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210节

  “不能。”白浔道。
  “滚!”
  白纵横亲自端着菜过来,结果刚一到就听到阎京这声滚,白纵横有点尴尬的站在原地,阎京这才回头一看白纵横,连忙尴尬道:“白大哥,这个……我不是说你,我是……口头禅……”
  白纵横轻咳了两声,放菜放下,道:“我去拿酒来。”
  阎京尴尬得不得了,白浔倒抱着小将军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白纵横很快就拿了一打啤酒过来,阎京再道了次歉,白纵横倒也没放在心上,三人就在院子里喝起了酒。
  “上次和小浔这么喝酒的时候,好像还是三年前了吧。”白纵横感慨道。
  小将军在白浔身边玩着自己的尾巴,白浔往后仰靠在椅背上,道:“是啊,都三年了,时间过得好快。”
  那时候白纵横还不叫白纵横,叫顾剑,那时候的顾剑还可以喜欢白浔,因为他不姓白,到现在,他对白浔就只能有兄妹之情了。
  很多感情,只能永远的藏在心底,永远都不能坦白,白纵横的感情就属于这一种。
  “对了,听说省政府已经下了调令调任宋庆华回来青海市继续任公安局局长,这件事你们知道吗?”白纵横转移开了话题,问道。
  “这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宋庆华能回来,对我们青帮来说是一件好事,公安局不再对我们青帮下手,我们行事也方便很多。”阎京道。
  “宋庆华才刚调任去宁山市还不到一个月,又突然再调回来,这事必有蹊跷。”白纵横道。
  白纵横手下的消息虽然灵通,但毕竟这事是由国防部荣与将之手办成的,白纵横现在就知道调任宋庆华的事已经是消息十分灵通了,所以他不知道是阎京从中阚璇也很正常。
  “白大哥可以放心,宋庆华的事是我们拖荣大哥帮忙才让他能顺利调回来的。”阎京道。
  荣锦身份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阎京和白浔也不打算告诉白纵横,何况白纵横和荣锦也没什么实质性来往,所以阎京他们也就隐瞒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我说难怪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在这么短时间内又把宋庆华调回来。”白纵横恍然大悟道。
  “不过虽然把宋庆华再调了回来,我们也得小心行事,尤其是最近,青帮的人最好不要出去惹事。”阎京道。
  “阎老弟放心,这事我会吩咐下去的。”白纵横道。
  三人又喝了一阵酒,忽然听到楼上传来一阵脆响,像是瓷器摔碎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惨叫声。
  “这是什么声音?”阎京望向声音的方向,问道。
  “糟了!”白纵横慌忙放下酒瓶子,站起来就往屋里跑。
  阎京和白浔也放了筷子跟了过去,等两人上了楼进了客房,这才想起来精神失常的沈霜儿还在白家住着。
  沈霜儿傍晚的时候发病,白纵横又不敢贸然把她送去医院,只叫白家的家庭医生强行给沈霜儿打了一支镇定剂,刚才和白浔他们喝得酒来,白纵横就暂时把沈霜儿忘了,哪料到沈霜儿醒了过来,在屋里碰倒了瓷瓶,而她一听到瓷瓶碎裂的声音再次精神失常,跪在碎瓷器上大叫起来。
  阎京一进屋就看到这状况,白纵横试图把沈霜儿抱起来远离瓷器的碎片,免得沈霜儿再次受伤,然而沈霜儿却拼命的躲开白纵横。
  阎京见状连忙上前去帮忙,沈霜儿虽然精神失常,但她认得阎京,一看到阎京立即就扑倒了阎京的怀里。
  “她好像就只认得你。”白纵横道。
  对于这一点,众人都很意外,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阎京小心翼翼的把沈霜儿抱起来放在床上,白纵横立即叫人来收拾了房间。
  “家里有没有消毒液和纱布?她的伤需要马上处理。”阎京问道。
  “我这就叫人送来。”白纵横道。
  沈霜儿惊恐的看着白纵横和白浔,整个表情扭曲而痛苦,阎京不知道她在失踪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从沈霜儿的反应来看,她应该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折磨才会导致精神暂时性的时常。
  阎京要给沈霜儿处理伤口,又怕沈霜儿乱动反而加重伤势,索性点了沈霜儿的睡穴让她先休息。
  消毒液和纱布很快就送来了,阎京仔细的清理了伤口的碎屑,再消了毒,又洒了一些九霞觞,这才小心把伤口包扎起来。
  “我们先出去吧,她至少得要明天早上才醒了。”阎京道。
  三人从客房出来,不过再没有了喝酒的兴致了。
  “白大哥这两天有没有查到一些关于沈霜儿失踪的蛛丝马迹?”来到楼下大厅,阎京问道。
  沈氏财团的无故失踪,沈廷玉夫妇的离奇死亡,现在沈霜儿又突然出现了,而沈落依旧下落不明,这一切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真相?
  管洺的死到底是何人所为?阮宝生的死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的问题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阎京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的事肯定都和鬼楼和楚修脱不了关系。
  然而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阎京又奈何不了鬼楼和楚修,他现在甚至连楚修在哪里都不知道,就更别谈鬼楼了。
  “没有,我们暂时还没有查到任何有关沈氏财团失踪的事。”白纵横道。
  “继续查,这件事一定和鬼楼脱不了关系,还有,沈落现在依然下落不明,白大哥看能不能找到些关于他的线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阎京道。
  
