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89节

这要怎么留好印象?人家认定的女婿可不是我啊!李海心里那个难受,硬着头皮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来,老赵瞥了他一眼,好像也是在想说啥好,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小李,你是不是练过功夫?我的警卫员说,看你的样子,身手不错!”

“是,从小跟着我爷爷练过几天,谈不上不错,强身健体为主,偶尔也能打打流氓什么的。”李海心说苍天啊大地啊,可算找到我能说的了!一不小心就说多了,赵老爹看看李海,心说我找个话头给你而已,你就顺着爬上来,看你这小身板,能有多能打?

其实李海的身材算是不错了,神力锻炼之下,脂肪几乎没有堆积的余地,脱了衣服就能看出来,肌肉线条相当的漂亮。不过神力淬炼的身体,和练出来的到底不一样,他穿上衣服根本就看不出肌肉块群来。而且他的行走坐卧,跟内家拳的功架还不一样,一举一动都能看出来,没有经历过站桩啊推手啊这些练习,看着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

赵老爹军旅出身,虽然是海军吧,陆战队什么的也见识过,他就没见过李海这一型的。就连他的警卫员,算得上此道高手,也只是依稀有些感觉而已,真要说李海是练哪种风格的,却也说不上。

这会见李海看似谦虚,其实很傲气,赵老爹可就不服气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打击打击你的气焰呢,既然是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了啊乖女儿!“好啊,正好吃饱了饭消化消化,有没有兴趣和我的警卫员练练手?”

说是练手,李海当然明白,这就是考校的意思,谦虚两句,也就答应下来。

几人到了后院,赵诗容洗完了碗,端着一盆葡萄出来,放在那里,担心地看着李海,心说那可是我爸的警卫员,你行不行啊?

李海行不行?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一秒钟以后,赵老爹就瞪大了眼睛,他那个陆战队里都数一数二的警卫员,被李海一个照面就扔了出去!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冲动记者

赵老爹捏了捏李海的胳膊,感觉也不是很壮很硬啊?要说能打的未必有肌肉块群,这个赵老爹也懂,但是筋骨肯定是很棒的,真正能打的人根本不用崩肌肉,胳膊腿捏起来都跟铁打的一样。可李海这胳膊,捏上去怎么就感觉有点滑滑的,好像没反弹力一样?

那警卫员站起来,倒是一脸的钦佩:“首长,这位小首长的功夫,那不是一般的深了,我看已经到了内练一口气的境界,不动则已,一动就是像山一样的大力,以前咱们陆战队的总教官,也是这样,看着软绵绵的,十来个人都沾不到他的身。”说到一半,却不往下说了,其实他是想说,那总教官是打小练的童子功太极,地道的内家拳,几十年如一日练下来,才有这本事,李海这么小的年纪,功夫哪怕打从娘胎里开始练,又怎么能练成这样?大约也只有用天赋才能解释了。

赵老爹听得倒是有些高兴,他当初第一次见到李海,对这孩子就不是很讨厌,看到自己掏枪出来,居然也不害怕,也没有过头的言行,比起一般的年轻人沉稳很多。后来一查,还是个平常人家的子弟,这就更难得了,可见大贤在民间,这叫家学渊源啊!

拍拍李海的肩膀:“不错,小伙子,要不你也别念什么法律了,转军校吧,陆战队还是战舰,随你挑,包你三十岁升校官。”

李海满心无奈,赵老爹这话说的,大概是很看得起他了,可是花上十年去混个校官,他吃饱了撑得吗?最关键的是,军队里再好,也不是大把捞钱的地方,他李海如果是什么战神的神使,那还罢了,钱神神使当兵去,这是要憋死那位大神吗?

还是赵诗容给解了围,一把拉住自己老爹的袖子:“爸,你就这脾气,看中什么好苗子都要往部队里划拉,李海读法律,哪一点比进部队差了?”

