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418节

  “此话怎讲?”阎京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这件事的背后并不简单。
  一个可以精准了解他动向,并且将那本书放在他要找的位置,又那么恰巧让他看到,这些过程,稍微算错一丁点,阎京就错过了那本书,而躲在幕后的那个人,却是把一切都算到了,光是这一点,就已经不容小觑了。
  “我刚才已经说过,观音门已经沉寂多年,至于现在为什么再重出江湖,我的确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我只能肯定一点,他们的出现和你有关。”燕离人道,看样子是不想多说,或者真的就像他说的,他也只是窥得一点天机而已。
  燕离人知道的线索有限,加上燕离人又才刚醒,体力完全不支,阎京也没打算多逗留,安抚了几句也就匆忙离开了医院。
  回到白家,不等白浔来问,阎京就主动把事情说了,毕竟这个时候,他需要动用所有的力量,先去追查这个观音门,所谓先发制人,不管观音门是出于什么目的找上他,这一回,他不会再被动的等着人家找上门来了。
  “按照燕大哥的意思,观音门这次出手是和我有关,但具体是什么原因,他却没提到,这本书是我在北平图书馆买书的时候恰巧有人送到我手里的,你们先看看,看能不能找到点蛛丝马迹。”阎京道,把那本书递给了倾城。
  倾城博览群书,又过目不忘,所以但凡是她看过的东西必然会有印象,而独独对观音门,她却一丁点记忆都没有。
  “照我说,管他什么观音门观音手的,凭咱们现在的实力,就算是阎王爷来了都得让着三分,我们好不容易搞定了公仪废,别再疑神疑鬼的没事给自己找事。”秦哲凑到倾城跟前想看看那书写什么,但倾城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偏偏不时变换着拿书的位置,秦哲脖子都快僵了,愣没看到几句话,气得眼睛都直了。
  倾城没有理会秦哲,拿着书看了好半天,这才沉吟道:“我想我大概猜到观音门重出江湖的原因了。”
  “是什么?”阎京急不可待的问道。
  倾城拧了下眉,道:“我还不能完全确定,我必须再去一趟北平。”
  “去北平?”阎京有点摸不着头了,这观音门,难道和北平扯上什么关系了?
  “我还不能确定,但北平一趟,我必须去。”倾城道。
  “正好我也想再去京城转转,不然我和你一起?”秦哲谄媚道。
  倾城本来想拒绝,但一想到到了北平,估计还得有些跑腿的事情,便答应了下来,秦哲心情大好,根本不知道这观音门的危险。
  倾城说出发就出发,白浔立即安排人买了最近一班的飞机票,让人把倾城和秦哲送到了机场。
  阎京心思有些不宁,坐在院子里仔细研究那本书,书里面记载的内容都是和观音门有关的,里面也没有和他有什么牵连的东西,为什么燕离人这么肯定,观音门的出现和他有关?倾城又在这书里发现了什么秘密?
  阎京只觉得太阳穴一阵痛,他合上书,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却不断的浮现出观音手。
  自从公仪废死后,阎京很少再露出这样的表情,白浔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再耍小性子了,跑了杯参茶端过去,道:“参茶有宁神的功效,你试试。”
  阎京闻言睁开眼睛,见是白浔来了,郁闷的心情有了些好转,端过参茶喝了两口,道:“还是老婆的手艺好,泡出来的茶特别甜。”
  “你别尽跟我拣好的说,我不吃你这一套。”白浔道,就知道阎京这货是不要脸的。
  阎京嘿嘿一笑,道:“是是是,老婆不吃我这一套,我吃老婆这一套就行了。”
  白浔登时后悔来理这贱人,但她太了解阎京,阎京的压力越是大,他就越是会在她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一次,阎京是又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了?
  “观音门的事,我已经让大哥派人去查了,宋大哥那边我也打过招呼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白浔道。
  阎京心里一阵感动,白浔总是最懂他的人,就好像他心里所想,不用说出来,白浔就能知道,这种感觉,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
  “一个消失多年的门派,忽然又出现,到底会是什么原因呢?”阎京皱眉道,像是在问白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先不要想这么多,在事情还没有个定论之前,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白浔道。
  阎京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他们走到今天十分不易,所以他会拼尽全力去保护这一切,遇佛杀佛,遇魔杀魔。
  “阿浔。”阎京看着白浔,忽然轻唤了一声。
  “嗯?”白浔不知道阎京叫她做什么,只是那一声阿浔,就足以让她倾尽所有。
  “你看咱们这么无聊……不如生个儿子玩玩吧。”阎京一本正经的说道。
  白浔看着阎京,旋即笑了笑,阎京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很快,阎京就笑不出来了,白浔狠狠一脚踹了过去,阎京一个不提防,连人带椅子狠狠跌了个狗吃屎,院子里发出“嘭”的一声巨响,伴随着阎京如杀猪般的惨叫声。
  
