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仙官 第428节

显然,王燕蝉这门术法,境界并不高。

这次王燕蝉显然是吃了亏,她右臂垂落,动弹不得,脸色气的通红。

李紫菀见状,也是没有继续上前,而是道:“王燕蝉,你本事不如我,移形换位影身之法的确厉害,但你修为不够,能躲开我的巴掌,但躲不开我的银针,所以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

第三百七十五章 楚弦的字

两女相争,其他人也不敢掺和,齐家大少爷,包括齐鸢,也都是没说话,毕竟这王家小姐和李家小姐,都是官家子弟,官家子弟互相争斗,他们最好别掺和进去。

王燕蝉气的胸口起伏,让人将手臂上的银针拔出来,知道动手讨不到好处,眼珠一转,随后是换了一个方向。

“李紫菀,我告诉你,这一幅字,你别想买到,不光是这里,整个京州,只要是京州五圣的字,你都买不到,那京州五圣之一的戴轻舟,和本小姐私交甚好,本小姐开口,他和其他几位书法大家说一声,就算你去求字也求不到。”

王燕蝉这话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了,吹牛成分很大,此刻,她就像是小女孩吵架一样,反正不管怎么说,都要在一方面压过李紫菀。

李紫菀脾气也上来了。

“什么书法大家,这破字,我还不稀罕呢,比我家楚弦差远了,楚弦,你的字比什么京州五圣都要好,以后我要字,你来替我写。”

李紫菀想到楚弦的字不差,她是见过的,毕竟之前和楚弦通信许久,在她看来,楚弦的字,不比什么书法大家的差。

这话她没有夸大其词,但王燕蝉显然压根不信。

“吹牛,说得和真的一样,有本事亮出来,让大家看看,来人,去请戴大师来,让戴大师看看你那什么楚弦的字究竟是个什么德行,你敢吗?”王燕蝉杏眼圆瞪,一脸激将。

显然她是在用话逼李紫菀,到时候李紫菀拿出来的字不行,就是丢了脸,李紫菀丢了脸,王燕蝉当然高兴。

李紫菀成功的被激怒,她呵呵一笑,扭头看了楚弦一眼。

那眼神,楚弦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

显然,今天这场子若是不给她撑住,怕是回去肯定要发脾气,所以楚弦原本想劝的话也是吞了回去。

只是两个小女孩之间的意气之争,顺着她们,让她们出了气也就没事了。

所以楚弦点了点头,道:“放心,我现写一个,肯定不会给你丢脸。”

李紫菀一脸这样最好的表情,这丫头脸上的杀气,就连一旁的洛妃也不敢吭声,而是老老实实去找纸笔。

王燕蝉一看李紫菀接了招,当下是冲着手下道:“还不去请戴大师,也该让这只知道摆弄药材的女人明白,什么叫做书法,免得她继续孤陋寡闻,丢人现眼。”

那手下无奈,同样不敢劝阻,只能是去找人,好在那位书法大家戴轻舟就在近处,知道对方是在附近一个酒家与友人喝酒谈文,现在去请,很快就能找来。

当下请人的请人,写字的写字。

洛妃去找齐鸢,而齐鸢命人取来纸笔,此刻,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很多了,毕竟两位官家小姐在这里斗气争风,这种场面可是不常见。

当然,无论是谁,都不敢掺和,尤其是知道这两位官家小姐是谁后,更是只敢看热闹,不敢多管闲事。

楚弦实际上是有正气笔的,不过正气笔乃是官员专属的官术,而且写一幅字,也没必要动用正气笔,普通的笔墨就可以。

这时候楚弦提笔蘸墨,扭头看李紫菀,问道:“紫菀,我写些什么?”

李紫菀这时候正和王燕蝉较劲呢,当下就道:“就写百年好合四个字,看看究竟是谁写的好。”

那边王艳蝉冷笑:“谁写得好,那不是明摆的事情,不然你们以为京州书法五圣,那是叫着玩的吗?哼,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比书法,一会儿看你们怎么哭。”

李紫菀立刻反击:“王燕蝉,你移形换位影身之术虽然不怎么样,但嘴上功夫倒是不错,只可惜,咱们比的是书法,不是嘴炮,你若是要比嘴功,那我甘拜下风,整个京州,也就是你那张嘴,最能说三道四,这倒是谁都比不上你。”

“李紫菀!”王燕蝉气的直跺脚。

周围的人听的是头大,说起来,一般官家的子弟,尤其是女子,那都是要知书达理的,可那也分情况,分人。

君不见,朝堂之上,平日里那一个个城府极深,学识渊博,气定神闲的人官,有的时候也会因为一些理念的冲突,争吵的是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的都有。

高官尚且如此,官家女子又如何能免俗?

更何况,李紫菀本来就不是那种别人欺负她就只会哭哭啼啼的官家小姐,不然也不会被沈子义他们当成女老大,至于王燕蝉,也不是省油的灯,总之,她们两个撞在一起,不搞出点事情,那反倒是不正常了。

趁着她们吵架的时候,楚弦一幅字已经是写好了。

百年好合。

虽然只有四个字,也不复杂,但要写好,写出神韵,写出境界,那就太考验功底和手段了。

好在楚弦曾经钻研过书法,而且极有心得,因而写出来的字,自有一种特殊的韵味。

“好字!”

这时候,旁边有人注意到楚弦刚写好的四个字,立刻是看出其中的不凡,开口称赞。

楚弦扭头一看,是一个年轻书生。

后者对楚弦拱手:“这位兄台,书法了得,在我看来,这字,不比戴大师的字差。”

一句话,已是肯定。

楚弦笑了笑,将笔放在一旁。

李紫菀也注意到这边楚弦写完了,当下上前看了看,她虽精通医术,但书法文采也不差,此刻一看这四个字,就知道楚弦是认真写了,于是冲着楚弦一笑,随后扭头道:“王燕蝉,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字,怎么就比不上那些大师之作了?”

王燕蝉一看那人还真敢写,所以带人下楼,这一看,王燕蝉也是一愣。

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小姐,虽然吵架挺厉害,看似泼辣,但实际上她平日里不是这样,也是因为被杨克悔婚,记恨杨克的同时,也迁怒上李紫菀,所以这才挑衅李紫菀。

但这不代表她不懂好坏。

现在那年轻人写出的四个字,的确是让人眼前一亮,有境界的字,已经脱离工整,而是要有神韵。

眼前四个字,百年好合,便是极有神韵,观之,居然有一种威严,让人心神一正,仔细品味,明白这四个字代表的含义,婚约的神圣、不易、快乐、遗憾、责任、牺牲、甚至是其中的酸甜苦辣,这些居然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难以想象,只是看到这四个字,就会让人联想到这些东西。

一时之间,王燕蝉愣住了,但她显然不是这么容易认输的,当下是道:“这字,写的还凑合,也算得上是佳品,但要说超越大师,那还是不够。”

这话说起来也不算错,书法的价值,在于旁人的看法和观点,同样一幅字,如果是名不见经传的人书写,哪怕写的很好,但也未必能在价值上,超越大师的作品。

首节上一节428/101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