戏来,弄得他措手不及。敌人想要对付他,无非就是利用体制和权力,他李海又不指望和体制做生意搞投资,那么对他制约最大的,也就是强力机关了。现在有了林玉荣的妥协,再加上他自己的影响力,整个之江的暴力机关,都可以说是望风披靡。

接下来,万海平,方超,还有那些躲在黑暗中的小人,就该轮到你们了!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勺烩?嗯,这是个问题。第一二六三章完

:补昨天的

第一二六四章 出监

第一二**章

上午九点钟,会议室里又再度坐满了人,只是人们彼此之间的视线交流,显得多少有些诡异。其中几个,是李海的信徒,已经从神念中得到了神使大人的指示,自然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对于会议的走向和自己的立场,信心十足。剩下的一些人,不免就要东张西望,递根烟啊寒暄几句啊,企图从周围人的表情和言语中,得到一些提示。

林沐晨略显烦躁地坐在位子上,眼睛望着窗外。她知道二叔凌晨的时候去和李海谈过了,可是谈了些什么,二叔却一点也不肯向她透露,就连当时审讯室的监控系统,也在二叔的指示下被关掉了。这不免让林沐晨更加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么神秘?稍稍令她安心的是,她来之前去给李海送了一份早餐,貌似李海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不晓得是不是谈得还不错。

人到得差不多了,林玉荣掐着点走进会议室,随即吩咐人把门给关上了:“现在开会!关于之江特大赌场案,还有金店枪击案,这几个小时里我们又突击审讯了当事人,结合各方面的证据,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结论。下面,我来给大家通报一下。”

林玉荣开门见山,立刻让会议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他的身上。能坐在这里的,都不是傻子,至少对于执法方面的认识足够,都知道这两个案子,背后肯定不简单,尤其是后一起枪击案,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其性质之恶劣,怎么估计都不为过,搞不好就会成为一大丑闻,让许多人都为之蒙羞与承担责任。

只不过,随着林玉荣铿锵有力的声音,对案件进行基本的阐述和定性,人们的神情又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其中尤其以林沐晨为甚。她简直听傻了!赌场案,那是没得说了,不管怎样,现场抄了那么多的赌具赌资,总不是假的,尽管好多人觉得,赌资应该不止这么点,肯定被赌场方面紧急转移了。不过呢,抓赌这种事,当警官的都心里有数,抓到的就是油水,没抓到的也就没办法计较了。

问题出在,对于涉案人员的处理上。昨晚被抓来的大部分人员,都只给与了行政处罚,罚款或者拘留!最重的几个,也不过是建议以赌博罪向检察院申请批捕,按照初步认定的情节,了不得也就是判个三年而已。一场如此声势浩大的抓赌行动,搞到最后就抓到这几只小鱼?

林沐晨听着那些涉案人员的名单,直到林玉荣全都念完了,也没听到王冬的名字,顿时如释重负。她当然知道王冬是李海的好朋友,发小兼同学,连他都没事,那肯定就不涉及到李海了。至于这个赌场的所有者,林玉荣干脆提都没提,只说了一句“另行侦查”就算完事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节奏了。

吃完了肉,就该啃骨头了,当林玉荣把另外一个案卷打开的时候,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起来,神色也变得严肃。这可是关系到在座所有人的职业前途的大事!

环顾一周,林玉荣逐一审视人们的神色,包括自己的侄女林沐晨在内。他心中不由得庆幸,幸亏及时和李海妥协了!要不然,这里八成以上的人,都会乐意看到自己背上这么大的一口黑锅吧?

