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294节

  “楚修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楚修仍然希望阎医生能考虑合作的事,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不是吗?”楚修道。
  阎京摇了摇头,道:“对于阎京来说,楚先生只是敌人,永远都不会再是朋友。”
  楚修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猝不及防听到阎京的话,心中却还是涌过一阵复杂的情绪。
  “世事无绝对,楚修会一直等着阎医生改变心意。”楚修道。
  阎京轻轻一笑,道:“改变心意?楚先生真当阎京那么好骗,被你骗了第一次还会被你骗第二次?”
  “我知道你很难再相信我,但是现在配方在你手上,如果我骗了你,你可以不给我配方。”楚修道。
  “配方我是永远都不会给你的,你也不要妄想用配方去复活楚天罡,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我不会让任何人去打破这个规矩。”阎京道。
  楚修眉头一皱,道:“那假如我一定要拿到配方呢?”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阎京道。
  长生不老术配方复活的人,将不老不死与天地同岁,这样违背天理伦常的事阎京是绝对不会纵容它发生的。
  “阎医生一定要这样赶尽杀绝吗?”楚修问道,言辞间已经有了冷意。
  “楚先生当初对我赶尽杀绝的时候,可有想过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我不是什么君子,所以我有仇必报,所以楚先生就死了这条心吧。”阎京道。
  “既然如此,那楚修也不强人所难,阎医生请便。”楚修道。
  阎京倒也没有再留的意思,大步离开了楚修的书房,回到外面场地时,离和白浔已经把楚修请来的人都仔细排查过了一遍,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不过因为杜可儿的关系,离和白浔都对杜伟珏的身份有些怀疑。
  “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阎京问道,一边注意着杜可儿和杜伟珏的动静,杜可儿已经回到杜伟珏身边,有不少人去跟杜伟珏敬酒。
  “暂时没有,要么他不在,要么就是他太高明了没有被我们发现破绽。”离说道。
  阎京也并不意外,公仪废要是那么容易就被他们发现,那就不是公仪废了。
  “既然没有什么线索,不如我们就先回去吧。”白浔道。
  阎京点了点头,离也没有异议,三人便离开了别墅。
  “杜伟珏的行为太过反常了,或许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另一个人。”车上,白浔说道。
  杜可儿的病情虽然已经有所好转,但随时都可能发病,如果在途中或者酒会现场发作,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而杜伟珏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带杜可儿来了酒会,这一点就足以令阎京他们怀疑杜伟珏的身份了。
  杜伟珏是杜氏企业的董事长,杜氏企业现在主要的产业是房地产开发,其他还涉及到一些酒店和庄园,凭这些产业,杜伟珏也具备成为公仪废的隐秘人物。
  “杜伟珏的确是值得怀疑,不过他突然这么反常,必然就会想到我们会怀疑。”离道。
  “所以杜伟珏这个人要么就没有任何疑点,要么就是他太聪明,所以故意用这个办法来排除他的嫌疑。”阎京道。
  其实这就跟贼喊捉贼是一个道理,杜伟珏故意让自己的行为看起来很不符合常理,要么就是想打消阎京他们对他的怀疑,要么就是真的无辜的。
  “不管怎么说,杜伟珏也算得上是一个突破点,先查查他再说吧。”白浔道。
  阎京和离也都是这个意思,现在他们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只不过如果杜伟珏的身份真的有问题,那杜可儿又是否知情?阎京接下来又该怎样处理他和杜可儿的关系?
  阎京和杜可儿接触这些时间以来,他对杜可儿的印象都还不错,尤其是翻译和小灵这两件事,更是让阎京对杜可儿刮目相看,如果杜伟珏的身份存疑,那杜可儿知情吗?或者说,如果杜可儿和鬼楼也有关系,阎京将怎样处理他和杜可儿之间的关系?
  回到白家,阎京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白浔已经让冷血去查杜伟珏的身份资料了,阎京这边也跟宋庆华沟通了,看能不能从官方查到一些资料,两边同时进行,也好尽早确定下来杜伟珏的身份。
  处理好这件事,阎京这才把沈家绑架案的那份资料拿了出来。
  
