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95节

“学姐,不用盯这么紧吧?”李海半开玩笑地反击,心里还有点高兴呢,俩人关系没定的情况下,赵诗容这么紧张,肯定是好兆头啊。

赵诗容马上反击:“美得你,那地方我可听说了,小明星小模特一堆一堆的,整天就想着抱个粗大腿,而你,可是能和邰亚菲这样的大牌经纪人说上话的,人家不像恶狼一样扑上来才怪!我去,是为了让你别得什么病!”

李海大汗,心说这当律师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什么都敢说啊!话说这个职业也确实是,办案的时候,还能讲究什么矜持么,可不是什么吓人的羞人的事都得面对,别看赵诗容还没当几天律师,可也学了一点这范儿了。

当下就说定了去竖铺,各自回家拿衣服和生活用品,李海到赵诗容家里接上她,俩人一块上路,有车就是这点好,几百里的路,说走就走了。

出了之江市,李海给邰亚菲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要过来了。邰亚菲哎呀叫了起来:“李海,你终于要来了啊!我跟你说,诗儿每天念叨你十八遍,都快成望夫石了!”

我去,这电话扩音功能也不要这么好吧?李海一看旁边赵诗容的脸色,虽然是目不斜视,看都不看自己,可是分明就是听得一清二楚的样子啊!他只好对邰亚菲说:“菲姐,玩笑不能乱开啊,我是来谈案子的!”

也就是打个招呼而已,收了电话,李海讪讪地,不晓得该说什么,赵诗容却是神情自若,望着外面的风景,过了一会忽然说:“李海,你过完暑假,还留在天平所吗?”

“你也知道了?”李海叹了口气:“我当然是想留下来的,现在势头多好啊!可偏偏陈主任针对我,我说要去找他问问清楚,朱老师还不让,这不为了追我,她都不小心出了车祸了。没法子,等朱老师协调吧,所以我这个时候去竖铺,就当散散心。”

赵诗容偏过头来,杏核一样的大眼睛盯着李海看了一会,也叹了一口气:“李海,有时候我想起来,都觉得像做梦一样,你这两个月,怎么就遇到这么多事?还都被你闯过来了,可是你这么闯下去,眼看闯祸的几率也是越来越大,你知道吗,我很担心你啊!”

李海一笑,正要表示自己有底气,什么都不怕,赵诗容摇头道:“看你这脸色,你都不知道我担心你什么。李海,我不是担心你栽跟头,我知道你有能耐,那些沟沟坎坎都过来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你都有信心。可是李海,不是光有信心就够了,富豪哥那么牛,到头来连命都丢了,谁能一辈子常胜不败?你能保证吗?照我说,陈主任针对你,反而是好事,起码能提醒你,敌人会从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你永远不可能掌握一切!”

李海沉默了。他心里还是不爽,但是赵诗容说的道理,他也是知道的。隔了一会,他才慢慢道:“学姐,我小时候,爷爷教我认字,我学了一个月,认了好多字,就问他,墙上挂着的那幅,是什么字?爷爷把着我的手,一笔一划教我写,士不可不弘毅!弘,是心胸广阔,格局大;毅,是坚韧不拔,认准了自己的目标,就要脚踏实地,一步步走过去。”

他也转过头来,很认真地看着赵诗容:“学姐,我小时候不好好学东西,练字不认真,爷爷老是打我,每次打完,都跟我说,士不可不弘毅!我特别恨这句话,直到这次回家奔丧,又看见那幅字,再想起爷爷这辈子——”他的喉咙有点哽住了,停顿下来。

赵诗容目光变得像水波一样温柔,很难得地主动伸手,握住了李海的手。李海回握住,心里安稳了些,才道:“我才发现,爷爷这辈子,就是按照这句话去做的,他用他的方式,也把这句话刻在了我脑子里。哪怕我会迷茫一时,但是,我会找到自己的路往哪里走,也会知道这条路该怎么走。弘,就是教你路该往哪里走,毅,就是教你路该怎么走。”

