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19节

  “我那边已经和人说好了,签了合同,也付房租了,不能退了,再说,我那本房子挺宽的,你没事常过来玩啊。”阎京说道。
  段清夏眼神里一片黯然,自己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但是阎京终究要走,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一阵一阵的痛。
  “那好吧,你明天什么时候搬?”段清夏假装若无其事的问道。
  “阿璇已经联系好了搬家公司,明天一大早就过来。”搬家的事,基本都是陈璇帮他搞定的,他只是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规整了而已。
  “哦,那我就不来送你了,我累了,先回去了。”段清夏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嗯,晚安。”阎京跟段清夏道别。
  “晚安。”段清夏故作轻松道。
  看着段清夏进了楼,阎京才转身往回走,却正好遇到段雨冬,段雨冬看着阎京,眼神古怪。
  刚才的事他都看得清清楚楚,白痴都看得出来段清夏对阎京有感觉,但偏偏阎京却不知道,或者说是他装作不知道。
  “雨冬,放学了啊,快上楼吧。”阎京打着招呼。
  “阎京哥哥……”段雨冬打算把姐姐的秘密告诉阎京,不然,这样对段清夏来说太不公平了。
  “雨冬,有什么事吗?”阎京随意问道。
  “我姐姐她喜欢你,你知道吗?”段雨冬径直问道。
  “哎呦,小屁孩胡说些什么呢,快回家吧,太晚了外面不安全,哥哥也要回家了。”阎京打趣道,段清夏那可是华医大医学院的院花啊,怎么可能喜欢上他这种小人物呢。
  “我说的是真的,姐姐她从来不会对别的男生这么好的,别的男生想约她比登天还难,但是只要是阎京哥哥,姐姐就一定会答应的,我从来没见过姐姐这样对待一个人,她是真的很喜欢你。”段雨冬认真的说着。
  “这些话我会当做没有听见,我和清夏只是好朋友,我不想超越这个界限,好了,太晚了,你快回去吧。”阎京说着,丢下了段雨冬自己走了。
  段雨冬看着阎京,紧紧的皱着眉头。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阎京给陈璇打了电话,然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着通讯录,看着段清夏的名字,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不打电话。
  也许段雨冬说得是真的,可是他只当段清夏是好朋友,虽然很意外段清夏会喜欢自己,但他已经有了陈璇了,人不能太贪心,要懂得满足,否则会失去很多。
  扔下电话,阎京打算什么都不想,就安安稳稳睡个觉,明天一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他必须养足精神。
  第二天一大早,搬家公司就来了,麻利地把阎京的东西搬上车,大概只用了半个小时,所有的东西都归置妥当,车子载着阎京和他的行李,离开了他居住已久的小区。
  车子疾驰而去,段清夏就站在小区不远的地方看着,许久都没有动。
  车子直接开到了新房子的大门口,搬家公司的人把阎京的东西都搬了进去,阎京忙着把行礼拿出来摆放好,又做了一番大扫除,忙来忙去的又是大半天,陈璇晚上才有时间,阎京约了她过来吃饭。
  此时正是下午,阎京也没事,便打算去南山把之前看到的草药挖回来,既然都已经搬过来了,就要立即着手培植草药的事了,他之前一直在医院已经耽搁不少时间,现在得把进度补起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阎京只背了一个背包,里面简单装了些挖草药的工具就出门了。
  南山位于青海市郊区,是一片类似原始丛林的荒山,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平时只有一些驴行爱好者喜欢到这边来采景什么的,不过阎京没有车,也不会开车,所以只好坐出租车过来了。
  路上司机还很好奇阎京来南山做什么,阎京说无聊过来走走,司机半信半疑,但也没再问了。
  到了南山脚下,有一截路比较颠簸,车子不敢再往里面开,阎京给了车钱,下车走路进山。
  半个月前,阎京趁着空闲的时间,来过这边一趟,在这里发现了一些不错的草药,只是当时草药尚未成熟,而且当时他也没带工具,所以就没带走,只是留下了一些记号。
  顺着上次留下的记号,阎京很快就找到了草药的位置,还好,草药都在,而且比上次成长了不少,能采集和移植了。
  这些草药和一般的中草药略有不同,根据医经上的记载,这些草药自然生长,还吸收了不少天地灵气,是“灵草”,具有比一般草药更好的疗效,有些甚至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阎京找到的这几株,是比较低级的灵草,叫七星草,一般是七株长在一起,成北斗七星的位置,比较好认。
  阎京小心的拿出工具,将七星草挖了出来,为了完好的保存,他事先带了小匣子,正好够装七星草的。
  阎京小心翼翼的装着七星草,忽然一支飞镖从他身后飞了过来,阎京骤然抬头,只见飞镖钉在了一条大蛇的身上,大蛇摆动了几下了就不动了。
  阎京看着那飞镖,一下子就认出来,飞镖的造型和自己上次与绑匪打斗时,救下自己的那枚飞镖一模一样!
