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仙官 第291节

也是因为如此,那船工才会如此的猖狂。

想到这里,楚弦手指一动,阴阳盘丝剑已经是蓄势待发,随时可以出击,不过楚弦要的是一击败敌,所以还得等待机会。

等的,是那修士和船工动手。

他们动手,楚弦就可以伺机偷袭。

这种时候也无需讲什么江湖规矩,要说坏规矩,也是那船工率先坏了规矩。

这时候那修士动手了。

不动手不行,再耽搁,就过了阴阳交界,到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

修士所用的是剑。

这天下修士,最喜欢用的都是剑,不过在楚弦看来,除了真正的一些高手外,大部分都是附庸风雅,随大流而已。

有的时候,一些其他法器要更有用。

就像是这修士手里的剑,虽然锐气无比,但上面煞气不足,怕是无法威胁到那船工,果然,后者森森一笑,就用手里的船桨抵挡,虽然修士掐了飞剑诀,飞剑上下翻飞,却是在做无用功。

修士也知道这样不行,当下是反手拍出一道火符。

火符是可以克制鬼物的,这一点他倒是没用错,船工见到火符打过来,面色一变,急忙是一扫船桨,船桨过水,带起一团阴河之水,形成了一片水团,火符和那水团相撞,直接爆开,水滴四溅。

船工显然不怎么怕阴河之水,但船上其他人就不行了。

那个浑浑噩噩的新鬼最倒霉,被一团水淋在身上,立刻是惨叫一声,不过片刻就化成一滩清水,居然是魂飞魄散。

红衣女鬼身上也是被溅了不少水滴,魂体上被腐蚀出很多窟窿,不过她怨气很强,倒也能抵挡住,不至于魂飞魄散。

而那修士用了手段将飞溅的阴河水荡开,不过估摸也是消耗太多法力,此刻有些后继无力。

“敢对老子动手,老子弄死你。”船工此刻是打算趁胜追击,居然是上前一跃,变成一个恶鬼的模样,手持船桨狠狠砸向修士。

眼见千钧一发,楚弦终于出手了。

刚才,就算是阴河水落在楚弦身上,楚弦都没有丝毫反应,那是因为他修为早已经超越了吞阴泉的境界,阴河水虽然霸道无比,但楚弦根本不怕。

此刻楚弦看准时机,手中的阴阳盘丝剑一甩,立刻是化作一道寒光瞬间斩过去。

这一次,楚弦要的就是速度,无以伦比的速度,一定要快,绝对不能给对方有任何反应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一击败敌。

对于阴阳盘丝剑,楚弦有绝对的信心,本身阴阳盘丝剑已经是极为厉害的法器,更不用说前不久被道仙萧禹加持了法力,对鬼物有屠戮效果。

便见寒光闪过,那船工所化的恶鬼在空中就被一分为二,身首分家,不光如此,他手里的船桨和手臂,也被一同切开,就听到咚咚乱响,船工的残尸一部分落在船上,一部分,就像是那人头,直接就掉进了阴河之内。

阴河内水鬼所化的鬼鱼这时候一拥而上,将那人头直接啃食一空。

本身是鬼物,本就是死的,这一次,算是被灭了魂。

船上此刻是一片寂静,红衣女鬼早知道楚弦不凡,但她也没想到,那厉害无比的船工居然是抵挡不住这位修士一招。

而那个修士更是夸张,此刻看着楚弦,想了想,然后小心翼翼的道:“道友,不,不,前辈,前辈法力高强,丈青心服口服,这次多亏前辈出手相救,这份恩德,丈青铭记于心。”

显然是将楚弦当成了术修前辈。

毕竟能一下将船工斩杀,这可不是普通修士能做到的,更不用说,还将对方划船用的船桨也给一并斩开。

第二百六十六章 黑山坊市

丈青,道名一丈青,他是知道阴界的一些事情,就像是这船工,一般都是由一些百年恶鬼担任的,阴府将抓来的老鬼控制,让他们划船摆渡。

自然,这种老鬼本身就厉害无比,更不用说手里还有鬼器。

一个是这一个鬼船,另外一个便是船桨。

船桨据说是千年阴河木制成的,重如玄铁,坚硬无比,便是飞剑也难以破开,就像是刚才,他用飞剑攻击,连这船桨的皮都没有斩开。

可是刚才,这位前辈只是一招就将那老鬼船工和船桨一并斩开,这份手段,别说一丈青没有,便是他师尊也没有。

所以称呼楚弦为前辈,他是心服口服。

只是眼下虽然解决了船工,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没人划船了,如此一来如果顺流而下,就去了阴界,那肯定不行。

不过他们就算是想要划船,也没船桨,怎么划?

当下一丈青是将这情况道出,楚弦一笑,上前道:“你将阴府铜钱给我一些。”

一丈青愣了愣,但还是听话,取出一小口袋阴府铜钱,这是阴界的货币,之前给那船工的好处就是这个。

楚弦掂量了一下,然后走到船头,将铜钱撒入阴河当中,同时施展了一个术法。

一丈青看着,却认不出这是什么法术,一时之间心中崇敬更盛。

便在楚弦施法之后,阴河当中居然是楚弦了诸多水鬼,这些水鬼就露出一个脑袋,湿淋淋,有的光头,有的有头发,看上去恐怖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楚弦扫了一眼,开口道:“你们被困在阴河当中,受尽苦难,等到阴寿耗尽,便会成为阴河的一部分,这是天下最恐怖的惩罚,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刚才的钱,你们拿着,还有,谁帮了我,我传他们一段口诀,回去好好修炼,将来或许有机会可以离开阴河,至少,能做一个孤魂野鬼,也强过在阴河中受尽苦难折磨。”

一句话,下面的水鬼一个个都在点头。

这看着一丈青目瞪口呆。

这手段,他别说见,就是听都没听说过,居然还能和阴河里的水鬼商量,而且什么口诀咒法,能让这些水鬼有机会离开阴河?

下意识的,一丈青就觉得是这位前辈在骗鬼。

但他又摇摇头。

这世上最不能做的事情,其中一个就是骗鬼,鬼已经很可怜的,如果还要骗它们,不说会被它们纠缠,说不定还得遭天谴。

换做是他自己,那是肯定不能对鬼说谎话的。

愣神当中,船身已经动了。

没有再随波逐流,而是快速朝着岸边靠过去,仔细一看,是阴河水鬼在河中推船。

首节上一节291/101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