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72节

李海心说你这话倒是好话,可表情怎么这么奇怪呢?他摇头苦笑:“别提了,现在这事还麻烦着呢,王虎一天不死,这笔遗产都是定时炸弹啊!”提到这,杨四也不笑了,点头道:“你说的是,不出意料的话,那些财产应该都是会由芊芊小姐继承,可是芊芊小姐这么小,势必要由王韵来监护,这么大的资产,十几年的时间,不出问题才有鬼了!王虎不死——”

“鲁难未已啊!”李海不禁想起了这句话,用在这里还真是贴切,王虎这家伙简直就是祸根么!王韵孤儿寡母地守着这么大一笔财产,他这个强势的舅舅,想要谋取的话,那真是太多手段可以耍弄了。想到这里,李海也有些理解,为何许多豪门的分家和继承,都会闹得血淋淋兵戎相见,实在是这些关系,都是建立在血缘和人身关系的基础之上,要想改变的话,除了把对方从**上消灭,还有什么好办法?

杨四狠狠地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再碾上一脚,就好像踩着王虎一样:“这贼子!我饶不了他,等遗嘱执行完了,如果王虎还没死,我亲自动手,一定要他粉身碎骨!”

李海默然无语,想劝都无从劝起,对于目睹了伍豪惨死的杨四而言,这样的仇恨,也只有以血还血!

俩人聊了一会,又上车回市区,杨四对于李海的新座驾和司机,倒也并没有多说什么,现在伍豪都不在了,他本身对于之江市的地下组织也没什么想法,管李海那么多作甚?至少在操守上,他还比较信得过李海,那也是经历过考验的。

中途分了手,李海回家又换了衣服洗了澡,吃了点东西当午饭,刚想睡一觉养养精神,电话又响了。他无奈地捡起来一听,一把含糖量十足的甜腻声音:“李先生你好,我是明海公司之江市分公司董事会韩秘书,下午的会议请你务必出席,时间地点都已经邮件通知了,如果有不清楚的可以向我查询,谢谢!”

李海马上睡意全消,差点忘了还有这个茬呢!话说这也不是小事,自己对于神力的需求,那是多多益善,换句话说,钱再多都不扎手啊!他赶紧答应了,看看时间,离会议开始也就一个多小时,索性也不睡了,反正神魂可以用神力加持,只要肯砸钱,熬多少个夜都不算什么。

在家里抄完一篇道德经,自我感觉浑身上下清气十足,似乎那铜臭味都被书卷气给冲散了,李海满意地关门下楼,搭上自己的别克商务车座驾,赶奔明海公司。

明海公司所在的地方,是市中心金融一条街上的一栋五星级写字楼,设施自然不消说了,光是看看门口的公司铭牌,这地方的档次就低不了。李海一边等电梯,一边寻思:记忆中,似乎这里也是基金会名下的产业?要不,程先生答应送我的那层楼,就选择明海公司租住的那一层好了!对于自己的一大摇钱树,那是怎么掺合都不嫌过分!

正在琢磨呢,旁边忽然有人战战兢兢地问道:“李,李律师,你来这里办事啊?”

“嗯?”李海一看,是个中年谢顶男,穿着还算气派,貌似有点印象——对了,想起来了,昨晚在程先生那里通宵开会的上百名黑老大,不就有这一号吗?“你是,区总?我来这里开个会,你呢?”

区总一看李海认得他,立马面露谄媚,连连点头,如果舌头够长,那必定是要伸出来,如果长了尾巴,那尾巴也必定是要摇晃几下的:“哦哦,真巧啊,李律师,我也是来开个会。”由不得他不谄媚啊,别看他人模狗样的,手下也有一票兄弟,几处产业,可是当着李海,他哪敢呲牙,这位昨晚上谈笑之间,足足十三个大佬就被种了荷花,钱江潮水都翻不上来啊!

这位年轻的实习律师,一夜之间,俨然已经成了之江市道上最令人谈虎色变的人物!

