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102节

  隋臣就在实验室里继续研究机器,阎京十分心安理得的坐着隋臣的车走了。
  “师傅,那个青帮朱雀堂你知道在哪里吧?我去那里。”阎京上车之后,对司机说道。
  司机缓缓的回头看了阎京一眼,幽幽的说道:“阎医生你去朱雀堂做什么?”
  作为专业的司机,他非常恪守自己的职业道德,不该问的他永远不会多问一句,可是朱雀堂,那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啊。
  “我不能去吗?”
  “……能……”
  “那你还问?”
  司机干笑两声,回头认真的开自己的车了。
  大概四十分钟左右之后,车子开到了朱雀堂外两百米外,司机就停了车。
  “那个……咳咳,阎医生自己下去走几步吧,车子不能再往里面开了。”司机不好意思的说道。
  “为什么不能再往里面开了?”阎京不解的问道。
  “那里面是青帮的地盘,除了青帮的车,其他的车不允许进去的。”司机说道。
  还有这样的规矩吗?
  上次来的时候是坐的白浔安排的车,所以也就没有注意,现在看司机的态度,阎京这才惊觉到青帮在青海市的势力,平时真是小看了白浔啊。
  阎京没有说话,下了车就往朱雀堂里面走。
  
第160章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青帮朱雀堂是青帮的一个例外。
  它的例外首先体现在朱雀堂没有男人,从堂主到手下全是女人,除了堂主倾城和副堂主冷血之外,朱雀堂的成员一共只有108人,分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每个人都有固定的位置,一旦出现缺员,立即物色相同的人补上。
  这也是为什么朱雀堂即使全都是女人,却仍然没有人敢轻易来惹的原因,尤其是副堂主冷血,其他三个堂的堂主看到都要礼让几分,因为大家都不想冷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那种感觉,想想都觉得可怕。
  冷血的身手在青帮,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连白浔都未必是冷血的对手。
  冷血从来不会笑,也从来不会温柔,不过也许她的温柔和笑容,只给固定的某一个人,而别人休想看到一眼。
  阎京还没有走到朱雀堂大门前,就已经被人拦下来了。
  “你是谁?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冷冷的喝道。
  阎京心想,朱雀堂的女人怎么都这么狂暴?
  其实他是没见识到,如果是冷血的话,这时候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
  “我是阎京,来找你们堂主有点事。”阎京自报家门道。
  穿黑色皮衣的女人皱了下眉头,道:“你就是阎京?”
  “我难道看着不像?”阎京也皱起眉头。
  “就是你救了我们副堂主?”女人问道。
  “嗯哼。”阎京承认道。
  那女人二话不说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阎京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前一秒还在怀疑自己身份,下一秒就跟自己跪下来了?
  我还没死啊,跪什么跪?
  “今后我幽冥就欠你一条命。”身穿黑色皮衣的女人说道。
  “道上的女人都是这样向别人表示感谢的吗?我表示受到了惊吓!”
  阎京吞了吞口水,道:“那个,你能不能先起来……”
  幽冥立即站了起来,又恢复到一脸的冷淡,道:“堂主和副堂主在下棋,阎医生请跟我来。”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阎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倾城和冷血正在静心阁下棋,冷血的伤虽然好了,但倾城不准她出朱雀堂半步,好好在堂内修养,青帮的任何事都不准她插手,冷血真是都闲出毛病来了,今天倾城正好得空,就陪她下下棋。
  下棋,是冷血唯一的爱好,当然,倾城的棋艺在她之上,只是每次倾城都让她赢半子而已,冷血当然知道倾城故意让她,不过她也从来不拆穿。
  “你先在这里等着。”幽冥在静心阁的入口处对阎京说道。
  冷血下棋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的,这是朱雀堂上下都知道的一条规矩,不过今天是阎京来,所以幽冥就破了这个例。
  过了两分钟,幽冥走了出来,道:“堂主请你进去。”
  阎京走了进去,幽冥站在门口没有要进去的意思,阎京也没多问,这是人家帮里的规矩,和他没有关系。
  阎京走进院子,院子中央有一颗大槐树,槐树下面搭建着一个小凉亭,两人就在亭子里下着棋。
  倾城还是穿着一身白色裙子,冷血还是一身黑衣,简直酷到没朋友。
  “阎医生来了。”倾城望着阎京,笑道。
  倾城的笑容,总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和冷血截然相反。
  “是这样的,上次不是答应了送你一些九霞觞嘛,现在我这里有一些新研制出来的九霞觞,效果比之前的好上几倍,今天正好路过,就给你送一些过来了。”阎京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了倾城。
  倾城一听,接过瓶子,道:“阎医生真是费心了,倾城多谢。”
  从头到尾,冷血一直冷着张脸,半个字都没有说过,好像根本就没有阎京这样一个人存在似的。
  阎京心里就来气了,这什么人呐,自己可是救过她的命的,又怕将来她受伤死在外面,所以特别送了药过来,结果冷血不但连声谢意都没有,连正眼都不瞧一下自己,真是太过分了!
  “阎医生不要见怪,她只是不太喜欢说话而已。”倾城玲珑心思,说道。
