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716节

老老实实低头认罪,好在丛惠也没多说什么,也是事已至此了,只好尽力补救吧,光埋怨有什么用呢?只不过,等李海也上楼去睡觉,丛惠收拾碗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叹一口气。这以后的麻烦,还多着呢!

李海就不管那些了,他能做的都做了,天大地大还能大过睡觉?洗了澡上床,给几位女友发了一圈信息,尤其是赵诗倩,格外多聊了几句,显然赵诗倩心情很好,很兴奋,语音信息一条接一条地发,李海自然要打点精神起来奉陪到底了。

聊着聊着,李海忽然想起个问题来:“你姐那边,你先别忙说啊,下周我要和你爸一块儿去京城,到时候我当面和她说。”

然后,赵诗倩下一条语音信息过来,声音都有点不对了:“啊啊——我,我——”

李海顿时一种不妙的感觉:“你已经说了?不是吧!”这丫头嘴怎么这么快?李海的头大了一圈,顾不上埋怨,赶紧问赵诗倩:“你都是怎么说的啊,你姐什么反应?”

赵诗倩其实已经知道自己是闯祸了,给李海发了个视频通话,李海点开来,就看见她坐在床上,房间里只开着睡眠灯,黑漆嘛唔的好像演鬼片一样,一张脸凑到镜头前面惨白惨白:“我,我也没说啥,就说你今天来家了,我姐当时语气有点不对,我怀疑她猜出了什么,可她什么都没问,然后就挂了电话了。”

李海牙疼似的咧了咧嘴,这倒是怪不得赵诗倩,她和赵诗容每天都要通电话的,不小心露出了马脚,被赵诗容猜出来一些蛛丝马迹,那也是情理之中,谁让人家是姐妹呢?只能说赵诗倩在赵诗容面前,几乎就没什么秘密可言。

好好安慰了一下赵诗倩,让她早点休息,李海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也没理出个头绪来。不过,这电话肯定要打的,放着赵诗容一个人在那里犯嘀咕的话,还不知道会想到哪里去。

很是做了一番心理准备,李海才拨通了赵诗容的电话。也许是心理作用,赵诗容这个电话通得特别快,是不是早就在等着呢?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倒是很平静,听不出什么异样,还显得有点开心:“这么晚还没睡呢,明天不是要去拍卖会吗?小心明天没精神啊。”

“啊,那个啊,胜负早已定了,怕什么?我就是去走个过场!”李海打了个哈哈,犹豫了一下,赵诗容很敏感,马上就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电话的那一头,赵诗容紧紧攥着手中的手机,手心都沁出汗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希望从李海口中听到什么样的回答,心里早已是一团乱麻。从妹妹的言语中,她确实猜出了一些东西,可是那并不确定,赵诗倩并没有说清楚。赵诗容也不敢问,她生怕答案不是她所能接受的,她只有忍着,守着电话,期望从李海那里能听到让她开心的真相。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以赵诗容的性子,她多半会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等到李海来到她的面前,才等待那水到渠成的回答。会在接到李海的电话之后,主动追问,已经是赵诗容的极限了!她毕竟是她,她不是赵诗倩,赵诗容的感情,是内敛和理智,就像森林大火,更多地是在地下延烧着,表面上看不到火焰,却连大雨也未必能熄灭其潜藏的热度。

李海在两个选择,隐瞒和坦白之间,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而已。尽管如此,对于他的思维速度来说,这一下,已经代表了极大程度的举棋不定了。面对赵诗容的追问,他也难免要患得患失,但最终,还是勇气占据了上风。

“容容,我想好了,你和倩倩,我都不想伤害,我希望看到你们都能得到幸福,我也无法接受,你们的幸福是来自我之外的男人。”李海一字一句地说着,每个字说出口之前,都在他的脑海中盘旋良久。

电话的那一头,赵诗容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沉重起来,身上的力气在迅速地流逝,她甚至不得不双手捧着手机,才能继续听着李海的话。

李海听着赵诗容的呼吸,心中一阵怜惜,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在电话的那一头,赵诗容紧张的好像等候宣判似的表情。“容容,学姐,我希望能够同时娶你们两个,赵诗容,赵诗倩,都是我爱的女人,我一个都不放弃。这就是我的决定。今晚我和倩倩谈了,和赵二伯,冷阿姨,还有我爸和小妈,都谈了。本来我是想,下周我去京城,当面和你说我的决定。”

赵诗容张嘴想说话,可是第一个字出来,声音是哑的。她赶紧咳嗽了一下,才道:“那,你为什么现在给我,打电话说了?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

