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277节

  倾城马上就要去北平基地了,也就是说,如果她能得到皇甫谧的信任,那么她很快就会知道419平京计划,知道阎京的身世,那时候,倾城会接受吗?
  “你不要低估了她的承受能力,她唯一不能承受的,就是你的不坦白和欺骗。”倾城道。
  “我知道,这事我会尽快跟她沟通的。”阎京道。
  倾城没再接话,只是站起来环视了一遍院子,道:“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离开这里之后十几年都没有再回来,如今这一别,恐怕就是一辈子了吧。”
  “这里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着。”阎京道。
  倾城笑了笑,道:“你我都知道这样的话太假,我们虽然都不擅长分开,但人生处处都是分开,我不知道归期也不知道何时会再重逢,但我想,那时候我会笑着接受所有吧。”
  “假如有一天我们再重逢,希望那时候的我们,都已经变得更好。”阎京道。
  倾城并没有说话,未来的事谁都无法预料,假如她不想再见的话,天涯海角都能躲开。
  飞机的轰鸣声渐渐传了过来,阎京和倾城抬头看过去,只见军方专用的军机已经在白家外面准备降落。
  “我送你一程吧。”阎京道。
  倾城并没有拒绝,阎京跟她并肩走着,到了白家大门外,离已经在军机下站着等倾城了。
  “珍重。”阎京道,心情十分复杂。
  倾城点了点头,道:“珍重。”
  等到倾城上了飞机,阎京才对离道:“替我好好照顾她。”
  离点了点头,跟着上了军机,军机没有多做停留,立即就再次起飞,阎京站在原地直到军机的影子消失,这才转身进了屋。
  军机上,倾城正自闭目养神,离忽然道:“你刚才如果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想看到的人,她在为你送行。”
  “那又如何?我始终是要离开的。”倾城道。
  离看着倾城,道:“你的性格很适合为义父做事。”
  倾城没有说话,她从来都不需要去迎合谁,也不会因为得到谁的赏识而高兴,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白浔。
  只要鬼楼的事一天不解决,那阎京也就一天不得安宁,白浔自然就会跟着担惊受怕,所以鬼楼的事必须尽早解决好,那样,她才能安心的离开。
  送走倾城之后,阎京回去才发现白浔缩在被子里睡觉,阎京知道白浔是难过却又不想表现出来令他担心,所以也就只好默默的陪着了。
  直到晚上,白浔才起来,阎京担心她饿,叫厨房给白浔留了晚饭,不过白浔也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没动了,反倒是拿着酒在院子里坐下来喝酒。
  阎京知道她心情不好,也就没拦着,再想起倾城临走之前的话,就想把事情跟白浔说清楚。
  “阿浔。”阎京连喝了两罐啤酒,这才鼓起勇气开口。
  “嗯。”白浔身子往后一靠,看着夜空发呆。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阎京忐忑的开口道。
  “什么事?”白浔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不是人,你还会爱我吗?”阎京问道。
  “你不是人?难道是鬼?”白浔一愣,问道。
  “不是……我是说,如果我不是正常人所生,而是一个试验品,你会不会害怕?”阎京紧张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害怕?你和正常人一样,有温度有感情有喜怒哀乐,我为什么要怕?”白浔道。
  “30年前,军方通过了一个秘密决议,试验出优良胚胎成功繁殖出婴儿,经过10年的努力,试验成功了,而我就是那个唯一试验成功的婴儿,所以我不是正常人……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这次去北平就是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当年那个试验人,就是我从疯人院带回来的那个老人。”阎京道。
  “我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却多少知道一些,我本来以为你不会跟我坦白,但那也是你的权力,我不会过问,我说过,你如果信任我就会告诉我,你如果不想告诉我的,我问了也只会在我们之间划出一道裂痕。”白浔道。
  “这件事连我自己都无法接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我害怕你知道了会害怕。”阎京压抑道。
  白浔看着阎京,笑道:“我要是害怕,我就不会和你开始,阎京,你听好了,不管你是谁,不管是人是鬼,我选了你,就不会反悔。”
  他们都很明白承诺对彼此的重要性,所以他们都从不轻易做承诺,可一旦做了,就是一生一世,如果真的有来世这种事,那就是生生世世。
  “除非是我说了,我也不会反悔。”阎京道。
  “那不就是了,别废话了,喝酒吧。”白浔道。
  “对了,那个倾城说等鬼楼的事了了,她就……离开这里了。”阎京道。
  白浔沉默了一下,道:“我知道,她昨晚上已经告诉我了。”
  “所以你今天才这么不开心?”阎京问道,亏他在坦白之前还做了那么久的心理建设,感情白浔压根儿就不是为了他难过啊!
