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719节

李海不紧不慢地坐着,也不吭声,脸上带着诡秘的笑意,其余人却是高深莫测。这屋子里的人,虽然都比较有身份有地位,但也都有着相同的经历,基本上都在李海手上吃瘪过!哪怕看不出李海的用意来,可是却没人敢低估李海。换句话说,李海现在基本上就是诸葛亮,这些人就是司马懿,哪怕手上一手好牌,也不敢断言对方是空城计。

“——二十亿,第二次!二十亿,第三次!”拍卖师百般不情愿,一边喊价一边看着李海,心说你到底出价不出价?要不要笑得这么高深莫测啊!蓝笑洋却是急的恨不得上去,抓着拍卖师手里的锤子往下砸,别喊了,没看人家都一直没说话吗?直接落锤吧!

“——二十亿,成——交!”直到最后时刻,拍卖师还是满心不甘,不过规则所限,他只得悻悻地落锤。话音刚落,蓝笑洋哇地一声叫了出来,整个人都好像虚脱似的,瘫坐在椅子上,看样子要是拍卖师那最后的“成交”俩字拖得再长一点,蓝笑洋能直接憋死,他可是一直屏住呼吸的。

万海平也是长出一口气,尘埃落定!看样子,李海大概也是看出大势已去,只想消耗一点己方的资金了。话说回来,他自己也投入了十六亿多,买下了大约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又是什么回事?看来以后,万方集团内部还是会有些风波啊,不过不要紧,有自己手上的股份,再加上蓝笑洋的策应,李海本事再大也掀不起风浪来的。

担了多日的心思,终于放了下来,万海平只觉得天都是蓝的,空气中负离子含量直接爆表,整个是神清气爽。对李海的感觉,也没那么糟糕了,他甚至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过去,假惺惺地和李海握手,恭喜他加入万方集团?不过,那样的话,会不会太猖狂了一点,毕竟在之江这片地头上,李海才是真正的话事人啊。

素却是茫然若失,她觉得自己有点傻乎乎的,花了十亿拍下万方集团的一部分股份,本来是想帮李海分散一点压力的,这样可以消除李海对自己的恶感,便于推进双方在基金会掌控权上的合作。可是李海怎么自己退缩了?难不成,李海是真的没钱了?

正在恍惚中,却见李海起身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微笑,一点都没有失意和颓唐,还朝自己伸出手来:“素总,恭喜你买下了百分之十的万方股份,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割爱,转让给我?价钱好商量。”

虎眉头一皱,李海这话里,可透着蹊跷啊!他现在拍下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要是再收购了自己手上这百分之十,那就是百分之三十。对于一般的上市公司来说,这样的股份搞不好就能完成控股了,可是万方集团现在的股份构成,万海平和蓝笑洋加起来有百分之六十多,李海只有对方的一半,根本就没有话语权。那么百分之二十和百分之三十有什么分别?虎可不会天真地以为,李海这是想帮自己解套。

但是,素却好像就是这么认为的!她犹豫了一下,握着李海的手,轻声道:“没关系,这些钱小意思,你想要怎么做,董事会里我会和你协调行动的——”她看着李海那张带着独特魅力的脸,心中忽然有些恻隐,这段时间来,李海承受的压力一定很大吧?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呢!对于他来说,真是太艰难了。

李海却摇头,笑道:“不用了,这点钱我还是有的,有些事情,素总还是不要多参与的好,免得为难。直接给我开个价吧。”

素朝虎看看,有些举棋不定。万海平却是心中不快,原本他和家的关系,是极为密切的,甚至万方集团的一大业务,就是给家当白手套,很大一部分收益,都是直接上供给家的。但现在,自己却显然被家给抛弃了!他站在边上,也懒得过来了,就冷眼旁观,看看家到底是采取什么立场。现在自己重新找到了靠山,家还能把自己怎样?

当然,生气归生气,万海平也没胆子直接和家翻脸,他毕竟只是个商人,底蕴远远比不上这种顶级的政治家族。要是家兄妹转身过来和他对付两句,面子上意思意思,他也得顺坡下驴。所以,万海平也只能被动地等待家的态度。屈居人下,就是这样憋屈,该装孙子就得装孙子!

素可没把万海平放在眼里,她的犹豫,只是考虑自己和李海的关系应该怎么处理罢了。不过她很快就想通了,原本买下这些股份,就是为了帮李海分担压力,送个人情给李海的,现在李海的收购失败,那么自己把这些股份卖给他,也算是个人情了,想必接下来,他在基金会的合作上,会给自己点面子吧?

“好,我同意了,就原价转让吧!等这边拍卖交割以后,我们就去签合约。”素握了握李海的手,然后那边万海平脸色铁青,转身就走,再留在这里做什么,自取其辱吗!