“因为,我不能让你在未知中徘徊,受那么久的折磨。”李海刚说到这里,电话里已经传来了低低的饮泣声,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我不需要你的回答,那是我要到京城以后,当着你的面才会听的。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你也不需要考虑什么,只需要想,在你设想的未来日子里,有没有我的存在?这样,就足够了,别的,都是我的问题,我来承担一切。”

“那么,今天就说到这里,早点休息——”李海刚想挂断电话,话筒里的低泣声停住,赵诗容颤抖的声音传出来:“我,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等你这个电话,等你的决定,已经很久了。”第一三三一章完

第一三三二章 横生意外

第一三三二章

第二天一早,岳蓝按照习惯,赶在上班时间前半个小时来到公司,打扫办公室,打开窗户通风什么的。今天是预定的拍卖时间,依照原先的计划,她也会陪着李海一起出席,所以准备工作额外多一些。有关基金会资质等一部分资料,都是由她负责整理的,量还颇为不少呢,岳蓝自我鞭策,不能出现一点错误,她知道这次拍卖,对于李海意味着什么!

刚把要带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岳蓝就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响。李海的脚步声,非常好认,极其有节奏感,走起来简直不带任何变化,如果用数码来呈现出来,那音波就好像是简单复制黏贴的产物。这,自然是神力锻炼过后的神体,所具有的能力。

只不过,岳蓝有种感觉,今天李海的脚步声,似乎有些不一样?随后她便从李海的表情上,验证了自己的感觉,今天李海一看就是精神焕发,神气活现的,比起以往的淡定气场,又多了几分跳脱。

这是有什么好事吗?岳蓝有些疑惑,因为最近这阵子,大概是因为状况频出,尽管李海都是应付自如,甚至看不出有什么紧张的地方,尽显大将风度,但是李海自己的心情,也确实不见得好到什么地方去。今天却不一样,整个人都好像焕然一新,就跟用美图秀秀磨了皮调了颜色似的。

李海坐下来,整理了一下和拍卖有关的东西,又听听岳蓝的汇报,说了没几句,便看出岳蓝脸上的神情异样,不由笑道:“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岳蓝心里的念头被李海一语道破,有点囧,不过她跟了李海这段时间,也算是混熟了,索性就问出来:“老板,你心情好像很好?有什么喜事吗?”

喜事吗?李海笑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要这么说的话,还真的算是件喜事呢。自己一直都很纠结的问题,结果终于出现了一缕曙光,这算不算喜事?赵诗容的态度,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惊喜,因为李海自己,都对此毫无把握。

为什么李海一直拖着?因为在三人之间,如果彼此的想法都留在原地,而不能相互靠近的话,过早的摊牌,就必然导致关系破裂。感情这种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哪怕是对的人,在错的时间,也一样会错过的。所以李海就只能拖着,期望时间会带来变化,还好大家都年轻。

即便如此,李海也没有期望这样的结果,因为事先并没有预兆,证明赵诗容的想法有所变化,能够接受赵诗倩的存在。老实说,这才是李海一直最为担心的,站在赵诗容的角度,她有一万种理由不接受,甚至搅局,那样对三个人,都会造成很大的痛苦,尤其是对赵诗倩来说。

然而,事实令他简直就是喜出望外!尽管,此后还会有无数的艰难,还会有无数的非难,但李海坚信,最艰难最无法把握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就像赵诗容一直对他说的,如果两个人的关系出了问题,不要说任何理由,那只可能是感情本身有了问题。只要彼此间的感情不出问题,那么一切都是可以克服的。——当然,现在得是三个人的感情不出问题了。

“——好像还不止三个人呢——算了,那都是后面的问题,一步步走下去呗,过日子还能指望一劳永逸,好像童话里那样,王子公主生活在一起,从此相敬如宾直到白发千古?”李海想到这里,嘴角不禁露出笑容,因为他想起了一个段子:“要相敬如宾的话,起码要加上王子和公主每天叉叉,有时两次有时三次,这样才算完整的幸福吧!”

岳蓝在边上看着李海,看到他嘴角不经意间露出的笑容,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感觉。看得出来,李海确实是有好事,使得他能够发自内心地这样微笑。可惜,这种喜悦的笑容,却不是因为她——不过,岳蓝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更是为李海感到高兴。

“好吧,老板状态这么好,今天我们一定能成功的!”岳蓝挥了挥拳头,好像是在宣示决心,又好像是在给自己鼓劲。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在他身边,看着他这样微笑,也就可以了吧?