“所以,学姐,你信我,我做事,要么是我能做到,要么是我必须去做,不计后果。”李海握紧了赵诗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着,他记忆中,还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对她说话:“我只希望,在我做事的时候,能得到我的朋友们的信任和支持。”

夏天的夜晚来得比较慢,广阔的原野上,太阳虽然已经落山了,晚霞还在天边燃烧。红光映在李海的脸上,赵诗容头一次觉得,李海不再是那个整天和她抬杠玩的小学弟了,已经是个站得住,站得稳的男人了,她的脸不觉也红了起来,不知道是被晚霞映照,还是什么。她只是,用力点了点头:“我相信你,李海。”

之后很久,车里都没有人说话,俩人就这么一直握着彼此的手,看着窗外的天渐渐黑下去,世界变得模糊昏暗,彼此的影子却越来越清楚。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选秀嫩模

等到了竖铺的时候,天已经全都黑了。按照邰亚菲的指示,他们在景区外面的宾馆区,找到了姚诗儿剧组所在的宾馆。邰亚菲带着姚诗儿,还有另外一个个子挺高的女人,站在灯下迎接,一见到李海,姚诗儿就热情洋溢地笑脸相迎:“哎呀,李大律师,你可算来了——哎,赵律师也来了啊!”

李海心里暗笑,亏你还是演员呢,这转折也未免太生硬了吧?他笑着和姚诗儿打招呼,又和邰亚菲握了手,邰亚菲虽然也有点兴奋,到底还能稳住,拉着身边另一个高挑的女孩,朝李海道:“李海,这位你应该认得吧?”

李海就着灯光仔细一看,只见这女人烫着金色的直发,一直披过肩头,五官则是带着点西方人的感觉,轮廓很深,加上高达一米七五的身材,站在那里很有气势,让人想起因为《杀死比尔》一片而大红大紫的西方女演员乌玛瑟曼。这个风格的女艺人,国内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正是姚诗儿女同绯闻案的另外一个主角,蓝映真!

李海心说,就冲你这样子,传你是蕾丝边中的1号还真是不冤啊!事实上,蓝映真的粉丝也是以女性为主,男人迷她的虽然也不少,可是疯狂程度相比女粉丝就相去甚远了。

他和蓝映真握了手,出乎意料,蓝映真的手居然很软,手指修长又软又滑,和她的外形一点都不搭。不过,蓝映真的性格却很是冷淡的样子,对李海的态度不冷不热,就是公事公办而已,多半她也是因为被邰亚菲和姚诗儿拉着,才会出来迎接吧?

饭菜都订好了,李海和赵诗容都饿坏了,抱着饭碗一阵猛吃,赵诗容别看是女孩,长了一副死吃不胖的好身材,从来不讲究减肥什么的,吃起饭来很有部队的风格,大概也是她爹教育的。

连吃了几碗饭,李海才算吃了个七分饱,开始有心情说话了:“菲姐,你们在这边拍戏,条件很艰苦啊!”

他筷子划拉了一圈,邰亚菲笑道:“菜不好是吧?知足吧,这就算不错的了,你指望这里能有之江市的条件吗?出来拍戏,整天都是吃盒饭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坐牢三年放出来,老母猪都赛貂蝉啊!”

姚诗儿捂着嘴直乐,蓝映真依旧是酷酷的,只是嘴角牵动几下,算是笑了。李海对这笑话也有点无语,男人这么开玩笑也就罢了,你邰亚菲这么个很有丰韵的职业美女也开这种玩笑?再和邰亚菲的眼神一碰,李海吓了一跳,邰亚菲的眼里有火!他立马不敢继续顺着这话头说下去了,搞不好邰亚菲这意思是,她在这里憋了一个月,看自己就有点看老母猪的感觉啊!

