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仙官 第202节

现在回去,依旧查不出那内奸是谁。

漫无目的下,楚弦走入了一家酒馆,找了一个墙角位置坐下,要了一壶酒。楚弦给自己倒了一杯,却是不喝,而是把玩酒杯,思考事情。

这一来一回,楚弦也算是横穿半个凉州之地,也见了不少事情,其中最大的一件事,便是圣朝对天佛门的打击。

就在之前,圣朝已经是正式颁布了政令,将天佛门列为邪教,整个凉州都因此而陷入到一种混乱当中。

沙城的情况算是好的,定海县那边也绝对没问题,因为天佛门的影响力,不可能这么大,但其他地方就不同了。

有的地方,天佛门的影响力极大,听说,有信徒干扰官符办事,甚至,还有人聚众反抗。

这不算什么,楚弦进入洞烛司,也知道了不少事情。

天佛门,根本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对方不光是传教,招揽信徒,更是私募士兵,融铁炼器。

这种事,当然不能忍。

因为这已经是明目张胆的造反,就像是之前楚弦他们去的那个山寨,便是天佛门众多据点之一。

一个天佛门的据点,至少有五百兵卒,十个这样的据点,那就是五千兵卒,足以在一些地方攻城略地了。

只是这件事,楚弦总觉得奇怪。

天佛门难道不知道,这种行为根本就是在找死,而且无论他们怎么做,都不可能有所作为,最终结果,依旧是失败。

别说五千兵卒,便是再多十倍,甚至百倍,也没用,别说占地为王,便是一个县城,圣朝都不可能让你占了。

既然如此,那天佛门的高层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

那他们为何还要这么做?

甚至不惜,引来圣朝讨伐。

这时候,酒馆里有人道:“听说了么,天佛门居然揭竿而起,在凉州以南的几个县地,起兵了。”

“当真?”

“那可不,这事儿已经不是秘密,就在几天前的事儿,天佛门那边居然是纠集了两万人马,声势壮大啊。”

“才两万人马,又怎是圣朝官家的对手,不过是苦了当地的百姓了。”

“谁说不是啊,如果是两军对阵厮杀,那伤亡就多了,我看,估摸得惊动仙官一级去镇压,这样,甚至能兵不血刃,就将叛军给降服。”

“那是最好,这妖族入侵还不过一年,就有天佛门作乱,哎,凉州也不知道招惹谁了,多灾多难啊。”

几个酒客一边喝酒,一边谈论,楚弦听到最后一句,突然一愣。

为什么有乱象的,都是在凉州,其他地方,为何没有这么乱?

要说和妖族之地接壤的,还有另外两个州地,可那边,便没有凉州这么乱,天佛门,为何不去那两个地方作乱,为何偏偏就是在这凉州。

这是巧合?

还是,有某种原因。

楚弦觉得,自己似乎是抓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有人,想要让凉州乱,之前楚弦都是在考虑,换做是自己,凉州这么乱能得到什么?

似乎什么都得不到。

但如果换一个思路和角度,去想想,对方未必就是需要得到什么好处,或许,对方只是想要一个混乱的凉州,可能是为了报复圣朝,也可能,是为了借乱势,达成某种目的。

就像是,调虎离山。

例如,将坐镇沙城的高手,甚至是仙官,调走。

楚弦想起来一件事,前世时那个妖族大圣对自己说的事情,沙城本身是当年太宗移山过来,镇压邪神之眼的。

沙城之下,有万妖之祖,开天辟地之前就存在的邪神之眼。

楚弦当时只当一个传说故事来听,但现在,楚弦突然感觉背后的汗毛一根根直立起来,甚至于,吓出了一身冷汗。

楚弦是被他突然冒出的一个念头给吓住了,如果说,那个人是为了搞乱凉州,借机引走坐镇沙城的仙官,那对方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破开这沙城下面的封印,释放,邪神之眼。

可想而知,这是多么疯狂的想法。

邪神之眼那是什么存在?

对方可是万妖之祖,天地未开,一片混沌时就存在的神人,哪怕只是神人的一个眼球,那也是厉害到没边。

一旦邪神之眼出世,必然是一场天翻地覆的灾难。

到时候,倒霉的就不只是一个凉州之地的百姓,而是整个圣朝,甚至,整个天下。

不过这只是一个猜测,一个灵机一动的念头和推测,楚弦希望是自己异想天开,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否则,这凉州妖患,天佛门之乱,那都是有目的事情,这样,两件看似毫不相干的事情,便可以串联在一起。

楚弦深吸口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似乎这还不够,又倒了一杯,喝干,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这家酒馆是老字号,酒很纯,味道也够,后劲更大,一般武者,都不敢连续闷两杯进去。

现在,有了这些推测,尽管楚弦希望是自己猜错了,但无论对错,他都要用事实去证明。现在,楚弦要证明的,就是那人的动机。

如果自己推论正确,那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顺人不利己啊,破开封印,放出邪神之眼,对他有什么好处?

这更像是在单纯的复仇,是在报复圣朝。

楚弦闭目,仔细回想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一点一滴,他都没有放过,因为很可能,破解这个难题的关键,就在一些不经意的事情当中。

这一坐,楚弦足足做了两个多时辰。

此刻,天色渐暗,酒馆里的酒客来了,走了,几乎没有人关注到坐在角落里的楚弦,而楚弦实际上,也是为了能安静思考,所以布置下了一个简单的幻阵,一般人,根本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酒馆里掌灯,这种生意,掌灯之后,还会再持续一会儿,沙城当中也有烟花之地,而且就在隔街,很多来往的商人会拿着银子,来找乐子,自然连带着这附近的酒馆也是生意不差。

楚弦如果陷入沉思,会很专注,就在之前,他用手指沾着杯中的酒,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图案。

首节上一节202/101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