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最强医生 第60节

  阎京急忙跑去浴室冲澡,陈璇看着阎京这么欢乐,心想他不是病了吧?洗个澡至于这么激动吗?
  陈璇转念一想,终于察觉出来了哪里的不对劲,顿时脸一下子就红了。
  原来阎京是误会了陈璇的意思了,陈璇咬了咬唇,犹豫了下自己先上了楼,进了阎京的房间,然后把门反锁了起来。
  对于陈璇来说,她的第一次要给自己的喜欢的人,她现在喜欢阎京,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有些东西她看得很重,而现在,她还没有做好那个心理准备。
  上次阎京出发去神农架,因为生死难料,她才能抛开一切束缚,但现在生活安定下来,她那点女人的小心思又回来了,变得有些扭捏害羞。
  阎京洗完澡出来,一看客厅里没人,心里美得要冒泡了,他哼着歌往自己房间走去,到了门口,他十分猥琐的搓了搓手,嘿嘿,小娘子,为夫今晚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嗯?怎么回事?门被锁了?
  阎京一拉门把手,顿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不是吧?这么坑爹?
  阎京推了推门,门纹丝不动,确实是从里面反锁了。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阎京懊丧的叹了口气,看来要结束处男的身份,还有一段距离啊。
  就在阎京打算下楼当“厅长”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陈璇探出半个脑袋道,娇羞地道:“坏人,今晚你可以跟我一起睡,但是不能……不能欺负我。”
  陈璇所说的欺负,当然是指房事了。
  阎京只觉肾上腺素噌的一下就上去了,陈璇果然是爱他的,不舍得让他当厅长,不欺负就不欺负嘛,这事儿得慢慢来……
  两人进了房间,在陈璇的三令五申以及阎京的讨价还价之下,阎京最终获得抱着陈璇睡觉的权利。
  抱着一个女人睡觉,这是阎京离开娘胎以来第一次,尤其怀里还是个绝色大美女,有好几次,阎京都忍不住血液沸腾,但他不想给陈璇留下坏印象,生生用真气将那股邪念逼下去了。
  在外面跑了一天,虽然在医院有过短暂的休息,但温香在怀,阎京还是香香地睡了过去。
  ……
  第二天,陈璇一早就起来了,她下楼做了早餐,阮宝生闻着香味从卧室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他看到陈璇先是愣了愣,陈璇招呼着他过去吃早餐,他愣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个小鸡内裤,顿时惨叫一声,飞快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阮宝生觉得自己的贞操受到了侮辱,差点都哭出来了,阎京被他的惨叫声惊醒,了解清楚了事情原委之后,心里是恨得牙痒痒啊,***没见过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早知道,今天早上他也穿个内裤就出来了!
  三人正吃着早餐,阎京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阎京一看,是一个熟悉的号码,陈宇昊的办公室打过来的。
  阎京看了一眼陈璇,接起了电话。
  “喂,陈叔叔,你好。”阎京礼貌的打着招呼。
  “阎京啊,你现在在哪里?”陈宇昊笑着问道。
  “我在家里啊,陈叔叔有什么事吗?”阎京低头喝着粥,问道。
  “这次的事你功不可没,市政府昨天已经对外公开宣布了你的功劳,今天市政府要对外召开新闻发布会,你一定要出席啊,你家在哪里?我马上派人过来接你。”
  昨天阎京急着来医院看陈璇,所以就没有等到最后就先让白浔送他走了,想不到陈宇昊做事这么公允,没有把功劳都推给专家组,而是实话实说的。
  光是这一点,陈宇昊的为人就值得佩服。
  “嗯,陈叔叔我自己坐车过来就行了吧,不用这么麻烦了。”阎京有点心虚的看了一眼陈璇,说道。
  “嗨,没事,这个时间是上班高峰期不好打车,你说个地址,我马上派人过来。”
  陈宇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阎京就不好意思再拒绝了,于是他报了一个地址。
  陈宇昊一听,惊讶道:“你住在这栋别墅里?”