  忽然有种没有地位的感觉。
  白浔没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夜空,许久才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睡同一张床,甚至穿同一件衣服,我以为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人生有很多事都无法预料,所以应该要珍惜当下。”阎京道。
  珍惜,这两个字太沉重。
  白浔没说话,阎京也就陪着她坐着,这时白家大门忽然被人打开,阎京顺着大门口看过去,却一愣,立即丢了手里的酒就过去了。
  白浔倒没立即跟过去,而是立即跑进屋去喊白纵横,白纵横听到声音出来,问道:“怎么了?小浔?”
  “她……宫商回来了!”白浔急道。
  白纵横一愣,道:“小浔,你不要和大哥开这种玩笑好吗?”
  “我不是,真的,她受了很重的伤。”白浔道。
  白纵横确定下来白浔不是开玩笑,立即就冲了出去,此时,阎京已经抱着受伤昏迷的宫商往屋内走,白纵横本来想搭把手,但阎京脚步飞快,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宫商此时已经昏迷,浑身是血,就好像才从血泊里跑出来一样。
  阎京把宫商抱进客房,轻轻放在床上,立即去探了探宫商的脉,一脸凝重,道:“她的脉相很微弱,必须马上进行治疗,你们马上给我打一盆温水过来。”
  白浔立即就去让人打了温水过来,白纵横则木然的站在一旁,心里十分担心宫商会就这么死了。
  宫商身上有枪伤刀伤,枪伤的位置在腹部,背上也有几处刀伤,看着是触目惊心,阎京先掏出银针给宫商稳住了心脉,这才掀开宫商腹部的衣服,衣服下面已经是一片血糊糊的,看样子已经中枪有一段时间了。
  “我先给她把子弹取出来,再给她上药清理伤口,阿浔,我现在给你念药方,你记下来,马上给她熬一碗出来。”阎京道。
  白浔一一记了下来,然后又立即去抓药来熬,而从头到尾,白纵横都只是愣在原地,仿佛脚下生了根一样。
  
第424章幽闭
  
  替宫商取出子弹,包扎好了伤口之后,阎京这才替宫商处理其他伤口,宫商身上有多处刀伤,等处理完这些伤口,宫商整个人都快被包成粽子了。
  “她受的伤太重了,可能短时间内不会清醒,另外因为受伤太多又没有及时治疗可能会持续发烧,所以得随时注意到她的情况变化。”阎京道。
  “我会一直守在她身边的。”白纵横道。
  阎京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立即叫我。”
  白纵横嗯了一声,阎京自觉退了出去。
  宫商为什么会突然受这么重的伤出现在白家?难道说她去查证了自己的身世,被鬼楼楼主发现了为了逃出来这才一身是伤?
  阎京心里有着这个猜测,但宫商现在昏迷不醒,他也无法证实什么,只能等到宫商清醒了过来再说。
  白浔已经熬好了药送过来,阎京摇了摇头,道:“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就不要进去了。”
  白纵横在房间里,阎京也是不想去打扰他们,白浔端着药碗,盯着阎京,道:“那你刚才那么着急要我去熬药?”
