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修真零食专家 第156节

  薛城被师父看得心里发毛,哆哆嗦嗦道:“师……父,我又犯错了哈!”没错,每当师父用这种眼神看她的时候,错的肯定是她,所以她用的是肯定语气。
  “你可以把这口锅收到丹田中温养。另外,以后记住,凡是我铸造的东西,都是可以收入身体的、都是可以升级的、都会萌生智慧的。”燕揽夕敦敦教诲。
  薛城郑重点头:“是,师父,弟子谨记在心。”说着,她拿起那口灰不溜秋的锅,心念一动,锅在手中消失,内视一看,已经在自己的丹田中漂浮了。
  同样在薛城丹田中漂浮温养的白影水果刀,身体一震,它感觉到外敌入侵的讯号。这让白影非常愤怒,冲上前去,就看到一个圆溜溜的、灰不溜秋的家伙在自己的地盘溜达。
  白影怒从中来:“大胆,哪里来的胖子?竟敢擅闯私人住宅!”一边怒喝一边如一道闪电冲向那口锅。
  炒锅懒洋洋地,不跑不避,待到白影冲到近前时,突然张开了一只如嘴巴的口子。
  咔——白影锋利的尖刃恰好刺入那个嘴巴中,嘴巴立刻合上,将白影咬住,一动不动接口处异常紧密,比焊接的还要紧密,简直是一体成型的一口锅还带着一个锅把。白影水果刀牌锅把。
  “怎么了?”燕揽夕见薛城脸色怪异,出口问道。
  薛城心念一动,带把的炒锅从丹田中移出。
  燕揽夕望着薛城手上的锅道:“这是……哈哈哈……”俊美的师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薛城还从未见过师父有过如此开心的笑颜,瞬间山河日月都跟着明朗起来,近处的空气、远处的流水似乎都跟着欢快的奔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薛城有点呆滞地盯着师父,至于炒锅咬住水果刀的问题,呃,关她的事情吗?
  水果刀发出意念:“松开!”
  锅:“……”初级微生物智慧,不懂你说啥,反正我不松口。
  薛城:“师父,难道我以后与人打架,不再是水果刀飞舞,而是一口炒锅飞舞?我好像想起了红太狼……”画面简直太美,薛城不敢想下去,真要那样,她宁愿赤手空拳跟人打架,也绝对不亮出带着水果刀把的炒锅。
  燕揽夕嘴角上扬,修长的手指伸向水果刀和炒锅连接处,轻轻挠了两下,炒锅顿时响起叮咚如风铃般清脆的鸣响。
  不知是不是错觉,薛城总觉得这声音有点像少女咯咯的娇笑。
  然后就看到炒锅张开了嘴巴,白影嗖的从中逃窜出来,倏地逃离山洞,速度快得摩擦空气响起一串尖锐的啸声。初战失利的白影水果刀需要一段离家出走的日子来平复自己受伤的心。薛城想了想,小白已经有了一定的智慧,让它去自由一段时间,就当历练好了。
  再看那口打了胜仗的炒锅,滴溜溜地在桌子上转着圈,偶尔还会发出叮咚的鸣响,充分享受着胜利的得意。
  燕揽夕坐到一把松木椅子上道:“拿出你的功法来,我给你改一笔。带着吗?”
  “带着带着。”薛城赶紧从贴身衣兜里掏出四张纸,分别是三张小学生作业纸、一张日记本纸。其中,一张是炼气入门和炼气初期的功法、一张是炼气中期的功法、一张是灵珑点心神功的功法,灵珑点心神功虽然是薛城自发创造的,但师父帮助改良过,最后一张是炼气后期的功法,上面包括精神力练习的法门。
  燕揽夕拿住四张纸瞅了一眼,薛城在旁边问道:“师父,要用笔吗?”