林玉荣带着沉痛的声音,把金店枪击案的始末,给描述了一番。林沐晨只听到一半,就惊讶得差点跳起来。抓捕程序不符合法律,这在案卷中完全没有了体现,就连那张被撕掉的逮捕证,也是只字不提;而枪击事件,则归结为女民警临时紧张,误会了队长的指示而走火。

不得不说,这么一来,整个案件的分量就大大减轻了,甚至那位倒霉被打死的队长,也能落个因公殉职,当然烈士是不用想了。那位打死自己同僚的女民警,不管以后会落下什么名声,至少明面上,对她也不会有太重的处罚,毕竟只是一次走火嘛。

最为诡异的就是,整个事件的触发点,也就是对于金店女经理韩美兰的抓捕行动,也不提了!不提了!要知道这次枪击事件,就是因为这次抓捕而引起的,几名外地警员冲到之江来,半夜去砸一家金店的门,地区警报系统都为之大开绿灯了,这还不够大件事吗?不管后续怎么发展,都没办法绕开这个触发点吧。

但是,就没人质疑这一点!谁都不傻,这么明显不合理的细节,案卷中却完全不见提及,为什么?显然背后有章!大家都不知道水深水浅,而现在的结果,对于在座的警官们来说,基本可以用皆大欢喜来形容,不过就是行动中出了个意外,走火死了个人,警方脸上没有蒙羞,事后也不需要追究相关人等的责任,这多好?还问什么问啊,没看这是局长亲自宣布的嘛,局长可是最大的顶缸者,他这么认定了,自然有他的道理,你要是不服,那你去背背这口黑锅试试?

就连几位外地来的警官指挥者,也都默不作声了。他们肩膀上的压力,也不比林玉荣小到哪里去,能有现在的结果,算是可以松一口气。

唯有林沐晨,直到会议结束,都还是有些不能置信,她只知道一点,照这个结果,显然不管是林玉荣还是李海,都可以相安无事了!为了确认这一点,她是追着林玉荣的脚步,进了他的办公室。

都是熬了一夜了,林玉荣坐下来就拿出茶杯,放了一大把茶叶,泡开了可以占满整个茶杯的那种,朝林沐晨一伸:“晨晨,帮我泡茶!”

林沐晨这会儿也不跟林玉荣顶牛了,麻利地泡了茶,自己也弄了一杯,捧着醒神,一边吸吸溜溜地喝着,一边问:“二叔,你这算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还是放长线钓大鱼啊?我怎么有点看不懂呢?”

林玉荣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得了,我就不信你看不懂!你这丫头,胳膊肘往外拐啊,不帮我,去帮李海。要不是你俩岁数差那么多,我都要怀疑你俩关系不正常了。”

“呸,为老不尊!”林沐晨直接喷回来:“我是帮理不帮亲,你说你下来就为了整人,这叫什么事?是不是,出了事儿没法收拾,只好低头服软啊?哼哼,叫你不听我的,这下吃瘪了吧,脸被人打得啪啪响!哎,二叔,你这是不是就算低头认输了?”

林玉荣被她噎得话都说不出来,指着林沐晨鼻子,哭笑不得:“有你这么跟上司说话的吗?就算我是你二叔的身份,你也不能这么跟我说话啊!我算是明白,为啥你有背景有路子有功劳,就是一直升不上去了。行了,你放心吧,我是不趟这浑水了,反正自然还有人愿意冲在最前面的,我不过坐山观虎斗就行。哎,不说这个,李海那边,你去安抚一下,让他回去吧,顺便把他的同学也带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他。”

林沐晨嘿嘿一笑,身子都觉得轻快了许多,答应了正要走人,又被林玉荣叫住。他犹豫了一下,才道:“有可能的话,你帮我点一下李海,叫他动作别太大。我知道他现在肯定是憋了火,想要报复,不过要是动作太大,惹来公愤的话,就不好收场了。”

林沐晨一路小跑来到李海所在的审讯室,把李海带出来,又领着李海去把王冬也放出来。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容易,这么快就放出来了,王冬被从临时看守所拎出来办手续,看到李海和林沐晨站在外面等着的时候,竟然愣了有十几秒钟。

李海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也是酸酸的。没蹲过监的人,是无法理解那种感受的,所有出来的人,都不会再想进去。自由就像空气,平时尽情呼吸的时候感觉不到,只有当失去了,才明白其不可缺少。而王冬,却是因为自己的牵连,而受了这一场牢狱之灾。

等王冬出来,李海走过去,直接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重重拍拍他的肩膀,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冬也是眼圈泛红,闷了好一会儿才闷出一句话来:“你没事吧?”

首节上一节679/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