赶紧转话头:“哦哦,难怪我看娱乐新闻上,好多明星拍戏,要提这要求那要求的,都说耍大牌什么的,如果拍戏就这条件,那还真是不过分。”

姚诗儿立马跳了起来:“就是啊!拍戏多辛苦,一般人哪里知道,就看到台上光彩了,拍戏的时候什么苦都要吃啊!而且我和真真都是标榜着不用替身亲自上阵的,这部戏是年代剧,大夏天的穿那些民国的衣服,你说得有多热?”

倒起苦水来,那真是滔滔不绝,显然这话题是姚诗儿期待已久的,李海洗耳恭听的同时,也有些惊叹,这两位当红偶像,能红起来那也是吃了大辛苦才熬出来的,当然这也算是走运了,很多人吃了更多苦,却还是默默无闻呢。

一顿饭吃了多久,姚诗儿就吐了多久的苦水,等到她说得差不多了,发现李海他们饭都吃好了,一桌子人听她在那巴拉巴拉,才有些不好意思:“哎呀,真是的,你们好容易过来了,我就说这些——李海,公事明天再说,竖铺这里晚上很热闹的,酒吧好多!我带你去逛逛吧。”

李海看看赵诗容,见她不动声色瞥过来,当即大义凛然:“不了,我们坐车过来也挺累的,先休息吧,反正这次要呆三天左右,有机会的。”

既然李海这么说,姚诗儿也没法子,只好让李海他们去房间休息了。到了赵诗容的房间门口,赵诗容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海:“李海,我洗完澡就睡觉了,晚上别打电话给我啊!还有,要是有谁半夜溜出去,我也听不见的。”

李海哈哈大笑,心说我又没想去泡吧什么的,你用不着这样吧?不过看着赵诗容对自己越来越紧张,李海的心情也是挺好,忍不住凑过去嘻嘻笑着,说道:“学姐,要是有人半夜溜进你房间里,能听见不?”

赵诗容脸上一红,李海心中大叫有戏,居然第一反应不是翻脸骂人!不过这脸红也就是一下子,马上赵诗容就朝着李海比了个开枪的手势:“哼哼,我爸教我的,半夜入户非奸即盗,打死勿论!记得上次在我家,我爸掏枪不?”

家学渊源啊!李海大为叹服,看着赵诗容把门关上了,他才离去,至于司机小从,早就单独开了个房间去睡觉了。

洗完了澡,才九点多,李海哪里睡得着?给之江市那边基金会打了几个电话,又和大兴制药的梁董事长通了电话,处理了一些琐事之后,也才十点钟刚过。他走到窗前,望着不远处的辉煌灯火,听着隐约传来的喧闹人声,心说这地方晚上果然很热闹啊!想想也是,无数的演员和游客,支撑起了竖铺的经济运行,这地方晚上不热闹才怪了。

电话忽然响了,李海接起来,只听姚诗儿在电话里嚷嚷,背景声很是嘈杂:“李海,出来玩吧,一起去泡酒吧,你不是这么逊,这么点路就累趴下了吧?我可是知道你的身手的!出来吧,别光在那看着了!”

“咦,你能看到我?”李海十分诧异,在姚诗儿的提示下,他在不远处的一座小桥上,路灯下,找到了姚诗儿,旁边站着蓝映真,还有几个男人,似乎是助理和保镖一类的。

本来是想不去的,可是姚诗儿热情无比,死缠烂磨,这纯情派小玉女撒起娇来,李海除非是铁板着面孔,又如何拒绝?问题是,为了这点小事把话说绝了的话,好像又很过分啊?无奈,他发了个短信给赵诗容,不一会赵诗容回了一个“去吧!”然后李海就心安理得地下了楼。

竖铺最热闹也就是一条街,李海在街上东看西看,发现这里果然不愧是影视拍摄基地,随处可见俊男美女,当然挫人丑鬼也不是没有,相对来说,美型男女的比例比城市里要高出很多。事实上城市里也是一样,你到酒吧夜店去看看,也是型男辣妹扎堆。

见李海东张西望的,姚诗儿大声——不大声不行,环境太吵了——“这两天有个模特海选在这里举行,是我们公司办的,好多模特过来参加,上千人呢!怎么样,美女帅哥很多吧?”