  燕揽夕没理她,伸出一指,向她眉心一点。
  薛城只感觉意识一亮,炼气各阶段的功法与精神力法门、灵珑点心神功、魔眼练习法门、精神之耳的法门……之间融会贯通,她自主的开始运转经脉,修炼了一周天。
  一周天运转完毕,各方面竟然都得到提升,念头在当前修为下通透无比。
  薛城心下明白师父此次修改功法的效用,她的各种功法无需再每种每天依次修炼一遍,如此融会贯通的修炼,省时省力、效率高、质量好。
  所以,师父的能力也是在不断增强的,他绝对不是之前故意不给薛城最优化的功法和修炼法门,而是没能达到这种能力,他每天不断的观察、冥想、感悟,才做到提升。
  薛城睁开眼,师父在吃松子,喝白开水。薛城心念一动,或许她可以制作一种灵珑饮料,以后师父就不用光喝白开水了。
  旁边时永铭还处在领悟之中,薛城没有打扰他,站起身,收起那几张记载着她的专修功法灵珑图的作业纸。收到一半,她突然记起师父说的话,小心问道:“师父,您画功法的作业纸能收进丹田里吗?”
  燕揽夕:“不能,以后我不会用这种低阶的方式画功法了,那些纸烧了吧。”
  薛城赶紧将纸页装起来,这可不能烧,这东西将来会成为灵珑派至宝的存在。看看桌子上自己玩得很嗨的无把超过,她叹口气,将它收进丹田里。
  薛城走出师父的山洞,日已偏西,空气潮湿温润,看样子要有一场大雨了。
  春夏之交的大雨,会将去年秋天的松子冲刷掩埋,所以应该在大雨之前尽可能多的收集松子。
  不远处树上的松鼠吱吱忙碌着,看样子它们也预见了要来临的大雨。
  唤来蛋蛋,薛城一个大牵引术,收获几百斤的松子,附近一大片山林都给清理干净。小松鼠们生气地吱吱往远处跳去。
  蛋蛋兴奋地跳跃着将飞来的松子如龙吸水一般吸入自己的体内空间。作为器灵,它可以独立于法器之外,也能与法器合二为一,此刻的状态就是合二为一的状态,松子被它吸入体内空间。
  吸完这几百斤松子,蛋蛋激动道:“师姐,咱们反正没事,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将这里的松子全部收集个一干二净可好?”
  
三百零三 雨水
  
  薛城正在领悟刚才牵引术的效果,今天的道心经过挫折、感悟和师父的点拨后,她如今施展出来的牵引术的威力是之前的几十倍。魔眼也有升级的迹象,看此处的山峦,不再是仅仅感觉到有能量波动,隐隐能看到阵法的痕迹。
  薛城握拳,要加紧修炼和感悟,争取如师父一般,一眼就看穿这的琉璃巨阵!
  蛋蛋见薛城站着不动,扯着她的衣角催促道:“师姐,咱们快点收集松子啊,把这里所有大山的松子搜刮干干净净!”
  薛城拎住蛋蛋肉呼呼的小胖手道:“小肉墩儿,就知道吃!凡事要留三分余地,不能把事情做绝了,我们把松子收集干净了,小松鼠怎么办?若没有了一粒松子,怎么长出新的小松树?”
  蛋蛋嘟着小嘴嘀咕:“又不是自己家的,管那么多干什么!”