赵老爹横了女儿一眼,板着脸道:“当兵不好么?法律这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不是上级说了算的——”一看女儿要翻脸,赵老爹只好住口不说了,拍拍李海的肩,一脸惋惜:“哎,这么好身手,要不你毕业去武警吧,我也能说得上话。”

李海这算看出来了,赵老爹这也不光是看中他身手好,多半是想法子卖人情给自己,然后好让自己离赵诗容远一点呢。可惜啊,人不求人一般高,我现在发展得还不错,你老只好无功而返了。

几句话婉言谢绝,赵老爹兴味索然,摆手进去吃水果去了。李海见他这样,倒也不好抬腿走人,也坐下来,拿了几颗葡萄在手里吃着,没话找话:“赵叔叔,其实我家也算和大海有缘,我爸爸就是海员,一年十二个月,至少有十一个月在海上漂着,我家里各国明星片都能编成一本书了。”

赵老爹点了点头,其实当初他见过李海第一面,就派人去查过李海的家底了,家世清白,父亲还是海员,这一点赵老爹其实还挺满意的,就是这样的家庭出来的人,没有太多的野心,配上他们这样的家庭,也不会有什么麻烦。有权势的家庭结亲家,想法其实和一般人不一样,什么政治联姻确实有,但是更多的还是找那种出身干净,本身很有才华的年轻人,这样可以为家庭注入新鲜血液。

李海老爹是海员,而且还是大副,虽然在家的时间不长,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李海对于海上生涯也有不少的了解,跟赵老爹聊着聊着,居然话题不少,赵诗容笑吟吟地在旁边斟茶倒水,摆放水果,心情奇好。

看看时间不早了,李海起身告辞,赵老爹点了点头,破天荒地打了个招呼:“小李,有空来玩啊!”

李海很是高兴,连声答应了,赵诗容把他送出去,目送他上了车走人,回头傍着老爹坐下,剥了一颗葡萄送到老爹嘴里:“爸,很久没看你这么高兴了,跟人聊这么久。”

赵老爹哼了一声:“别没话找话了,你这是又要找我办什么事?”

赵诗容撅起了嘴,虽然在外面她一直很大方从容,不过在老爹面前,她也只是个小女孩而已。情知这老爹看似粗莽,心里细的能穿针眼,自己是他看着长大的,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就把李海遭遇程家二少的事,大略说了一回。

还没等她说完,赵老爹就把手一挥:“程家老二,整天不干正事的,这小李要是连他都对付不了,算什么本事?你别说了,这事我不会管的,正好,要是他真的输给程老二了,以后也别在我面前晃悠了,我就拿程老二,就能羞死他,哈哈!”说完自得其乐地大笑起来,看得一旁的参谋和警卫员肚子里发噱,还得忍着。

赵诗容可不乐意了:“谁说他斗不过程潜了?可是你也说了,程潜爱搞些歪门邪道的,万一他吃了亏,恼羞成怒,玩阴招怎么办?人家在总参可是势力很大的,直接出动宪兵抓人都行。”

赵老爹一笑,摸了摸赵诗容的头:“容容,这你就放心吧,之江市这一摊子,程家出面从那个富豪哥手上接过来,可不光是为了这些生意,好戏在后头呢,现在就我知道的,局面都是这个小李帮着在撑住,程老二要是敢对他胡来,程家老大第一个就不能放过他。你与其担心程老二跟小李玩阴招,倒不如劝劝小李,别下手太狠了,弄坏了程老二,也不好收场!”

赵诗容一呆,她还真没想到,这里面牵扯如此之深,之广!可是想要多问一些吧,老爹又死活不肯再说了,也只好拉倒,不过至少,她也不那么为李海担心了。

第二天,李海接到了那两个南国旭日记者的电话,约好了在事务所见面。从在三阳所偶遇,到今天也是三天了,两名记者居然一直都没有给李海打电话,背后也不晓得在忙什么。

坐下之后,李海倒还记得俩人的姓名:“黄记者,洪记者,请你们出示贵杂志社的授权书。”

“授权书?”年长一些的黄记者笑道:“李律师,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是来和你商量关于那个明星绯闻报道的事的,不出意料的话,正式的回函,很快就会寄到你手上。”

不是谈名誉权官司的?李海皱了皱眉,那么就是来采访那件离奇的撞人官司的吧?他二话不说,先打开钱眼,往两个记者头上一照,顿时一条金线浮现出来,正是这两天才收的,数额是一个三万,一个两万!心里怒火暗生,这不用问,一定是得了张威航的好处了,要搞舆论绑架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些没节操的妓者!

