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57节

  “铁线虫是一种水生繁殖的虫体,它们身上携带着的这种病原体,一旦进入人体内,这种病原体有一定的潜伏期,但一旦病发,被感染的人就会疯狂的饮水,不注意的会当消渴症治疗,但是,这却是和消渴症完全不相干的一种病。”阎京说道。
  “那要怎么治疗?阎京,你一定有办法的!”林德政激动的说道。
  阎京摇了摇头,道:“只怕情况不容乐观。”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德政问道。
  “据我所知,治疗这种病毒的特效药只有一种,叫做阿苯达唑,英文名叫USP,但这种特效药市面上极少有存货,我怕根本无法找到如此大量的特效药。”阎京担忧道。
  “我马上联系政府,向青海市各大药房征收这种特效药。”林德政立即说道,既然知道这种特效药有用,那么不管市面上有多少,先征收过来救人再说。
  “好,我再想想看有没有其他办法。”阎京说道。
  “林院长,外面有一个叫白浔的,说是阎医生叫她来的,她现在要进来,林院长你看?”这时,一个医务人员跑过来说道。
  林德政认识白浔,但这对于外界来说是一个秘密,而且白浔现在是阎京叫来的,所以林德政就装作不认识,问道:“是你朋友?”
  “啊,是的,我差点就把她忘记了,她或许帮得上忙,还请林院长放她进来吧。”阎京说道。
  林德政朝那个医务人员点了点头,道:“你去把人带过来吧。”
  医务人员马上就去了,林德政也去联系政府方面了,阎京等到白浔来了,把这边的情况和白浔大致说了一下,白浔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事情会这么严重。
  “你现在要我帮你做什么?”白浔听完之后,立即问道。
  “两件事,第一,让你的手下去调查青海市的水源,是不是污染了,必须让靠得住的人去办,第二,你让你的手下去市面上采购一种叫阿苯达唑的药,不论价钱,越多越好,越快越好,我怕他们撑不了多久。”面对白浔,阎京也不客气,说道。
  “好,我马上叫人去办。”白浔也没多问原因,直接就答应了。
  很快,白浔就打电话给顾剑,让顾剑亲自去办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由顾剑安排手下的小弟去市面上购买药品。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林子勋?”白浔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林子勋家里也是做药材的,说不定他们公司会有这种药品的存货。
  阎京一拍脑门,道:“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阎京掏出手机,立即给林子勋打了电话,林子勋正在召开会议,手机突然想起来,他本来想掐掉,但看到来电显示竟然是阎京,他略抬了抬手,示意会议室的安静,然后他接起了电话。
  “喂。”林子勋喂了一声。
  “林大哥,你现在在哪里?”阎京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现在在公司,怎么了阎兄弟,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林大哥你是开医药公司的,我想知道,你们公司现在有没有一种叫阿苯达唑的药?”
