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324节

  “八年前轰动一时的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现在再次现世犯案,昨天已经有人被害,所以我们想请胡小姐做诱饵,引诱凶手犯案。”白浔道。
  “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那个杀人奸尸的变态狂?你让我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去引诱一个变态杀人狂?”胡涂立即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一万块一天,衣食住行包干。”白浔道。
  “这个……不太好吧?毕竟我也是有正式职业的人,我听说这个凶手很厉害的,万一她认出来了我怎么办?万一我被他杀了还被强X了怎么办啊?”胡涂抓着胸口的衣服道。
  “一万五。”白浔抬高了价码。
  “诶,都是为了社会公义,我就勉为其难答应白小姐吧。”胡涂叹气道。
  “行动之前,我们会安排好你的身份和职业,包括你的户籍资料等东西,你需要事先熟悉好你的新身份,到时候不能穿帮,否则,我们可能真的救不了你。”白浔道。
  
第499章致命网络
  
  从胡涂家出来,阎京和白浔走出那一带林子,上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阎京这才问道:“警方可没有提供你开出的这些条件,你这可不就是擅自做主?”
  “这叫投其所好。”白浔道。
  “什么投其所好?”阎京不解的问道。
  “一个真正喜欢古玩的人,是不会轻易出让自己的藏品的,即使是对方给出了高于藏品本身的价值也不会卖的,所以当她答应卖古玩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并不是因为喜欢古玩才收藏,她只是在在等一个合适的买主。”白浔道。
  “你就正好做了这个冤大头?”阎京笑道。
  “也不算冤,这件古玩市值千万,我只是多给了她100万,买她和我们合作。”白浔道。
  “敢情你早就计划好了?”阎京道。
  “这叫随机应变,根据对方做出最合适的对策,谈判才能事半功倍。”白浔道。
  阎京往旁边挪了挪,道:“我能说你这是奸诈吗?”
  “胡小姐拉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松手?对于这件事,你先回去写1000字以上的检讨给我吧,写得不好的话,增加到1500字。”白浔淡然道。
  “卧槽!有你这么坑亲夫的吗?”阎京赶紧道。
  “1200字。”白浔淡淡的抛出来一句话。
  阎京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又不敢再说话反对,谁知道下一次加码会不会就是1500字了,他这么英明神武的一个人,怎么就是……在白浔面前就这么怂呢?
  回到市区,阎京他们换上了自己的车,这才开着车去青海市公安局跟宋庆华把胡涂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因为是白浔自作主张增加报酬和保险的事,所以这件事白浔也就没有跟宋庆华说明,这笔费用到时候也由他们出了。
  宋庆华没有想到阎京他们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找到做诱饵的合适人选,当即大喜,接着又做了一番部署,包括变更胡涂的身份信息等东西一并都处理妥当了。
  “胡涂居住的地方得要偏离市中心,这样凶手才会放松戒心,不过凶手是个惯犯,又具有极高的智商,所以我们务必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白浔道。
  “这点你们放心,住处我们已经找好了,是靠近郊区的一栋旧的单元楼,楼里还有不少住户,不过为了他们的安全也为了胡小姐的安全,我们已经着手安排警员清理单元楼的住户,让他们先暂时搬离那一带,由我们的警员扮演住户,一旦凶手要行凶,我们的警员也能立即发现。”宋庆华道。
  阎京一听,光是搬离这些住户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看来警方这次为了抓捕凶手是真的不计一切了。
  “除了这一点之外,附近的居民也要事先打点好,否则一旦出事,我们的计划也就白费了。”阎京道。
  “老弟你放心,大哥做了这么多年刑警不是白做的。”宋庆华道。
  宋庆华话音刚落,门外立即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宋庆华立即叫人进来,只见刑警大队的队长董文斌神情匆忙的走进来,道:“不好了,宋局,又出事了。”
  “怎么回事?”宋庆华脸色一沉,心中已经猜到是凶手又犯案了。
  阎京和白浔也立即就反应过来,果然,董文斌接着就道:“城东垃圾站又发现了一大袋尸体,尸体仍然是被肢解了,鉴证人员和法医已经到了现场了。”
  “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宋庆华问道。
  董文斌摇了摇头,道:“没有,抛尸地点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规律可循,找不到第一案发现场,目前我们还没有查到死者的身份。”
  “立即封锁现场,务必尽快查清楚死者身份。”宋庆华道。
  “是,宋局。”董文斌敬了个军礼,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看来他比我们想象中的犯案时间更快,之前的那个死者,我们在她家附近的监控设备里看到过一个可疑的男人背影,不过他完美的规避了所有监控设备,所以我们没办法看到他的样貌,这个死者的身份查出来之后,如果再能发现这个男人的可疑身影,基本上就可以确定男人的身形特征。”宋庆华皱着眉头,点燃了一支烟,说道。