  阎京立即回头,见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少女正站在他身后,少女明眸皓齿,大约十**岁的年纪,打扮得非常帅酷,身手更是了得。
  “刚才多谢小姐出手相救,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这少女身手不凡,一定不是寻常人家,阎京试探着问道。
  “我叫白浔。”从阎京进入南山,白浔就发现他了,只是她功夫好,又懂得回避,所以阎京并没有发现她。
  “我叫阎京,这荒山野岭的,白小姐来这里做什么?不怕遇到坏人吗?”阎京好心的问道,说实话,要不是他生长在科学社会里,真的要像古人那样,以为自己遇到了妖怪或者狐仙了。
  “你似乎忘了,刚才是我救了你一命,而且就算遇到坏人,也是他们倒霉的。”
  白浔取回自己的飞镖,轻笑着说道,却没有回答自己来南山的原因,她徒手捉住那条大蛇,另一只手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匕首光看刃就知道十分锋利,接着,她用匕首快速划开了大蛇的肚皮,取出了大蛇的蛇胆,一口吞了下去。
  阎京看得有些毛骨悚然,虽然他知道蛇的蛇胆,尤其是这种生长在森林里的蛇,他们的苦胆具有一定的健身强体的功效,很多有钱人甚至专门为此找人进深山抓蛇来吃,但是亲眼看到有人空口吞下蛇胆,阎京还是觉得十分震撼,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条叫做金钱蟒,它的蛇胆市值十万以上,今天碰巧遇到了,也算是不虚此行。”白浔忽略掉阎京的震惊,说道。
  阎京吞了吞口水,更加确定白浔定非常人。
  “对了,你来这山里做什么?平常这山里很少有人来的,看你这样子似乎还是个学生。”白浔看人的眼光十分独到,基本上不会看走眼。
  “哦,我是华医大医学院的学生,今天放假,就来山里找些草药回去研究。”阎京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只是忽略了他要采的草药的特别性。
  “华医大可是青海市最好的医学院,看来你小子也挺不错的嘛。”华医大在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示范院校,能进入华医大学习的都是有着真本事的人才,这一点白浔当然知道,所以对阎京的印象也有些了改观。
  “嗨,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这不就来山里修行修行嘛。”阎京谦虚地说道。
  “少跟我贫嘴,天要黑了,我正好要出山,你要不要搭我的顺风车?”白浔知道阎京没有车,这荒山野岭的晚上基本没有人过来,她也是看阎京人还不错,打算捎带阎京一段。
  “真是求之不得。”阎京感激的说道。
  阎京十分小心的装好七星草,跟着白浔往山出口的方向走。
  
第41章陈璇被抓
  
  “对了,看你这么小心翼翼的收拾那些草药,它们都很珍贵吗?”白浔随口问道。
  “倒也不是,这些草药是要拿回去培植研究的,学校老师教我们要仔细对待,如果养不活,是要扣学分的。”阎京装出一副害怕扣除学分的样子,说得极为认真。
  “哦,看你这么小心,我还以为是什么珍贵的草药呢。”白浔道。
  阎京笑了笑,跟在白浔身后专心走路,期间他心里一动,问道:“敢问白小姐,前段时间的某个晚上,在将军路的某间屋子里,是不是你出手救了我?”
  白浔回头,酷酷地一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人看来不简单啊……”阎京有心想问白浔的身份,但直接开口又有点突兀,即使问了她也未必回答,于是忍了下来,只是不停致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气氛不算和谐也不算尴尬,很快就出了南山。
  白浔的车就停在南山出口处,是一辆崭新的吉普牧马人,车是进口车,跑这种山路十分有优越性。
  “愣着干什么?上车啊。”白浔催促道。
  阎京上了车,感叹道:“白小姐真是与众不同,一般女孩子可不会开这种车。”
  “谁说女孩子就不能开这种车了?这是世俗的偏见,我们女人,未必不如你们男人。”白浔迅捷启动车子,她动作十分潇洒,颇有大将风范。
  白浔这么一说,阎京笑了笑,心想今天真是遇到了女中豪杰了,还好她不是什么坏人,不然自己死在这荒山野岭的都没人知道。
  吉普在路上一路疾驰,白浔开车简直就是飙车,陈璇也算是开快车的了,但和白浔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段位,不过还好吉普的性能好,一路倒没怎么颠簸,等到下车,阎京脸色都变白了。
  “谢谢。”虽然受了惊吓,阎京还是不忘道歉。
  “真是见鬼了。”白浔暗骂了一声,皱着眉头看着阎京,问道:“你住在这里?”