  “你要这个药做什么?”林子勋问道。
  “现在情况十分紧急,我来不及跟你解释这么多了,你先帮我确认一下有没有这个药,有多少,请你马上派人送到青海市人民医院来,多少都要。”
  “好,我马上让人去查库存,第一时间给你送过来。”
  “好好,多谢林大哥。”
  林子勋挂了电话,亲自带人去查库存的货,还好,他们公司竟然真的有这种药,还有不少的存货,林子勋立即安排公司的车,又自己亲自跟着一同送到了青海市人民医院。
  到了青海市人民医院,阎京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车子一停稳,林子勋跳下车,道:“阎兄弟,你要的药我给你送来的,这是我公司所有的存货,一共十二件。”
  十二件,已经算是很多了,但面对目前的病人却是远远不够,而且阎京还有一个更加担心的问题,那就是青海市的水源,如果青海市的水源被污染了,那么,事情就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了。
  这就意味着,整个青海市的人都很可能被感染上这种病毒,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这位是林子勋,青海市林氏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板,这位是林院长,青海市人民医院的主事人。”阎京介绍道。
  林院长和林子勋礼貌性的握了握手,林院长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道:“真是太感谢林老板了,你这一车药,简直来得太及时了。”
  “林院长言重了,能帮得上忙,是子勋的荣幸。”林子勋道。
  “总之,真是太感谢林老板,这一车的药,回头我们医院一定向贵公司支付这笔费用的。”林院长说道,虽然是这个危机关头,却仍然没有忘记这一点。
  “不用了,既然林院长也说了是危急关头,这一车药,我就算是当做送给医院的了。”林子勋说道。
  
第98章水源污染
  
  所谓无商不奸,在大家心中,普遍都认为商人都是黑心人,尤其是近年来新闻上屡见不鲜的黑心商人大发国难财之类的负面报道,但今天,林子勋却刷新了大家对商人的重新定义。
  看来,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是坏蛋。
  “那真是太感谢林老板了!”林院长激动得都有些热泪盈眶了。
  林子勋温和的笑了笑,道:“我也是华夏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大家团结起来,我刚才在来的路上,已经让公司的相关人员继续跟进采购这种药,买到了也会立即送来医院的,林院长不用担心。”
  “好啊,好啊。”林院长连连点头,对林子勋的印象非常的好。
  “现在药到了,还请林院长安排医务人员送到每个病人手中,亲自看着他们服下,还要继续监视他们服药之后的情况。”阎京这时候说道。
  “好,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办。”林院长说着,立即就去安排医务人员分发药品。
  “林大哥,今天的事,当我阎京欠你一个人情。”阎京郑重的说道。
  这个时候,林子勋的这一车药,就真的是救命的神药了。
  “阎兄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子勋这才问起来。
  阎京把事情和林子勋说了,包括他担心青海市的水源也出问题,林子勋听后沉思了一会儿,道:“如果你的担心是正确的,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什么问题?”阎京严肃道。
  “我们,都很有可能被感染。”林子勋皱着眉头说道。
  “糟了!我现在马上去找林院长留两盒药,一盒你拿回去自己和家人服用,一盒白浔你也拿回去。”阎京反应过来,立即就跑去找林德政拿药了。
  白浔和林子勋也跟了过去,阎京拿了两盒药,递给他们,道:“你们先服用了,即使被感染了,有了这种特效药,也不会有事。”
  “那你呢?”白浔问道。
  “我没事,这种病毒对我产生不了作用的。”阎京道。
  这一点,连阎京自己都很意外。
  上次在神农架,大风的血溅到他嘴里,他当时以为自己一定会中毒而死,但是偏偏他什么事都没有,而且,渐渐的他发现,他不但没事,反而他的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加好了,当时他受了伤,以那个伤的程度,至少要一个月才能愈合,但是短短几天他的伤就完全愈合了,而且之后他发现他自己百毒不侵。
  阎京最开始发现这个情况的时候,自己也非常纳闷,因此他自己尝试着对自己进行治疗,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好在这并不是一个坏情况,阎京之后也就没有再管了。
  “你的意思是,你身上有对抗这种病毒的抗体?”林子勋理解阎京的意思,却是这个。
  阎京也不好解释自己身体的原因,于是点了点头,道:“对,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现在赶快把药拿回去吧。”
  林子勋拿着药就走了,白浔却还是没有动,阎京见她没有走,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我叫了人过来拿药,我就留在这里,万一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能帮得上忙。”白浔道。
  阎京心中一阵感动,这年头,这么情深意重的人真的不多了。
  “那好,我现在要去隔离楼那边了,你这边完事了就过来。”阎京道。
  “嗯,你快去吧。”白浔道,隔离楼那边,有人在等着你。
  阎京点了点头,快步走向了隔离楼,白浔看着他匆忙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阎京刚走到隔离楼前,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阎京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阎京愣了下,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
  “阎京吗?我是陈宇昊,你现在在市人民医院吗?”陈宇昊急切的问道。
  “是的,陈叔叔。”
  “我有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听完之后,什么都不要说,马上到医院门口,我的专车会过来接你。”
  “什么消息?”