  “是啊,陈叔叔,怎么了?”阎京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话,问道。
  “这房子是我家……嗨,也有可能是我记错了,这样,你先收拾下,我马上派人过来接你。”
  “好。”
  挂了电话,阎京看着陈璇,问道:“这房子是你家的,对吗?”
  当初阎京要找房子的时候,是陈璇给他推荐的这里,说是她好朋友的房子,只收取一般的房屋租金,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是陈璇害怕阎京知道这房子是她家的,就不租了,所以才故意找自己的朋友来扮演房东。
  陈璇对他一片苦心,真是难得。
  “是,当时你要找房子,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租给你。”陈璇承认了。
  阎京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如果今天不是陈宇昊无意中说起,他到现在还不知道。
  阎京知道陈璇为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他发誓,这辈子辜负谁都可以,绝对不能辜负陈璇。
  “阿璇,谢谢你。”千言万语,到最后只剩下这几个字。
  “快吃饭吧,一会儿还要出门。”
  “嗯。”
  吃完饭,陈璇收拾了碗进去洗,阮宝生一直都很萌地坐在一边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完全没有搞清楚阎京和陈璇刚才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阎京敲了敲阮宝生的头,道:“小孩子不许多嘴,认真吃饭。”
  阮宝生被敲得有点懵,道:“我本来就没有多嘴啊。”
  宝生啊,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呆萌?
  过了大概四十分钟左右,一辆奥迪A6L停在了阎京的家门前,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下车,按响了阎京家的门铃。
  阎京已经换好西服,陈璇提他打好领带,他对陈璇笑了笑,道:“今天你一定要记得看新闻。”
  “好。”
  “你说我会不会紧张啊?”
  “不会,我会在下面看着啊。”
  “也对,有你在,我就不会紧张了,哈哈。”阎京手心里已经是一层汗水了。
  “门铃响了,你快去吧。”
  “哈哈,好啊,那我先去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陈璇嘱咐道。
  就好像,他们两个人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丈夫要出门了,妻子总是絮絮叨叨的嘱咐很多,阎京忽然觉得很幸福,即使什么都没有,但他有陈璇,就已经足够了。
  所以,他绝对不能失去陈璇。
  阎京出了门,跟着黑衣人司机上了车,司机一看就很严肃,一直绷着个脸,阎京也不去自讨没趣和司机说话了。
  奥迪一路疾驰,很快就开到市政府大楼,陈宇昊带着市政府的一群高官亲自来迎接,新闻媒体也已经全部到场了。
  车子稳稳的停在市政府大楼,司机下车拉开车门,阎京缓缓下车,无数的相机顿时对着阎京卡擦卡擦的照着相。
  有一首诗这样写:出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
  阎京现在的感觉,就差不多是这样了。
  陈宇昊朝阎京走了过去,他笑着朝阎京伸手,道:“阎医生,欢迎。”
  
第102章一百万奖金
  
  对于陈宇昊称呼的改变,阎京倒是有些意外,因为这意味着,陈宇昊内心里接受了自己。
  当然,他只是接受自己作为一个医生,但这样的改变,也很让阎京感到惊喜。
  阎京笑着走到陈宇昊身边,和陈宇昊握手。
  “这位就是这次研制出克制‘铁线虫’病毒配方的阎京,阎医生,大家欢迎。”陈宇昊笑着说道。
  市政府顿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作为青海市的市长,我代表青海市政府感谢阎医生,这是市政府颁给你的荣誉证书,希望阎医生今后能继续为社会、为市民做出卓越贡献。”陈宇昊将一本荣誉证书郑重的交到阎京手中。
  阎京从陈宇昊手中接过荣誉证书,心想政府也太抠门了吧,他立了那么大的功,就给一本破荣誉证书?毛用没有啊,还不如给钱来得实在啊。
  “另外,青海市市政府为了奖励你这次特别贡献,决定从财政拨款一百万作为给你的奖励,希望你今后能继续施医救人,妙手回春。”陈宇昊笑着说道。
  两个身材十分窈窕的美女抬着一张超大的支票走了过来,阎京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两个美女,呸,美女抬着的支票。
  一百万!天啦!阎京简直想都不敢想!