  这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但警方现在只能通过这些办法来排查。
  自建国以后,尤其是在司法制度日渐完善的今天,虽然官方没有直接用法律条文表示出来有关命案的侦破,但警方内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命案必破。
  但凡是涉及到人命案,尤其是在社会上影响极为恶劣的案子,警方必须破案,上级会直接指示警方的办案时限,一是为了为还死者公道,二也是为了平息社会舆论,彰显政府的地位。
  这次连环杀人案,一并引出了当年已经办结的一起案子,已经被执行死刑的犯人却再度现世并且以更加残忍的手段犯案,现在警方基本可以确定凶手就是当年的曾奇圣,但这个消息却一直被警方压了下来,因为这个消息一旦曝光,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即使我们能确定凶犯,但青海市这么大,我们很难找打他。”白浔道。
  这就是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即使阎京他们现在能确定凶手就是曾奇圣,但他们现在根本就找不到曾奇圣,就更别谈抓捕他归案了。
  “上头已经下了死命令,要我在两个月之内破案,我看这两个月……也未必能破得了案啊。”宋庆华道。
  曾奇圣有犯案经验,沉寂八年之后再次犯案,不论是他的反侦察能力已经犯案手段都已经比八年前更加成熟,客观上来说,现在的曾奇圣已经是一个完美的杀人凶手。
  “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诱饵,这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了。”阎京道,虽然知道这种安慰的话无济于事,但人脆弱时的确需要这些安慰。
  宋庆华一连叹了好几口气,没有再说话,但此刻白浔心中却更加担心一个问题,八年前,网络时代还没有真正的到来,一般人也很少上网,而时隔八年,网络已经发达到超乎人们想象的地步,各种网络社交平台迅速拔地而起,比如微博微信等,已经成为人们日常交流的基本工具,而曾奇圣本身是一个高级黑客,如果他通过网络媒体大肆渲染这桩案子……
  网络媒体,已经变成了一把无形的剑,这把利剑既有可能偏向善的一方,也有可能偏向恶的一方,但从以往经验来看,不明真相的群众通过只言片语就会盲目相信虚假消息,从而导致网络暴力。
  “这段时间,还请大哥专门派人留意网上的举动,我担心凶手会通过网络宣扬他的犯案。”白浔只简单跟宋庆华说道。
  宋庆华一拍脑门,道:“对,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马上就安排技术处的人负责,一旦网上有什么消息,我们也能实时掌控和追踪。”
  宋庆华立即就跟技术部的人联系了,并且再三强调一定要特别关注到网民的动向,避免在这种时候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安排好这件事,宋庆华则又对其他一些事做了安排部署,阎京和白浔则也留在公安局等董文斌他们勘验现场回来。
  刑大的行动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左右才结束,法医对尸体做了尸检之后,初步推断死者的死因和之前一个女死者是一样,都是窒息死亡,尸体被严重侵犯过,尸体上也有凶手的指纹。
  “死者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白领,此前没有和死者结怨,抛尸地点也没有任何特别,和之前的凶杀案一样,是不规则犯案。”董文斌简单把侦查情况跟宋庆华做了一个汇报之后,对案情做了一个总结。
  “凶手犯案随机性太大,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及时作出应对,简直太可恶了!”宋庆华猛地一巴掌拍着桌子,大怒道。
  身为青海市公安局局长,宋庆华有着做一个警察的正义感和使命感,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屡次闹出命案,宋庆华虽然是刑警出生也见惯了生死,但这样变态的杀人凶手,宋庆华还是第一次遇到,更何况,凶手本来该是一个已经死掉的人。
  “我们现在的愤怒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接下来,我们必须和他抢夺时间了。”白浔道。
  “宋局!”门外一道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
  宋庆华侧过头一看,是技术处的处长郭溪,此时郭溪正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脸色惨白的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宋庆华立即问道。
  郭溪将电脑放在宋庆华面前,道:“两分钟之前,这个视频黑进了整个网络以及电视媒体,现在已经在整个互联网上循环播放了,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紧急处理。”
  郭溪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视频画面,阎京和白浔也在一边看着,只见视频画面是,一个穿戴着黑色衣帽的男人,坐在黑暗的角落里,对着镜头开始了诉说。
  “我就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忙着四处抓捕我,给我设置各种各样的陷阱,但是很可惜,你们永远都抓不到我,哈哈哈哈哈……”
  男人在镜头里尽兴的笑着,而这些笑声在阎京他们听来,显得尤其的刺耳。
  “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抓我?我就在这里,你们有本事就来抓我啊。”男人继续道。
  