  薛城没理会蛋蛋的嘀咕,因为在她说出教育蛋蛋的话后,感觉心境再次明朗提升了一小格。心中蓦然升起生生不息、万物共荣的感悟,给别人以机会,也是给自己拓宽修道之路。
  薛城短短一天中再次悟道,受她悟道气运残留气息的影响,这里山上的草木都比别处更多了一丝灵性。
  薛城带着蛋蛋继续去收集松子,她第二次释放的牵引术,不再是成片的收集松子,而是做到了收集几棵松树便留一棵松树的松子,在一个法术中,精准的间隔收取。虽然最终收集到的松子与上一个法术相当,但做到如此精准操控,表明法术能力又有提高。
  在天黑之前,薛城将近处几座山的松子收集了一遍,收获几千斤松子。
  蛋蛋开心地期待着有大把的灵珑松子当零食,每天躲在空间里咔咔咔。
  晚饭,青叶掌门将燕揽夕师徒、木铎、莫离等,都请到迎客厅款待。
  时间虽然紧迫,但青河道的宴席很丰盛,大多是就地取材的山珍河味。有山中的野鸡、青河道豢养的獐子、野生菌类,也有青山河中的鱼虾等,还有青河道女弟子用山中野果酿的果酒。
  薛城魔眼扫过,这酒菜中有食材原有的稀薄的灵气,可谓人间极品美味,不过她们这些凡人烹饪的手法,灵气也就是天然的灵气,无法被凡人吸收利用,唯一的好处是灵气随着食物进入身体内后,在缓慢从人体中散逸流逝出来时,会帮助带走人体中的一些毒素、杂质等有害物质。
  这些食材若是经过薛城的灵珑点心神功处理,能将其中的灵气转化为柔和灵气,最大限度的激发形成有益身体的营养,其价值和美味要翻上几百上千倍。
  所以看到这些上佳的食材被凡人用粗暴的凡人烹饪手段做出来,燕揽夕一行人心目中不约而同的出现一个词:暴殄天物。
  青叶掌门请燕揽夕薛城等人上座,自己和两个年长的女子在下首相陪。小婧很有自觉性地跟在燕揽夕身后听后使唤。
  青叶女侠诚恳道:“几位恩人请见谅,清濛山远离市镇,采购不便,我与众弟子被恶人围困一个多月,即便有之前采购的东西,也不新鲜了,不敢让恩人吃陈腐的果蔬。这些都是我们的弟子今天新采摘收集的,很是新鲜。这果子酒是弟子们去年采摘的野果酿制,年份虽少,口感还算尚可,请恩人们不要嫌弃。”
  燕揽夕是不会应付客套话的,薛城忙道:“青掌门客气了,我们要在这里住几天,你不嫌弃我们打扰就好。饮食起居一切随你们日常就好,若是你们没时间做饭,借我们一些食材,我们可以自己做饭。”
  师父被灵珑食品养叼的胃口,偶然吃一顿她们做东西还行,若是连续几天都吃会嫌烦。
  青叶自然不懂薛城的意思,哪里敢让恩人自己下厨做饭,一番推让,开始吃饭。
  虽然青叶说得谦逊,但桌上的东西都是清濛有名的美味,有钱人花大价钱从清濛的山民手里购买,都不一定时时有货。
  青叶见到几位恩人吃的很是矜持,便不住地劝酒劝菜,请他们务必不要见外。但她越是相劝,这几人吃得越是矜持,不,这不像矜持,根本就是懒洋洋的,懒得吃!
  青叶小心问道:“是不是饭菜不合口味?”
  薛城扒了一口饭道:“挺好的,他们都不太饿,你们吃,不用管他们。”整个餐桌上,只有她吃得最多。这些人的胃口都是被她养叼的,这样发展下去,可真不是一个好兆头,她会成为灵珑派的厨娘的,那真不是她的理想职业。不行,胃太叼是病,得治。不能再惯着这些人了。
  所以薛城自己吃得饱饱的,吃完饭脚底抹油,飞到远处一座山头去修炼了。你们既然不太饿,不用吃东西,就洗洗早点睡吧。
  晚上,时永铭化身大槐树修炼去了,燕揽夕有充足的冰激凌和松子。别人就不太好过来,半夜饿得肚子咕咕叫的伍凰和木铎莫离在青山的厨房碰头。
  三人发现厨房里居然有温着的饭菜,三人接着手电筒的光,嫌弃地加了一餐。一边吃一边抱怨薛城:
  伍凰:“师姐太无情了,怎么不做宵夜呢?”
  莫离:“我最冤枉了,一进清濛山就被阵法卷走,都没吃上师姐烤的肉!”
  木铎:“你们总想着让师姐做吃的,这想法是错误的,师姐又没有义务给你们做吃的。”
  伍凰:“说的好像你很高尚似的,吃饭的时候你怎么也不肯吃饱?”