第450章沈家绑架案
  
  楚修以沈家绑架案为条件,这倒是出乎了阎京的意料,不过沈家绑架案到现在还是一个谜团,警方一直没有任何进展,沈落这边私人调查也没有任何消息,所以阎京这次能从楚修手里拿到绑架案的资料,倒不算亏。
  阎京和白浔以及离一起打开了资料来看,三人看完之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想不到绑架案的真相,竟然是这样。”阎京感觉胸腔里憋了一口气。
  “鬼楼简直是太丧心病狂!”白浔冷冷道。
  然而离却一脸凝重,道:“如果鬼楼只是抓他们去做实验,那么有一点却说不通。”
  “什么说不通?”阎京立即问道。
  离的分析会比阎京他们更全面,所以离一说,阎京脑中也立即就这件事的所有细节进行了一大概的排除,但他依然没有找到疑点。
  “活口。”离道。
  以鬼楼的手段,如果抓沈家去做实验,那么为什么当初死掉的只有沈廷玉夫妇,而沈落和沈霜儿却活了下来。
  这一点,无论怎样解释都说不通。
  “沈廷玉夫妇在实验的第一个阶段就死了,以鬼楼的行事作风,必然不会留下沈氏兄妹这对活口,虽然后来楚修借针灸大会的名义让沈落出现,但公仪废不可能不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医好沈落,而如果沈落恢复记忆,那么将对鬼楼造成致命的打击。”白浔道。
  沈落的记忆被抹去,沈霜儿也对绑架的事没有任何记忆,但即使如此,也不是没有办法恢复,尤其是沈落的记忆,只要沈落同意,阎京立即就能为他恢复,所以沈氏兄妹活下来的疑点也就无法解释得通了。
  “只有一个解释说得通。”离道。
  “什么解释?”阎京问道。
  “沈氏兄妹当中有一个是鬼楼的内应。”离道。
  阎京和白浔都是一愣,如果离说得是对的,沈氏兄妹中有一个人是鬼楼的内应,那么他们身边也就又多了一个鬼楼的人。
  “只有一个?”阎京皱起了眉头。
  “如果两个人都是内应,那么必然很快就会露馅,所以他们兄妹当中只有一个人是内应。”白浔道。
  离点了点头,道:“沈落失忆,这一点你能确定吗?”
  “沈落脑内的海马体被人动过,所以他的确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这一点不用怀疑。”阎京道。
  “沈霜儿被发现时,整个人处于精神分裂状态,并且她只认得阎京,如果只有一个内应,沈霜儿的可能性比沈落大。”白浔道。
  “这件事我会尽快去查清楚,在这之前,我们不能打草惊蛇。”离道。
  阎京本来打算把沈家绑架案的资料拿给沈落的,这也算是告慰沈廷玉夫妇的在天之灵了,但这事却突然横穿出个插曲来,倒是让阎京打消了这个念头。
  “嗯,这资料我暂时会保管起来,等到找到鬼楼的内应,再做打算。”阎京道。
  沈氏遭遇这么大的打击,即便沈氏兄妹中有一个人是鬼楼的内应,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受害人,在没有确定下来是什么情况之前,阎京也不想贸然就定了谁的罪。
  “还有一点,楚修故意把沈氏绑架案的资料给你,恐怕就是为了让我们猜疑沈氏兄妹从而内斗,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更不能出错。”离道。
  楚修做事必然有他的目的,所以这件事恐怕也不是这么单纯,但阎京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内应,所以这件事还只能暂时搁置下来。
  “嗯,沈氏的事我们就在暗中调查,有了消息我们再联系,不过不管谁是内应,我想这其中必然有什么不寻常,等找到了内应再做打算。”阎京道。
  离做事一向果决有时甚至狠辣,因为对离来说生死都在一瞬间,所以她不会对谁手下留情,即使是阎京做了对不起炎皇对不起皇甫谧的事,恐怕离手里的枪也不会有丝毫犹豫就朝阎京上了膛。
  “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离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阎京真是想骂都骂不出来,白浔又把资料看了一遍,对沈霜儿的怀疑越来越大,而对阎京来说,他虽然都不愿意去承认,但他私心里还是希望沈落不要是这个内应,因为一旦沈落再生事端,那么陈璇也必然会受到影响,不论如何,阎京还是希望陈璇不要再牵扯进来这些事来。
  “沈家的事……不然你还是先跟陈璇提个醒吧。”白浔把资料重新装好,说道。
  阎京心中也不是没有这个想法,但这事一来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二来他也担心白浔会不高兴,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白浔竟然会主动提出来。
  “你真让我去?”阎京仔细看着白浔的脸色,问道。
  “不管怎么说,陈璇也是无辜的。”白浔道。
  “等我有时间再说吧,这事也急不得。”阎京道,是不想这事影响到他和白浔的关系。
  白浔随意点了点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这事也不能拖太久,万一她那边出了事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阎京也有这个担忧,如果沈落是内应,那至少陈璇是安全的,沈落不会对陈璇下手,如果沈霜儿是内应,那一切就难说了。