李海自然没看出岳蓝的心绪,女生最为细微的心绪,女人自己都未必清楚,男人哪里看得出?看得出的多半都是潜在的基佬,至少直男是没这本事的。他也笑了起来:“没错,今天我们一定成功,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等到朱贵樱到来时,再拉上两名财务人员,这小团队就算是组团完成了,大家乘坐李海的劳斯莱斯,直奔拍卖地点,市政府指定的一家拍卖行而去。

这是一场特别的拍卖会,因为涉及到的拍卖标的很敏感,所以相对低调。即便如此,现场来的人依然不少,除了意料之中的万海平一伙之外,还有家兄妹,梁远梁遥兄妹俩,甚至连京城见过几面的蓝笑洋,也人模狗样地带着一个团队登场了。

够资格出现在这里参加拍卖的,这档次肯定低不了,因为这次拍卖,涉及到资产多达十几亿,而且因为争夺的人较多,没办法采取换股之类的手段来收购,要求都是现金,对于资产的要求就更高了。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最好的情况就是资金能流动起来,利用效率越高越好,谁没事在账户上放那么多流动资金?那就是失败!

因此能有入场资格的人,也真的不多,放眼都是熟人也不奇怪——不相干又有钱的主儿,也不是没有,不过还是那句话,到了一定层次,圈子实际上是很小的,稍微打听一下,也就知道这拍卖的焦点是什么了,没事干谁来趟这浑水,拉仇恨玩吗?

面子上,大家还是要讲究一下的,比方寒暄啦,比方问问病情啦,比方笑里藏刀展示一下实力啦,这都是免不了了。尤其是万海平,也不知是得到了什么支持,底气十足的样子,连跟李海握手的力气,也比平时大了一些,脸上更是笑容可掬:“李总,今天大家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不管谁输谁赢,都不能坏了交情啊!”

李海很随意地点头,也不在乎他说什么,拍卖而已,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倒是素和李海寒暄的时候,低声告诉他:“万海平得到了新的支持,蓝笑洋可能就是他们的代言人,来帮忙和搅局的!你要小心,他们不需要成功,只要能令拍卖流产,或者你得不到所有的股份,那就是成功了。”

李海依旧是无所谓,他是真的有底气。万方集团不管怎么玩,只要是在之江这块地盘上,李海就有把握玩死它!今天拍卖成功了,那就早一天玩死,今天拍卖不成功,那就稍微晚几天玩死,有什么要紧?素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有点生气,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和哥哥虎不知道嘀咕什么去了。

剩下的各自打过交道,最后才是蓝笑洋过来和李海握手,这家伙可是亲眼见识过李海空手接子弹的“神迹”,从此对李海就退避三舍,几乎到了望风而逃的地步。这次来到之江,他一看就是底气不足,上来对李海都不能直视:“李总,我也是身不由己,要是待会儿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可千万不要见怪。”

李海也知道这家伙的地位了,说白了他就是个高级掮客,在一般人眼中威风八面,在真正的实力派面前就不够看了,真拿他当回事的话,没准还把自己搅昏头了呢。便笑道:“蓝总何必这么客气?在商言商嘛,谁生意做不好,还能事后玩阴的来报复啊?”

蓝笑洋一听这话就是一哆嗦,来者不善啊!这话是不是该反过来听?方超那小子可是尸骨未寒啊!其实李海不知道的是,方超的死在京城圈子里激起的反响,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之外!道理很简单,这个国家的顶层圈子,和建国前基本上还是一脉相承的,大家台上斗,台下总要讲点情面,等闲不得祸及子孙。

李海对方超这一出手,方家等于是从此绝户了,说出去为此寒心的,还真是不少!也给许多公子哥们提了个醒,世道不同了,难保没有哪个猛人就敢对他们下死手的,以后干什么都得留点余地!当然,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心理肯定也是存在的,很有些人叫嚣着要对李海给予惩戒,但是具体怎么动手,那就意见纷纭了。

蓝笑洋这次来,确实是没辙,所以对李海的话,他就得多想一层,心说拍卖一结束,自己立马脚底抹油,逃回京城,李海再横,到了京城总要收敛一下吧?甚至现在这种局面,李海轻易都未必敢离开京城!

因为来的人不多,又都是拉团队的,所以这次拍卖,是采取圆桌,好像吃饭一样,每个参与方各自坐一桌,气氛相对轻松。

但,当拍卖主持人上场以后,开始介绍拍卖标的时,气氛便开始紧张起来。令李海有些意外的是,对于方超身后股份的估价,比他之前所得到的消息,要低了差不多百分之三十的样子。

当然这不是问题,本身万方集团也不是上市公司,这个股份的折价也是有很多水分的。问题在于,拍卖这种程序,本身要求的就是透明公开,临时发生的变动,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等到宣布拍卖程序的时候,李海的预感果然成真,因为主持人所宣布的,并不是把方超的股份整体拍卖,而是划分成为四个等分,依次拍卖!第一三三二章完

:伴随着跨年晚会的歌声码出一章来,祝大家新年快乐,合家健康,事业顺利!

第一三三三章 自己抬价

第一三三三章

首节上一节716/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