李海看都不看他一眼,笑着对素道:“那就多承素总的情了。”

划款,交割,大家都是老手,处理起手续方面的事情来驾轻就熟,素向李海转让所拍股份的手续,也很快就完成了。

一切搞定,大家分道扬镳,坐在劳斯莱斯车里,朱贵樱终于憋不住了:“李海,你到底怎么打算的?”钱花了二十多亿,买了百分之三十的万方集团股份,李海难不成是专门做一回冤大头?

李海笑了笑,摸出电话来,拨出了万海平的手机:“万总吗?我现在,以万方集团第二大股东的身份,提出议案,将我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让给之江科技基金会,并且让万方集团,申请成为基金会的会员单位。”第一三三六章完

第一三三七章 妙手

第一三三七章

李海刚回到自己位于基金会大厦里的办公室,还不到五分钟,他就看到了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一幕:万海平冲破秘书岳蓝的阻挡,直愣愣地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而岳蓝跟在后面,一脸无奈和恼火地喊:“万先生,你不能进去——”

憋着笑意,李海朝岳蓝挥了挥手,示意她不用管这里的事情了。随后,便朝着万海平笑道:“万总,什么事这么激动要冲进来,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反正都没人在边上看着,万海平也懒得和李海演戏了,朝办公桌上重重一拍,吼道:“李海,你耍什么花样?!什么加入基金会,这是你能决定的事情吗,你要知道,我才是绝对控股权人!”

李海大笑:“万总,你要是真这么有把握,能够控制住局面的话,为什么现在又是这样子气急败坏的?得了,我不妨明着说,拿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是我的目标,因为依照基金会的章程,只要持有某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可以邀请该公司加入基金会,成为会员的。你可以试着阻止我转卖股份啊,不过这样的话,你可就得拼拼资金实力了。哦,忘记告诉你了,我刚查过基金会的账户,上面好像有十几位数的资金吧。”

万海平又想吐血了,这特么是赤果果的恐吓啊!可是他也懂得,商场上最流氓也最令人无法招架的,就是以本伤人这一招。一力降十会,这在任何领域都是适用的规则,商场尤其如此,钱多就是比你钱少牛逼!哪怕人家走错路子了,只要钱足够多,都一样能扭转局势。

就拿股市来说,只要有资金,什么样的股价炒不起来?区别只是坑钱多少罢了。要万海平和基金会拼财力,那简直不用想,真当基金会上千亿的规模是说笑的?

他咬着牙,喘着粗气,大声道:“你休想!我可以否决基金会的邀请的,这是我的权利!我是绝对控股!”

李海不慌不忙,在万海平的注视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也不喝,就端着大杯子在那晃啊晃的,看着酒液从杯壁上滑下来,一边慢悠悠地道:“你当然可以否决,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这里是之江,你猜猜那些和你做生意的合作伙伴,听说你在收到我们基金会的邀请之后,居然拒绝了加入,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万海平顿时憋住了。头脑稍稍一冷静,李海的话,便在他脑中构筑了一幅图象。当他拒绝基金会邀请的之后,整个之江的商业环境,对于他的万方集团来说,都会变得非常恶劣!要知道万海平的万方集团,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高科技核心技术,也都是做些大路货的买卖,他最大的本钱,就是他在上层的那些人脉关系。

像这种公司,其业务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哪怕你能接到上面下来的单子,可是没人配合你,你怎么完成?就以搞房地产为例子来说,哪个工地不要给当地的各种牛鬼蛇神交保护费!不然的话,分分钟整到你吐血身亡啊!

一般情况下,万海平也不怕,无非就是砸钱而已。先前,李海也不是没有动用过手中基金会会员的势力,来给他制造经营上的障碍。不过那终究是商业手段,万海平还支持得住,顶多就是成本上升了。

但是现在李海出这一手,局面就不同了。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万海平要拒绝基金会的邀请,不肯成为基金会的会员。这等于是在公然向基金会宣战!那么现在,李海就可以堂堂皇皇地使用他手中的资源,调集所有基金会会员单位的力量,来向万海平施压,要是有哪个会员单位敢掉链子,或者公然支持万海平,和万海平合作的话,那么基金会清理叛徒的手段,大家就可以有机会见识一下了。

说起来,其实李海一直都没怎么立威过,但是基金会上下,对他都是服服帖帖的,关键就在于,李海是通过他调和各方利益的本领,精确地控制着下面那么多会员单位的平衡,在潜移默化之中,建立起了他的权威。对于这种权威,普通的枭雄人物,是要通过一系列的试探,比如立威等等,来进行确认的。

但李海却不需要,他只需要看看自己在处理基金会事务过程中,获得了多少权神神力,就能够一清二楚了。这就是他最大的信心所在!

之前,在拍卖行那边,当听到对方暗地里更改了拍卖规则时,李海就想到了这一手。原本,他也不能随意地动用基金会的所有力量,来打击万海平的,这方面必须要师出有名,否则他也不能强制下面的会员单位就怎样了。这是使用权力的奥妙所在,你看历史上那些政治人物,总要讲究个大义名分,顺势而为,就是这个道理。

经过这一手操作,李海就占据了大义,你万方集团在我之江地盘上做生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罢了,现在基金会已经掌握了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达到了成为会员单位的条件,基金会也对你发出了正式邀请,你丫居然不给面子?你这么有个性,让那些主动向基金会贡献了股份,积极加入基金会的会员单位怎么想?不收拾你的话,不但基金会没面子,下属所有会员单位都会没面子的!

