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仙官 第12节

这是一种称不上是多么名贵,但却是极为有效的调理疗伤药物,而且楚弦熬制的,是他自己独创的药方,梦中有一个响当当的名称,楚氏回春丹。

冠名者,自成一派。

可见,楚弦自创的回春丹那是相当了得。

一直过了三更天,楚弦才熬出药膏,趁热揉丹,然后取荷叶塘泥包裹,置于炉中炙烤。这炙烤至少要三个时辰,所以楚弦安排好之后,便合衣睡下。

只是睡了不到两个时辰,楚弦便起床,先看了看藏在炉中炙烤的丹药,包裹在外门的塘泥已经干枯,烧的黑不溜秋。

楚弦知道火候还差一点,所以先用井水净面,照例出去练拳。

年少锻体的重要性,楚弦比谁都清楚,只是他自幼体弱,依旧只能打一遍拳便大汗淋漓,好在他的体魄是一天强过一天。

“卖画还剩下的二两银子,倒是可以买一些草药,熬制一些强体的药膏,不然这么练下去,身子熬不住。”楚弦擦了擦额头的汗,知道他现在若是继续强行练拳,那消耗的就是本命精华了,虽然也能提升实力,但会损耗寿元。

杀鸡取卵的事情,楚弦自然不能干。

赶回家后,晨光初现,楚弦看了看炉火中的泥团,可见已经硬化干裂,便知道火候够了,当下是取出,并没有立刻砸开,而是埋在院中。

这在医道中有说法,丹药之道,就是中和五行之气,药材为木金,荷叶为水,火炼土藏,这才能将药性彻底的激发出来。

之后,楚弦照常洗米做饭。

家中米尽,想着今日就得去买一些,否则中午就揭不开锅了。

母亲楚黄氏的身体开始显露出病态,这一点楚弦早有预料,或许是因为疲倦难消,所以母亲这时候才起床。

当然,也因为楚弦这几日在母亲饮食中加了少许凝神的药材,正所谓眠而养神,之前母亲就是太过操劳,所以才久劳成病,现在楚弦自然是希望母亲少操劳,好好休息。哪怕每天被母亲说教,让他专心读书,不要干家务,但这件事上,楚弦也绝不退让。

不过楚弦也不会和母亲硬来,就例如楚弦知道母亲为生计,帮人洗衣缝衣,他想劝母亲不要做了,但楚黄氏却是执意,劝不动,只能是顺着母亲。

好在楚弦知道,乡试之后再过两月,就是出榜之日,到时候自己谋划之事如何,就可见分晓。

吃了楚弦熬的米粥,楚黄氏明显心情很好,说是最近接了一个大活儿,县中一个大户人家要纳妾,他去帮人缝制新衣,需要十几天的时间,一天差不多能赚来十几文钱。

十几钱,并不多,赚的是辛苦钱,但就是靠着这十几钱十几钱,楚黄氏硬是撑了这么多年来供楚弦读书。

“当铺韩老板家新纳小妾,这几天娘会忙一些,正午是回不来了,弦儿,这粥还有剩余,锅里有半个馒头,你中午吃掉,记得,好好读书,不可懈怠。”临走时,楚黄氏叮嘱了一句。

楚弦自然是满口答应。

等到楚黄氏离开,楚弦也出门,先是用剩下的银子卖了一些用来熬制锻体药膏的药材,还有一些,直接卖了五斗米,也不过花了二十五钱,想了想,楚弦少见的去肉铺卖了一些肉回来。