第319章针灸大会
  
  沈落是陈璇的未婚夫,不管陈璇对沈落是什么感情,在阎京的心里,能找到沈落,对于陈璇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对于阎京来说,也能减少一些心中的愧疚,不管怎么说,他和陈璇两人之间,是他先变心喜欢上了白浔。
  白浔也知道阎京的这点心思,不管她也没有干预,这是阎京的自由,而且阎京也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白浔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第二天早上,阎京接到中医协会办公室秘书的电话,说是“四联会”送来了一封邀请函,问这邀请函怎么处理。
  “四联会”是外界知道的和楚修有联系的唯一一个突破口,“四联会”在这个时候向阎京发出邀请函,到底是什么意思?
  阎京也有几天没有去中医协会了,今天正好也没事,就打算亲自去一趟中医协会,顺便看看这邀请函到底是什么东西。
  阎京起来洗漱好之后,去看了看沈霜儿,给沈霜儿推行了一遍筋络,又下了几针,做完这一切,阎京才出门去中医协会。
  阎京刚到中医协会的办公室,燕离人他们就已经到了。
  阎京他们才从新绛市回来,平时燕离人他们也很少全部都来中医协会的办公室,今天却都到得这么整齐,难道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秘书这时候正好把“四联会”的邀请函送过来,阎京一边拆开邀请函,一边问道:“怎么你们今天都这么闲,都跑到协会来了。”
  “阎会长还是先看看手里的邀请函吧。”燕离人脸色凝重道。
  阎京打开邀请函,是“四联会”邀请中医界的各位中医高手参加“四联会”举办的针灸大会,邀请函的署名是“四联会”的会长楚修。
  楚修一向在幕后操纵局势,为什么突然又以“四联会”的名义把自己的身份公开化了?
  “我们都收到了‘四联会’的邀请函,不过‘四联会’行事一向十分神秘,这次却突然公开邀请我们参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燕离人道。
  “四联会”一向不在明面上做事,所以这次“四联会”突然做出这一举动,令中医界收到邀请函的人都十分意外,因此燕离人他们才来中医协会商量对策的。
  “这次‘四联会’邀请的都是中医界的高手,而且此事已经经过媒体公开化了,所以楚修不会借此做什么手脚。”百里琰道。
  “这么说来,楚修的目的也就只有一个了。”燕离人道。
  “楚修故意以‘四联会’的名义邀请大家去参加针灸大会,恐怕还是和阎会长斗医。”百里琰道。
  阎京也想到过这个层面,然而楚修做事总是太过出人意料,而且这样简单的原因,燕离人他们一想就猜到了,那么也就意味着楚修的目的,绝不在此。
  “针灸大会在两天后举行,我们到时候就知道楚修的目的了,我看大家还是先回去准备一下吧,既然楚修已经通知了各大媒体,到时候我们也能借此机会将中医针灸对外推广宣传。”阎京道。
  既然猜不到楚修的目的,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燕离人他们看阎京这样说,也觉得有些道理,中医协会这才刚刚成立,又经历了劣质药的事,如果能通过这次的针灸大会,借机推广宣传中医,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众人正离去时,阎京叫住了燕离人。
  “阎老弟还有什么事?”燕离人道,此时办公室就只剩下他和阎京,也就不用那么客气的称呼阎京为会长了。
  “对于‘四联会’的事,我想恐怕没有这么简单,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一些关于鬼楼的消息,楚修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只怕是想开始在明面上阻止我们了,这次针灸大会,一定会有什么大事发生。”阎京道。
  “我也是这个想法,不过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也无从查证,‘四联会’行事神秘,我这边是查不到一点消息。”燕离人道。
  阎京拧起了眉头,如果是以前,他还能去找公仪薰帮帮忙,现在公仪家都是一团乱麻了,青帮的能力又有限,要查到楚修的目的,恐怕真的不是件简单的事了。
  “关于公安局宋局长的调令据说已经下来了,如果宋局长能在这之前赶来的话,我们就可以借用一部分警力来保证出席人员的安全,至于其他的事,我们只能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了。”阎京道。
  如果宋庆华能在后天之前赶回青海市赴任,那么到时候有宋庆华的帮助,楚修胆子再大,也不敢公然违抗国家机关,这对参加针灸大会的人员来说,就提供了一个安全的保障。
  “这事我也听说了,只不过宋局长要是不能在后天之前赶回来的话,那我们怎么办?”燕离人道。
  “四联会”所邀请的都是中医界的高手,一旦这些人出了事,那么将对整个中医都构成极大的威胁,中医想要重振起来,也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我会做两手安排,一是尽量联系宋局长,希望他能及时回来,另一方面,我会安排青帮的人手在现场,一旦楚修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青帮的人也能派上用场。”阎京道。
  “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能先这样了。”燕离人道。