  “呵呵,没事,她不对我动刀我就已经很满足了。”阎京调侃道。
  冷血撇了阎京一眼,冷哼了声,丢下了手里的棋子,径直走了。
  真是……太没有礼貌了嘛!
  “还请阎医生见谅,她平时不这样的。”倾城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倾城倒是没有说错,冷血平时确实不这样,她平时都是直接动刀。
  “咳……那个,明白。”阎京尴尬的说道。
  “这九霞觞,真是多谢阎医生了,阎医生的这份情,倾城没齿难忘。”倾城说道。
  江湖儿女,重的就是一个义字,倾城固然也是一样,阎京不但救了冷血,还亲自送来九霞觞,倾城把他的这份情义都放在了心中。
  “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再说,我也是帮阿浔的忙,你不用放在心上。”阎京说道。
  倾城轻轻笑了一下,那笑容纯洁无暇令人心醉。
  阎京看的有些愣了,如果不是近来接触的美女多了些,免疫力有所增强的话,他怕是要流口水了。
  “无论如何,我朱雀堂欠阎医生一个人情,阎医生需要我朱雀堂的时候,倾城一定义不容辞。”倾城说道。
  倾城这样一说,阎京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药我也送过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阎京还想跟倾城聊些什么,但一下子找不到话题,只好打住。
  “我让人送阎医生一程吧。”倾城主动说道。
  阎京当然答应下来,他的驾证还没有下来又不能开车,这大热天的要他自己去打车还不如让他去死。
  不过当阎京看到司机是幽冥的时候,小心脏又抖了一抖。
  幽冥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整个人就像和车子已经融为了一体似的,阎京就有点郁闷了,朱雀堂的女人怎么个个都不正常似的,都冷得像冰。
  车子开到阎京家门前,阎京下了车,幽冥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车开走了。
  阎京足足愣了半分钟才回过神来,然后又愣愣的去开自己家大门。
  “你是?”阎京这才看到自己家门口竟然坐着一个女的。
  这女的抱着腿在打盹,听到声音就醒了,她看到阎京,立即站了起来,不过因为站得太急,一下子撞到了阎京的下巴,两人都吃痛的“啊”了一声。
  “我是林媚啊!你不记得了吗?林子勋的妹妹!”林媚揉着被撞了的脑袋,兴奋的说道。
  阎京这才想起来之前确实是给林子勋的妹妹看过病,当时林子勋不在青海市,所以就叫她找的自己,不过她们也就见过那一次而已,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联系过,他早就把林媚抛之脑后了。
  “哦,是你啊,你找我有事吗?”阎京问道,看林媚也不像是得病的样子。
  “我来找你玩啊!”林媚高兴的说道。
  “找我玩?”阎京有点哭笑不得了,两个人根本就不熟啊,有什么好玩的。
  “是啊!大哥又不在家,我只好出来找你玩了!”林媚说着,很自然的挽着阎京的手。
  虽然说林媚生得不错,说话也很可爱,可是这不代表她可以随便占便宜啊!
  “小妹妹,哥哥有正经事要做,你要是想玩的话,去找别人啊。”阎京抽出自己的手,尴尬的说道。
  “不嘛!我就要你陪我玩!”林媚又重新挽着阎京的手,撒娇道。
  “哥哥真的是有正事要做。”阎京再次抽出自己的手。
  林媚忽然就哭了起来,阎京一下子就慌了,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哭。
  “你,诶,你别哭行不行啊?你……别哭好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阎京手足无措的说道。
  “你就是欺负我了。”林媚哭着道。
  “我我我哪里欺负你了?”阎京郁闷道,舌头都打结了。
  “你就是欺负我了!你都不陪我玩。”林媚委屈的说道。
  阎京揉了揉太阳穴,道:“小妹妹,你家住哪里?哥哥送你回去好不好?”
  “我不回去。”林媚俏脸一跨,更加不高兴了。
  “那这样,我打电话给你大哥,让他找人来接你回去怎么样?”阎京只想趁早送走这个瘟神。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老是想赶我走。”林媚十分委屈的看着阎京,手指拽着自己的衣角,样子看上去委屈得不得了。
  “我……我……”阎京十分郁闷,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美女,他哪能喜欢上?可看她这样子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你怎么样?”林媚问道。
  “我没有想赶你走,我是确实有事,我一会儿就要走,你乖乖的回家去吧,好吗?”阎京耐着性子和林媚说道。
  “我不要回去!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林媚执拗地道。
  要不是看着她是林子勋的妹妹,阎京就要说她不要脸了。
  不过同样是一个妈生的,为什么林子勋就能那样温文儒雅,而面前这个,确定是林子勋的亲妹妹吗?
  阎京真是一个头两头大,这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管她不是,不管她也不是,阎京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还好这时候,一辆熟悉的奔驰车出现了,阎京暗中舒了一大口气。
  
第161章心事
  
  沈苏在车上就看到阎京和一个年轻女子拉拉扯扯的,脸色比往天更难看了。
首节上一节102/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