至于母亲回来怎么说,楚弦也想好了,便直说卖画得了一两银子。

只要不偷不抢,母亲也不会说什么。

而即便买药买米,还剩了五十钱,楚弦打算等母亲回来,交给她掌管。

回来之后,楚弦将土中的泥团挖出来,然后敲开,当下,一股浓浓药香铺面而来。里面,是数十粒他亲手炼制的楚氏回春丹,这回春丹里修改了一些药方,正对母亲的病症。

楚弦小心将药收好,从今天开始,每天一粒,便可慢慢调理母亲身体。

接下来,楚弦便开始熬制他自己用的锻体药膏。

陶罐加水,冷水入药,上火烧开,慢慢熬制,这很费工夫,到了下午,才慢慢凝出膏泥状,也幸亏这几日母亲外出做绣工,不在家,否则,这事情根本瞒不住。

之前满满的一罐药,一天熬制,就剩下罐底的一层,最多半寸厚,但就是那么一点泥状的药膏,却是楚弦正需要的东西。

锻体药膏。

这个方子在一些地方都是绝密,楚弦知道,也是梦中机缘巧合。待药罐冷却,用木条刮出药泥,存入另外一个小药罐,看样子,也只够用个三天。

楚弦也没耽搁,直接又打了一遍鬼门腾云拳,待浑身刺痛时,涂上锻体药膏,立刻是感觉浑身清凉,更有一种麻痒,从皮肤向内渗透。

等到这种感觉消失,楚弦才发现,浑身刺痛和酸累已经消除,握拳打出,感觉要比之前强上不少。

“果然有效!”楚弦十分满意,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久,他便可以达到‘炼体生精’的后天境界。

天唐圣朝,武道分四境,“炼体生精”为后天,“炼精化气”称先天,“炼气化神”称宗师,“炼神入道”尊武圣。

武道入门易,成圣难,而且还无神通,大部分人修炼只为增强体魄,达先天时,转入仙道修炼。

而对于天唐圣朝的官员,则更容易。天唐圣朝的官员,只要入了品级,都会名入官典,官典,乃太宗祖皇所创,取天书地卷之页,铸人道法典,但凡能名入官典的,都会有法力灌注,可施小法术。

也就是说,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只要入仕为官,名入官典,便可得法力加持,超脱凡人。

第十二章 冯侩毒计

接下来几日,无风无浪,楚弦练拳读书,平静如常。那日母亲回来,看到楚弦买米肉,还有五十钱,自然是询问。

楚弦便道卖画所得,楚黄氏自然信任自家儿子,欣喜收下,而除了楚弦那五十钱,还有她做绣工赚的十五钱,算起来,一天收入便有六十五钱,抵得上平日一月所得,自然是高兴。而楚弦每日,都将他炼制的楚氏回春丹混入饭食之内,让母亲吃下,几天下来,母亲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明显是有了好转。

这小幸福对楚弦来说弥足珍贵。

这几日除了练拳锻体,楚弦知道他还需要一笔钱维持,不然光是每日他所需锻体药膏,就有些难以为继。

所以,楚弦又跑了一趟安城,卖给月冠楼一幅画。

只不过这一幅画,楚弦是故意画的十分随意,倒是远不如上一幅夕临荷塘图,但也换来十两银子,也是因为上一次,他的画当日就卖掉了。

这十两银子,足够楚弦维持一段时日了,至少,可以维持到两月之后出榜的日子。

……

灵县虽是小地方,但也有几个大户人家,冯家,便是其中之一。

冯家为商贾,县中有诸多产业,赌坊、酒肆、钱庄皆有冯家入股,家底自然丰厚,吃喝不愁。

自从在上一次学子会上丢了面子之后,冯侩便一直想着该如何报复回去,这几日更是喜怒无常,时常对家中下人发脾气。

也只有与最近勾搭上的一个小娘子偷偷幽会的时候,冯侩才感觉好一些。要说冯侩也算是生了一幅好皮囊,不然,也勾搭不上那小娘子。

这日和那小娘子幽会之后,冯侩是神采飞扬,因为他从小娘子口中听到了一个消息,他心中盘算一下,觉得有用,便立刻找来他家中的账房先生谋划。

冯家的账房先生姓高,平日除了做账房,出谋划策也是极为擅长,尤其善算计。冯侩也算是‘知人善用’,居然是找来这高先生来想损招害人,还别说,这高先生看到少东家找他帮忙,这忙能不帮吗,打听清楚怎么回事之后,一条报复楚弦的毒计就应运而生。

首节上一节12/101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