他身子向后一仰,靠着椅背,淡然道:“如果你们是来采访的,那很抱歉,我并不是那件案子的主办律师,甚至接手时间都很短,帮不了你们什么。有兴趣的话,我介绍主办这件案子的宋婷律师给你们认识吧。”

看他很有起身就走的趋势,黄记者赶紧说道:“是这样,李律师,我们先前采访了对方律师,听说你对这个案子的社会意义,有很深刻的见解,认为这个案子,有可能引起社会道德的大滑坡,这是我们最感兴趣的,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至于官司本身的法律问题,那倒不是很重要。”

李海看着他,半晌之后,看得黄记者都有些不自在了,才冷冷地道:“写社论,发表见解,那是你们媒体人的职责,我是律师,我只关注法律问题。倒是你这么说,让我有些不明白,你们报道一件事,到底是报道事实和事实全部重要,还是春秋笔法,微言大义重要?”他这说得算是很客气了,说白了就是质问,新闻报道,到底是以事实为主,还是以满足你们媒体的表达需求,同时吸引观众眼球为主?

黄记者显然是老江湖了,不怕你有抵触情绪,只要你开口,就能挖出材料来。他笑呵呵地给李海递了一根烟,也不管李海接不接,便说道:“新闻报道,当然是要报道事实了,娱乐新闻才是让观众看着好玩,图个乐呵的。不过现在**治建设,每个典型的案件,对于法治建设进程都是很有意义的,这当然是我们媒体重点关注的对象,李律师你说是不是?”

李海哼了一声,他反正是打定主意,不跟这两个记者多说什么了,起身要去叫宋婷,冷不防那年轻的洪记者忽然冷笑起来:“李律师,听说你为了打赢这个官司,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威胁对方律师的人身安全,这就是你的律师职责吗?”

李海身子刚站起来,听了这话,看了看那洪记者,又坐了下来:“洪记者,这是对方律师告诉你的吧?不好意思,如果他有证据,请他拿出来,否则我可不会理会这种无稽之谈。还有,如果你敢这么写到媒体上去,那就等着接法院传票吧。”

律师和记者,被称为当世的两大流氓职业,当然不是没理由的。记者是无冕之王,一支笔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掌握舆论话语权,当然是威力巨大;而一个好律师,熟练运用法律武器,就跟旧社会的讼棍一样,刀笔小吏杀人于无形,也是一等一的狠毒!两边一下交锋,洪记者显然是没占到便宜,年轻小伙子顿时心浮气躁起来,把桌子一拍,怒道:“你以为我们会怕你这种威胁吗?”

李海看了看他,极其轻蔑地一笑,冲着洪记者点了点头:“这孩子,你回去教育一下啊,别一出来就丢人!”

“你混蛋!”洪记者冲冲大怒,一把将面前的茶水都泼到了李海的身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 巧设圈套

有神打功夫在身,这杯茶水,李海会躲不开么?他当然是故意被泼中的,当即“惨叫”起来:“好烫!哎呀!”一边伸手捂着身上被泼中的部位,开始脱衣服,这倒不是耍流氓,被热水泼中的地方,衣服上都是热水,如果粘在皮肤上,会造成更深的伤害,所以要及时脱掉,这是常识。

黄记者吓了一跳,心说洪记者怎么这么冲动,这里可是人家的律师事务所啊!他赶紧上去,掏出餐巾纸要给李海擦,纸巾刚沾上李海的皮肤,李海顿时叫的更惨,一把甩开黄记者的手,叫道:“这样擦,烫伤的皮肤都会被擦破的,你懂不懂!是故意的吗!”