第一百十六章 惊人大言

区总名叫区海田。严格来说,他不算是完全混道上的,他算是做生意出来的,但是进了之江市以后,他发现生意很难做。建材这一行,地域性严重,商人们抱团厉害,他这个新人处处受到人的排挤,甚至人身都受到了威胁。区海田发狠了,索性泼出大钱来,从家乡招了一批狠人当手下,在之江市生生打出了一片天,现在资产也上了好几个亿了。

当然他最得意的手笔,还是不惜血本,攀上了富豪哥这棵参天大树。对于之江市很多商人而言,攀不上官面上不要紧,攀不上富豪哥才真要命,区总得意就得意在这里,他当初跟富豪哥的时候,还有很多人等着看他的笑话,那会讲究的是朝廷里有人。可是二十年过去了,靠官面做事的人倒一批又一批,区总却是春风得意,越发显得当初的选择无比明智。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区总对于富豪哥那真是赤胆忠心,对于伍豪的被害,他也是很义愤填膺。不过人都死了,再义愤总不难当饭吃,他现在心里最发愁的,就是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跟新来的大佬,那真的是不熟啊!

所以,当看到李海出现在这栋写字楼里,区总除了有些忌惮之外,却又多了几分心思:看李海指点谈笑,就整顿了之江市的道上组织,而且老人们都能看出来,李海不是瞎指挥,虽然变动很大,可是不但安排得绝大多数人都服帖,甚至还连带着解决了富豪哥时代一些历史遗留的问题。这手段,可了不得!早上出来以后,几个走得近的老大凑在一起,都说这李海看样子就是以后之江市的头号白纸扇了。

如今是基金会当家,那基金会的程总裁,暂时靠不上边,不过能够巴结上头号白纸扇李律师,也是不错的嘛!区总一边盘算着,一看电梯来了,急忙冲进去,给李海占住了位置,还用手挡着电梯门,简直比小秘对待老板还要殷勤。

然后,区总就收获了另一样惊喜,李海去的楼层,和他居然是同一层!那一层,可是只有明海公司一家,难道自己和李律师居然还有这缘分?

李海看了看区总,顺便打开“钱眼”,扫了一下区总,发现区总对于自己的估价有些朦胧不清,高高低低的不断变化,这说明区总对于自己是有想法的,不过暂时没有多明确。他微微一笑,已经了然,这多半是因为自己早上震慑住了一帮黑老大,所以现在区总对自己加意奉承吧?彼此关系未定,这价值判断也确实没法定下来。

他见区总帮自己按了楼层,就没有再动了,不禁问道:“区总,你去几楼?我帮你。”心说你要是对我隐瞒什么,那可就态度不正了啊。

哪知区总连忙答道:“巧了,就是和李律师一层楼,好像今天那公司有个会,李律师这是——”

李海愕然,上下打量了区总几眼,然后脑海中才翻出了自己的一些记忆,好像这家伙手上确实是有明海公司的股份的啊!似乎还不少呢,市值有自己的十几倍之多,将近三千万,当然也还是个小股东罢了。他笑了笑,点了点头。

等到出了电梯,迎面就是一群迎宾小姐,一看见俩人,便涌上来笑语相询,然后按照花名册上写好的顺序,一一引领去会议室。进会议室之前,李海才淡淡说了一句:“区总,开完了会,大家交流一下。”

“要的,要的!”区海田欣喜若狂,李律师这是有用到我的地方啊!他可是老江湖,别看李海说的是会后交流,区总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会议上也得时刻紧跟李律师的脚步!

明海公司是家跨国珠宝和艺术品公司,之江市只是他们在国内的几家分公司之一。即便如此,这家分公司的资产规模也上了十亿,大大小小的股东人数好几十个,偌大的会议室坐得满满登登,李海和区总都放在后头,小股东么,就这待遇。

商人见面,少不得要交流信息沟通感情,会议室里一片喧嚷,李海可不认识什么人,他也不想在这时候就和区总多说话,干脆闭目养神。过了一会,扬声器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李海立马认出,这就是接电话那位董秘,貌似是韩秘书?看了看长相,果然人如其声,好一个前凸后翘的肉弹模样,光是看着就有点甜甜腻腻的感觉,这董事长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倒是好胃口!