面子这个东西,说起来是虚无缥缈,但在权力的运用当中,却是一个绝对不能忽视的指标。甚至可以说,面子,就能衡量一个人手中的权力,到底有多大的威慑性。道上的大佬们,口口声声说“给不给面子”,看起来很幼稚,其实是深谙此道的,当面子不好用的时候,大家就得真刀真枪见阵仗了。

官场也是一样,讲排名,讲排场,排座次,拼待遇,不是说他们闲的无聊,而是这些都代表着面子,都是权力大小的直接体现。有心混官场的人,从这些细微处,就能看出风向来了。所以李海玩这一手,直接就把万海平放到了悬崖边上,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接受李海的邀请,成为基金会的会员单位之一,从此任由李海搓圆捏扁;第二条,就是成为基金会及其下属数百家会员单位的公敌,到时候,他在之江绝对混不下去,寸步难行,只有灰溜溜滚出之江这个结果。

万海平觉得,自己的双脚好似不能支持身体的重量,他双手撑着办公桌的桌面,肩膀耸起来夹住了脖子,才能勉强让自己的头,不要在李海的面前那么容易低下来。“你,你不能这么做,李海,你不能这么做——”

“哈!”李海嗤之以鼻:“没话说了是吧?你也想不出办法了是吧?连这么幼稚的话都能说出来,你以为是拍电视剧,每个角色的智商都只等于编剧的十分之一啊!我不能?我为什么不能?因为你不管是成为基金会的会员,还是滚出之江,都会失去你背后那些人的支持,他们会马上清算你的万方集团,让你扫地出门,对不对?”

万海平面如死灰,李海这话,正打中了他最脆弱的地方!如果万海平是真正白手起家,做到这样的规模,哪怕真的被李海打出之江,大不了带着核心手下和资金,转战去别处,做生意又不是种田,离了某个地方就玩不转了吗?

但是,他不行!万方集团,看似是他的名下,但事实上,这个集团的背后,有许多大人物的影子,他万海平,也就是一个站到前台来的白手套而已。一旦万方集团被李海从之江打出去了,那样惨重的损失,对于背后那些大人物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他们可不会管,万海平正是因为得到他们的指令,跳出来和李海为难,最终落到这般地步的,他们不仅会清算万海平的失利给他们造成的损失,甚至还会直接灭口,以免万海平在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到处乱说话。

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连背上都湿了一块,万海平勉力看着李海,眼神中透着绝望和死气:“李海,你,你就不给我一条活路走?你,你不要逼人太甚——”

李海转着手中的红酒杯,还很促狭地举起酒杯来,挡在自己和万海平中间,透过酒杯的杯壁,去看万海平,忽然笑了一声:“啧啧,万海平,你脸色太难看了,不过透过红酒来看,倒是挺有味道的,一点都不像走投无路的人呢。”

万海平原本是已经绝望了,脑中那根弦快要崩断,铤而走险之类的念头,在他脑中渐渐产生。听到了李海这句话,他第一反应却不是李海在有意看他的笑话,而是有种很莫名的感觉:“难道说李海还有什么条件,可以放自己一马?”

能成为那么多大人物的白手套,万海平本身的素质也是很厉害的。无论如何,他总要试试看,还有什么路可走。

沉默片刻,他决定看看,这到底是救命稻草,还是最后的毒药:“李海,要我怎么做,你才会放过我?”

“哈哈哈!”李海终于笑了起来,这次是真的开心的笑了。第一三三七章完

第一三三八章 释疑

第一三三八章

赵诗倩拎着一个包包,来到李海办公室的门口,和岳蓝打了个招呼。听到岳蓝说里面有人,她就没去敲门,而是小声地问岳蓝:“听说李海今天没有拍下所有的股份,有人在拍卖程序上动了手脚?他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岳蓝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赵诗倩,才明白过来,估计到此刻为止,都没有多少人能看出李海的应变手段呢。她也小声说道:“不要紧,你知道现在在老板办公室里的人是谁吗?”

赵诗倩心说,我问的是李海心情好不好,正是因为担心李海遭遇了挫折心情不好,所以才赶紧跑过来安慰他啊!谁要管他办公室里有什么人了。不过她马上就想到,岳蓝的问题,其答案,恐怕正好能解答她的疑问吧:“是谁啊?别卖关子啊!”

岳蓝笑了笑,心里对赵诗倩有些羡慕。也只有这样身份家世的女孩子,才能和李海走到一起吧?自己和李海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点,而且是越来越大,竭尽全力,都只能仰望着他的背影呢——:“就是万海平啊!老板回来以后,只打了个电话,万海平就主动上门了。你说老板的心情好不好?”

首节上一节719/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