  “是啊,我今天刚才搬进来的。”阎京深呼吸着,缓解刚才受到了刺激。
  “你好,新邻居,我就住在你家隔壁。”白浔也是无奈,心想世上竟然有如此巧合的事。
  阎京也是愣了,要不是这是他亲生经历的,他真的以为是在拍电影了。
  “呃……邻居?”阎京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要打结了。
  “没错,我就住这栋。”白浔指了指旁边那栋白色的别墅,说道。
  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
  阎京正想邀请白浔到自己家坐会儿,算是感谢她今天的救命之恩,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阎京抱歉道。
  “喂,阎京你现在在哪里?你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陈璇那边出事了!”沈霜儿在电话那头急切的说道。
  “你冷静一点,阿璇她出什么事了?”白浔还在,阎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白浔用口型说自己先回去了,阎京挥了挥手,正转身进屋。
  “她被警方抓起来了!事情我来不及跟你解释,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沈霜儿急不可耐的说道。
  “你说什么?阿璇被警方抓起来了?”阎京不可置信的问道,声音也大了起来。
  先不说陈璇是爸爸是青海市的市长,就算是陈璇本身,也是仁义医院著名的医生,加上陈璇的身份背景,青海市警方绝对不会轻易抓人,而且他去南山之前尚未有任何征兆,这短短几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里?我当面跟你说。”沈霜儿道。
  阎京报上了地址,等着沈霜儿来接他,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根本就没有心思管刚采回来的草药了。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沈霜儿的车就到了,沈霜儿车都没下,径直叫阎京上车,车子又疾驰起来,朝仁义医院驶去。
  路上,沈霜儿把情况大致跟阎京讲了。
  原来,昨天陈璇临时接了一个手术,手术非常顺利,但今天下午病人突然去世了,病人家属要求检查死者死因,竟然查出死者服用的药物有问题。
  陈璇作为死者的主治医师,负有一定的责任,但药物并不是经过陈璇的手,也不是陈璇喂服的,医院方面和死者也达成了赔偿协议,但偏偏事情出现了变化,死者家属突然一口咬定是陈璇故意用了假药,才导致死者猝死,并报了警,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将陈璇拘留了起来,并且不许任何人会见,现在连陈宇昊都见不到她。
  阎京直觉这里面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但是他一时也说不出来,现在他只能尽快赶到医院,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还陈璇一个清白。
  仁义医院,院长赵奕欢的办公室。
  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沈氏财团的太子爷沈落也来了,陈宇昊也在第一时间赶到,此刻,他们正在办公室里与死者家属谈判。
  陈宇昊沉着脸坐着,沈落的脸色也十分难看,死者的家属代表此刻也是一脸愤怒,看情况,谈判得很不理想。
  “李先生,关于药品问题,我们医院保证一定会彻查,请李先生你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同样的话,沈落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但死者家属拒不松口。
  “呵呵,我们理解你们,那谁来理解我们?我爸好好的进的医院,就是因为你们用了假药,他才死的!我一定会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的!”死者家属情绪激动的吼道。
  “药物现在有关部门正在检验,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不能妄下论断,何况即使是药物问题,也和我们陈医生没有多大的关系啊。”沈落耐着性子,尽力劝说道。
  “怎么没关系?我姐说就是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找到她,让我们用她介绍的药,说效果一样,还能省下不少钱,我姐姐心善又想节约钱,就上了她的当,没想到却害死了爸爸!我要为我爸爸讨个公道!”死者家属眼睛也红了,怒道。
  “李先生,你是说,你的姐姐说是小女……是陈医生私下找到的她,给她介绍换药?”一直保持沉默的陈宇昊这时开口问道,她抓住了这个李先生说话的重点。
  疑点,也就是在这里。
  陈璇并不缺钱,如果她是为了钱,大可不必做医生,回家继承上官琴的公司就行了,她没有必要为了钱而损害自己的名誉,而且以陈宇昊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她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的。
  “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说假话?不要以为你是市长我就怕了你,在法律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死者家属是律师出生,虽然他现在处于悲恸之中,但说话的调理和逻辑都十分的清晰,所以他一下子就听出了陈宇昊话中暗含的意思。
  “李先生,你也是做律师的,自然知道凡事要讲求证据,既然你姐姐说陈医生私下要她换药,那么她有什么证据证明是陈医生说的?又有什么证据证明,她说的是真话?基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我们有权提出我们的质疑,我会请青海市最好的律师,为陈医生讨个公道,当然,如果陈医生真的做了这件事,那么我也不会徇私护短,让她受到法律的制裁。”陈宇昊道。
  “好!我一定会奉陪到底!只要查出是那个蛇蝎女人的犯罪事实,我一定亲自在法庭上将她制裁!”李律师愤愤的说道。
  “那好,我就等着李律师你搜集好证据来制裁罪恶。”陈宇昊反而情绪平复了下来,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制胜的关键,这个李律师的姐姐,或许就是这桩案子的关键。
  “哼!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李律师气呼呼的甩门而去。
  李律师前脚刚走,陈宇昊立即给自己的私人律师打电话,要他去调查一些事情,又嘱咐了一定要悄悄进行。
  这时,办公室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赵奕欢去拉开门,只见沈霜儿和阎京在门外。
  “霜儿,你怎么来了?他是谁?”沈落见到沈霜儿,有些不高兴,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首节上一节19/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