第500章公然挑衅
  
  “对了,我倒是忘了,你们根本连我犯案的影子都找不到,堂堂公安刑警,不过都是一群废物!不过没关系,因为接下来,我会和你们这群废物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一点都不难啊,只不过你们每失败一次,就会有一个女人死去的哦。”男人在镜头前嘲笑般说道。
  镜头下,男人尽情的笑着。
  “从明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在网站上公布一条被害人的线索,如果你们足够聪明,能根据线索找到我,那么就算你们赢了,如果你们找不到,那就对不起咯,她只有死了。”
  “忘记说,我在网站上发布线索的名字叫死神,我害怕我不说明你们这群废物到时候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等着你们来抓我,如果你们有足够的本事能抓到我。”
  视频到了这里就停止了,画面又从头再次播放起来,宋庆华将电脑猛地一下合上,男人的声音也就随即消失了。
  “视频流传出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及时截住删除?”宋庆华怒道。
  “以他们的能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孟婆在,她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破解木马恢复网络。”白浔道。
  “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东西不断的在网上重复播放吗?这让我们警方的尊严何存?”宋庆华道。
  公安局的存在,是为了打击违法犯罪,保护市民的安全,然而现在这个视频一经播放,势必在整个青海市乃至整个西宁省华夏国掀起轩然大波!罪犯如此嚣张,公安局的尊严荡然无存!
  “等一下,视频已经停播了!木马解除了!”郭溪忽然大叫起来。
  阎京他们顺着郭溪的方向看出去,正好就看到对面商业楼的电子屏幕上的画面已经显示恢复到了正常。
  宋庆华和阎京他们马上去了技术处查看情况,然而到了技术处,阎京他们才发现,技术处的人员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攻破木马程序,但网络此时已经恢复,技术处的人员也追踪不到到底是谁人攻破了木马程序,恢复了网络秩序。
  “马上打开网站,看现在网站上的情况如何。”宋庆华道。
  技术处的工作人员,立即在网站上找到了注册为死神的版主,网页上显示该版主目前并没有任何发帖,即使如此,他的主页下面已经有上百万条留言,这些留言当中,不乏一些对凶手盲目崇拜的人。
  “这是目前我们国内最大的贴吧网站,这个网站每天的浏览量达到千万以上,因为刚才那一段视频,今天的浏览量已经爆表,达到了五千万人次。”工作人员说道。
  短短几分钟,网站的浏览器就已经是平时浏览量的五倍之多!如果凶手真的在网上直播线索,甚至上传犯案图片,那整个网络必将严重瘫痪!
  “马上联系这个网站的管理人员,让他们网站禁止发帖,否则以危害公共安全罪立即将他执行逮捕!”宋庆华道。
  “这些网站就是靠浏览量为生的,激增的浏览量将给他们带来无穷的商业利益,何况即使他们同意禁言,也不能阻止凶手,因为凶手本身就是一个极为高明的高级黑客。”白浔道。
  对于曾奇圣来说,网络在他面前就是透明的,只要他的手想伸到哪里去,他就能轻易的办到,这就是他存在的价值,否则公仪废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去救一个死刑犯。
  “如果让他肆意在网络上为所欲为,不但会引起社会舆论对我们警方的抨击,还会引起不明真相群众的恶意跟帖,将会形成网络暴力,我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宋庆华道。
  “宋大哥为什么不反过来想,凶手既然在网上公开线索,那么我们就能根据线索找到凶手,这也算是一个办法。”白浔道。
  “这种办法是以牺牲无辜的市民为代价,我宁可不要!”宋庆华几近失控的吼道。
  “我们目前没有办法让他停止行动,所以只能尽最大可能的找到线索破案。”白浔道。
  白浔说得没错,这个时候所谓的同情心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何况就算他们想阻止凶手,也根本就阻止不了,与其浪费精力在这上面,倒还不如冷静的分析时局,做出最好的打算。
  “阿浔说得没错,我们现在不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尽可能多的掌握线索找到他。”阎京道。
  宋庆华虽然也知道现实是这样,但他一时仍然难以接受,他双手握拳紧咬着牙冠默不作声。
  “网络这边,我也会让人一直关注,一旦有网络上有什么异动,也能立即采取补救措施。”白浔道。
  宋庆华最终只得妥协,但这妥协,他并不甘心,然而目前他们也无能为力。
  从青海市公安局出来,已经将近十一点,阎京他们从早上出来到现在才回家,这一天,过得并不太平。
  “攻破木马的人,是不是孟婆?”上了车,阎京问道。
  白浔点了点头,道:“孟婆的技术比公安局的警察高明得多,要等到他们攻破木马,估计这视频已经传遍了整个华夏国了。”
  “那孟婆能不能追踪到凶手的ID地址?”阎京问道。
  “不能,孟婆的技术比起凶手来说还差了一截,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孟婆,说不定还有些机会。”白浔道。
  看来网络追踪这一块是不行了,阎京他们只能等着凶手在网上发帖再做打算了。
  “对了,岸少爷已经回来了,这会儿已经从公仪家回来了,这些事我看就暂时不要他操心了。”阎京道。
  公仪薰主动让公仪岸回去参加公仪凜的葬礼,这也足以表明公仪薰对公仪岸这份姐弟感情一直都没有变过,只是他们最终是站在两个阵营,公仪薰已经回不了头了。
  “你觉得以岸少爷的性格,他会不插手吗?”白浔反问道。
  阎京一时语塞,叹了一大口气,道:“算了,我们就先不讨论这事了,忙了一天你也没吃饭,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这大晚上的,去哪里找吃的?”白浔道。
首节上一节324/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