李海嗯嗯,又看了几眼,然后再看看姚诗儿,笑嘻嘻地道:“是啊,看久了才发现,你都没那么漂亮了,果然红花还须绿叶衬啊!”

姚诗儿“呸”了他一口,拉着蓝映真的胳膊摇晃:“真真,你看李海欺负我!你帮我教训他!”

就你俩这样,说是蕾丝边,十个人得有九个信吧?哪怕是剩下的一个,多半也是因为不懂蕾丝边啥意思!蓝映真一直是酷酷地,大晚上都带着个浅色的墨镜,叫人看不清她的眼神,不过还别说,她的轮廓很深,鼻梁高,特别适合戴墨镜,周围往她身上看的眼神,绝对不比看姚诗儿的少,而且很多女人都在偷偷看蓝映真。

对于姚诗儿的“哭诉”,蓝映真只是淡淡道:“别假了,你这阵子,天天念叨李律师,李律师如何帅,如何有气质,如何神勇,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人家这会来了,你心里可美呢吧?”

姚诗儿撅着嘴不说话,然后手一指:“到了,就这家!”

这酒吧很大,外面露天就有好几百平,中间搭起个很高的台子,dj在上面飞快地打着碟,嘴里不时唱上两句,数百名男女合着节奏扭摆着身体,气氛热烈火爆,李海看了一会,身子也不由得跟着轻轻摇晃起来。

姚诗儿见他这样,很是得意:“怎么样,不错吧?叫你出来还推三阻四的,下次再不叫你了!”嘴巴里这么说着,她还是带着众人找到了预留的位置坐了下来,酒水饮料上了一堆,啤酒为主,几个助理和保镖在周围或坐或站,把圈子隔开。

饶是如此,还是有人认出了这两位大明星,不时有人上来要求签名什么的,不过保镖们很尽职地都拦下了,签名也是代为转递。姚诗儿飞快地在递来的本子上签着名,一边道:“我这还算好了,要是菲姐过来了,那可是一堆一堆的人冲上来,一百个保镖都拦不住!这些人都以为,只要能让菲姐提携一下,明天就能把我和真真的地位都抢去呢,哼!”

李海笑笑,他和姚诗儿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对这女孩的性格也有了一点了解,总体来说就是个普通的年轻女孩子,而且大多数像她这样长得漂亮又有名气的,性格可能还不如她呢。至于影视圈里面那些事,李海是不大懂得的,不过看到这些人的样子,他倒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不管邰亚菲怎么说,总之这个圈子他是不会进来的。

过了一会,台上的音乐停了下来,上来个主持人,拿着话筒呱呱一通说,大意是这次模特海选,今晚是最后一场,今晚之后百强就决定了。这海选和以往得不同,不是几个评委说了算的,而是开了微博,在场的人只要用手机,拍下桌子上的二维码,就可以在微博上投票给出场的模特。

这个方式基本上是做不来假的,也引起了在场人们的极大兴趣,大家纷纷找手机拍二维码登录微博——别奇怪,因为影视圈的名人都开微博,这些想成为名人的男男女女,当然也就跟着开微博了,没准也是一条出头的路呢?反正混影视圈不就是混个曝光率么。

主持人下去,接着就是展示环节。姚诗儿给李海介绍,这次的模特海选,不是搞什么时装展示,而是选嫩模,就是要个漂亮,还得有点特色,以配合她们华美公司将要上的一部新戏。

李海一边听她讲,一边看台上走马灯一样的美女帅哥转来转去,一时间不由得感慨,难道全中国长得好看的人都集中到这里了?

首节上一节95/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