  “我这也是以防万一嘛。”阎京道。
  白浔忍了又忍,最后没有把那碗药兜头泼在阎京脸上,这贱人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宫商突然出现,这事多半和鬼楼脱不了关系,我猜她已经查到了自己的身世了。”阎京突然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去。
  “我已经让冷血去查这件事了,在没有结果之前,我不会妄下断语。”白浔道。
  “你还是介意她欺骗了大哥的事吧?”阎京问道。
  白浔沉默了一下,道:“没错,她能骗大哥一次就能骗第二次,我不想大哥再受伤害。”
  阎京也没什么话好说,毕竟宫商欺骗白纵横在先,现在宫商一身是伤的回来,别说是白浔不相信,就是阎京自己也不相信。
  “我们还是先不说这事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上去睡吧,我再守一会儿,万一她发烧我还得给她退烧。”阎京道。
  白浔点了点头,便上楼去休息了,阎京在大厅里打盹,一会儿如果宫商真的发烧他在大厅里也方便。
  大约凌晨两点,阎京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阎京摸出手机一看,是离打过来的。
  阎京从沙发上坐起来,接起了电话。
  “义父同意倾城留在北平基地,以后她就是军方的人了。”离说道。
  阎京听到这消息,心情倒真是很复杂,不知道该为倾城高兴还是该为白浔失落,道:“那她在北平,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我已经在回青海市的路上了。”离说道。
  阎京一愣,心说军方的办事效率这也太快了吧,不过离做事从来都是这样子雷厉风行,她不连夜回青海市,反倒还不像离的作风了。
  “对了,有件事我想你需要去查证一下。”阎京道。
  “什么事?”离问道。
  “宫商,她现在在白家。”阎京道。
  “她怎么会在这里?”离问道。
  “这点我们目前也不太清楚,只不过她现在重伤昏迷,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可能查到了自己的身世。”阎京道。
  宫商在外面也没有什么朋友,离开鬼楼,她是无处可去,白纵横成了她唯一的依靠了,不过白浔的担忧也是正确的,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他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这件事交给我去处理。”离道。
  “好,不过这事得尽早,她的伤虽然很重,但明天应该就能醒过来了。”阎京道。
  阎京的意思就是要离赶在宫商清醒之前查清楚,这样阎京才知道该如何处置宫商的问题,只不过阎京还有一个担忧,那就是即使宫商这次是真的受伤,但白浔要是不放下之前的事,恐怕她和宫商之间还有得争执了。
  “嗯,我有了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离道。
  挂了离的电话,阎京也没有了睡意,再看客房里也没有什么异常,蹑手蹑脚的上楼去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阎京还在睡觉,昨晚上一折腾他很累,加上暂时也没有别的计划,所以他就懒着不想起来。
  “阎老弟!”白纵横忽然从门外跑进来,一下掀开阎京身上的被子,阎京震惊的看着白纵横,不知道这货到底要干嘛。
  “那个……大哥,你这样……我可要叫非礼了……”阎京无辜的说道。
  白纵横都快急死了,哪里还有心情开玩笑,道:“她醒了!”
  “这不好事吗?”阎京脱口而出道。
  “她……不会说话了。”白纵横道。
  阎京一皱眉头,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一个翻身下床,道:“不会说话?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刚才她醒了,我跟她说了好一阵她却是很茫然的看着我,我说什么她都是一个表情。”白纵横道。
  阎京一听,一翻白眼,道:“她受了那么重的伤,才醒过来一时反应不过来很正常啊,你就别一惊一乍的了。”
  “阿浔也试过了,她就是不说话!”白纵横急道。
  阎京刚刚才放松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了起来,他也没再说话,与其和白纵横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自己亲自过去看靠谱。
  宫商已经醒了,但她两眼呆滞无神,仿佛不知道痛,也不知道累,整个人处于一种放空状态,你就是跟她挥手,她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阎京先给她检查身体的情况,伤势已经有明显的减轻,身体各方面的指标也在渐渐的恢复正常,也就是说宫商的身体机能正在恢复,但她的意识却处于封闭状态,这对宫商的恢复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首节上一节277/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