  木铎:“我是真吃不下,现在饿得受不了了,没办法才吃。”
  ……
  第二天天亮,阴云低垂,很快便落下雨点来。
  山顶的薛城撑起雾纱护罩,挡住雨点,感受着雨点的冲击。
  清濛山远离工矿企业,空气中的污染物较少,云层也较为干净。
  一个小时后的大雨,山上的松林树木被无差别的冲洗干净。
  雨滴落在今年新发的松针上,染上了松木的馨香,再滚落下去,浸入泥土、顺着山石流入峡谷。
  薛城将舞墨召唤出来问道:“我若是收集一些雨水,你的阴力袋子能帮我装下吗?
  雨水穿透舞墨的身体落在地上,雨滴丝毫不能淋湿她的身体,包括薛城给她买的汉服衣裙在她的阴力包裹下,也沾不上一滴雨水。“我的阴力袋子分为四个格子。我腾空一个格子,你将雨水装进去。”
  “好,你打开袋子,准备帮我装雨水。”薛城释放出一张灵力网,接在一颗大松树的枝叶下面。然后运转灵珑点心神功,使柔和的灵气布满整张灵力网。
  从松树上落下的雨水,带着松木的馨香,穿过灵力网,被灵珑点心神功滋养,成为灵珑雨水,灵力网的功能是过滤杂质和有害细菌病毒。
  这样,松香味的灵珑雨水就产生了。
  薛城施展牵引术,将产生出来的灵珑雨水收集到舞墨的阴力袋子中。
  收集了约莫半吨雨水后,薛城拿出一个杯子,手指一勾,从阴力袋子中飞出一缕水落在杯子中,她端起来品了一口。
  舞墨眼巴巴地瞅着薛城:“师姐,雨水好喝吗?”
  薛城递给她一个杯子道:“自己尝尝。”
  舞墨从自己的阴力袋子里倒出一杯水,喝了一口。口感甘甜绵软,还有股松木的淡淡馨香。喝完后,口腔、食道胃都受到滋润,滋润的清甜还继续向着全身扩散。
  “师姐,我可以再喝一杯吗?”喝完一杯水,舞墨咂咂嘴问道。
  “喝吧。”薛城道,“你这四分之一的阴力袋子能装多少水?”
  舞墨想了想道:“能装四吨多一些吧。”
  薛城道:“好,装满我们就回去。”
  雨下的很大,薛城放开更大面积的灵力网,只十分钟舞墨的袋子就满了。
  一人一鬼飞回山洞。
  燕揽夕师父正站在洞口内望着大雨发呆。
  薛城落下去直接钻进师父的山洞内,转身站在师父身边向外看去。
  重重雨帘外青山苍茫,一丝惆怅之意油然而生,看样子师父又在思乡了。
  “师父,吃过早饭了吗?”
  燕揽夕:“还没,青河道弟子刚才来问过了,我说等你回来再吃饭。”
  薛城道:“师父,我刚才研究出一种松香味的灵珑雨水,您要喝一杯吗?”
  燕揽夕点点头。
  身后的舞墨忙从自己的阴力袋子里倒了一杯送到燕揽夕面前。
  燕揽夕轻轻抿了一口,稍稍回味后,咕咚咕咚,一口气将一杯水喝完,杯子往舞墨面前一送:“再来一杯。”
  师父喜欢就好。
  但是薛城觉得在舞墨阴力袋子里装着的水,时间久了,会感染上一丝阴气,师父容纳天下的万能体质没事,但普通人是受不了的。
  薛城招来蛋蛋,趁着雨势尚大,又去收集了十几吨松香灵珑雨水存起来。蛋蛋的空间级别更高,存储在其中的东西,能量不流动、不变质,如同时间凝固一般,不用担心保质期的问题。
  存储在舞墨阴力袋子的东西,虽然不存在变质变坏的情况,但时间久了,会感染阴气。
  早餐送来,灵珑派这边的众人已经喝了一肚子水,打着饱嗝儿,饭菜又没吃几口。
首节上一节156/54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