第648章隐藏的部分
  
  北平。
  皇甫谧正在翻阅手里的文件,阴司殿成立之初,一切都要从头再来,虽然说一部分可以按照炎皇的规矩来,但阴司殿毕竟比炎皇更正规更高级,加上这也是皇甫谧最后能为离他们所做的事了,所以皇甫谧格外慎重,丝毫差错都不能出。
  “义父。”离敲开了书房的门,脸色有些古怪的站在门口。
  “我不是让你十一点过后再来。”皇甫谧不用看时间都知道这会儿离11点还差得远。
  “我不是来拿文件的,是倾城有急事要见义父。”离道。
  皇甫谧手中的动作一顿,不知道倾城这个时候来见他所为何事,但值得倾城亲自跑一趟的,必定不会是小事,便拧眉道:“让她进来。”
  “是,义父。”离去把倾城请了进来,秦哲很自然的被拒之门外。
  “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秦哲不服气的在门外吵嚷,气得肺都要炸了。
  离没那个闲工夫跟他耗着,让人看着秦哲,不准秦哲进门,如果秦哲要胡来,离也撂了话,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儿的,怎么着都行。
  秦哲一向最爱惜自己的小命,听得离这么说,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却自知这里是离的地盘,且不说其他,他连离一根指头都打不过,所以只能恶狠狠的瞪着离,离根本拿他当空气,转身就走了。
  书房里,倾城听得秦哲还在楼下骂骂咧咧的,觉得好气又好笑,但这个时间,她的心思并不在秦哲身上。
  皇甫谧坐在木制的书桌前,半闭着眼睛,右手握成拳正轻轻扣着桌面,倾城并没有打扰皇甫谧,或者说,她在等皇甫谧主动开口。
  “说吧,你这次想知道什么。”皇甫谧半睁开眼睛,一双老眼里隐藏着与他年龄不符的精明。
  “我想知道,419平京计划里,被隐去的那一部分到底是什么。”倾城直言道。
  皇甫谧心中猛地一震,扣桌面的手停止了动作,他看着倾城,眼底已经弥漫出杀气,道:“你从哪里知道的?”
  “有人将观音门的书送给了阎京,这一点,恐怕是皇甫先生始料未及的吧。”倾城道。
  皇甫谧一听到观音门三个字,眼神骤然一冷,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没想到老夫当年一念之仁,竟留下了一大祸患。”
  “这么说来,皇甫先生是知道这观音门了?”倾城很满意皇甫谧的答案。
  皇甫谧这才惊觉,他刚才一心想着观音门的事,竟着了倾城的道了。
  “老夫知道观音门又如何?老夫镇守北平多年,知道的秘密远比你想像的多,观音门,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皇甫谧道。
  “原本,观音门重出江湖我也联想不到419平京计划的,只不过有一点,让我知道了这一切绝不简单。”倾城道。
  “你到底知道多少?”皇甫谧道。
  “我知道的,远比皇甫先生想象的多。”倾城也给了皇甫谧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并且报以蒙娜丽莎的微笑。
  皇甫谧早先就知道倾城不简单,不过他没有想到,倾城竟敢在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
  “你不远万里而来,总不会是和老夫打哑谜来的吧?”皇甫谧道。
  “正如皇甫先生所说,倾城不远万里而来,这就足以显示出倾城的诚意,而皇甫先生却始终藏着掖着,这到底是谁在和谁打哑谜?”倾城反诘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419平京计划,有一部分是隐去的?”皇甫谧道。
  倾城见皇甫谧不再绕圈子,便也随即正色,道:“当年参与平京计划的人,到现在大部分都已经不在了,而有的人嘴巴又很紧,不会透漏一丁点消息,所以要知道平京计划的全部内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那你又怎么断定,平京计划不完整?”皇甫谧继续追问道。
  “很简单,就是那本不该出现在阎京面前,却那么巧合的出现在阎京面前的那本书。”倾城道。
  “这两者又有什么联系?”皇甫谧皱起了眉头。
  “公仪废死后,平京计划就不可能再被人提起,这件案子,皇甫先生也已经将他盖棺定论,不可能再翻盘,但这本书却这样不合时宜的出现,就证明,当初知道这件事真相的还另有其人,而这个人,现在跳出来又直接把矛头指向阎京,除了是知道平京计划的人,我想不出来还有其他的事情。”倾城道。
  从一本书,顺藤摸瓜推理到这一步,皇甫谧不得不承认,倾城的确是天下无双的谋士,只可惜,这样的人,不能为他所用。
  “观音门自大明洪武年间成立,而后受道家的影响,历代门主都精通医术,因此一直受到世人追捧,到了民国时期,观音门才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野,而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受战火纷飞影响,而是因为平京计划。”皇甫谧道,仿佛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里。
  那是一段皇甫谧至今都不想回忆起的岁月,因为对他来说,那一段岁月是他人生的污点,也是他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岁月。
  倾城调整好姿势,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应该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平京计划开始的时间,其实远比老蔡的日记要早,只是那一段是被完全抹去了的,当年知道那件事的事的人,到最后就只剩下我和公仪废两个人,现在公仪废死了,我原本以为这件事会伴随着我一直带到阴曹地府,只是没想到,他还是来了。”皇甫谧道。
  倾城捕捉到皇甫谧话中的重点,立即追问道,“他是谁?”
  “你不用着急,我既然对你说了,就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皇甫谧道。
  “那,愿闻其详。”倾城道。
  皇甫谧长长吐了一口气,道:“那是五十三年前的事了,北平刚刚入秋,我那时候还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因为打了几场胜仗下来,所以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结果再上战场,却挨了子弹,当时战火纷飞,死在战场的人不计其数,而更多的不是因为战死,而是因为后方物资匮乏,伤口没办法处理最后感染而死。”
  “我身上有军功,所以当时我的老首长亲自指示要给我优先处理伤口,但被我拒绝了,很快我的伤口感染,我的身体一天一天的虚弱下去,我以为我必死无疑了,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离开军营准备安心等死时,我遇到了她。”
  皇甫谧说到她时,眼神柔和了下来,那种柔和在皇甫谧刀刻般的脸上,还是第一次出现。
  “她是观音门的人?”倾城虽然不想打断皇甫谧的追思,但眼下她必须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是,她是观音门的人,不但医术了得,还有一副菩萨心肠,她救了我,也正是如此,我才一步一步走上了这条无法挽回的路。”皇甫谧道。
  “后来发生了什么?”倾城道。
  从来才子佳人都是要被上天嫉妒的,就好比月满就要亏损是一个道理,老天爷毕竟是公平的,不能什么好的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
  “后来……很寻常的故事,我爱上了她,并且许诺等战争胜利的那一天就娶她过门,可她却并没有等到那一天。”皇甫谧道。
  倾城猜到不会是什么好结果,从皇甫谧的叙述来看,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
  “她出了什么事?”倾城道。
  “她死了。”时隔这么多年,要说出这几个字,皇甫谧依旧觉得心口钝痛。
  她死了,从此他没办法再爱了。
  “发生什么事了?”倾城道。
  “当时战火纷飞,她不知道哪去听到的消息说我在前线阵亡,结果冒死到了前线,被敌军击中,当场死亡,而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当初散播假消息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公仪废。”皇甫谧道。
  倾城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皇甫谧一定要亲手杀死公仪废才解气,也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皇甫谧一直都没有放弃对鬼楼的追查,一切果皆有因而起,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造化。
  “那……这件事和平京计划又有什么关系?”倾城问道。
  “公仪废告诉我,他有办法可以让她起死回生,我那时候太执迷不悟,一心想她再活过来,所以就动用了所有的权力,组成了一个临时研究小组,专门负责研究起死回生的办法,而这个小组,就是平京计划组的前身,后来我因为战功赫赫,建国之后被授予了将军衔,所以我手里有了更大的力量来研究,也因此,我向政务院申请成立平京计划组,老蔡也就是那个时候才开始接触平京计划的。”皇甫谧道。
  “按照皇甫先生的意思,观音门和平京计划虽然有一定联系,但阎京是被动接受的产物,观音门现在找上阎京,是什么意思?”倾城道。
  皇甫谧沉思了片刻,道:“我想,恐怕是阎京是平京计划成功的结果的消息走漏了出去,而观音门想拿阎京来做实验,以借此复活她吧。”
  皇甫谧的想法也只是一个猜测,到底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谁都不知道,当初的恩恩怨怨,如今再次被提起来,已经不是能用物是人非这几个字就能代替的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皇甫先生有没有想过,或许阎京真的能让她复活呢?”倾城问道。
  