这种大股东会议,议程相当的烦琐,李海只听得昏昏欲睡,直到点到他的名字时,他才如梦初醒,站起来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也有不少人惊叹于他的年轻,居然就成了明海公司的小股东一员——这是介绍股东变动情况的环节。

本次会议主要的内容,是股东听取董事会的报告,审议下一年的发展规划。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有限公司的议事规则,充分体现了民主制度剥夺多数人话语权的实质,别看会场里人头济济好几十个,其实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说话的份,上面几个董事之间一商量妥当了,小股东能翻起什么风浪?

所以进行很快,直到下一年的发展规划出来,李海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举起手来,示意自己要发言。此时台上宣读发展规划的,乃是执行董事,李海连他姓什么都没听清楚,当然这位执行董事眼皮子里面更加不会有李海这么一号,所以对李海的举手,他是视而不见,继续宣读。

李海一皱眉头,正想说话,区总那边可是一直睁着一只眼睛盯着李海呢,看见他举手却没有人理会,心中顿时大喜:可该我出力的时候到了,现在不上,更待何时!他腾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边高高举手,一边喊了起来:“有提案!有提案!”

区总嗓门之大,瞬间就盖过了台上执行董事经过话筒放大的音量,加上他跳得这么欢快,不禁人人侧目。那位执行董事也念不下去了,瞟了一眼,淡淡道:“哪位股东有提案?带了书面材料吗?”

区总哪里有提案?他一听说要书面材料,登时傻眼了,李海两手空空的,何曾有什么书面材料?

李海笑了笑,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就往前面走。大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有提案的是这位年轻人?话说刚才股东变动的时候,好像他只有一点点股份,二百多万而已啊,怎么手持股份价值三千万的老区,会为他出头?

台上那执行董事更是心中不爽,话说他怎么会没看到李海举手?就算小股东没什么人权,不过股东大会上,他也不介意显示一下高风亮节,让小股东有个说话的机会,反正说不说在你,听不听在我。不过刚才一看到是李海举手,他就打定主意要无视了,否则岂不是对不起林惊涛?没错,这位执行董事也姓林,原本就和林惊涛是亲戚,对于林惊涛被迫转让股份离开明海公司的细节,他是心知肚明。

李海当然不知道这一层关系,其实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明海公司里面摆明了有人和王虎那边关系密切,有人跳出来的话正好收拾了!他大摇大摆地走到台前,很是自然地伸手去拿那位执行董事面前的话筒,林董事脸色一变,想要不准吧,李海的动作似慢实快,已经端了起来,转身给了他一个后脑勺:“各位股东大家好!我只是一个今年才加入明海的小股东,不过我想每位股东都有自己的一份权利,可以提出自己的提案,至于书面形式,我事先看过董事会章程,似乎只有在必须经过董事会讨论时才需要,股东大会是可以口头提交,事后报备书面材料的。请问董事长,是不是这样?”

“董事长不在,我认为还是需要书面材料的。”林董事板着脸,打定了主意不给李海面子,可是他的话筒已经落在了李海手里,逼得他提高了嗓音来说话的同时,还要维持威严,甚是辛苦。

李海却不搭理他,笑道:“按照董事会的章程,如果要修改董事会章程的话,必须召开董事会,获得持股百分之五十一以上董事,或者占董事人数三分之二以上的董事赞成,才可以修改,执行董事先生,请你先熟读董事会章程,否则你这个执行董事的资格,恐怕不能服众。”

下面“嗡!”的一声,立马乱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兴奋了,到底是生瓜蛋子啊,这么生猛!本来这个会开得是很无味的,对于大多数没有发言权的小股东来说,关心的只是能有多少分红而已,现在跳出来一个挑战董事会权威的,就当一场好戏又何妨?现在貌似第一回合是执行董事吃了瘪,大家的热情顿时被点燃了,开始兴高采烈地看耍猴。

林董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心说这小子要了股份当赔偿,果然是想要来捣乱的!他到底也是久经考验的商人,迅速稳住了阵脚,闭上嘴不说话了,拿眼睛去看旁边那位甜腻腻的肉弹韩秘书。

韩秘书是董事会秘书,和执行董事的关系自然密切,当下心领神会,笑眯眯地允许了李海发言的要求:“请李股东发言,不过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以内,另外会后请务必提交书面材料。”

李海淡淡笑,对着手中的话筒吹了吹,然后抛出又一枚重磅炸弹:“我认为,本公司在业务拓展方面,相当缺乏魄力,始终局限在小打小闹上,现在的董事会和公司执行层能力堪忧!我们股东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和伤害!”