  “对了,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燕大哥。”阎京忽然想起什么事来,问道。
  “阎老弟请讲。”燕离人道。
  阎京把沈霜儿的症状跟燕离人讲述了一番,燕离人也是中医高手,更是针灸高手,因此对于沈霜儿的病,阎京想听听燕离人的意见。
  “沈小姐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因为受了巨大的刺激,导致了一时的心智缺失,但她能认出阎医生,这一点却又不能解释,通常来说,受了巨大刺激的人,也许会下意识的记住一些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阎医生和沈小姐的关系也并不是最好的,所以这一点,倒真是令人费解。”燕离人道。
  阎京的想法和燕离人一样,但沈霜儿现在除了阎京,的确是不认识其他的人,而她现在的精神又十分脆弱,阎京出于对沈霜儿身体的考虑,暂时不打算对她沈霜儿进行过激的治疗,以免引起适得其反的效果。
  “我和燕大哥的意思差不多,所以我想先替她调理好身体,等她的情绪稳定一些了再对她的精神问题进行治疗。”阎京道。
  阎京的做法算是相对保守的治疗,如果是以前的话,阎京不会这么小心翼翼,但他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现在,凡事都要千万小心,尤其是现在沈氏的事还是一团谜,在这种时候,就更要小心行事了。
  “那行,如果有什么需要离人的地方,阎老弟只管开口。”燕离人道。
  阎京道了谢,燕离人也就离开了阎京的办公室,阎京这才看着面前的邀请函,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阎京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宋庆华的电话。
  此时宋庆华正在宁山市司法局自己的办公室内整理自己的书籍,事实就是如此戏剧化,他刚调来宁山市赴任,很快就又要调回青海市公安局了,当然,他也知道是谁在背后帮了他。
  正好这时阎京的电话打了过来,宋庆华放下手边的书,接起了电话。
  “阎老弟啊,老哥正想着收拾好东西就给你打电话,没想到你倒比我快一步了。”宋庆华笑道。
  阎京帮了宋庆华这么大个忙,宋庆华心中感激,已然把阎京当做自己的知己看待了,宋庆华在官场混迹了这么多年,真心帮他的也没几个人,得他一声老哥称呼的也没几个人。
  “阎京这不听说宋局长马上要调回青海市了,先给宋局长道个喜嘛。”阎京道。
  “老哥这回能回到青海市,倒真是多亏了阎老弟你了,阎老弟这份情,老哥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宋庆华道。
  所谓树倒猢狲散,当初宋庆华被责令调任宁山市的时候,以前那些称兄道弟的人没一个为他说半句话,甚至宋庆华离任的时候,除了阎京和白浔相送,也没有别人,如今宋庆华得以再次调回青海市做公安局局长,之前那些狗就又厚颜无耻的贴了上来,宋庆华也懒得应付。
  “也不是什么大事,宋局长也不用放在心上,只不过阎京想问一下宋局长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回宁山市?”阎京问道。
  “怎么?阎老弟有什么事?”宋庆华问道。
  青海市的局势有多乱,宋庆华多少还是知道的,所以阎京问到宋庆华的行程,也不会是白问,所以宋庆华就猜测阎京是有什么事需要他出手了。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啊,阎京问这么一句,宋局长就知道阎京有事了。”阎京道。
  宋庆华哈哈大笑了几声,道:“老哥干了几十年的刑侦工作,还是懂一点心理学的,再说,你老弟没事也不会找老哥嘛。”
  听宋庆华这么一说,阎京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从阎京和公安局打上交道以来,不管是以前的赵启文还是现在的宋庆华,只要一接到阎京的电话,准没好事,以前宋庆华害怕接到阎京的电话,现在宋庆华的心境倒也不同了,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他反倒学会了去品味人生的舍得了。
  
第320章退婚
  
  宋庆华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加上阎京想尽办法把宋庆华调回来,不也正是为了宋庆华能帮助自己吗,所以阎京也就不再跟宋庆华客气了。
  “不瞒宋局长,阎京现在的确是有件事想请宋局长帮忙。”阎京道。
  “四联会”突然发出来的请柬,楚修无法预知的目的,阎京现在的确很需要宋庆华的帮助,有宋庆华这个公安局局长做后盾,楚修至少不敢太明目张胆的乱来。
  “阎老弟这么说话就是跟老哥客气了,你有什么事只管开口就是了。”宋庆华道。
  以前给阎京擦屁股是出于无奈,现在宋庆华已经把阎京当做自己的朋友,所以阎京有用得着宋庆华的地方,宋庆华当然是义不容辞。
  “事情是这样的,中医界最近都收到了‘四联会’的邀请函,邀请我们去参加针灸大会,楚修已经在明面上有所行动了,不过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们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这次楚修突然邀请这么多中医去参会,我担心会出事,所以想请宋局长到时候以公安局的名义派些警察去现场出勤。”阎京道。
首节上一节210/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