第649章蓝蝶
  
  倾城的话,令皇甫谧整个人都是一呆,曾经他那么执着的想复活自己心爱的女人,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可生死天定,他无能为力,时隔五十多年,却再有契机将一切回到原来,皇甫谧会怎样选择?
  皇甫谧沉思了许久,然后他轻轻一笑,道:“不必了,这么多年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杀死公仪废,好在在我有生之年我完成了这件事,这就已经足够了,人总不能太贪心,什么都想要。”
  倾城从皇甫谧这句话中听出了不一样的意思,她看着皇甫谧,这个昔日所向披靡的战神,到如今已经是垂垂老矣,多少往事如流水,到最后都终究只是一场空。
  “所以皇甫先生撤销了炎皇,建立阴司殿,是在为自己安排身后事吧。”倾城道。
  倾城的玲珑心思,是世间少有,炎皇是皇甫谧一手创建,却又从他手里一手摧毁,皇甫谧比任何人都舍不得,可他很清楚,他来日无多,而离他们失去了他的庇佑,想要坐镇北平基地,尚还需要些时日,而阴司殿的权力远比炎皇大,最重要的一点是,阴司殿不再只是隐藏在皇甫谧身后的一个小队了。
  “我已经老了,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皇甫谧道。
  倾城沉默了片刻,忽然看着皇甫谧,问道:“皇甫先生有没有想过,如果先生西去之后,她真的复活了,先生可会觉得遗憾?”
  皇甫谧释然的摇了摇头,道:“我这一生都在追着她的足迹,我心里有她,不管是生是死,我都不会忘了她,我已经活得够久了,何况,即使她再活过来又怎么样,我已经是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了。”
  时间最是无情,却也最是公平,它不会眷顾任何人,也不会委屈任何人。
首节上一节418/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