第一百十七章 外行指挥

这话一出来,底下又是轰的一声,更加热闹了,更有人大声叫嚷起来:“没错,我们的分红可是一年比一年少了,董事会无能!”夹杂在喧闹之中,谁也找不到是谁在那嚷嚷,不过李海的耳朵异于常人,一下子就辨别出来,不是区海田还有谁?心中暗笑,这区总倒是会凑趣。

说到这个,大部分股东都不淡定了,哪怕是台上的董事们,也有几个在微微点头的。确实,从报表上看,明海公司分给股东的分红,是一年比一年少,而且下降幅度很大,别说小股东了,董事会里面也有人不满意的,但是持股最多的两个人都点头了,他们私底下自然有交换利益,别人又能奈何?

不等下面吵出个结果来,李海便又道:“因此我提议,接下来本公司应该大力推进新业务,现在翡翠和黄金的生意很好,我们公司在原石买卖上收益率相当不错,就是投入太少,获利不多,我要求,明年公司投入超过一半的流动资金,进入翡翠和黄金首饰行业!”

他这个论调抛出来,顿时又是议论纷纷。翡翠近年来涨势惊人,这是人所共睹的,可是对于这样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离奇的涨势,大家都有些疑虑,到底哪里是顶?会不会忽然间崩盘?在奢侈品的市场上,此类例子是不胜枚举啊,红木,普洱,都是前车之鉴,每次崩盘都有很多人被套牢乃至跳楼的。

黄金也是一样,国内的黄金价格是紧跟国际黄金市场,这波动大的吓死人,而且黄金的价格,还不完全是受到市场因素操纵的,各国政府的态度更加关键,这就更决定了,黄金市场不是什么商人能坐庄的地方。而到了一定的资本层面上,大家都明白,在这种市场上,你不坐庄就是个死!哪怕你是重生回来,知道一段时间内的指数波动,可是黄金市场和股市不一样,有资格交易的会员就那么一些,谁家资金进场有什么动作,几乎都是放在放大镜下面,看得清清楚楚,重生者都能被活生生玩死!

林董事这会已经从董事长那边借了话筒过来,趁机加以反击:“李股东显然是太年轻了,这两个市场的收益固然惊人,但是失败率也相当高,我们正是为了股东的利益考虑,才没有大规模进入。好了,这个提案记录下来吧,下——”

还没“下”出来,李海哪能让他就这么把自己给“下”了,抢道:“翡翠交易,并不是纯粹的资本游戏,适当的市场渠道,还有精准的投资眼光,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公司允许我在这方面有足够的发言权,我可以保证,公司投入翡翠行业的资金,一年之内价值翻倍!”

重磅炸弹一放,顿时群情耸动,立马有人在嚷嚷:“小伙子,你哪来那么大把握?要不这样,你把我手里的股份加个百分之二十收购了去,我就信你有这本事!”这倒是不错,红口白牙就得了百分之二十的利益,顿时应者云集。

区海田也不敢作声了,帮李海敲边鼓是一回事,逆流而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就李海这个岁数,又不是专业学地质和珠宝鉴定的,他能懂多少翡翠原石?这行业真的是死了不知多少人!可是他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李海立马雄起了:“我的把握就是,我上个月参加的本市原石拍卖会,个人投入三万元资金,回报则是四百万!相比之下,本公司的一位前董事带着数名所谓的专家参与,最终却是大败而回,亏损多达上千万!”

会场忽然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能在这里放言的,不敢说大话,因为你说了也没用,人家必然要经过调查的。这会就有人开始盘算了,要是这小伙子真的很精通原石鉴定呢?貌似这也是一条好路子啊!明海公司不缺珠宝门店和首饰设计师,工厂都好几个,也是国内顶级的,可是在翡翠这方面,因为无法在原石买卖这个利润最大、风险也最大的环节上获利,所以一直是半死不活,只能接人家的明料来,赚个辛苦钱。

首节上一节72/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