  “对了,杜伟珏的事你让冷血尽快去查一下,我看这杜伟珏也不简单。”阎京道。
  “杜伟珏平时忙着生意上的事,很少对杜可儿进行管教,这次酒会却一反常态让杜可儿随行,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杜伟珏很可能就是鬼楼的另一个隐秘人。”白浔道。
  阎京沉思了片刻,道:“离曾经说过,鬼楼的另一个隐秘人身份十分隐秘,就连楚修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如果杜伟珏真的是另一个隐秘人,那杜家也就不只是表面上这么简单了。”
  “不过倒也有一点,如果杜伟珏真的是另一个隐秘人,那他今天的举动岂不是太过明显?”白浔心中有着这个疑虑。
  “这事暂时就先别管了,还是等调查结果再说。”阎京道。
  沈家的事已经弄得很棘手了,现在又多一个杜伟珏,阎京真是快分身乏术了,不过他也知道,鬼楼弄出这么多动静来,就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一旦阎京的精神崩溃,那要对付阎京,也就是易如反掌了。
  “嗯,这事我会让大哥先去处理。”白浔道。
  宫商离开之后,白纵横表面上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只不过阎京和白浔都很清楚,宫商是白纵横心里的一道口子,除非宫商平安无事的回来,否则白纵横心里这道口子永远都不会好了。
  “嗯,时间也不早了,我去厨房炒两个菜,你先去叫大哥一会儿来吃饭。”阎京道。
  白浔点了点头,走向了白纵横的房间,阎京则去厨房忙活去了。
  晚上吃过饭,白纵横照常在院子里喝酒,从宫商走后,白纵横习惯了每晚在院子里喝酒,直到深夜却都没有一丝醉意。
  阎京没事的时候就去作陪,白纵横也知道阎京和白浔担心他,所以也没说什么,有些事一说穿反而大家变得尴尬。
  “我听说杜小姐对阎老弟是情有独钟啊,这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白纵横忽然问道。
  杜可儿喜欢阎京这事白浔曾经提起过,而且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端倪来了,只不过阎京并没有放在心上,在阎京眼里,杜可儿只是她的学生,而他也算是欣赏杜可儿吧。
  “小姑娘涉世未深,哪里懂得什么叫喜欢,不过就是一时兴趣罢了。”阎京道。
  “或许杜伟珏带杜可儿去酒会,只是因为杜可儿呢。”白纵横道。
  阎京一愣,白纵横这想法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杜伟珏知道杜可儿喜欢阎京,那么杜伟珏知道阎京会去参加酒会,所以他带上杜可儿一起去,这疑点也就不攻自破了。
  “大哥的意思是,杜伟珏是为了杜可儿才带她酒会的?”阎京问道。
  “鬼楼行事向来严谨,轻易不会露出蛛丝马迹来的,这次却卖出这么大个破绽,所以我猜测杜伟珏未必就是这个隐秘人。”白纵横道。
  白纵横的猜测,似乎是现在唯一的解释。
  “这么说来,杜伟珏是鬼楼另一个隐秘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阎京道。
  白纵横却又摇了摇头,道:“除了这一个可能,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杜伟珏也料到我们会这么想,所以利用我们这种心理,故意反其道而行之。”
  阎京皱起了眉头,白纵横的两个猜测都有一定的可能性,但他们现在却没有证据证实,只不过阎京潜意识里倒是希望杜伟珏只是出于对杜可儿的父爱,所以才有此举动,否则,阎京恐怕再也不会相信任何陌生人了。
  “这事就等查证了再说,倒是宫商,这几天有不有什么消息?”阎京问道。
  白纵横仰头喝了一大口酒,道:“没有,我派出去的人全部跟丢了。”
  宫商离开白家之后,白纵横就一直派人跟着,一是想确定宫商的行踪,二是万一宫商遇到危险,还有人能保护宫商。
  “那GPS有没有被拆除?”阎京问道。
  白纵横当初在宫商体内置入GPS芯片,也是想随时知道宫商的行踪,这样白纵横心里也才踏实。
  “GPS一直显示有信号,她并没拆除芯片,但芯片受到干扰,不能准确的估算出她具体的位置,只知道她在西北一带活动。”白纵横道。
  
第451章衣冠冢
  
  宫商体内的GPS芯片受到了干扰,磁场紊乱,所以白纵横也无法确定宫商具体的位置,不过他已经派人在信号干扰带加强了搜查,希望能尽快找到宫商。
  不过阎京却从白纵横这话里琢磨出来了点有用的信息出来。
  “青海市西北一带几乎是无人区吧。”阎京道。
  白纵横点了点头,道:“西北一带有将近几万公里的地方都没人居住,官方解释是说那一带地质不适合居住,不过具体的倒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政府也不会批那一带的土地做建筑开发,所以那一带到现在就一直空置着。”
  “青海市的地方志上有不有相关记载?”阎京问道。
首节上一节294/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