  阎京用力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妈蛋疼死爷了,看来这不是梦,他真的有一百万了!
  于是,电视画面上,全国观众都看见阎京对着镜头傻笑。
  颁奖程序完了之后,陈宇昊作了一番演讲,最后,陈宇昊让阎京讲几句。
  阎京清了清嗓子,说道:“作为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责任,我为自己是一名医生而感到自豪,这次‘铁线虫’病毒的事,让我们充分看到了中医的奇妙之处,所以,我在此呼吁大家,重拾对中医的信心,让我们一起努力,把我们华夏国几千年的中医发扬光大。”
  “阎医生讲得好!”人群中,立即就有人高喊道,病带头鼓掌。
  很快,下面一大群人也跟着鼓掌。
  “华夏拥有几千年源远流长的历史,而中医,便是华夏历史传承下来的瑰宝之一,但由于西医的引进与广泛传播,中医日渐式微,到了现在,只有少部分人还愿意相信中医,我作为一名中医,为此感到非常痛心,难道我们的中医比西医差吗?”
  下面一片沉默声,大家陷入了思考当中。
  “不尽其然,在当今,西医西药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中医能解决,而且中医完全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在治病的同时还能改善体质,为什么要放弃我们的中医而去选择西医呢?就拿这次的‘铁线虫’病毒来说,西医的确是有特效药,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一旦失去了特效药又该怎么办?”
  “我们不能完全依靠西医西药,依靠带着放射性辐射的机器来拯救我们自己,我们需要的是用自己民族的中医来救我们自己,我们华夏人自己不能放弃自己民族的精髓,如果我们自己都放弃了,那我们的中医、我们的明天还有救吗?”
  阎京的一番慷慨陈词,令众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没错,在高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华夏很多传承下来的经典的东西都渐渐的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但是,今天的阎京的讲话却是给人一记当头棒喝。
  一味追求快速发展,追求科技的较量,华夏人丢掉的东西太多太多,然而,这样真的对吗?
  “我们留给子孙的只是高科技发展的废铜烂铁,而被历史传承下来又被我们渐渐抛弃的经典,我们应该怎么去面对我们的子孙?再这样下去,我们会渐渐的变成了历史的罪人!”
  陈宇昊没有想到阎京会在这样的场合讲出这样一席话,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小看了阎京。
  阎京非池中之物,他在慢慢的变得强大,总有一天,他会令人侧目,被万人传颂敬仰。
  陈宇昊的内心开始动摇,他还要继续阎京和陈璇在一起吗?
  ……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阎京让白浔来接他,说想去给白老爷子复诊,看他身体恢复得如何了。
  白浔立即就答应了,让阎京在市政府外等她一会儿,她很快就到。
  阎京于是站在路边等白浔,然后他很意外的接到了段清夏的电话。
  阎京和段清夏两人之间已经很有没有通话了,先是阎京去了神农架,九死一生的回来,又遇到西宁军区高正声那边的霍乱,之后又去了北平,回来又赶上“铁线虫”病毒,所以段清夏的电话打过来时,阎京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和段清夏联系了。
  “喂,清夏。”阎京站在路边,低头看着地上。
  “我刚才看了新闻,恭喜你。”段清夏站在图书馆的窗户边,看着窗外开得正茂盛的月季花,嘴角微微上扬着。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段清夏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无数富家子弟的追求,段清夏都不屑一顾,她就好比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令人垂涎不已。
  就是这样一朵圣洁无暇的青莲花,却偏偏对阎京这个**丝情有独钟,有时候,真的只能感慨造化弄人。
  “呵呵,你也看了啊,怎么样?我还上镜吧?”阎京开玩笑道。
首节上一节60/50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