黄记者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上了人家的当了,可是这杯茶,自己刚刚都喝过了,虽然有些热,也还能入口,洪记者那杯怎么就能这么烫,好像刚烧开的一样?他赶紧去饮水机上倒冷水出来,想要帮李海的“伤口”降温,此时会议室里的叫声已经引起了天平所里众人的注意,赵诗容第一个推门进来,看见这情景顿时吓了一跳,冲到李海的身边,只见他胸口肩膀红了一大片,腾腾冒着热气,转身就抢过黄记者手里的凉水,往李海那红通通的皮肤上浇了下去,一面大声道:“来人啊,有人被烫伤了!”

这一下全所轰动,鸡飞狗跳,像高宗保王三金之流,虽然对于李海被烫很有些幸灾乐祸,可是更多的人还是感到愤怒,这是记者吗?竟然会向律师泼热水!朱莎站了出来,指着两个记者,朗声道:“两位,你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具体是否涉及刑事犯罪,需要视李海的伤情而定,我们马上报案,请你们一起去警察局说清楚。”

洪记者早就傻眼了,他虽然没喝过,却是摸过的,水温绝对不到会烫伤人的地步啊,怎么会这么严重?他哪里知道,李海的神打功夫练到这境界,就算是真正的开水倒上去,也不至于烫伤,这红肿本来就是他故意弄出来的,只要用神力加速这一块皮肤下的血液循环,看上去就很红了。至于那杯水,当然是能喝的,可是水温这东西,能找到什么证据?等到了警察局,滚水都变成凉白开了,还不是只能用他的“伤势”说话!

巧的是,这一片的警务,恰好是林沐晨那个派出所管辖的,这个派出所管理的范围很大,而且是之江市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对于这些律师,办案民警当然不会很陌生,一看到七八个律师一起进来,小民警吓了一大跳,别看律师普遍怕警察,其实警察也很怵律师,被他们抓住岔子的话,小警察也是一身麻烦啊!

等听说,是两个外地记者来采访,话不投机用开水烫伤了天平所的律师,小民警才放下心来,一板一眼地依照接待程序,询问双方——其实只能先问一方,因为李海已经被护送到医院去了。

他这点伤当然不算什么,医生看来看去,皮肉没破,微微红肿,外加一个小水泡,还是李海拼命鼓动神力,把组织液往皮下某处集中,才鼓出来的。一度烫伤,开了点药,李海转身来到派出所,把病历往桌子上一拍:“民警同志,你看,这是医生的诊断,真是太过分了,这些记者无法无天啊!”

此时两个记者已经冷静了不少,不管这里面有多少蹊跷,总之事实摆在面前,想分辩也无从分辩起,好在也就是一度烫伤,算不得什么大事,黄记者示意洪记者不要再激动了,便老老实实地向李海赔礼道歉:“李律师,对不起,是我们的错,医药费和营养费,我们全赔,该受什么处罚,我们也认。”

其实他心里也有数,这点事真不算什么,好一点也就是批评教育一下,赔点医药费算完了,如果要纠缠什么水温啊栽赃啊之类的,那就横生枝节了,要知道他们可是在天平事务所里面谈话的,律师谈话能不录音么?说不定连摄像头都有,这道理还不都是让人说了算的!

李海撇着头,不理他的赔礼道歉,小民警有点难办,正这时,林沐晨从里面出来了。其实她早就接到了朱莎的电话,不过为了避嫌,没有显示出和李海他们都很熟的样子,到这会出来,主要也是想看看李海的伤势。

看过,算放心了,然后开始“教育”两个记者,主要内容当然是法制教育了,俩记者唯唯诺诺,只有点头的份。黄记者还好,毕竟经验老到,洪记者被训得时间长了,可有点受不了了,偷偷瞥李海时,却见他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发短信打电话,忙得不亦乐乎,心中更是恨啊,这混蛋,一定是故意刺激自己泼了他,那伤多半也是买通了医生给验过的!他想象力再丰富,也想不到会有人能硬生生憋出个水泡来——

首节上一节89/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