  “刚刚市水源监管中心传来的报告,青海市的水源被污染了,也就是说,现在整个青海市的市民,都感染了你说的这种‘铁线虫’的病毒,我们已经加紧从各地调来特效药,但是正如你说的那样,这种药在市面上的库存不多,根本不可能全面性发放,我已经召集了专家组在市政府大楼,你也过来,一起参加这个紧急会议。”
  “好,我现在马上就过来。”
  “好,先就这样,到了联系。”
  “陈叔叔。”阎京忽然叫住了要挂断电话的陈宇昊。
  “你还有什么事?”
  “你放心,我不会让阿璇有事的。”
  “……我相信你。”陈宇昊沉默了一下,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阎京转身,正好看到白浔站在他身后,阎京道:“我现在马上要去市政府一趟。”
  刚才的电话,白浔已经听到了。
  “嗯,我也正要给你说,大哥刚刚打电话来说青海市的水源已经被污染了,现在政府已经把水源断流了……不过我好像还是来晚了。”白浔道。
  晚了的,又何止是这个情报。
  “好了,我先不和你说了,我得走了。”阎京急道。
  “我跟你一起去。”任何时候,阎京有困难,她都会站在他身边。
  阎京犹豫了一下,道:“好,我们走。”
  两人说走就走,在路上,阎京忽然想起一个人,于是他问白浔,道:“顾大哥他们找到了特效药没有?”
  “找到一些,不过数量不多,大哥分了一些给手下,其余的全部送到了医院。”白浔立即回答道。
  “我有一个朋友,她也住在青海市,你能不能让顾大哥派人给她送一盒药过去。”阎京问道。
  “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白浔道。
  “她叫段清夏,住在梓潼区秋月路34号。”阎京报了一个地址。
  白浔见过一次段清夏,知道她和阎京是好朋友,但在这个紧要关头,阎京却还惦记这她,证明他们的关系,的确很好。
  “好,我马上就让大哥派人送过去。”白浔说着,拿出电话打给了顾剑。
  一路疾驰,车子很快就到了市政府大楼,此时的市政府大楼已经全面戒严,任何人不得私自入内,阎京坐的是陈宇昊的专车,大楼内临时调动过来的武警仍然对阎京进行了一番盘查,并且电话直接打到陈宇昊的办公室内询问了之后才放行。
  武警直接把阎京和白浔带到了政府大楼的十二层,此时会议室内已经坐满了人,有市政府的官员,大部分都是临时抽调过来的病毒学方面的专家。
  武警一拉开门,顿时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看向了阎京。
  阎京也不怯场,他现在已经能够自如的应对这样的场面了,就好像,他天生就是王者,就应该面对这样的场面。
  陈宇昊朝他招了招手,道:“来,阎京你坐过来。”
  阎京照直走到了陈宇昊身边,白浔也跟着走了过去,因为没有多余的椅子了,白浔就站在阎京身后。
  陈宇昊身边有一个空着的位置,先前大家都不知道是留给谁的,现在阎京来了,大家都知道是留给阎京的。
  当然,这立即就引起了下面的轩然大波。
  “陈市长,这就是你说的医学专家?陈市长未免太儿戏了点!”一个老专家看到阎京的年纪如此的年轻,又得到陈宇昊的如此器重,心中当然不服气。
  陈宇昊一听脸色就变了,这些老专家就只知道倚老卖老,拿不出点真才实学来还好意思计较这些,他都替这些人脸红。
  “这次‘铁线虫’病毒就是这位阎京阎医生第一个发现的,我不管你们当中都有些什么样的头衔专家,我要的是能治得好病的真正的专家,你们要是有本事,我就不用站在这里听你们废话连篇,却一个解决方案都拿不出来了。”陈宇昊黑着脸,说道。
  在座的都是青海市的专家医生,陈宇昊却是狠狠的将他们喝斥了一番,这些人见陈宇昊怒了,也不敢再去触这个霉头,纷纷不说话了,刚才说话那个老专家,更是被噎得脸红脖子粗,还想再争辩,被他身边的那个专家拦了下来。
首节上一节57/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