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189节

  “失踪?这是怎么回事?”陈璇担心的问道。
  “目前我也还不清楚,这个,秦先生我就暂时交给陈小姐了,我会派人留下来保护你们的。”白纵横道。
  “秦先生身上的子弹虽然取下来了,但他的情况还不稳定,需要马上送到医院去观察,我已经叫了车过来接了。”陈璇道。
  “好,我会吩咐他们,只要是陈小姐需要帮助的地方,只管吩咐就是。”白纵横道。
  “好。”陈璇道。
  “那白某就先告辞了。”白纵横道,匆忙离开了陈璇家。
  白浔和白纵横汇合之后,两人来到青帮的主会堂,亲自坐镇指挥,阎京现在是青帮的帮主,因此青帮上下立即就展开了调查。
  冷血很快就接到了消息,她立即命手下去查找阎京的下落,自己则赶到主会堂来见白浔了解情况。
  “现场没有留下过任何蛛丝马迹,我问过老板,老板说对方是以我的名义接走阎京的,老板当时也没有在意来人的相貌,我们连拼图都没法做。”白浔道,心里焦急得不行。
  “这样说来,带走阎老弟的人,应该是熟悉我们的人。”白纵横道。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冷血问道。
  “我们已经出动了青帮的所有人去找阎老弟,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白纵横安慰道。
  白浔没说话,她沉默了片刻,道:“我要出去一趟。”
  “这个时候你出去做什么?万一再遇到人袭击怎么办?”白纵横担心道。
  “大哥放心,对方并不想取我性命,否则不可能只派一个杀手来,我猜对方想要的是阎京,所以阎京暂时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我必须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浔道。
  “我跟大小姐一起去。”冷血道。
  “好。”白浔答应了下来,冷血是青帮身手最好的人,有冷血和她一起,万一真的再遇到袭击,也有个照应的人。
  “我派些人跟着你们。”白纵横道。
  “不用了大哥,如果对方真的想杀我,我刚才就已经死了。”白浔道。
  白纵横还是不放心,不过白浔这么坚持,他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下来。
  白浔带着冷血从主会堂出发,两人上了车,冷血问道:“大小姐要去哪里?”
  “公仪家。”白浔道。
  如果说这个时候,还有人能帮得上忙的话,只有公仪薰了。
  此时,公仪家,公仪薰已经收到了阎京失踪的消息。
  “照理说,阎医生的失踪和公仪家族没有任何关系,我看这事姐姐就不要管了。”公仪岸道。
  公仪薰的性格公仪岸再了解不过了,公仪薰从来都不会主动去管这些闲事,何况阎京的事,公仪薰已经给予了过多的关注了。
  “阎医生有恩于我们公仪家。”公仪薰道。
  “阎医生的确是有恩于公仪家,但是我们已经支付了足额的报酬,就像是做生意,双方已经银货两讫了,鬼楼太过神秘莫测,我们犯不着为了他拉上家族来做垫背。”公仪岸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为家族着想了?”公仪薰问道。
  “怎么?老姐你现在终于发现我的潜质了?”公仪岸趁机得意道。
  “阎医生身上有鬼楼想要的东西,这是他活着的原因,难道你就不好奇,鬼楼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吗?”公仪薰问道。
  “老姐不是很早就教过我一个道理:好奇心害死猫,所以我不好奇。”公仪岸道。
  “是吗?”公仪薰问道。
  “那是当然。”公仪岸道。
  “你如果真的不好奇,又怎么会第一时间让人去查阎医生的下落?”公仪薰道。
  公仪岸本来正自得意,被公仪薰一句话就打回了原形。
  “老姐你太过分了!”公仪岸气道。
  公仪薰没说话,沈苏这时候走了进来,道:“小姐,青帮的白小姐来了,说是有事要见您。”
  白浔这个时候来,必定是为了阎京的事,公仪薰点了点头,道:“让她进来。”
  “是,小姐。”沈苏道。
  大约十分钟之后,白浔和冷血才来到公仪薰的别墅。
  “不知白小姐来找我姐,所为何事?”公仪岸明知故问道。
  白浔明知道公仪薰他们定然知道阎京的事了,不过公仪岸既然问了,白浔当然也就静静的看着公仪岸装逼了。
  “实不相瞒,白浔今天来,是想请公仪小姐帮忙的。”白浔道。
  “白小姐请讲。”公仪薰道。
  “情况紧急,我也不转弯抹角了,阎京失踪了,我们虽然已经出动了所有的势力去寻找,但到现在仍然音讯全无,我想请公仪小姐出手相助。”白浔道。
  对于白浔的坦白,公仪薰倒有些意外。
  “阎医生的事是白小姐的家事,和我公仪家似乎没有任何关系吧。”公仪薰还没说话,公仪岸抢先道。
  
第286章叙旧
  
  白浔在来的路上,就想到过公仪家不会帮助她,不过只要有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岸少爷说得没错,看来这趟我是白来了,不好意思,打扰了。”白浔道,并没打算放低姿态来求人。
  公仪岸原本只是想为难一下白浔,只听说青帮的白大小姐十分有个性,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有个性,见白浔这么说,公仪岸反而变得尴尬了,因为他很清楚,公仪薰是会答应帮忙的,就算白浔不来,公仪家族也会参合进这件事的。
  “白小姐请留步。”公仪薰道。
  “刚才岸少爷的意思,白浔已经听得很清楚了,公仪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白浔问道。
  “小岸他是跟白小姐开玩笑的,阎医生曾有恩于我公仪家,我们怎会见死不救。”公仪薰道。
  公仪薰在外界的形象,素来都是不食人间烟火,与家族无关的事,公仪薰从来都不会插手,白浔本来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的,没曾想公仪薰会真的答应。
  “没错,我刚才也只是和白小姐开个玩笑,白小姐不要放在心上。”公仪岸有点尴尬的说道。
  只要公仪薰答应出手,白浔并不在意这些细节。
  “今晚我们在城西别墅区遇袭,秦哲受伤,对方应该是军人出身,因此我猜测动手的是人荣锦。”白浔道。
  “荣锦的确秘密调集来一批军人为自己效力,我们目前也没有拿到那份军人的名单,只知道这批军人已经被军队秘密注销了记录,只有国防部最机密的档案库还有他们的身份信息备份,不过只有国防部部长荣与将才有权限打开这个信息库。”公仪岸道。
  “这么说来,对我们动手的,真的是荣锦。”白浔道。
  “没错,不过劫走阎医生的人,却并不是荣锦。”公仪薰道。
  “不是荣锦?”白浔反问道。
  “这是两路人马,不过两路人马应该是合作关系,白小姐可以放心的是,阎医生现在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公仪薰道。
  白浔也能推测出来对方并不是真的想杀死他们,可是既然是这样,荣锦又何必费尽心思兜这么多的圈子?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只能试着找到阎医生,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阎医生还在青海市内。”公仪岸道。
  “青海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即使阎京还在青海市内,可我们到哪里去找他?”白浔道。
  “白小姐放心,有青帮和我们公仪家出马,一定会很快就找到阎医生的下落的。”公仪岸道。
  “嗯。”白浔坚定道。
  从公仪家出来,白浔和冷血上了车,两人一直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冷血才忽然问道:“大小姐,如果这事和倾城有关呢?”
  倾城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白浔,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然而阎京却又不同了。
  如果是倾城和容锦联手,以倾城的智谋,劫走阎京的确是易如反掌。
  白浔不是没有想到过倾城,只是下意识的不想去面对这个现实而已。
  “不管是谁,都不可原谅。”白浔道,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倾城的别墅里,她正一脸冷沉的看着手里的照片,然后她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荣锦的私人号码。
  “倾小姐这么晚打给我,有什么事吗?”荣锦道。
  “我说过,任何人都不能动她半根汗毛。”倾城冷冷道。
  “做戏也要逼真嘛,再说我也死了一个手下,她也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倾小姐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吧。”荣锦道。
  “我再说一次,任何人都不能伤她,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倾城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不是秦哲替白浔挡了一枪,也许现在倒下的就是白浔,就不只是手臂上的擦伤而已了。
  “阎医生酒醒了没有?”倾城问道。
  “还没有。”幽冥道。
  “你继续去守着,等到阎医生醒了再来告诉我。”倾城道。
  “是,堂主。”幽冥道。
  幽冥离开了大厅,来到二楼的靠左手边的一间房间,此时阎京还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外面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
  过了大概两个钟头,阎京醒了,他一睁开眼,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阎医生醒了。”幽冥道。
  阎京被突然起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因为这把声音太熟悉,而声音的主人则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阎京看不到对方的脸,只能确定对方是个女人。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阎京问道。
  “阎医生不用知道我是谁,阎医生既然醒了,就跟我去见我的主子。”幽冥道。
  阎京虽然喝醉了,但还没傻,自己现在的处境恐怕不太妙。
  阎京跟着对方来到楼下,倾城正在煮茶,见阎京来了,笑道:“阎医生醒了,这是刚煮好的茶,给阎医生醒醒酒。”
  阎京没想到,会是倾城。
  “你怎么会在这里?”阎京问道。
  “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倾城反问道。
  “你抓我来做什么?”阎京又问道。
  “阎医生喝醉了酒,又没有人管,我只是好心让人把阎医生接回来了而已。”倾城道。
  阎京还不确定倾城的目的,因此也不敢贸然的得罪倾城,不过看样子倾城并不想要自己的性命,不然也不会留着自己到现在,刚才就已经动手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阎京问道。
  “阎医生不要紧张,我不会对阎医生做什么的,只是好久没见阎医生,想和阎医生叙叙旧而已。”倾城道。
  “叙旧?我和倾城小姐之间,似乎没什么旧好叙的吧。”阎京道。
  “如果我说这件事,和阿浔有关系呢。”倾城忽然道。
  阎京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阎医生不必着急,对于阿浔,我比阎医生更在意她的安全,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她。”倾城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阎京道。
  “相信阎医生已经知道了长生不老术的事了,楼主想要的,就是长生不老术的秘方,如果阎医生能找到,楼主就会放过阎医生一条性命。”倾城道。
首节上一节189/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